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02─兒琭
 瀏覽178|回應0推薦0

Dake100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前略)
  好久不見姊姊了,在那裡還好嗎?
  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能清楚聽見神諭,我內心真正的感到歡喜,也許再過不久就會去那邊找姊姊了。對了,天狗大人也好嘛?
  這裡一切都很好,和姊姊離開前一樣,請不必擔心。
  
  ◎    ◎    ◎    ◎
  
  三月 望日 晴
  
  天狗信仰。以這個作為主題似乎缺乏挑戰性,但這次找到的研究對象令人難以割捨。
  
  (正文初稿)
  『天狗信仰』為民間信仰的重要一環。多在山區村鎮,或有神社或有寺廟供奉,使原土地神祈成功融入神道或佛教。天狗,有著翅膀和御風的能力穿梭林間,是山神的表象,有人說是山神使者,但在天狗信仰中,都視其有正神格的山神信奉著。
  因為是民間信仰,故各地有差異。天鳥野鎮的天狗信仰就是十分獨特的一支。
  偏遠的山線道小路旁停車,步行七小時來到天鳥野,踏進那自給自足的小村莊,仿若迷失到好幾世紀前,古樸和無法融入的神秘。現有二十戶人家,自古彼此通婚,互相照顧,似乎一個村莊就是一個大家庭。而他們有一套防範災變的有效系統,就在村子正中央,四面有紅色大鳥居圍繞的天鳥神社中運作。是種相當具鄉野色彩的儀式,卻意外靈驗。
  就是──神的代理人──神子信仰,由十多歲的少女擔任『聆聽神的話語』和『轉答神諭』的工作,由一名老神僕服侍,自被選上那天起就住在神社中,不會離開那兒半步,至下一任神子接替為止。
  
  ◎    ◎    ◎    ◎
  
  (前略)
  好想念姊姊,在那邊還好嗎?
  昨日一早便轉答了大雨的神諭,現在外頭已是滂沱,看村民都做好準備而沒有發生災難,更加虔誠的崇敬。
  崇敬中卻帶著些許的害怕,我想是因為我還太不成熟了。
  這裡一切都很好,和姊姊離開前一樣,請不必擔心。
  
  ◎    ◎    ◎    ◎
  
  四月 朔日 晴
  
  在這裡有一個月了,真正融入其中,這才看見了許多事物,既高興,又對『天狗』感到深深敬畏,這表示我越來越接近信仰者的心情了。
  這一篇報導寫起來非常困難,因為要了解其中的內涵,必須要像我這樣完全的體會天狗的神跡才行。
  
  (正文初稿)
  神子每天清晨淨身完畢後就靜坐在神社中央的祭壇,聆聽『天鳥』所傳達的神諭,並告訴服侍她的老神僕。所謂天鳥就是每天早上從山林中飛到村子來的烏鴉們,會飛到村子任一戶人家的屋頂,嘎嘎啼叫。據老神僕的說法,只有神子才能懂牠們的『語言』,並且在神子轉述了之後,天鳥才會回到山中。因此,從清晨開始到最後一隻烏鴉飛回去,神子一天的工作時間就是如此。
  很有趣的是,天鳥野村只有烏鴉。附近山林中當然有許多野鳥,但會飛到村中啼叫的僅有『天鳥』,如他們的地名──屬於天鳥的原野──村民自然也不會驅趕牠們。而烏鴉們也不會停靠在村中的聖地,神社的屋頂,甚至鳥居。
  諭言是百分之百靈驗的。
  什麼時候會下雨、那一戶人家要死人、發生什麼災難或田地收成如何。一旦神子開口就必然實現。這是民間信仰的一種表現方式,而且是非常強而有力的一種。
  
  ◎    ◎    ◎    ◎
  
  (前略)
  最近不斷會想起姊姊,在那邊還好嗎?
  說到,姥姥讓一個化外之民住進了神社,聽聞是見識廣博的記者學者一類的,告訴我許多關於天狗大人的事,十分有趣。
  他稱呼天鳥為烏鴉,在外地聽聞是不吉之兆,真是奇怪。
  對姊姊和姊姊們的事情很感興趣,我覺得若能讓他留下記錄也是很好,就照姥姥所說的把知道的都告訴他了。
  也說了姊姊的事,和很想念姊姊的事。
  這裡一切都很好,和姊姊離開前一樣,請不必擔心。
  
  ◎    ◎    ◎    ◎
  
  五月 朔日 晴微陰
  
  終於住進了神社。
  在和老神僕對話中得知了許多事情,也親自訪問了神子。
  
  (正文初稿,訪問)
  「天鳥所說的話,在我耳中就像是人說的一樣。」神子端正坐在墊上,表情自然而安詳的說:「只是在有點距離下,有點感覺像是偷聽竊竊私語的閒話。」說完還不住掩嘴而笑。難以想像這是十四歲女孩有的成熟。
  的確如她所說,在神社聽見的烏鴉嘎嘎聲有些遙遠而模糊,就像隔牆聽鄰居說著悄悄話。
  「但是那聲音卻比你在我耳邊說話還清晰。」神子最後這麼說了。「每一位神子都是如此的,因為這是我們的使命。」
  
  ◎    ◎    ◎    ◎
  
  (前略)
  就快要能和姊姊見面了,很歡喜,在那邊還好嗎?
  快要一年了,才轉眼,真快。
  我最近會想,也許天鳥是什麼並不重要呢,重要的是牠們所說的話,和我轉達給村民的行為。到底牠們說的是神的旨意,還是我說的才是神的旨意?因為幼稚的問題而困惑,我感到慚愧。
  雖然如此,忍不住隱藏秘密。
  好想念姊姊,帶著喜悅又害怕的想念。
  這裡一切都很好,和姊姊離開前一樣,請不必擔心。
  
  ◎    ◎    ◎    ◎
  
  七月 朔日 雨
  
  不飛回山中的烏鴉變多了,半夜不知不覺的吵鬧起來。
  
  (正文初稿)
  黃昏時刻,許多烏鴉仍停留在屋頂、樹梢,不飛回去了。
  神子說她無法傳達牠們的話語。到底是突然聽不見了嗎?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呢?老神僕並未表示什麼,只是恭敬的照日常侍奉著神子,然後,任烏鴉在村中啼鳴整夜。
  根據老神僕說,神子是一年一任,擔當一年的神子會漸漸無法再轉達神諭了。每年八月正炎熱的時候,就是神子替換的日子。
  
  ◎    ◎    ◎    ◎
  
  (前略)
  姊姊,姊姊,在那邊還好嗎?
  來了,期待許久的日子終於來了,你也曾如此期待著嗎?隱藏的秘密將要說出口,不安中還有解脫。
  姥姥帶回的孩子也親密的喚著我姊姊,真是可愛。是鄰居家的小妹子,臉蛋粉嫩紅潤,教導儀態時也十分乖巧,我盡我所能的把事情都教導給她了。
  這裡一切都很好,和姊姊離開前一樣,請不必擔心。
  
  ◎    ◎    ◎    ◎
  
  七月 望日 雨
  
  難以言喻的感觸在心頭發酵。
  
  (正文初稿)
  老神僕帶回了新一任的神子。後十天中,神子和小神子會有所交流,上任會交代了所有神子的一切給她,我原以為這是老神僕的工作,但兩位新舊神子的感情之好真是出人意料。
  小神子的出現,等於原本神子的卸責。今天在神社中舉辦了儀式,迎送神子到天狗的故鄉,然後半個月後則是另一個神子接任儀式。想必氣氛會是截然不同的吧!
  送神子只有兩個男人和老神僕,抬著神子的轎蓋著白布,如暗淡的送葬隊伍,村民也迴避。他們會將神子帶上山頂的祭天壇『天狗岩』,由兩名男子『釋放她的靈魂』到天狗的身旁。
  就我所聽得,不傷害肉體的將靈魂釋放,似乎是縊死,而迎接靈魂的,正是天鳥──烏鴉們將藉由食淨其肉體──帶著神子到天狗身旁。閉上眼,我想像神子嬌小的身軀攤躺在岩上,上面佈滿著嘎嘎鳴叫的黑烏鴉。
  這是對一年來的神諭所做的回饋。
  
  ◎    ◎    ◎    ◎
  
  (前略)
  今天要去見姊姊了,在那邊還好嗎?
  一心只有姊姊,反而安定下來。回想到底這些時間裡,我害怕著神諭什麼?能和姊姊相處應該是滿心歡喜的。
  只是怎麼也說不出口。
  當妹妹告訴姥姥說:「天鳥說天狗大人要迎接神子姊姊。」時,終於感到解放。從每晚擾攘紛紛的那些清楚耳語中,不斷要我上天狗岩,內心湧現的莫名害怕中解放了。
  最後一次寫信給姊姊。
  這裡一切都很好,和姊姊離開前一樣,請不必擔心。 

 


<font color="0000ff">
鵝毛筆:

閱讀次數:3

神子的交替是一種穩定循環,與頻頻出現的「與這裡一切都很好,和姊姊離開前一樣」相呼應,這樣的關係不知道是不是我過度解讀,頗妙。但如果將這文視為循環中的一小節,這一小節與其他的循環節有何不同?是否是因為有寫正文記者學者加入?如果是的話,學者應該可以是個參與者而不是單單只是參觀者。

    舉例來說,有一種參與式表演,類似街頭藝人般,只需要一塊空地、一個表演者、以及觀眾,就可以產生表演行為,但是表演者本身對於要表演的項目,只設計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藉由觀眾一同參與,與表演者產生互動來詮釋,極富變化以及趣味性。

    學者的參與程度,讓這文成為一篇紀錄,即便是穿插神子對姐姐的話,但相信大部份讀者還是會被有關天狗信仰的描寫給帶者走,於是編號03就會變的很平實、直接,有好有壞。

但是有第一次文鬥的諸多範例,兩種不同形式的穿插寫法雖然與其他文章不同,卻說不上夠強,尤其是當這樣的寫法並未利用在上面提到的參與者或是其他目的上,那麼這些穿插就只是讓全文組織看起來不要太單調,如此而已,目前讀的出,藉學者的角度來說明何謂天狗信仰,利用神子的呢喃帶出學者如何身處天野鳥村是其手法的意義之一。

穿插手法的使用動機以及企圖心稍顯薄弱。有點可惜。開頭有關信仰、村子的大幅描述還算並未讓人感到厭煩,組織能力足,用字精準,以作者的文筆實力,可再強勢一點。

<font color="ff0000">
沉沒:

挺不錯的一篇小說,雖然和我個人胃口不合(好濃烈的日本味道,反胃啊),佈局略有瑕疵(兩個角色敍述的轉換並沒有清晰的表示,讓人初一看略有不解,個人建議注明一下),但構思非常巧妙。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題目裏的元素全部表現出來了,而且表達的方式並非直接交代,而是巧妙地隱藏在對事物的描寫中,很好。
相對第一篇,這個作者在留白這一點上領悟頗深,這對寫短篇小說是非常有利的,這種技巧讓作者在有限的篇幅裏寫出了一個很有縱深的故事。短短的文字就交代出了神子們自以爲幸福,旁觀者卻以爲悲哀的一生。
第三個優點是在小說裏蘊涵了很多東西,從不同的側面可以看出很多東西來。這一點,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古今中外所有偉大的小說,無不具有這個優點。
這篇小說我不需要多說,作者的筆力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引一段某小說裏的段落,以互勉:“……學廚先要會吃,要訓練你的舌尖跳芭蕾。要能夠分辨最細微的差別,同時感受別人做出來的東西的優劣之處。想當年我剛出師之後,連續三個月在不同的地方吃飯,又連續三個月在同一個地方吃飯……”

<font color="8800ff">
蘭宴:

寫文的形式特別,已經贏了一半。利用信件與研究報告互插,引發讀者好奇心。一開始以天狗傳說來點題,濃濃的神秘感令人迫不急待看下去。
在神子與姐姐的書信中,末段總是要姐姐放心,雖然只有短短一句話,在重疊的使用下讓讀者能感受她們的姐妹情深。是很高竿的寫法。
結尾挺淒美的,每年都將死一人,而她們卻無憾,呼應文中村人對天狗信仰的堅定。
是值得推荐閱讀的好文,卻不是可以得獎的文章,因為--偏題了。雖然有點出鳥叫就像隔壁鄰居的私語,但是鳥是清晨到黃昏這段時間來,對於「每晚」這項要素就無法吻合。
其實整體亦不夠切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