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04─阿IN控骨力
 瀏覽191|回應0推薦0

Dake100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又是個輾轉難眠的夜。
  
  自從六天前隔壁的老王被我砍死後,一聲接一聲哀淒又扣人心弦的鳥鳴在夜晚就不從間斷過,就好似老王即將回來跟我討債。
  
  我依稀記得,在我砍殺他的那天晚上,他的寵物,那隻有著暗紅色的雙頭怪鳥就在現場,當我揮下第二十三刀,那隻鳥發出一聲很詭異的笑聲,驚的我毛骨悚然,我想,我還是有點良心存在,當時我很細心的處理掉屍體與所有的案發證據之後,我放走那隻雙頭鳥,瞧瞧,我還是有留下他的最愛。
  
  今天是老王的頭七的前一晚,我想了想,為了讓自己安心點,還是到他靈堂前上柱香好了。
  
  我躍下床,走到老王的家,不禁想起他生前的種種惡行,直到現在,我還是認為我這麼做是在替天行正義之道。
  
  老王的妻子-美湘,看見我來,眼中佈滿感動的淚:「李子……,謝謝你替我找回我先生的遺體,想想我先生生前還不斷的威脅你,我真的感到抱歉。」語畢,她含情脈脈的抱緊著我,身上刺鼻的香水味,讓我感到一陣反胃,不過我演的那場「尋屍戲」的確幫我擋掉一小部份的麻煩。
  
  想想,要是沒有美湘替我說話,或許他的那些親戚朋友早懷疑到我頭上,我認為她是個笨到極點的女人,挑上我這種只有臉皮可看的惡魔,即使她對我用情再深,我對年過四十的老女人卻一點興趣也沒有。我望著一臉如痴如醉的美湘,無奈道:「王太太,妳先生剛死沒多久,妳這樣抱著我……似乎不太好吧。」
  
  聞言,美湘緩緩的鬆開手,眼巴巴的瞪著我,就好似在規劃什麼時候才能再度吃到我豆腐。
  
  「麻煩給我一柱香。」美湘遞了一支已點燃的香給我,其他的家屬,對我投以恨之入骨的眼神,我想他們是對的,一名出軌的已婚婦與一名殺害他們家人的兇手,的確是值得他們去恨。
  
  「垃圾!」在旁忍住火氣已久的男人,突然爆出這句讓家屬們連連稱好的話。
  
  「你不要在那邊假好心了啦,要不是沒找證據,你現在就到牢裡吃免錢飯了。」老王的女兒,緊捏著拳頭,大聲吼道。
  
  「王小玟!妳太沒禮貌了!」美湘緊揪著她那正值二八年華的俏麗女兒,叱道。
  
  「妳沒資格糾正我,妳自己哈他的要死……根本就無視於爸的存在!」小玟此話一出,那漂亮的臉蛋便紮紮實實的接了美湘一掌,瞬間腫的像豬頭,她眼中充滿不甘心的淚水,悶不吭聲衝了出去。
  
  對於一切一切的謾罵、鬧劇,我皆視若無睹,此時的我,已走到老王的靈位前。
  
  「我來看你了,希望你將升天堂而不是地獄,還有,你的愛鳥已經吵了我六個晚上,如果你還很在乎牠,就讓牠的嘴牢牢閉上,否則……我會叫清潔隊的人來抓牠。」清潔隊的人來抓?那是騙人的,我會自行幹掉牠,要不是礙於你的家屬都在看,我才不屑撒這種謊,我睨老王的遺像一眼,沉著臉道。
  
  我插上香,神態自若的走離喪禮場,美湘匆匆的走上前來,諂媚道:「小李啊,我們家小玟剛才講的話別介意喔,等等我要去準備宵夜,你要不要也來一份啊?」
  
  「不了,我很累,先回去睡了。」我假裝打了個哈欠,推託掉她的邀請,意興闌珊的回家。
  
  我脫下鞋子,開了燈,走到客廳,慵懶的躺在沙發上,反射性的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忽然,我房間裡,有個人緩緩的走了出來,我意外道:「小玟?為什麼妳會出現在我家?」
  
  「你知道嗎……?李子哥哥,其實我-」奇怪,剛剛不是還在老王的靈堂前臭罵我嗎?怎麼態度突然改變那麼快,我微傾著頭,一臉不解的看著眼匡濕潤的小玟,一面猜想她下一句要講什麼。
  
  「我已經……愛~你很久了,咯嘻!」
  
  就是那聲!為什麼小玟會發生跟那隻雙頭鳥相同的叫聲,我心裡開始害怕、焦躁,一臉恐懼的看著笑容扭曲的小玟。
  
  「那李子哥哥~愛不愛我阿?咯嘻!」小玟笑意越濃,緩緩的走近沙發。
  
  我嚥了口口水,不斷的往後退:「我、我不愛妳,小、小玟妳不要做傻事啊!」
  
  「什麼!?為什麼你不愛我?還是你愛的……是我的老婆-美湘?」小玟的右肩開始不斷的顫抖,開始有個球狀物從她的右肩長了出來,我看了嚇一跳,因為那正是老王的頭!
  
  「啊!妖怪!」我嚇出一身冷汗,急忙跑到廚房拿出菜刀,當我回過頭時,老王連著小玟的頭,而小玟全身上下都佈滿了暗紅色的鳥羽,兩顆頭一臉邪笑的朝著我移動。
  
  「我死了你很開心吧!」老王一臉奸笑的看著我。
  
  「為什麼你不愛我呢~?」小玟擺出一副小女人樣,兩張臉一搭一唱,我好怕、真的好怕,我完全不知道砍死老王會是這種下場,我防衛性的將刀面指向那對父女,全身劇烈顫抖著。
  
  「咯嘻!你想再殺人嗎?」瞧見我的舉動兩雙眼睛怒視著我,異口同聲道。
  
  「你、你們不要再過來了,不要逼我動手!」我雙臂顫抖的厲害,連菜刀都快握不住了。
  
  「咯嘻!」我動不了了!有一股無形的壓力,把我定在原地。
  
  他們走了過來,一手奪過我手中的菜刀,尖笑:「這次該換我來砍你囉~咯嘻!」
  
  這是報應嗎?我緊緊的閉上眼睛,享受這場死神的饗宴,準備挨上那鋒利又具有紀念性的第一刀。
  
  「你不准閉眼!咯嘻!」我失去了閉眼睛僅有的那一絲力氣,眼皮被硬生扒開,眼睛與兩父女面對面,他們的臉極為猙獰,兩眼充滿血絲。
  
  「啪滋!」菜刀落下,這次對準的位置是我砍老王第一刀所落下的地方-右胸腔。
  
  血,都是血我眼前所望見的都是滿滿的血,身體一陣巨痛,冰涼的金屬感從我創口的皮膚、肌肉,傳送到我的腦門,菜刀就這樣卡在我的肋骨上。
  
  我大口大口的喘氣,看著小玟的頭,在我面頰上深情的吻上一吻,立刻又縮回去:「爸,你動手吧,記的下手利落些,不要像這樣,要這樣,咯嘻!」
  
  小玟接過菜刀,用力拔出我的肋骨,狠狠的再我的左胸上補第二刀,我無助的看著他們因興奮而全身顫慄的軀體,一刀又一刀的揮下。
  
  心臟,為什麼不趕快停,我還要忍受痛苦到什麼時候,身體已經殘破不堪,我的內臟感受外面空氣的對流,好空洞,體溫逐漸下降,我好想昏死過去,可是大腦不容許我這麼做,
  全身無一處完好,刀刀見骨,我內心懇求真神耶和華,請求祂早點接我走,就這樣撐到了第二十二刀。
  
  「你感覺到死神的存在了嗎?咯嘻!」他們的頭像貓頭鷹般三百六十度轉動,危險的瞇起眼睛,等待我的回答。
  
  我閉上眼睛,欣慰的笑道:「祂終於來接我了。」
  
  第二十三刀迎上我的頸子,我的頭開始在外頭亂轉噴血,這次刀並沒完砍斷我脖子,還留有一層皮連著我的頭皮……啥?你說為什麼我被砍脖子了還有意識?廢話,因為我還沒死啊!
  
  「卡!」這才是神的聲音。
  
  我讓我的頭回到原來的位子,演戲真是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我走到椅子上,悠悠的坐了下來,拿出劇本開始背下一段台詞,唉唉,一人飾演多角也是很累的。
  
  導演朝我走了過來,一臉笑咪咪的伸出手:「跟你們達斯星人合作這部片『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果真是對的,我們一定能重創日本的恐怖片場,進軍好萊屋。」
  
  我伸出我那僅有三支指頭的手,緊握住導演擁有五支指頭的手,淺笑:「那當然,我們合作愉快,我跟我妹妹一定能把『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拍的很好。」
  
  語畢,我又繼續低頭背我的台詞,準備下一場戲的開始……

 


<font color="0000ff">
鵝毛筆:

閱讀次數:3

全文分成劇與現實二大段落,單就兩段在故事氣氛上的氛圍來說,兩段的落差處理的算是成功,不過投入太多元素,抓不到這篇的主軸所在,搞笑?驚悚?懸疑?還是惡搞?

    十分大膽的作品,但風險也大,只能說惡搞有理,後果自負。但比起第一次文鬥類似蘊含小幽默的文章,這篇易懂得多。
 
    「卡!」這才是神的聲音。這句話有其幽默,有意思。我懷疑04的作者才是達斯星人……

<font color="8800ff">
蘭宴:

很有創意,人物個性刻畫的亦十分生動,可惜創意有時代表的是聯結性不足,雖然前面雙頭怪鳥,以雙頭作為外星人的伏筆,卻仍是太薄弱。雖然這個轉折挺亮眼的。
文中以「導演」來代表「神」,讓人看了會心一笑。前半段的文章氣氛舖陳不錯,給予讚賞。而後面卻惡搞的出現,一切都是在演戲,又讓人無言。其實這是KUSO文吧?
最後面的轉換,可以說是優點,也算是缺點,太多的焦點反而會把重點模糊掉,到底這是一篇鳥文,還是一篇外星人文?後面搶了題目的風彩,是件十分遺憾的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