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第二把匕首 26 ( 彩虹上的藍鳥 )
 瀏覽192|回應0推薦0

書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第二把匕首 26 ( 彩虹上的藍鳥 )
  一清潔工在公園的草坪上發現了一具女屍,這具女屍是被利器刺入心臟而死,身上並無其他傷痕。女屍的衣著完整,並戴有貴重首飾。
  
  經檢驗,女屍沒有受到欺害,也沒有反抗過的痕迹。死亡時間爲淩晨一點左右。女屍一隻手上有血迹,另一隻手中握有一把匕手,匕手形狀與傷口基本吻合,已被證明爲兇器。匕手上沒有血迹,除女屍的指紋外,發現了另一個人的指紋。發現地不是案發第一現場。
  
  “你說,這兇手是怎麽想的?”木禹看著擺在面前的那把匕手說。“既然要將屍體扔掉,那爲什麽要把兇器放到死者的手裏?最重要的是,既然要和屍體一起扔,爲什麽還要將兇器上的血迹擦乾淨?”
  
  “他也許有癮。”長得非常帥氣的紅茶將一份報告扔到了木禹的面前,“已經有人來認屍了。死者叫王紅,據她的家人稱,在被害的前一天晚她去男朋友家。她的男朋友叫陶星源。到外地出差去了。王紅到陶星源家是去喂金魚。她離家以後便沒有消息,她的家人以爲她是住在了男朋友家。另外,還沒有找到棄屍時的目擊證人。”
  
  “她是什麽時候離開男朋友的家?”
  
  紅茶聳了聳肩說:“不知道。你說,會是什麽人所爲?劫財劫色是不可能。情殺?我看也不大可能。王紅與陶星源的檔案我都看了,他們兩個相貌普通,學歷平常,工作一般,應該不會出三角戀情。”
  
  “我說,相貌普通、工作一般就不可能出現第三者?像你這樣的帥哥這世上能有幾個,有錢的人又能有多少?”
  
  第二天,一個中年男子自稱曾經在事發的前一天晚上見過死者。這名中年男子與死者的男朋友陶星源同住一個小區,常常碰到死者與其男朋友。在事發的前一天晚七點半之前,看到死者離開該小區。
  
  “你肯定是晚上七點至七點半這段時間看到的她?”
  
  “可以肯定。因爲每天晚上七點,我都會去買晚餐,我就是買晚餐回來時看到她的。那天,我在路上和人聊了幾句,到家的時候正好是七點半。所以我想看到她的時間應該是七點半以前。”
  
  等到中年男子走後,紅茶對木禹說:“這晚上七點半到第二天淩晨一點的這段時間,她在做什麽?我覺得應該到陶星源的家去看看。”
  
  “同意。”
  
  來到陶星源的家,沒有發現什麽線索。陶星源的家人說,陶星源本是與自己的父母同住。但是陶星源的父母不喜歡王紅,爲此曾經和兒子發生爭執,後來搬到大女兒那裏去了。木禹無意中發現,陶星源與曾經提供消息的中年男子住對樓。
  
  就在木禹和紅茶要離開的時候,木禹突然發現在門框上有一個血指印。隨後,他們對屋子進行了搜查,發現在沙發底下,濺有幾點血迹。經過檢驗,兩處血迹都是死者王紅的。門上的血指印乃是王紅留下。屋內除死者的指紋外,還有另一個人的大量指紋,可能是死者男朋友的指紋。另外還有少量他人的指紋,這些指紋與匕手上的指紋並不相符。
  
  “奇怪了,難道王紅離開陶星源的家之後又回來了?”紅茶說道。
  
  “是很奇怪。如果說這裏不是案發第一現場,那血迹從哪里來的?如果說是第一案發現場,那血指印又是怎麽留下來的?”
  
  “她自己按上去的。”紅茶半開玩笑的說。
  
  “詐屍啊!”木禹說,“死者是被利器直擊心臟而死,一刀斃命,她怎麽可能留下血指印?”
  
  “我不過是開個玩笑。如果陶星源的家真的是第一案發現場,那血指印就是別人幫忙按上去的。可是兇手爲什麽要故意留下這個血指印?”
  
  “這的確是很奇怪,我想兇手會這麽做的目的是爲了告訴我們,這裏是第一案發現場。但是他又不想讓別人知道,便清洗了屋中其他的血迹。還有兇器,匕手的形狀也與傷口吻合,可是匕手上卻沒有血迹反應。我想,一定還有一把匕手。那把匕手與這把一模一樣,而它才是真正的兇器。”
  
  “既然不是兇器的話,那兇手爲什麽還要將這把匕手放到王紅的手裏?”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除死者的指紋外,匕首上還發現了另一個人的指紋。這個指紋與目前我們所採集到的指紋都不相符。這個指紋會是誰的?兇手的嗎?”
  
  “告訴我們這裏是第一案發現場,爲什麽?要嫁禍陶星源和他的家人?”
  
  “我看未必。有必要仔細搜查一下陶星源的家。另外,我們得去逛逛武器店與古玩店,看看有沒有什麽收穫。”
  
  搜查陶星源的家並沒有新的發現。而木禹與紅茶在查找有關兇器線索時,一個舊貨店的老闆告訴他們,以這把匕手的形狀來看,應該還有一把與之一模一樣的匕手。兩把匕手可以合在一起,插入一個鞘中,像這種東西都被冠予鴛鴦之名。
  
  “我倒是從武俠小說裏看到過,鴛鴦刀,鴛鴦劍。這種匕手是不是應該叫鴛鴦匕手?”紅茶笑著說。
  
  “可以這麽說。像這種成雙成對的鴛鴦器物並不多見。”
  
  從舊貨店裏出來,紅茶說:“像這種東西乃是男女定情時所用,難道陶星源是兇手?可他出差了。”
  
  “出差了可以再回來。他坐的是火車而並非是飛機,不會留下記錄。剛才那老闆不是說了嗎,這東西並不多見,總能找到點線索。”
  
  幾天以後,二人在一個古玩店裏得知,這對匕手是王紅死的前一天晚上八九點鍾的時候從他這裏買走的。店主告訴他們,這對鴛鴦匕手乃是一個中年男子在這裏寄賣的。他們取了店主的指紋,指紋與兇器上的另一個人的指紋相吻合。
  
  “王紅看來是離開了男友陶星源的家,可是她爲什麽又回去了?指紋這條線索是斷了。”
  
  “中年男子……,走,去拜訪一下中年男子。”木禹說道。
  
  他們來到了曾經向他們提供消息的中年男子的家,家裏沒有人。從鄰居那裏得知,此中年男子離過一次婚,沒有兒女。他已經出門好幾天,不知道去了哪里。木禹撬開了中年男子的家。家中只有窗臺上擺著的一副望遠鏡引起了木禹的注意。木禹站在窗前,拿著望遠鏡往外看。屋內沒有什麽物品說明中年男子的去向或是他與王紅的死有關。
  
  “我說,這好嗎?讓上頭知道了,我們又得挨駡了。”
  
  “有我呢。你來看。”
  
  木禹將望遠鏡遞給了紅茶。順著木禹指的方向,通過望遠鏡,可以清楚的看到陶星源家裏的情況。
  
  “難道……”
  
  “什麽難道不難道的。這裏擺著一副望遠鏡,並不能證明他就是兇手。你拿著這個人的照片去古玩店問問,看店主認不認識這個人。”
  
  很快就得到了證明,那對匕手正是該男子寄賣。此時,又傳來了一個消息,死者王紅的男朋友陶星源在幾天前被人殺死在異地,胸口上插著那把匕手正是木禹他們在尋找的那對匕手中的另外一把。匕手上也只有王紅與古玩店店主的指紋。從中年男子家裏提取到的指紋未能與陶星源家中的指紋核對上。
  
  “真正的兇器找到了。”在檢驗結果出來的時候,木禹正在看報紙。
  
  “可是依然不知道兇手是誰。兇手用了這第二把匕手殺了陶星源,而我們一點線索也沒有。”
  
  “你說錯了。殺死王紅與陶星源的是第一把匕手,而在我們手上的才是第二把匕手。他用第一把匕手殺了王紅後,將第二把匕手放到了她的手裏,隨後又用第一把匕手殺了陶星源。鴛鴦匕手,”木禹笑了一下,“這下真的是男女戀人各一把了。另外的那把匕手是找到了,可是還有鞘,鞘還沒有找到。”
  
  “匕手,對樓,望遠鏡,出門。會不會真的是他?”
  
  “就算是他,你有證據嗎?你說的那些都不能成爲證明他殺人的證據。”
  
  木禹正在看的報紙上有一條消息,是說一男子自焚,等人發現時,人已經燒焦,無法在辨認,在屍體上也未找到任何能證明該男子身份的物品。
  
  “你說這人有什麽想不開的,非得要自焚。”木禹看完後說。
  
  “我哪里知道。”紅茶聳了一下肩膀。
  
  匕手原來的主人,木禹等人開始尋找的中年男子此後再也沒有出現過。關於案情,也沒有新的線索出現。
  
  “兇手,也許已經死了。”提起這個案子時,木禹便會這麽說。“至於他爲什麽要殺死王紅與其男朋友,恐怕只有他和老天才知道。”
  
  026
  
  Berserk.C:
  雖是推理小說,但推理的邏輯有些紛亂,結局的交待也沒有力道,殊不知推理是為了解謎,謎題沒解開就難以說是成功的推理。
  
  
  
  
  Jades:
  煩氣,拉裡拉雜的筆法令評者看得十分的不耐煩,而且故事交待得十分混亂,既煩且混亂,再加上錯字太多,令人悶上加悶。
  文章筆力不足,十分平淡無味,氣氛也營造的不好,角色的互動還常弄些無聊的『笑果』。文末故事並沒有交待清楚,留下很多疑點,但又令人懷疑作者是有意,或者是思慮不周?
  總之評者並不喜歡這篇文章的風格。
  
  
  
  
  逍遙散仙:
  劇情創意(25%):15
  筆觸流暢度(25%):18
  伏筆或轉折(25%):15
  吸引力(25%):14
  劇情邏輯性(-5%):0
  人稱語法(-5%):0
  總分:62
  簡評:
  一篇沒有交代結尾的推理小說,有讓讀者自己想的意味,但是作者留下來的疑團太多,有點虎頭蛇尾,實在難以認定是完成品。
  
  
  
  
  鵝毛筆:
  沒有掌握「第二」元素,兩把匕首之第六篇,與編號2、10、16、22、24相同問題。
  
  又死了人,這題材的確會讓人向繼續看下去,找出兇手是哪個傢伙,有關於第二把匕首的安排,換刀子還蠻巧妙,但殺第二人後將殺第一人時的凶器放在他手裡,這行為會否太過冒險?既然最後不點出誰是兇手,也不說明行兇目的,個人認為之前兜兜轉轉的過程稍減一點也無不可。
  
  我同意讓故事丟下許多謎卻不去解,但是如果這文沒有其他特別要說的寓意或是暗示,內容就顯的空泛,言之無物,如此一來兇手是誰無所謂,為何殺人也無所謂,剩下的只餘強行帶入兩把匕首這題目的怪異感。
  
  全文輕描淡寫,讀後印象極弱。
  
  ※ 結尾可與上篇編號25比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