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第二把匕首 30 ( 疾戀 )
 瀏覽153|回應0推薦0

書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第二把匕首 30 ( 疾戀 )
  無星的黑夜,倒映在喪失光輝的眼眸中。白衣少女面無表情的站在鐘塔頂處,紫色的長髮隨著風輕輕飄動著。豆蔻年華的她,應是自由自在懷著幸福幻想的年紀。但秀美的臉孔卻散發滄桑的氣息與無言的哀傷。
  
  一陣微微刺痛肌膚的風吹過,當風停止時,塔頂上多出了一個身影。但少女似乎不在意,仍是不為所動的看著灰黑的天空。
  
  片刻後,遮蔽月亮幽光的飄雲散去了,藏在巨鐘影子下的身影也漸漸的清晰。雖臉孔被面罩所遮掩,但勾魂的眼眸與夜行衣下那勻稱豐滿的身軀,更凸顯她那成熟女性的魅力。
  
  如此寧靜的狀態持續了數分鐘,黑衣女子走上前從後頭輕輕的撫弄少女的身軀,誘人的唇瓣不斷在少女脖子上留下紫色的口紅印。但少女只是微微的皺了個眉頭,並沒有阻止女子的侵犯。
  
  「灰與蕪月死了。」女子突然說出這句話,語氣沒有特別的哀傷或是興奮,就像在闡述一件與己無關的消息一樣。
  
  「我知道。」無感情流動的簡單回覆,少女按住試圖解開她腰帶的雙手。
  
  女子悻悻然收回不規矩的手,從胸口拿出一小卷羊皮,還未解釋說明少女便開口說:
  
  「是要我接下灰他們未完成的任務嗎?」
  
  「不,那任務已經沒必要了,王國方面早已加派人馬警戒,就算動員「鴉」全員也完成不了,這是新的任務。」
  
  一陣清脆的撞擊聲響起,一個沉重的小物品滾落到女子腳邊,女子拾起一看,不禁露出驚訝的表情,這小巧玲瓏的黃金鈴鐘正是灰他們任務的目標。
  
  「就為了這沒實質用處的垃圾死去,灰他們死的真可笑。」仍然是冷冷的語調,但話中卻含帶著譏諷與不滿,只是不知她所指得對象是會長還是死去的二人。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被女子硬扭過身上的少女左臉上明顯紅腫了一片,但她仍是一付無所謂的看向另一邊。
  
  「住口,艾塞莉婭,妳知不知道妳剛說得話要是讓上頭知道會有什麼下場。」女子一臉憤怒的抓起她的衣領吼道
  
  「無所謂,進入「鴉」時我就已經死了,這可是妳親口對我說的啊,提那教官。」名為艾塞莉婭的白衣少女冷笑的回答道
  
  「鴉」,大陸上鮮少人知道的地下組織,專門接受那些違反公約的黑暗任務,暗殺與偷竊則是他們最常接受的任務。成員多從六、七歲時便著手訓練。特別的是,所有的成員自幼便強制一男一女為一小組,此組合將伴隨到他們死去。無論訓練、吃飯、睡覺都一起,原因只有一個,減少沒必要的麻煩。
  
  組織早在訓練他們時便已抹滅了他們大部份的情感,更別說是所謂的愛情。最親近的同伴,也只是解決生理需求與任務過後那激昂情緒的工具。他們只是兵器,為了完成任務的兵器。
  
  成員們彼此競爭扶持的長大,至少不會感到孤獨。只有艾塞莉婭是一個人成長著,她的男伴,早在配好對的那一天被她當場刺死……
  
  「我不需要夥伴。」
  
  當時年僅六歲的她是這樣說的,濺在身上的血與冰冷的眼神,更是令那些殺人無數的資深成員們感到不寒而慄。這樣的她,卻被會長所欣賞,他知道,眼前這外貌柔弱的小女孩將來絕對有非凡的成就。
  
  艾塞莉婭果然沒有辜負她的期望,十年後,年僅十六歲的艾塞莉婭,已成為「鴉」內甚至是大陸上屬一屬二的頂級殺手。
  
  提那被她這樣一說,頓時氣得啞口無言。但又無法反駁她的話,當初自己隨口威嚇她的話,她竟然一直牢記著。
  
  「這次就算了,下次再犯我將以「叛變」為由處置妳。」提那以極嚴肅的語氣說道
  
  「……」
  
  面對如此嚴重的警告,艾塞莉婭仍是一付無所謂的樣子,提那輕嘆一口,繼續進行她來此的目的。
  
  「這是這次的任務書,看妳這付德行我還是口述一遍。明天是羅玫公主十七歲生日,為此,宮廷明晚將舉辦一場舞會。你們的任務便是將羅玫公主給「帶」回來。」
  
  「為什麼是「你們」而不是「妳」,我……」
  
  「雪那一組也是成員之一喔。」提那帶著戲謔的語氣說道
  
  艾塞莉婭忽然伸手搶去提那手中的羊皮紙,人也像影子般消失在塔頂上。
  
  「真是善變的小丫頭,竟然為了一個不屬於她的人改變自己,當初反對抹滅她情感的我錯了嗎?」提那感慨道
  
  艾塞莉婭飛也似的奔跑在寂靜的街道上,她的目的是「鴉」的本部。想到能跟「他」一起出任務,冷如冰的臉上浮現難得的笑靨。
  
  「他」,是上一批訓練生中的佼佼者。「他」與自己的女伴雪,在一次任務中以支援者的身份暗中幫助獨自進行任務的艾塞莉婭。
  
  那一次,衛兵的數量比預期的還要多,在完成暗殺任務的艾塞莉婭回歸途中被發現了。衛兵如潮水般不斷的湧上前來,即使是頂尖殺手的她仍是在殺敵弄得疲憊不堪時被一支毒箭劃傷左胸。
  
  強烈的麻痺感令她漸漸招架不住,在她絕望準備自我了斷時,他們現身了。雪握著二把短刀抵擋逼近的衛兵與不斷落下的箭矢,「他」,走上前粗魯的撕開她的衣服,並握住她受傷的左乳低下頭吸吮毒液。
  
  這樣的情況讓一向冷靜的艾塞莉婭慌了,偏偏她又動彈不得,只能拼命忍住那幾乎快衝破喉嚨的奇妙感覺。最後,「他」抱著她安全撤離。一路上,感受「他」急促的心跳與那微酸的男性體味,艾塞莉婭感到自己竟然並不排斥,反倒沉醉他胸口的溫暖。回到本部後,她仍是打了「他」一巴掌,畢竟,「他」侮辱她身為一個殺手的自尊。
  
  艾塞莉婭愉快的來到「他」的房門口,尚未敲門便聽見裡頭傳出的喘息聲,她立即清醒了。就算那行為只是為了感受自己的存在,一種活著的證明,艾塞莉婭還是有種心被揪住的感覺。
  
  她靜靜的將羊皮紙從門縫推入,黯然的離去。
  
  隔夜,在宮廷內,舞會正如火如荼的展開,艾塞莉婭一行人按照計畫扮裝成客人進入會場。當他們準備出手時,無數的士兵從會場四周將他們緊緊圍住。
  
  原來,這任務竟是一個致命的陷阱,為了誘殺這些「鴉」中的精英。
  
  當艾塞莉婭回神時,發覺回到集合地的只有她一人,一行人竟然只有她一個人逃脫。回不來的人,也包括「他」在內。茫然的她,眼淚不禁落下……
  
  「為什麼會這樣……結局不該是這樣的……」
  
  從無聲到有聲,從壓抑到崩潰,艾塞莉婭抱著膝蓋痛哭失聲,直至有氣息接近才停止。她握緊匕首,無聲的衝上前便是見血封喉的招式,但來者竟然舉刀擋下後向後一躍開口說:
  
  「是我,庫。」
  
  眼前白髮的男子,正是令自己魂遷夢瑩的「他」,艾塞莉婭手中的武器不禁掉落在地。正打算走向前擁抱心愛的他,但看見他手上的東西後,動作便停止了。那是有著美麗金髮的雪專用的藍色匕首。
  
  「鴉」中有個不成文的規定,當夥伴在任務中死去,活著的人便要繼承死去之人的武器。古老傳說中,做為一個殺手,死後無處可歸,靈魂便會進入生前所關用的武器內。用著帶著夥伴靈魂的武器,象徵兩人永不分離。
  
  隔天,當公祭儀式結束後,艾塞莉婭悄悄來到庫與雪的房間,她不想就這樣放棄。看著一臉狐疑的庫,她鬆開了腰帶,任衣服鬆落到地板上,從庫背後抱住他羞澀的說:
  
  「我可以代替雪嗎?」
  
  那一晚,艾塞莉婭得到了絕望的答案。
  
  該就這樣死心嗎?她關在房間這樣問自己。
  
  「不,那是懦弱的行為,我不會放棄的。」
  
  從那天後,艾塞莉婭日復日的跟隨在庫的身後,直至他回房為止。就這樣過了二年,庫被她所感動了,承諾在這次任務後給予她答案。
  
  這次的任務相當的困難,目標是奪取國王的性命,「鴉」為此幾乎是全員出動了。但在自己人的背叛下,行蹤完全被王國所掌握,早已有數萬名的士兵在等著他們,逃到花園時只剩下庫與艾塞莉婭等寥寥數人了。
  
  忽然,一陣箭雨落下,庫連忙舉起剛奪來的盾牌抵擋,卻疏忽從背後瞄準他的弓箭,破風聲響起,當他發覺時已經遲了。意外的是,鑽體的刺痛並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他轉身一看,令人心碎的景象讓他拋下了盾牌奔上前去。艾塞莉婭微笑的看著他,在她胸口上,有支血紅色的箭矢……
  
  「我可以成為你第二把匕首嗎?」
  
  這是庫最後一次聽見艾塞莉婭的聲音,在他流著淚輕輕點頭後,艾塞莉婭露出滿足的笑容,她長久以來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030
  
  Berserk.C:
  全篇文字穩健,四平八穩,和編號08同為情感細膩的佳作。
  不過編號08弒魂的出場略有突兀為美中不足之處;本篇則是完整帶出艾塞莉婭和庫之間的感情經歷,交待清楚,誠摯感人,較08略勝一籌,為本屆鬥文情感描寫之強筆。
  
  
  
  
  Jades:
  嗯,『我可以成為你第二把匕首嗎?』此句是點題的一句。若少了這一句,則這篇就離題了,所以說點得很妙。
  故事的情節尚可,但表達意念很不錯,很有感覺。
  只可惜某些段落描寫的有些紊亂,還有故事的起伏太平淡,不能令讀者融入故事,再來是前面的舖陳太囉嗦浪費字數,到了真正該高潮的地方反倒一兩句輕輕掠過,該多加練習高低潮的掌控。
  
  
  
  
  逍遙散仙:
  
  
  劇情創意(25%):20
  筆觸流暢度(25%):20
  伏筆或轉折(25%):17
  吸引力(25%):19
  劇情邏輯性(-5%):0
  人稱語法(-5%):0
  總分:76
  簡評:
  雖然是最後才點出「第二把匕首」,卻因劇情安排得宜,感覺不出有突兀之處。
  
  
  鵝毛筆:
  平穩的開頭以及收尾,非常規矩且安全的寫法,沒有太多驚奇或是深刻感動,換言之,無法從眾多參賽文中跳出來,用匕首代替已經死之人的意念,這法子跟08有異曲同工之妙,也與許多作品類似,可以比較看看。
  
  另外這也是篇拋棄式文章,意指角色出現就死,不用就丟,連帶場景不斷轉移,故事進行的雖快但無抑揚頓挫,故事重心主從模糊,最後的安排也就更顯的無力,多不如精,精不如簡,一擊必殺,卻後韻無窮才有機會浮出一眾參賽文。以上供您參考。
  
  ※ 象徵手法可與08、22比較。
  ※ 拋棄式手法可與編號05比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