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01─周舟
 瀏覽320|回應0推薦0

Dake100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又來了!
  
  我扯起棉被,緊緊的蓋住整個頭,緊得都快要呼吸困難了,卻仍然擋不住那刺耳的尖叫聲。
  
  這已經是連續的第三個晚上了,半夜突然響起的刺耳尖叫聲,來自一隻鳥,來自隔壁陽台上那隻關在籠子裡的九官鳥,牠的叫聲異常淒厲,怎麼回事?為什麼每到半夜,那隻鳥就開始怪叫呢?
  
  我懊惱地掀開棉被,消極的躲避倒不如去探個究竟,我決定去陽台看看隔壁在搞什麼鬼,順便罵罵人,一消滿肚子的怨氣,因為這淒厲的叫聲就像一根根尖銳的細針般,穿透頭骨,不斷地刺進了大腦的最深處,考驗著聽者的忍耐極限,而我,已經無法再繼續忍受下去了!
  
  走到空曠清冷的客廳,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好冷!因為才剛搬過來沒幾天,所以客廳裡的家具寥寥無幾,空氣感覺起來特別的冰冷。隔壁的鳥仍在不停的尖叫著,於是我加快速度走到落地窗前,準備一探究竟;冰冷的空氣驅散了我的睡意,而濃厚的好奇心卻抑制不住的狂升,身為作家的我,直覺一定有某件事發生了,我想馬上就知道答案!
  
  我伸手打開落地窗的扣環,將落地窗橫向拉開,可是它卻沒有如預想中順利的打開,也可以說我根本就打不開,落地窗紋風不動地緊閉著,好像是卡住了,於是我使盡全力,『咔嘰!』落地窗總算打開了一條縫,我檢查了一下落地窗,卻看不出有什麼異狀,推想了一下,大概是因為這是棟舊公寓,設備都過於老舊的關係吧?
  
  我一手一邊的搖晃著落地窗,好不容易弄出了一點可容納一人側身而過的空隙,正想跨步走上陽台,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好安靜,鳥叫聲停了...?
  
  我不死心的探出頭,看向隔壁的陽台...什麼異狀都沒有,好像剛才的事只是我的幻覺而已,怎麼回事?難道我所聽到的怪叫聲,只是在作夢?不,我敢肯定,那一定不只是一個討人厭的夢而已!再看了看隔壁的陽台,正打算放棄,鑽回溫暖的被窩時,突然...
  
  一隻手?
  
  一隻枯瘦如柴的手,慢慢地、慢慢地,關上了鳥籠的門,再慢慢地、慢慢地縮回了隔壁的室內。
  
  在陰暗的月光照射之下,那隻手的模樣,以及緩慢的行動,都不禁讓人汗毛直豎,瞬間,我全身上下浮起了無數的雞皮疙瘩,甚至,我的雙腿像突然得了軟骨症似地,慢慢的軟化,軟得我差點跌個狗吃屎。
  
  好奇心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自認心臟沒這麼強壯的我,當下決定回去我那溫暖舒適又安全的單人床上,忘記剛才所看到的場景,作個香豔刺激的美夢。然而,頸部已經嚇到僵硬的我,好不容易才將頭縮回了客廳裡,扶著牆,拖著不停顫抖的雙腿,總算回到了臥房,上床之後,我整個人全部悶進了棉被裡,卻還是瑟瑟地發抖,一直抖到迷迷糊糊的睡著...。
  
  第二天...
  
  『砰砰砰!砰砰砰!』拍門聲響起,我心不甘、情不願的睜開眼睛,是誰這麼缺德,硬要把我從溫暖的被窩裡挖起來?寒冷的冬天啊~!我想睡到中午再起床的說...。
  
  『砰砰砰!』拍門聲再度響起,我還是趕快去應門好了,免得鄰居以為放高利貸的人來找我討債了。
  
  「嗄?是你哦?」我拉開門,看到來人的臉之後,正想迅速的甩上門將那人關回門外的時候,對方很機靈的馬上將一隻腳卡進了室內,讓我無法如願,我氣呼呼的瞪了他十秒鐘之後,才不情願的鬆開了緊握著門把的手,放對方進屋來。
  
  「每次都想把我關在門外,你稿費不想要了是吧?」對方跟在我後面,走進了客廳。
  
  「幹嘛?你幹嘛?這樣看著我...?」在我閃亮熱情的注視下,他嚇得後退了三步,他,一個穿襯衫、打領帶的中年男子,是出版社的編輯,專門向我們這些作家討文稿的惡魔之一。
  
  「稿費?有稿費嗎?」感謝老天爺,我總算可以脫離泡麵一段時間了!
  
  「哦~!難怪你兩眼泛著淚光,稿費?當然有啦!」自走進大門之後,他的臉上第一次露出笑容,是我的錯覺嗎?有點詭異...,「等你把稿子交給我之後,很快就有稿費啦!」
  
  啊~~~~!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印象中,我已經有兩個月沒交稿了,哪來的稿費?
  
  「忘了厚?看我多好心,親自過來提醒你,想要稿費是吧?Call我哦!」他晃晃手裡的行動電話,神氣的關上了大門。
  
  惡魔!他一定是被吸血鬼附身的吸血惡魔~~~~!!
  
  在一番簡單的梳洗之後,我將皮夾塞進牛仔褲的後口袋中,提起裝著紙、筆、錄音機的小背包,準備出門去尋找我的靈感,為了我從沒善待過的胃,還是快點交稿比較好。
  
  鎖上鐵門,走向電梯,我看見走廊上站著兩個歐巴桑,小小聲的不知道在八卦些什麼,看見我要經過,她們就馬上閉嘴不說,只向我點了個頭,算是打招呼。公寓大樓就是這樣,鄰居之間不像以前一樣交情深厚,有的甚至一年沒見過兩次面,無怪乎人人都在說現代人都沒有人情味。
  
  電梯來了,我走進電梯,按下了一樓的燈號,電梯門緩緩的閤上,歐巴桑又開始八卦,聲音斷斷續續的傳進了我的耳朵裡:「...太太...拔鳥的毛...精神有問題...。」
  
  『砰!』在電梯門關上的前一秒,我硬鑽出了電梯,並且仆街仆到了那兩個歐巴桑的腳邊。
  
  「哎喲!年輕人,你沒事吧?這樣很危險的耶!」歐巴桑們嚇了一跳,往後退了兩步。
  
  「請問...妳們剛才說...誰在拔鳥的毛啊?」我站起身,拉開小背包的拉鏈,檢查一下錄音機有沒有摔壞,確定沒問題後,我偷偷按下了錄音鍵。
  
  「啊你要聽哦?」其中一個歐巴桑左右環顧了一下,小聲的說道:「可是你不能告訴別人哦!」
  
  「嗯!」我違心地點了一下頭,心中卻打算:如果八卦精彩的話,我還打算寫成一本小說賺點稿費呢!
  
  「啊就住你隔壁的啊!是一對夫妻,好像才結婚三年多的樣子,一開始還有看到那個女的出來倒倒垃圾什麼的,後來就沒有了,好像...欸欸欸,妳說有多久沒看到啦?」她轉問旁邊的歐巴桑。
  
  「多久啊?嗯...好像有一年多了,而且啊,這一年多來,我常常看到有不同的人進他們家,而且都是男的哦!不知道在搞什麼?」
  
  「我猜啊,只是猜的哦!那個老公好像在當皮條客,叫他老婆接客的樣子。」
  
  「嗄?不會吧?」我和另一個歐巴桑異口同聲的說。
  
  「是有一次我經過他們門前,聽到那個老公一邊罵、一邊打他老婆,好像是他要去賭博,欠錢,就逼他老婆接客,啊我不是故意偷聽的哦!是剛好聽到的。」
  
  『咔擦!』八卦主角的門突然打開了,我們三人都嚇了一跳,我趕緊裝腔作勢的向歐巴桑們說道:
  「謝謝阿姨,麻煩妳們真是不好意思!」
  
  「啊不會啦!鄰居就是要互相幫助嘛!有空來我家坐坐。」沒想到八卦歐巴桑還蠻會演戲的,為了不讓主角起疑,我們趕緊散會,但我心裡不禁納悶,她們說的『拔鳥毛』又是怎麼一回事?
  
  當晚...
  
  鳥叫聲又響起了,裹著棉被坐在客廳的我,鼓起勇氣偷偷的將頭探出陽台,想知道隔壁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沒想到頭才剛探出去,就看到了一付駭人的景象:一隻枯瘦的手緊緊的抓著鳥的身體,另一隻手不停的在拔著鳥身上的毛,九官鳥因為劇痛,一直用喙去啄拔毛的那隻手,所以那隻手上傷痕累累、血跡斑斑,但手的動作卻沒有因此而停下來,反而更加瘋狂的拔著鳥的羽毛,很快的,鳥失去了嘶叫的力氣,也停下了啄人的動作,當然,牠全身上下都已經被拔得光禿禿的了,那是一付讓人驚恐卻又覺得好笑的畫面,但更令人驚駭的還在後面,原本在拔毛的那隻手硬生生的將鳥的頭扭了下來,並且將血淋淋的生肉送進了嘴裡...。
  
  終於...我終於看到了手的主人,一張削瘦蒼白的臉龐,還有一雙渙散眼神的大眼睛,她的眼神,慢慢地、慢慢地往我的方向挪移,在她看到我之前,我趕緊將頭縮回了室內,止不住劇烈的喘息,我盯著泛黃的天花板,一直在客廳坐到了天亮。
  
  隔天...
  
  我又搬家了,搬離了那間恐怖的舊房子,但是那隻鳥的尖叫聲每晚仍在我的夢裡不停的叫著,久久、久久、久久不散...。

 


<font color="0000ff">
鵝毛筆:

閱讀次數:5

平平穩穩,催稿部分有點莫名其妙,看不出安排這段的動機,雖然開頭有類似「身為作家的我,直覺一定有某件事發生了」這樣的話語,後面有出外找題材、錄音機等等相關設定,但跟故事無關的編輯一出現,連帶的消弱了將主角設定為作家之目的,個人認為這角色刪掉也可。

關於隔壁的鳥每晚上都在叫,由於一開頭就將題目丟進文中,且詮釋完畢,後面的故事作者極力營造懸疑恐怖氣氛,而不在隔壁、鳥等等字眼多想像,單純的發現、尋找、再發現(後面作品更是氾濫)模式,就算灑上些恐怖元素調味,還是略嫌不足。

整體上太過平鋪直述,從開頭至結尾沒有投入新的變因,讓故事結構缺乏張力,找不出特殊之處,八卦鄰居那段稍微有意思點,在對話方面,可以再加強他們在背後道人長短的微妙語氣以及嘴臉,最後結尾依舊扣著恐怖兩字,但無太大起伏的冗長情節讓恐怖之處讀起來也索然無味。

文中提到:我還打算寫成一本小說賺點稿費呢!

可有想過利用主角身為作家這樣的設定,讓故事在架構的敘述上多些新鮮感,而非通篇都是以第一人稱來描寫,這點單純是建議,參考即可。

另外。八卦主角的門突然打開了是什麼意思?主角與鄰居不是在電梯內談話嗎?這地方讓我有點混淆。

<font color="ff0000">
沉沒:

作者是小MM吧?文風挺陰柔的,主角膽子也忒小了些,換了我看到這種怪事當場就罵句你TMD幹嗎呢?題外話題外話哈哈。
言歸正傳。看架勢作者是想寫篇恐怖小說或者驚悚小說。這篇小說情節並不曲折,簡單地說主要就只是半夜聽到鳥叫、第二天聽到些閒話、第二天晚上看到擰鳥頭而已。也就是說,對增加恐怖氣氛無關、對故事主線無關的催稿那段的描寫純粹多餘。
另外,相對後面的情節描寫,開頭的文筆有些冗餘。這個冗餘是指:在不計字數的情況下無可厚非的描寫到了計較字數的情況下,會成爲後面情節節奏的敗筆。因爲開頭時對文筆簡練的不夠重視,加上中間催稿的多餘段落,故事的真正主線反而會由於字數不夠而無法盡情鋪陳。
然後是故事的內容。情節的簡單外加氛圍烘托的不足,導致……在我個人看來完全不覺得有什麽恐怖的,頂多有點怪異,換了在美國也就是報警控告的待遇。個人建議可以再在這個鄰居女子的生活上下點功夫,通過側面描寫把她的故事表現出來。這樣,文章就有了縱深,不會顯得太單薄。短篇小說因篇幅的限制,無法像長篇那樣大段大段得交代事情,正是鍛煉作者留白的好時候。
接著我想說的是恐怖。恐怖有很多種,但最上乘的無疑不是具體的描摹事實,而是若隱若顯,通過氣氛烘托、側面交代,讓人浮想聯翩。一句話,人不是被人嚇到的,是被自己嚇到的。
個人建議本文作者首先可以多練習練字,一樣的意思,能少用字就少用,不要捨不得刪。對於不必要的情節也是這樣。其次是寫短篇的時候儘量胸有成竹,有個小說大概的樣子再動筆(這一點純個人意見,未必適合你,參考而行)。短篇不比長篇,它字數、篇幅的短小使人可以全局把握。第三,以作者的文風來看,更適合寫一些輕鬆活潑的東西,個人建議以後還是先揚長避短吧。雖然是這種題目,要寫輕鬆的一樣可以寫的。

<font color="8800ff">
蘭宴:

節奏過於冗長,氣氛營造力不足,一直在消磨讀者耐性。編輯來追討稿子那段,在個人眼中是贅段,可以簡單交待他是作家,要出門尋找題材便行,編輯與作者的互動描寫太多,產生閱讀負擔。
而在打開落地窗時,雖然很有代入感也很生動,不過仍屬贅段,可以輕鬆帶過這是老舊的公寓,以解釋隔音不佳就可。
其中結尾有邏輯上的問題,為何是先看見吃生肉,才看見鳥的主人?該是先看見人,才有辦法看見她吃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