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09─風隱棠(會長賞)
 瀏覽529|回應0推薦0

Dake100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好煩!
  
  老舊的木板床是用卡榫連接的,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春秋,被入侵的濕氣撐大,然後放鬆。總而言之,它鬆脫了,嘎吱嘎吱的響個不停。
  
  每個夜晚。
  
  當然,白天的時候它一樣是不曾休息的,就算只是大卡車開過去,它也要跟著嘎吱兩聲,彷彿是不甘寂寞。
  
  夜深人靜萬籟俱寂,總是這麼形容的時刻,格外的,寂寞。這樣的寂靜,那張床的聲音就分外明顯。
  
  一切的錯,都來自於這家廉價的旅社。
  
  就某種程度來說,這張床也許是最高貴的一個部分;比起沒有水的水龍頭,永遠上不了鎖的笨門,只能打開三分之一的窗戶,以及隨時隨地會探出頭來Say Hello的老鼠同胞們,這張床確實是了不起的;起碼,你能在上頭得到充分的休息。
  
  先決條件是不要翻身。
  
  身為一個藝術創作者,窮苦似乎成為了必要的條件;這可不是統計學下的產物,就像有人說偉大的藝術家其實不少有同性戀傾向。
  
  體驗更多的人,才能有更豐富的創造力。說到底,創作畢竟不是無中生有,就連上帝也是按照自己的形象來創造人類;耶穌行的神蹟也是吃不完的食物,而不是憑空變出來的。
  
  反正,一切都要有個根基、基礎;現在這家旅社,就是我的根據地,大本營,隨便怎麼說。
  
  從那裡發展出來的,是個自由、平等與愛的故事,很老套吧。窮作家本身就是一種老套了,閱讀可是一種上流社會的消遣,所謂藝術,不就是這麼回事?外表上流的傢伙,你非得耍些下流把戲給他瞧瞧。
  
  色情還不夠下流老套?可這玩意永遠不會被捨棄,哪天沒了它,人類大概就要滅種了。
  
  
  所以老是要在藝術跟色情之間取得平衡點,什麼是平衡點?就是時機,有的時機可以表現得露骨些,有時候露個肩膀那就夠了。
  
  現在,我就在等待時機。起碼我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這家旅社的老闆可不這麼認為了;看著吧,再過三秒鐘就來了。
  
  『王八蛋!你什麼時候才要繳房錢?四肢健全年輕力壯的,不好好找份工作,每天窩在房間裡幹什麼?你要是找不到工作,就下來幫我洗碗也好啊!這樣懶惰,能成什麼大事?』
  
  是,我懶,可你連走上樓來都不願意,大家也是半斤八兩吧。
  
  別誤會,我說的是那位老闆。
  
  勞動類的工作對於藝術家纖細的雙手是很殘酷的,以前不是有誰說過嘛:我拿不動比畫筆更重的東西了。
  
  差不多就這個意思,雖然我不是畫畫的,不過要是我寫得一手醜字,會有人想看我的文章嗎?肯定是不會的。
  
  喔,有一種創作者叫做雕刻家,那似乎就另當別論了;不過文藝復興時期的大師,大部分都是雕刻跟繪畫雙修的。藝術創作本身是一件非常消耗體力的工作,千萬別把它當作輕鬆的行業。
  
  說是這麼說啦,比起跑步,我還是喜歡拿筆寫作多一些。
  
  嗯,你還有特別想知道些什麼事情嗎?
  
  『之後有些什麼計畫呢?寫作上的,或者是生活方面。』
  
  這是我第二次聽見她的聲音,就一個記者來說,她很安靜,不過她的聲音很好聽,黃鶯出谷雖然是形容歌聲,用在這樣的女孩子身上,應該也不為過吧。我總是希望她能多說幾句,可是,現在被採訪的人是我才對。
  
  『妳知道,我不是因為貧窮才住在這種地方的;剛剛說過了吧,是為了體驗,體驗貧苦的生活。』
  
  她微笑了,笑容就跟聲音一樣甜美。
  
  『那你有計畫跟同性談一場戀愛嗎?就像你說的,體驗。』
  
  『就性向來說。』我有點不高興,但是不能表現在臉上,第一次被訪問,可不能讓人家覺得我耍大牌。
  
  反過來說,又何妨塑造我的形象呢?不論如何,在這樣的美女面前,被認為是同性戀實在不是件光榮的事情。『我並不想走往那個方向;而且我認為,光是女性身上,就有著探索不盡的奧秘,不論是平凡的女性,或是像妳這樣的美女。』
  
  『謝謝你的稱讚。』她笑得更開心了。『不過,從情人的角度,跟從朋友的角度去探索,得到的東西應該是不同的;而且,你知道,有些話題性總是比較好的。』
  
  是啊,我知道,早該知道。
  
  『現在都邁入二十一世紀了,同性戀還能當成話題嗎?』
  
  『那可不一定,現在閱讀也不再是上流社會的專利,多吸引一部分的讀者,對你自己好,對我們公司也好。你是聰明人,應該懂得。』
  
  『既然是這樣,我們不如玩得複雜些。』對啊,我是聰明人,聰明人的胃口也特別大;動腦筋可不比身體勞動輕鬆的。『增加一點若有似無的感覺,妳知道,一下掀出底牌就沒意思了。放點風聲,然後我得找個掩護,在大家懷疑的時候,一口氣踢爆,那才有價值。』
  
  說著,我坐了下來,坐在她的身邊,那該死的床還算識相,只嘎吱了一聲。『同時配合下一部作品的寫作計畫,帶一點不濃不淡的色彩,讓讀者更懷疑,卻又要死不承認。』
  
  『然後,在第二部作品完結之前,踢爆這個內幕,完結篇急轉直下,同志讀者將會聲援支持你,趁勢再推出第三波。』
  
  我笑了。『妳怎麼不去寫劇本?要當個記者?』
  
  『你以為記者就是報導真實?我們一樣在創作,一樣在寫劇本,而且,我們的收視率也比你這樣的作家更高。』
  
  『那好,現在只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掩護,那個掩護越有說服力,戲演得越逼真,效果就越好。』
  
  『你要怎麼樣的說服力?明星?名女人?還是修女?』
  
  『找修女來玩,是爆我的料還是她的?』我笑著說,她開玩笑,自然也明白我在開玩笑。『明星逢場做戲,大家早就看透了;名女人倒是不錯,不過有誰會看上我這個窮小子?』
  
  『不錯,你還算有自知之明。』她裝可愛的表情真是一流的。
  
  『最好是身邊,親近的人,可信度本身就高;工作夥伴也不錯。』
  
  『你有相好的女作家嗎?』
  
  『沒有,誰說工作夥伴是作家?編輯人員也不錯啊!或者是,同公司的記者,妳不覺得記者更具有說服力嗎?而且經過這樣的情變,那位女記者的身價一定會水漲船高,不是嗎?』
  
  『也許吧。』她又笑了。
  
  這次,笑得跟之前全然不同。
  
  
  這一晚,那老床不再嘎吱嘎吱的叫了。只是吱、吱、吱……響了整個晚上。
  
  
  搬離了旅社,第三部作品的宣傳期已經展開,封面我很喜歡,是一隻站在彩虹上的小鳥,正準備展翅高飛。
  
  也不知道他們去哪裡找來了當年住在我隔壁的鄰居訪問,鄰居一口咬定,他早就知道我是同志了。
  
  他還早就知道我養了一隻鳥,每天晚上叫個不停,尤其是我搬家的前一天叫得最兇。
  
  
  哪有這回事呢?他八成是想出名想瘋了吧。


<font color="0000ff">
鵝毛筆:

閱讀次數:5

前半段以對話方式進行,所以步調頗快速,大串對話是要醞釀後頭這句「這一晚,那老床不再嘎吱嘎吱的叫了。只是吱、吱、吱……響了整個晚上。」小弟弟我還知道這話的意思,但似乎有些人看不懂……

老實說,第一次閱讀時,有個地方我完全混淆了。

引文:「當年住在我隔壁的鄰居訪問,鄰居一口咬定,他早就知道我是同志了。」

以上引文中的當年兩字讓我以為作者是說他還未搬入旅社前,以至於後頭的「他還早就知道我養了一隻鳥,每天晚上叫個不停,尤其是我搬家的前一天叫得最兇。」完全看不懂。

釐清這點後,最後的段落就顯的有意思多了,「每個晚上叫個不停。」不但點題且有種間接的幽默感,全文諷刺成分頗重,手法頗為內斂成熟,心思縝密。

<font color="8800ff">
蘭宴:

很諷刺的作品。最後的畫龍點睛真的很妙,沒有鳥的鳥文,卻不失灰諧,亦沒離題,給予此文高度肯定。
整篇文的節奏、舖陳、文句都十分有水準,不過文中主角與讀者的對話部分,例如:「別誤會,我說的是那位老闆。」我認為可以拿掉,畢竟這是小說,不是廣播劇的劇本。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