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07─子無引
 瀏覽229|回應0推薦0

Dake100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話說,事事難預料,是禍跑不掉。
  
  黑傑鳴正因為沒靈感寫作,再加上收稿日將盡,促使他心情急躁,情緒惡劣,意外將平時認為好聽的鳥鳴聲,視為干擾他寫作的噪音。
  
  便氣急敗壞的前往陽台處,對著隔壁大吼:「三更半夜不睡覺,吵什麼吵啊!」
  
  竟惹來一名不說半句話,面戴銀色面具的怪人前來拜訪。
  
  將跑來開門的黑傑鳴,活生生的變成一隻黑漆漆的烏鴉。
  
  令黑傑鳴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能眼睜睜看著變成烏鴉的自己,被怪人一手掌握,帶回隔壁的住所,關進陽台上的鳥籠中,當場嚇死一隻和他關在同一籠裡的小麻雀。
  
  同時也意外發現此時的自己,不僅脫口而出的吶喊都變成鳥叫,也聽得懂「鳥語」。
  
  並且從旁邊另一籠裡傳來的抱怨聲得知,正暴跳如雷的鴿子,似乎也是個被怪人變成鳥樣的倒楣人。
  
  牠現在就像個瘋子一般,在空間有限的鳥籠裡亂飛亂撞,打翻了食物和水,把自己撞得傷痕累累,讓脆弱的羽毛到處飛揚,嘴裡不斷咒罵著怪人,還不時嗆聲,要怪人最好趕快把他變回人類,否則他到死都不會放過他。
  
  令領悟力不差的黑傑鳴,很快就明白鳥叫的原因,不由得心生感慨,便好心勸說……
  
  「喂!隔壁的仁兄,別這樣傷害自己好不好?這樣對你一點好處也沒有,何不冷靜下來,有話好好說。」
  
  卻慘遭鴿子白眼相向,大罵:「你白痴啊!他要是肯跟我好好講,我還會在這裡嗎?我還用在這裡發飆嗎?」
  
  完全沒有體會到黑傑鳴的好意,繼續做無謂的抵抗。
  
  讓身為烏鴉的黑傑鳴,感到有些無奈。
  同時也知道現在的自己,多說什麼也無法叫醒正處悲憤狀態的鴿子,只能默默的待在籠裡,聽著鴿子反覆咒罵。
  
  一直到天快亮了,牠喊到累了,睡了,黑傑鳴才跟著入睡。
  
  在夢裡,黑傑鳴似乎聽見有人說……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不知是為何而鳴,為誰而叫……」
  
  
  
  據說,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有三就有四……
  
  黑傑鳴萬萬沒想到自己就這樣無奈的過著一天又一天的鳥類生活。同時也完全沒料想到那名怪人,打從一開始就沒想和任何「鳥」交談。
  
  讓黑傑鳴只能待在籠中,一邊苦等,一邊眼睜睜看著鴿子死去後,每隻新來的鳥兒都跟鴿子一樣,整天不吃不喝,每晚抱怨連連,哭天喊地,自我可憐到失去生命。
  
  令黑傑鳴越來越覺得怪人是個折磨人為樂的變態。
  
  可是當牠將視線放在水和食物上,心裡的認知又再次動搖,心想:「如果他故意要把我們折磨死,為什麼還要給我們食物?」
  
  加深了追尋真相的意念。
  
  殊不知隔壁的籠中鳥,已睜開了雙眼,放聲大叫。
  
  「啊──這不是真的,這一定不是真的!」
  
  並且在空間有限的鳥籠裡展開翅膀,亂飛亂跳。
  
  將黑傑鳴從思緒中拉回現實,扭頭看向今天下午才被抓來的白文鳥,無奈的隨口回說:「不……這一切都是真的。」
  
  嚇呆了白文鳥,頓時忘了無謂的自殘,緩緩轉頭看向隔壁籠裡的烏鴉,精神再度陷入危險邊緣。
  
  「不──我聽不懂鳥話!我聽不懂鳥話!」
  
  體內的自殘系統,又再次啟動,到處亂撞,發出碰撞的聲響。
  
  促使長期利用理智壓抑情緒的烏鴉,再也忍無可忍。
  
  「吵夠了沒啊!你以為浪費力氣,每晚鬼叫就能改變什麼嗎?我告訴你,門都沒有,一直到死都不會改變!」
  
  激怒了白文鳥,使牠氣憤的停下動作,轉頭瞪那欠扁的烏鴉。
  
  「你只不過是一隻鳥,憑什麼管我!」同時也難過的低頭落淚,「像你這種不祥的鳥類,是不可能明白我的處境,我的難過。」白文鳥無力的靠著鐵條,慢慢的滑落倒地,在心底哀怨連連。
  
  黑傑鳴聽了立刻反駁:「不要以為這裡只有你變成鳥!」
  
  可是當牠把話說完後,卻後悔了。
  
  白文鳥也後悔了。
  
  兩隻鳥同時陷入無言狀態,各自沉思。
  
  一直到白文鳥忍不住開口說:「對……對不起。」
  
  黑傑鳴才感到有些意外的瞠大眼睛,煩躁與懊惱的情緒也立刻煙消雲散。
  
  「其實我也有錯,是我先把話說的那麼狠,你不用太自責。」
  
  化開了兩隻鳥彼此的不愉快。
  
  白文鳥的情緒也得到了緩和,馬上站起來,抖去身上的灰塵,抬頭望向皎潔的明月,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謝謝你,要不是有你阻止,我很可能會發瘋到死。」
  
  黑傑鳴則是低著頭,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在昏暗的馬路上奔馳,輕笑了幾聲。
  
  「我在這裡大概待了六個月左右,你是唯一一個向我道謝的人。」
  
  白文鳥驚訝的瞠大雙眼,扭頭看向烏鴉。
  
  「怎麼會待那麼久?難到那個戴面具的人,不打算把我們變回來嗎?」
  
  身為烏鴉的黑傑鳴也轉頭回看白文鳥。
  
  「老實說,一直以來,我不曾見過任何鳥被變回人類,只見過哀怨到死的鳥,屍體被怪人帶走。」
  
  白文鳥心中的一絲希望立刻化為灰燼,神情變得消沉。
  
  黑傑鳴見狀,立即轉移話題說:「其實變成鳥也很好啊!不用上學,不用考試,不用上班,不會一天到晚遇見鉤心鬥角的事。」
  
  白文鳥才勉強自己提起精神。
  
  「嗯,說的也是,我當初就是不想再看見鉤心鬥角的事,才想說自己要是變成人家養的鳥,或許日子會過的比較快樂。可是沒想到,我居然真的變成一隻白文鳥,脫離了人類的生活,也脫離了所有欺騙我的人,和關心我的人。」
  
  黑傑鳴也不知不覺的回想起以前的事。
  
  「我跟你不一樣,我是因為心情不好,罵鳥出氣。結果就被怪人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每晚聽著之前關在你那個籠子裡的鳥抱怨,不知不覺就聽出了一些心得,開始覺得身為人類的我們,都太過奢求,害怕失去,又自以為是,才會把自己搞的一蹋糊塗。」
  
  白文鳥聽了頗有同感,低頭深深的嘆了一口長氣。
  
  「是啊!我也是這樣的人,才會自以為是的認為鳥的幸福,然後才在這裡把壞人的頭銜推給那個戴面具的人。」
  
  黑傑鳴也忍不住嘆息,抬頭看著月亮漸漸被烏雲遮去。
  
  「你沒有那麼糟啦!至少你沒有像鴿子一樣詛咒怪人生兒子沒屁眼,也沒像鸚鵡罵三字經加性器官。」
  
  白文鳥則是勉強「喔」了一聲,沒再答話。
  
  黑傑鳴只好換個話題,轉頭對白文鳥說:「對了,我叫黑傑鳴,是黑白的黑 俊傑的傑,鳥鳴的鳴,你呢?」
  
  白文鳥眨了眨眼,將視線移到烏鴉臉上。
  
  「幹麻突然問這個?」
  
  黑傑鳴也對白文鳥眨了眨眼。
  
  「沒啊!我只是覺得問一下也好,總不能一直叫你喂吧?」
  
  「喔!我叫白羽文,是白色的白,羽毛的羽,文章的文。」
  
  不料……
  
  開啟落地窗的聲響,突然從背後傳來。
  
  兩隻鳥立刻回頭一看,發現面戴銀色面具的怪人,就在自己的眼前,綻放出刺眼的光芒,使得黑傑鳴和白羽文,不得不閉上眼睛。
  
  殊不知一閉就過了一個多小時,黑傑鳴才慢慢的睜開雙眼,卻發現怪人已經不見,自己則是好好的坐在自家的床上。
  
  心想:「是夢?」
  
  立刻跑去陽台處,扭頭一看,竟發現隔壁的兩個鳥籠都是空的!
  
  再度引起追尋真相的念頭。
  
  趕緊奪門而出,來到隔壁的住所門前,卻發現門沒有關好,便推門而入。
  
  就看見昏暗的室內只開一盞黃色小燈,裡頭只擺了一張木製圓桌,上面放著一張銀色面具和一張字條,上面寫著……
  
  
  烏鴉、白文鳥:
  
  我知道你們會來找我,也知道你們想問什麼。
  
  但是我並不想多說什麼,只想警告你們……
  
  別試圖找我!
  
  你們只是被「體會」和「體諒」所拯救。
  
  
  黑傑鳴才若有所思的笑了。
  
  門口突然出現一名身穿白色上衣的女子,氣喘如牛的走了進來,和黑傑鳴四目交會。
  
  「妳……是白羽文?」黑傑鳴首先開口問道。
  
  女子立刻瞠大雙眼。
  
  「你……你是黑傑鳴?」
  
  兩人這才認出對方,彼此會心一笑。
  
  至於那個怪人,依舊是面戴著銀色面具。
  
  一個人蹲在許多小型墳墓之中,將手裡的木牌立在新堆的土堆後方。
  
  上面寫著……
  
  編號第九百九十九 燕子之墓
  
  怪人才得意的起身站定,伸手拿下銀色面具,展露出慘白的膚色,男子的斯文面孔,以及那雙紫色的貓眼,似笑非笑的說……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一切都是為悲憤而鳴,為我而叫。」
  
  地上立刻發出哀怨的鳥叫聲,以及濃厚的黑色怨氣,飄散在空氣之中。
  
  因此……
  
  「幹!叫屁啊!」
  
  下一隻鳥就是你!

 


<font color="0000ff">
鵝毛筆:

閱讀次數:3

感覺被罵了三字經,姑且不論最後髒話的效果如何(個人還算是能接受小小的幽默),文末似乎點出故事的延續性,白色上衣的女子與黑傑鳴四目交會的瞬間也讓人有這樣的感覺,算是處理的頗為妙,不過「幹!叫屁啊!」這髒話有點髒的太刻意就是了。

白文鳥與烏鴉分別是兩位要角,明顯的比其他鳥類突出,其他角色與鳥名的關係好似也有種個性上的對照,不過應可以再多花點心思,讓這部分有意思些,這方面作者有稍微設計,但總覺得這些鳥類的象徵意義還可再深遠些。因為後頭有提到「體會」、「體諒」等等詞藻,如要加入這類感性元素的描寫,前面應該可多花些功夫,後頭的衝擊才足夠。

有一些分段以及斷句的方式(非常明顯),不知道是作者大意還是不良習慣,讀起來頗怪。

以前7篇來看,個人比較歡這篇(純粹個人對文章性質的喜好),但是質感不如編號02,一些基本的遣辭用字、鋪陳架構方面可在細膩些。

<font color="8800ff">
蘭宴:

奇幻元素很強,一開始就讓讀者產生濃厚興趣。不過在主角變成鳥時,他不慌不忙的反應倒是不合常理。最後一句「下一隻鳥就是你!」所造成的驚悚程度不及06的最後一句。
段與段的交接太生硬,有時會產生時間、空間的錯亂,可以再進步。
解題用的「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一切都是為悲憤而鳴,為我而叫。」不夠有力。中間在說明兩人得救的原因,有些牽強,算是敗筆。而倒數第二句的「幹!叫屁啊!」是嚴重的瑕疵,不單是髒話部份唐突,作者其實是想在此代入下一個人變成鳥的故事吧?藉以產生怪人仍在繼續施魔法的懸念。可是時間、空間轉的太怪,看起來倒像是怪人在罵讀者。
創意與16重疊,使得亮眼度降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