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第二把匕首 27 ( 椰奶西米露 )
 瀏覽213|回應0推薦0

書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第二把匕首 27 ( 椰奶西米露 )
  靜。
  
  因為靜,所以溫暖的壁爐裡,柴火燃燒產生的嗶啵聲非常刺耳。那張帶著補丁的的老舊棉被上現在躺著一具女人屍體,從她心口那道短深的血痕,還有那雙睜的大大的雙眼,我可以清晰的讀出其中代表的涵義。
  
  死不瞑目。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什麼人,在什麼地方,幫我取了這樣一個綽號—匕首。我只知道在我成功刺殺周世宗之後,組織的高層都慢慢不叫我的本名,段封,而開始用這個字眼稱呼我。
  
  很遺憾的,周世宗貴為天子,最後也只能用染病暴逝的結局退出歷史舞台。而我能夠對這個周朝末代皇帝表示哀悼之意的方式,就是在刺殺成功的那一夜,瘋狂的和這個女人做愛。我這輩子唯一,也是最愛的女人,柳月兒。
  
  對我來說,刺殺一個皇帝和殺死一個村童,只有難度上的差別。
  
  因為我是個刺客,或者說,以前的我是個刺客。
  
  幾年前做完最後一筆買賣,我幫柳月兒贖了身,兩個人離開了大宋,在遼國的一個偏僻小鎮附近過著平穩的生活。
  
  一個名滿天下的刺客和一個年老色衰的妓女,能有這種收場,已經算是上天的恩賜吧。
  
  我輕輕闔上了月兒的雙眼,溫柔的,最後一次吻上她冰冷的雙唇。
  
  右手持著墨玉短劍,左臂上牢牢繫著精鋼護臂,我把回憶和名字留在這個也許可以稱之為家的地方。
  
  段封已死。
  
  火光在大雪紛飛的夜裡顯得有些妖艷,我靜靜的看著它熄滅,可是我心中的怒火,卻將燃燒至永恆,直到將我和仇人一起吞沒為止。
  
  月兒曾經戲稱自己是我的劍鞘,只有自己可以把匕首制的服服貼貼。
  
  一把沒有劍鞘的匕首是什麼?
  
  只有兩個字,凶器。
  
  終於養好傷的我,在百花盛開的季節裡,騎著駿馬再次回到開封,帶來了死亡的陰影。
  
  我最後的行蹤,只有組織的最高領袖知道,也許他還是不能放心讓一個知道這麼多秘密的人存活在世間。
  
  所以,我這輩子最後的目標,就是那個我曾經尊敬的稱他為頭子的人,宋太祖趙匡胤。
  
  可能是預料到刺殺失敗會引來我致命的報復,潛入皇宮的行動異常困難。四處可見提著火把巡邏的士兵,還有不少埋伏的暗探在隱蔽的地方。
  
  即使是我,曾經有著天下第一刺客之稱的匕首,也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進行刺殺。
  
  我只能等待機會,或者,製造機會。
  
  可惜,一手敎出我的頭子,是不會讓我有機可趁的。
  
  一等就是五年。
  
  這五年中,我白晝在一家小酒館當伙計,夜晚則悄悄打探皇宮守備狀況。看著越來越鬆懈的警戒,我知道,行動的日子不遠了。
  
  月黑風高,大雪滿天。
  
  今夜,無論行動成功與否,我的生命都將劃下句點。
  
  皇宮的城牆對我來說實在略顯低矮,左足輕輕一點,我在空中一個翻身就落到了陰影處,抹上劇毒的墨玉短劍無聲無息的劃過暗探的頸子,今夜注定是個血腥之夜。
  
  兩個,三個,四個。
  
  我總共殺掉了四個暗探,才得以進入內院。
  
  也許安穩的日子也會讓暗探的實力降低,這種程度的貨色擺在二十年前,可能不用我動手,頭子已經先把他們殺了。
  
  沒有能力的暗探是危險的,不管是從哪一方面來說。
  
  淡淡的血腥味從墨玉短劍上傳來,讓很久沒有殺人的我,心靈重新躁動起來。
  
  尤其是要刺殺頭子,這個對我來說亦父亦友的特殊人物。
  
  我開始迷惘,不知道這次行動是因為想要幫月兒報仇,亦或是我刺客的血液媚惑我探出自己實力的底限。
  
  我只知道,我現在,非常的興奮。
  
  這種興奮的感覺甚至比刺殺周世宗的時候更加強烈。
  
  有什麼事情會比殺掉自己的師父更加有挑戰性呢?
  
  伏在屋簷上,我耐心的等待衛兵輪班,時間已經不多,只要有任何一個暗探的屍體被發現,我的行蹤就暴露了。
  
  只有這種時候才能看出一個刺客的素養。
  
  臨危不亂,一擊不中,飄然遠去,瞬息千里。
  
  這是頭子經常和我說的話。
  
  只是,今夜的我,只能一擊必殺,敵我偕亡。
  
  我融入陰影之中,悄無聲息的緩慢接近守衛。
  
  墨玉短劍和淬毒黑針如同暗夜的兇靈,沒有蹤跡,沒有聲音,帶走了兩條年輕的生命。
  
  我拿出兩條細直的鋼絲,仔細架在兩人背後,所以任何人只要不靠近觀察,只會看到兩位忠勇的衛兵正執行他們的任務。
  
  就算有數十位武藝不下於我的強悍士兵在前面守著,又有什麼用呢?黑夜是刺客的世界,而我,將站在這個世界的頂端。
  
  只要我殺掉頭子。
  
  站在偏左的方位,我從懷中掏出早就準備好的夜梟,拔下幾根羽毛,撕開封口布就向天空一躑。
  
  夜梟淒涼的啼叫頓時吸引了守衛們的注意力,我趁機推開殿門,靈巧的一個翻滾,再反手關上。
  
  頭子從來不要人侍寢,我相信就算是過了這些年,這個習慣還是不會變的。
  
  所以,現在這間大殿,只剩下了我和他。
  
  我絕對沒有第二次機會。
  
  止住呼吸,緩慢的,一步一步的,我行到了大殿中央,看到了頭子已顯衰老的面龐。
  
  沒有任何花巧,我疾躍向前,毫不遲疑朝頭子的咽喉甩出了五枚黑針,右足在殿柱上一借力,墨玉匕首只比黑針晚到了一眨眼的時間。就在將取下頭子的首級之時,我硬生生的止住了我的動作。
  
  因為頭子已經死了,而且不是死於我的黑針之下。
  
  他心口那一道短深的血痕,和月兒一模一樣。
  
  我終於知道兇手是誰,可惜機會從來都吝於給失敗者一絲憐惜。
  
  殿外燈火通明,嘈雜的腳步,配劍和盔甲的撞擊,還有神射手拉滿弓的聲音,奏響了我生命中最後一首安魂曲。
  
  以前都是我替別人演奏,這次是別人替我演奏。
  
  燭台微弱的光芒,在窗戶上形成巨大的陰影,殿門口刀斧手行進時刺耳的摩擦聲,像是在催促我遠行。
  
  燭影斧聲,也許後世的人將如此論斷頭子的死亡,不過我這把匕首,注定湮滅在歷史中。
  
  因為第二把匕首即將登上皇位。
  
  也或許,一直以來,在頭子心目中,我才是第二把匕首。
  
  “太鋒銳的匕首,不是一把好匕首。”
  
  頭子有一次這樣說道。
  
  027
  
  Berserk.C:
  雖是老舊的殺手角色,但是以架空情節鋪出宋朝秘傳,創意不俗。
  「太鋒銳的匕首,不是一把好匕首。」懂得藏鋒才是好匕,所以弒父的太子便是一把沒話說的「第二把匕首」。但是在文末,殺手又說或許他才是「第二把匕首」,雖然也有獨立意函,意指他是殺手中的第一把交椅,也暗喻太子懂得藏鋒。但焦點太多反而混亂,兩個「第二把匕首」使得收焦混淆,此為美中不足。
  
  
  
  
  Jades:
  立論是『殺了周皇帝的刺客是第一把匕首,殺了宋皇帝的刺客就是第二把匕首』
  好吧,還算合題,但問題代入的技巧太淺顯,也不夠創意。
  故事的筆法不錯,敘事也清晰,套用歷史的手段更值得稱讚,但是故事起伏不夠大,有點平淡。
  故事的設計挺好,但那人做套讓主角跳入的戲份不夠,因該就是故事平淡的主因。
  
  
  
  
  逍遙散仙:
  劇情創意(25%):16
  筆觸流暢度(25%):20
  伏筆或轉折(25%):18
  吸引力(25%):14
  劇情邏輯性(-5%):0
  人稱語法(-5%):0
  總分:68
  簡評:
  同樣是以匕首之名來當作人的代名詞,在創意上實在難以有突出的表現,倒是在轉折上有些新意,沒有落入俗套的感覺。
  
  
  
  
  鵝毛筆:
  這篇的第二是指排名第二,以歷史為底讓這文在架構上穩固些,但是第二把匕首的概念太弱,有離題之嫌,編號08文末也有與此篇類似的筆法,但就感性部分而言,個人對08評價稍高,原因很簡單,收的自然乾脆,不用費心思猜想作者想說些什麼(搞不好還猜錯)。
  
  柳月兒雖然是配角,不過總算有讓這暗色調的文章多些異樣色彩,有關主角心態的描寫也還可以,雖然跟其他作品一樣,人人稱主角為匕首,但這匕首是有鞘的,即便這鞘只是位年老色衰的妓女,還是有讓這匕首之名的設定有意義不少。
  
  整盤菜調味料有放了一點,但是主食炒的不夠味,火侯稍欠,激不起讀者食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