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第二把匕首 25 ( 孤‧夜 )
 瀏覽160|回應0推薦0

書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第二把匕首 25 ( 孤‧夜 )
  房間裡,一群人圍著一位白髮老人,有的抓住老人的手抽泣,有的甚至抱著老人痛哭,老人舉起顫抖的手,摸摸最接近他的一位小女孩的頭,微笑道:「你們先出去吧,我想跟順兒單獨談談。」
  
  「可是爺爺……」小女孩放聲大哭,「爺爺就快死了……我不要離開爺爺身邊……嗚嗚……」
  
  「爺爺不會那麼快就死的。」老人摸摸她的頭,安慰著她。
  
  既然老人都這麼說了,他們也沒有辦法,小女孩的媽媽將小女孩牽了出去,其他的人也跟著走出房間,最後只剩下一位名叫趙順的少年留下來。
  
  這位十五歲左右的少年從剛才就一直靠在牆上,儘管其他人哭的嘻哩嘩啦,他還是面不改色,彷彿是在看熱鬧一般。
  
  「順兒,過來。」老人對他招招手,少年聽話的走過去,高跪在老人面前。
  
  「是!順兒來了,不知師父有何吩咐?」
  
  「順兒……」老人用顫抖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勉強想坐起來,但身體卻不容許他這麼做。
  
  「師父,您還是躺著吧。」趙順將老人按回床上,並為老人蓋上被子。
  
  「你還是這麼體貼……」老人滿意的微笑,望著破舊的天花板,半晌才道:「不知道我有沒有對你說過我年輕時是鑄劍師的事情?」
  
  趙順搖了搖頭。
  
  「呵呵,我想也是,畢竟那是五十年前的事,知道的人恐怕沒剩幾個了……」老人感嘆道:「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我就把事情告訴你吧,一件讓我畢生難忘的事……」
  
  
  ※
  
  
  五十年前,在江湖上有一對令人聞風喪膽的俠客,他們憑著高超的武藝,做著懲奸除惡的工作。
  
  他們的外號一個叫雷厲,另一個叫風行,兩人種是形影不離,雖然是在江湖上結拜的,不過在他們心中,早已認同對方是親兄弟了。
  
  不過那一天,他們的生活完全變了。
  
  因為他們的功績,皇帝特別召見他們,並請他們來擔任宮裡的皇家侍衛。
  
  就是這個機會,照成了兩人第一次意見不合,雷厲希望能繼續在江湖上幫助有困難的人民,但風行卻被榮耀薰昏了頭,吵著要留下來當大官。
  
  沒有辦法,雷厲暫時答應了他的要求,哪知,事情卻跟他們想的不一樣。
  
  當他們見了皇帝後,皇帝對他們提出了一個要求,就算兩人武功再高、關係再好,但破例只能有一個,他們只能有一個人可以當上皇家侍衛,另一個則只要照正常的管道,一步步的升官。
  
  聽到這裡,雷厲呼了一口氣,很爽快的讓出了這個位置,同時也拒絕了一步步升官的方法,他打算繼續在江湖上行俠仗義。
  
  誰知道,風行卻不這麼想,他認為雷厲是讓他的,不給他面子,於是兩人在皇帝面前吵了起來,風行說什麼也要跟雷厲分個高下,來證明自己是真的有實力,而不是因為雷厲讓他才當上侍衛的。
  
  也因為這樣,皇帝覺得有趣,於是下令讓他們兩個選一種方法來決鬥,一個禮拜的時間,誰贏了誰就可以當上皇家侍衛。
  
  
  ※
  
  
  「然後呢?」趙順緊張的吞了一口口水,期待著接下來的發展。
  
  「然後呀……」老人望著天花板,感慨地說:「畢竟大家都是生死相交的朋友,所以我們選了一個最不會傷害對方的方法--鑄劍,我們向皇帝說:『只要誰能鑄造初最鋒利的武器,誰就能獲得勝利。』而皇帝也答應了我們的要求,於是比賽就開始了。
  
  「在當時,像我們這種浪子,因為時常碰上打鬥,一把劍通常用不了多久,所以多少都會一些鑄劍術,於是我們兩人各找了一個地方,開始準備找材料、打造武器……」
  
  
  ※
  
  
  鐵礦:是鑄劍不可或缺的東西,每位鑄劍師心中都有一份秘密配方,雷厲當然也不例外,他找到了一座吋草不生的山當作鑄劍的場所,雖然吋草不生,不過卻是個找尋礦石的寶地。
  
  這一天,雷厲早早就爬了起來,趁著天氣還涼爽時,趕緊上山去找材料,也許是上天的眷顧吧?才第一次挖,就讓他挖到了稀有的玄鐵礦,雷厲微微一笑,雖然他不打算贏,不過如果能用這塊玄鐵打造出一把武器,那可是一件寶物呀,想當初干將、莫邪所使用的也是玄鐵礦,只是少了個女子跳入鎔爐。
  
  雷厲抱著玄鐵,高高興興的回到了小屋,開始燃起鎔爐,來融化玄鐵。
  
  因為玄鐵是極陰之物,的確跟傳說一樣沒那麼容易熔化。
  
  雷厲看著鎔爐,腦中想像著鑄造出的東西有多麼鋒利,不由得咧嘴一笑,就在此時,小屋的門被打了開來,風行笑嘻嘻的走進來,看了一眼鎔爐,驚訝的說:「玄鐵!你在哪找到的?」
  
  因為是朋友,雷厲也不加隱瞞,他本來就希望風行能靠著實力來贏他,於是就把找到玄鐵的地點說了出來,風行咧嘴一笑,拍拍雷厲的肩,說了聲「祝福你」後,就興衝衝的出去了。
  
  
  ※
  
  
  約定的日子漸漸近了,花了三天時間,好不容易才讓玄鐵完全熔解,雷厲又加了一些獨門的材料進去,爐子裡發出金黃色的火光,他知道,就快好了。
  
  要打造什麼武器呢?這個問題他想了很久,畢竟這是難得的玄鐵,一經鑄造就不能後悔了,百般思考過後,他決定了──匕首;對他來說,匕首有著相當深刻的意義,當初再生死存亡的關頭時,就是風行用匕首救了他,那是他們之所以會結拜的關鍵。
  
  既然決定好了,雷厲拿出了模子,開始打造起匕首。
  
  
  ※
  
  
  一個禮拜的時間是如此的短暫,雷厲走出小屋,看著陪他過了一個禮拜的地方,淡淡一笑,將手中的火把拋出,讓回憶隨著煙,消散在空中。
  
  「該上路了。」雷厲帶著匕首,往王宮前進。
  
  也許是機緣吧?就在進入王宮的大門前,兩人碰面了。
  
  兩個人先是驚訝,然後互相擁抱,拍拍對方的肩,問候著彼此。
  
  「如何?你的作品呢?」雷厲掏出匕首,同時也期待著風行的作品。
  
  「這……我的呀……」風行解下肩上的包包,從裡面拿出了一把寶劍,「我沒有找到玄鐵……所以……」
  
  「呵呵,沒關係,這樣好了,我們來交換吧。」為了完成風行的心願,雷厲提出了這個意見,如果說風行在皇宮裡能過的舒服,那他也會盡量幫忙的。
  
  「你真的要給我?」風行接過了匕首,在看看自己的劍,突然將兩件兵器互砍,「鏘」的一聲,劍斷成了兩截,而匕首卻連一道小缺口也沒有。
  
  風行滿意的大笑,突然,一個邪惡的念頭產生:如果殺了他,誰也不知道這把匕首是誰打造了,嘿嘿嘿……
  
  念頭一起,風行握緊匕首,朝著雷厲的胸口刺去,雷厲沒料到會這樣,悶哼一聲,血從胸口爆出,身子慢慢的軟了下去。
  
  看著倒在地上的雷厲,風行先是一楞,隨即轉身就跑,他做了什麼呀?他居然把一位生死之交給……
  
  
  ※
  
  
  「再來呢?」趙順秉住呼吸,深怕一個不注意就會錯過精采的一幕。
  
  「然後……呵呵呵……我並沒有死,那一刀並沒有刺到要害,不過我也看清了世間冷暖,想不到他居然會被榮耀衝昏了頭,可惜呀可惜……」
  
  老人閉上眼,深深嘆了一口氣,然後伸手到枕頭底下,拿出了一把匕首。
  
  「這是?」趙順好奇的看著這把匕首,黑色的刀身上閃耀著鋒利的光芒,看得出來是極品中的極品,不過從剛剛的故事中,照理說匕首應該被風行拿走了才對,怎麼……
  
  「第二把匕首……」老人感慨地說:「其實……當初我打造了兩把匕首,一把給我,一把給風行,想不到他……他……唉……真實遺憾呀……」
  
  「反正我快死了,留著這個也沒用了,你是我最信任的弟子,我現在就把這個交給你吧,我希望你能好好保存它,這把……傑作……」老人舉起顫抖的手,想將匕首遞給趙順,就在趙順要接過匕首之際,老人手一軟,匕首從老人手中滑落,在趙順的驚呼聲中,匕首插進了地上,直末至柄,一點碰撞聲也沒發出……
  
  025
  
  Berserk.C:
  常打架頂多會磨刀就行了,竟然得會鑄劍術!那喜歡喝鮮奶不就得養頭乳牛嗎?而第一次上山挖鐵就挖到極陰的玄鐵,頗有仙丹神兵滿地撿的輕鬆小說風格,劇情的安排必須更合理一點。
  匕首的銳利在沒入地裡,似乎也暗喻那段冷峻的過去也因為老人的逝去而隨之埋葬,文末的處理頗有韻味。可惜本篇比較像「兩把匕首」,而不是「第二把匕首」,不夠切題是致命傷。
  
  
  
  
  Jades:
  一篇有趣的故事,其實寫的不算差,重心卻偏移了,你寫的是“二把匕首的故事”而不是『第二把匕首』。
  令外,用字詞的功夫有待加強,舉例來說:
  “想不到他居然會被榮耀衝昏了頭,可惜呀可惜”<-這應該寫成被榮華富貴,或名氣權勢衝昏了頭吧?你的寫法有點像“沒想到他居然會被聖潔給污染了” 不恰當的字詞造成文句上的稚氣,該多加練習。
  另外鑄劍的工夫可不像玩GAME一樣,拿到材料和工具,按下“合成”鈕之後,成品就出來了。這種爭鬥的情節寫在網遊還可以,寫在武俠上不禁令人莞爾。不是不能寫,而是你的舖陳功夫下得不夠,合理性欠佳。
  
  
  
  
  逍遙散仙:
  劇情創意(25%):18
  筆觸流暢度(25%):19
  伏筆或轉折(25%):18
  吸引力(25%):15
  劇情邏輯性(-5%):0
  人稱語法(-5%):0
  總分:70
  簡評:
  雖然有第二把匕首,卻沒有凸顯匕首的重要性。而老人說故事之前的前戲顯得多餘,即使刪除也不影響整體的故事。
  
  
  
  
  
  鵝毛筆:
  其實整體架構不錯,不突兀,不勉強,第二把匕首出現的自然,但故事結束的莫名其妙,有讓人空歡喜一場,期待落空的空虛感,不知道是不是礙於字數限制,最後匕首從老人手中滑落,插進了地上,直末至柄,這張力還不太差,就是沒有留下餘威讓人回想。
  
  底蘊太淺,故事隨著老人死去而死去,一段回憶只說出匕首來源,無其他影射或特殊涵義,讀畢後印象甚至強不過其他出怪招的離題作品,完全被淹沒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