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03─白傲天
 瀏覽208|回應0推薦0

Dake100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硝煙瀰漫,火藥味充斥在戰場上,四周不斷傳來轟隆巨響。腳下土地強烈震動,這面牆也即將坍塌。威爾中士身後的老人全身顫抖,屎尿惡臭不住傳來。

  但是這並不影響他判斷現場狀況,揹起老先生,威爾大吼:「要衝了,掩護我!」

  往前快速衝出,他們是聯合國維和部隊,深入戰火頻繁的第三世界,協助當地政府,而威爾的任務是救援當地百姓。

  湯瑪士舉起機槍掃射,這名老人是該區域最後一個等待救援者。他們在直昇機降落地點附近不斷尋找掩護,苦苦等待直昇機降落。由於叛軍夜襲,直昇機沒有機會降落,只能在高空盤旋。

  威爾咬緊牙關,瘋狂催促雙腳移動,因為一整天操勞,兩條腿已經沒有任何感覺。

  快,再快點,還不夠,快跑啊。心裡只有這個念頭,沿路的槍林彈雨威爾完全不管,不要命的狂奔。

  在苦守一個月,等不到援軍的情況下,事實上政府軍已撐不下去,當地司令決定棄守,威爾與他的所屬小隊是這座城市裡最後一批撤走的部隊。

  假如無法趕上直昇機,那麼他們就會被部隊拋棄,此時維和部隊並沒有能力救援他們。

  威爾衝入一間四層樓民宅,確認周圍安全後,立刻提起機槍,掩護湯瑪士進來。

  他們馬上爬上三樓,暫時是安全了,叛軍要找到他們得花上一段時間。

  威爾鬆口氣,攤倒在地上,雙眼呆呆望著天花板。但是耳朵仍不懈怠,機警聆聽四周聲音,深怕稍微不小心,使得自己命喪黃泉。

  注意到在吵鬧喧囂的戰場上,有另一股聲音,有別於槍砲聲,也不同於這血腥殘忍的世界,是種清麗悅耳的鳥鳴。

  他很清楚鳥鳴聲從何而來,那是居住在宿舍屋簷下,那隻小小鄰居所發出,鳥巢與威爾的床鋪就只有一牆之隔。

  戰火瀰漫的戰場,看著小小訪客逐漸長大,這是威爾與同營弟兄們生活中的唯一樂趣,但是如今除了威爾和湯瑪士之外,其餘弟兄是否活著也不清楚。

  他不知道這隻鳥是什麼品種,威爾不是專門研究鳥類的學者,問過同一營區弟兄,大家都無法說出這隻鳥的品種。唯一知道的是,牠的兄弟姊妹們都已離去,如今只剩這隻鳥依然選擇留在喧囂戰場。

  所有同類都早已離去,另覓其餘容易生存的場所。這隻鳥為何留下?在戰場上,動物們隨時都會有性命危險。

  日復一日,每到夜晚,睡夢中威爾都能聽到鳥鳴聲。他不懂,這隻鳥為何每到夜晚都會鳴叫?整個夜晚,牠盤旋在夜空中,鳴唱聲不斷地迴繞在戰場上。

  他想起隊長戰死那天,那是個明月高掛的無雲夜晚,牠也與往常一樣不斷鳴叫。那天隊長不幸被敵人狙擊手命中肺部,鮮血直湧出,不管威爾怎麼止也止不住。

  「謝謝你,鳥兒!」

  這句話是隊長臨死之前所說,含著眼淚,威爾真的不懂,為何隊長什麼遺言都沒交代,只以顫抖的語音,艱苦吐出這句話。

  除了隊長不幸過世,在這個國家裡,威爾看過太多慘劇。

  看過軍人藉著刀槍恐嚇,當街強暴婦女。也看過軍人以殺人為樂,比賽誰殺的人多。

  一個軍人掛著殘忍笑容,活生生把平民的頭砍斷、肢解身體。

  在這裡,小小年紀的孩子們必須靠著搜括垃圾維生。

  兩個沒有衣服穿的孩子,由不到十二歲的哥哥揹著他餓昏的弟弟,走了好幾公里來到餵食中心,雖然飢餓,但哥哥仍然把所剩不多的食物全給弟弟,希望弟弟能夠好好活著。

  瞥一眼瑟縮在角落的老人,還記得拯救老人之時,老人那悲痛雙眼,向他們怒吼:「如果沒有戰爭,我的家不會斑駁、充滿彈痕。我的妻子、兒女就不會過世,我也不用知道如何躲避地雷和轟炸機,我可以和妻子過著安祥的日子,擁有可愛的孫子……」

  戰爭摧毀掉所有一切,叛軍連維持人們健康的醫院都不放過,公約只是表面,真正遵守的沒有多少。

  威爾嘆口氣。

  有多久了?這樣的生活,因為熱愛和平而加入維和部隊,但是真的有為了和平貢獻出什麼嗎?

  結果,任務還是殺人,不是為了和平而殺人,純粹是為了活著而殺人。既然如此,當初應該繼承糖菓舖才對。

  威爾厭倦這樣的生活,如果這次能夠回去,他想要與未婚妻凱薩琳完婚,現在繼承糖菓舖應該還不算太遲,威爾好累,他想家。

  空中傳來直昇機的聲音,高亢引擊聲與吸氣口的低吟,螺旋槳呼嘯著拍打大氣,狂風貫入窗口,直昇機相當接近。

  「威爾,聽到了嗎?」湯瑪士掩藏不住喜悅,興奮的聲音使得威爾回神,直昇機就在民宅外。

  難道是直昇機要降落了?對著湯瑪士,威爾由原本疑惑表情,漸漸轉變為興奮。制空權在他們手上,所以威爾腦海裡只有這個答案,身體湧出力氣,由躺著的姿勢迅速躍起,他終於可以回到溫暖的家,威爾好想念凱薩琳的烤鴨,那獨特風味只有凱薩琳能做出來。

  打出求救信號,藍色光芒在窗口閃爍,讓直昇機知道附近有自己人,揹起老人,威爾和湯瑪士快速下樓,衝出大門。

  「喲呼,這裡,我們在這裡!」他們向前奔跑,喜悅之情溢於言表,使盡全身力氣大聲呼喊。

  直昇機降落地點出現一架灰色的戰鬥直昇機,螺旋槳轉動著,就像天使光環,威爾覺得這是拯救自己脫離苦難的天使。

  一道劇烈閃光,強風迎面而來,吹得威爾睜不開雙眼,閃光迅速撲向他們所在民宅。

  那是什麼?

  烈焰與激烈撞擊,視野變得一片血紅。大門上方牆壁應聲破碎,與火箭彈的碎片混合,如雨般灑落在他們身上。

  威爾被衝擊力甩到一旁,身體像個人偶般,以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轉動。

  跌到地上,肩膀撞上凹凸不平的碎石地,翻滾了好幾公尺才停下,腦袋一片空白,他無法理解發生什麼事,一動也不動。

  當混濁意識開始清醒,他吃力轉動沉重脖頸,映入眼簾的是殘破不堪的廢墟,廢墟前方是湯瑪士,左半顆頭被碎片整個削去,因為削去瞬間也被高溫燙焦,所以沒有鮮血及腦漿流出。

  威爾很幸運,碎片幾乎全襲向湯瑪士,背上的老人也抵擋住大部分衝擊,所以他仍活著。

  落在附近的老先生,身體支離破碎,顯然斷氣已久。

  雖然想要爬起來,但是卻怎樣也無法撐起身體,威爾仰面躺倒在地上,右眼只剩鮮血淋漓的空洞,他無法起身查看傷勢,也許傷得很重吧,但卻出奇的沒感覺到任何疼痛。望著夜空,威爾在想自己是不是會就此死去?

  附近傳來腳步聲,有一支隊伍出現,他們說著威爾聽不懂的話。

  「隊長,發現一名敵軍傷患,我們該怎麼辦?」

  這是叛軍的巡邏小隊。

  隊長搖搖頭說著:「處決,我們得繼續趕路,帶他走會拖累行動。」

  「可是隊長……」隊員有些不忍,看著眼前威爾,他無法殺死一個沒有反抗能力的人,就算對方是敵人。

  「處決,這次不殺死他,以後將會是他殺了我們!」隊長疾言厲色大聲斥責。

  這就是戰爭,對敵人憐憫,就是對自己殘忍……

  隊員無奈嘆一口氣,提起手槍上膛,緩緩走向威爾。

  槍口指著威爾,隊員滿懷歉意,用著由單字組成的憋腳英語說著:「對不起,我們也是為了活著。」

  威爾笑了,柔和的眼神注視對方。

  我不怪你……

  他使盡全力,非常吃力的提起右手,顫抖的摸向自己胸口。

  這動作引起對方警戒,槍口立刻抵著威爾額頭,不肯鬆開。

  威爾對著他微微笑著,表示沒有敵意,抽蓄的手指指向胸口,示意對方拿取。

  胸膛滿是鮮血,威爾已經活不了多久,那名士兵依然保持警戒,摸向威爾胸口口袋。

  裡面是一張照片,染滿鮮血,上面是威爾與未婚妻的合照,後頭已然寫上住址。

  「凱薩琳……」

  從泛著紅色血沫的嘴唇裡,傳來幾乎無法聽見的微弱聲音。

  士兵點點頭,肅然的將照片收入懷裡,繼續用非常不標準的英語鄭重說著:「我保證,別擔心。」

  「謝……謝……」威爾眼眶濕潤。

  夜空中傳來鳥鳴聲,穿過整片戰場,聲音清亮,但是又那麼悲傷哀悽,鳥兒憐憫唱著,為所有因戰爭而死去的人們哀悼。

  彷彿回到和平生活,聞著周圍花香,躺在舒適草皮上,微風和煦吹來……

  他終於了解隊長臨死前的言語。

  謝謝你,鳥兒……

  多希望有那麼一天,妳能夠停止這樣的鳴唱。

  祈禱,願世上永遠不再有戰爭……

  威爾閉上眼睛。

  槍聲響起,一發子彈穿過他的太陽穴。

 


<font color="0000ff">
鵝毛筆:

閱讀次數:2

作者想說的話一目了然,是篇簡單扼要的短篇,故事背景躍然紙上,以文鬥水準來看,似乎挑不出大缺點(踢除是否離題這話題),但也找不到突出的優點,除了一些作者要表達的明顯寓意之外,有點挖掘不出可討論之處。

   「謝謝你,鳥兒!」。這縱貫全文句子所產生的效果,在目前電影中常見,與文末「他終於了解隊長臨死前的言語。」組合成制式的手法,激發不起我個人太大感想,相比之下,最後鳥兒的鳴唱與主角的祈禱反而較直接深入人心,簡單乾淨。

    有些角色的創造與消失並未細心處理,這方面有點草率,反而是故事的場景蠻鮮明的,似乎是作者對這類背景情有獨衷。

<font color="ff0000">
沉沒:

寫第一篇的同學也順便看過來,煉字其實就是學偷懶。比如這一篇的開頭,只要把“威爾中士身後的老人全身顫抖,屎尿惡臭不住傳來”裏的“身後”改成“背上”,後面的“背起老先生”五個字就可以省略了。同時,也可以使畫面更流暢,使人不覺得小說剛開始時,仿佛一群人擺好了POSE,只等導演一聲令下便從雕像復活。使小說更像是從時間長河裏隨手截下的一段,更容易有一種時間上的縱深感。
其實這篇小說在文字上已經基本沒什麽問題了,立意也不錯。讓我比較想說兩句的是主角行爲的設置。這裏的主角相對血火連天的戰場真可謂柔情似水啊。作者對主角身份的設置是什麽呢?作爲殺人的士兵、戰爭的執行者,那麽很難想象這種人居然還能在戰場上混那麽久還沒死。一個合格的士兵,即使他對戰爭再厭惡,也不可能在戰鬥過程中開那麽多的小差。戰場上,一切反應都幾乎是瞬間發生的。小命還是粉重要滴。對於士兵性格、行爲的把握,或許作者可以看看《狼群》。
如果是我寫的話,我會讓威爾活下去,然後整篇小說以一個殘疾士兵威爾的回憶式聊天展開。當然,條條大路通羅馬,或者作者可以找到更好的辦法。

<font color="8800ff">
蘭宴:

節奏感很棒,且有別於一般戰爭文章的血腥,盡量寫入人性的無奈、恐懼、悲傷以及總總,最後用「祈禱,願世上永遠不再有戰爭」作結尾,是很正面的文章。
但是不夠切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