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57─評審蘭宴文
 瀏覽267|回應0推薦0

Dake100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忙了一陣,看向沙發上堆成小山的髒衣服,我勉強拉出一件還能再穿的運動衫……唉,家裡要是有個女人就好了。
  
  雖然在警局混了兩個月沒回家,不過──案子卻一點進展也沒有,都第四起了。
  
  熄了煙,我睨著帶回的檔案。
  
  編號C9023
  09月02日
  失蹤女子 黃雅婷 22歲
  居住地區 ……寶光里……
  
  編號 C9157
  09月15日
  失蹤女子 李巧惠 26歲
  居住地區 ……寶光里……
  
  編號 C1008
  10月08日
  失蹤女子 林淑雲 25歲
  居住地區 ……寶光里……
  
  編號 C1021
  10月27日
  失蹤女子 邱宛嫺 19歲
  居住地區 ……寶光里……
  
  目前只知她們都住寶光里。要不是兩個月內連續四個女人失蹤,還真難發現可疑之處。全國每天幾十個人鬧失蹤,誰顧的上她們。
  
  可是這回不單純,頻率高的詭譎,幾乎全局的人都在加班查訪。
  
  把握難得的休息時間,我順手抓起桌上的菸點燃,奢侈的任腦袋放空。可不到十秒,全身的神經隨著一陣若隱若現的低咽赫然繃緊。我立刻掃向左右,沒人,家裡的氛圍冷清的有些異常,活像恐怖片裡頭鬼要出場的前曲。手上的菸在顫抖,視線不經意瞟向桌面的檔案,照片上四個女人的眼睛像在瞪著我,我寒毛霎時豎起!
  
  馬的,不是見鬼吧?我安慰自己說不定是貓在叫春,咕嚕的嚥下口水壯膽,並在心中默念:「阿彌陀佛,要申冤、要託夢請找我們局長。」
  
  直誦著佛號,也不知過了多久,哭聲仍是時低時高的搔著我的背脊,忽然一股寒風呼向頸子,我嚇的抓起桌上的配槍直接衝出門。
  
  碰的扣上門鎖,我站在家門外喘氣,雙手直拉著門把怕鬼跑出來。
  
  忽然,耳側一聲卡答的門鎖開啟聲使我如驚弓之鳥回頭!
  
  原來是同層樓的學生拎著垃圾出來,該是去倒垃圾的,袋子露出半截絲襪。厚,居然有女朋友了。
  
  這是間學生公寓,我們這層樓共有三間房,我在最右邊,學生住最左,雖然不是緊臨,可也算熟。
  
  「怎了?」學生大概被我方才的表情影響,緊張的關切我。
  
  我搖搖頭,一時覺得自己好笑,自嘲道:「被鬼嚇到。」
  
  「鬼?」學生提高音量,不一會兒蹦出大笑:「你也被嚇到了喔?我也是。」
  
  「嘎?」我訝然。
  
  一、 學生的說詞:
  
  「是聽見哭聲吧?」學生看我點頭,才繼續道:「是隔壁的鳥在叫,每晚都在叫。叫了快兩個月,你今天才發現嗎?」他指著中間那間房的門說。
  
  我尷尬搖頭,加上之前一件棘手案子,兩個月以來幾乎都泡在局裡,怎麼會知道。
  
  學生往樓下走去,一面安慰我:「好啦,沒事,不是鬼。況且你是警察欸,怕什麼鬼?」
  
  這……警察又不是道士。我不好意思說出口,臊著臉回家。
  
  一進到屋內,雞皮瘩疙再度竄起,鬼魅般的嗚咽在皮膚下鑽動,叫人想搔又搔不著癢處,不搔又是全身不對勁。不過恐懼已然淡去,知道是鳥叫便不再胡思亂想。
  
  待思緒和緩,我靜下心來傾聽那模糊的「鳥叫聲」。鳥叫隨著時間漸漸有形,化成哀淒的哭聲。宛如女人無助悲傷的呻吟,綿綿細長……變成一道鎖捆住我的喉嚨叫我窒息。杜鵑啼血猿哀鳴大概也是這種悲絕音調,一聲聲的哀涼悲淒震動我的胸口。
  
  片刻,我頓感腳底發涼。騙人,怎麼可能是鳥?明明是女人的哭聲!警察的道德感剎那間盤踞上心頭,我立刻攀上窗檯偷聽。一靠向窗口,神秘哭聲馬上從隔壁流洩而來。
  
  確定聲音是來自隔壁後,我貪心的把身子再往前挪,想要偷看。借著眼角餘光,我看見─
  
  一張扁扁長長的嘴。鳥?那是鴨嘴吧?我努力撐住身子,想再看仔細些。果然!是鴨嘴!
  
  我開始異想天開,會不會失蹤女人是被隔壁的工程師囚禁起來吧?回想起工程師,印象僅有孤僻二字。孤僻的工程師、女人哭聲、鴨嘴。
  
  我腦海閃過幾幕畫面,自己編起劇本:工程師抓回女人,逼她們變裝取悅他。一個裝兔女郎,一個貓女郎,一個鴨女郎……
  
  我得去救她們!
  
  心念一起,我已經站在大門邊,但要真是鳥叫呢?矛盾的抓抓頭髮。須臾,顧不得會得罪鄰居,我憤慨的衝出大門。
  
  門一開,學生恰好倒完垃圾回來,他開心的跟我打招呼:「要出門?」
  
  「隔壁真是鳥叫?」不想丟臉,我再做一次確認。
  
  二、 學生的二次証詞:
  
  學生見我還是不相信,苦惱的笑了一下:「對啦,真的是鳥,我那天有看到他去蹓鳥。」
  
  「是什麼鳥?」我好奇,鳥怎會發出女人哭聲?
  
  「我不知道欸,他用那種小推車推著鳥籠,上面蓋著黑布,所以看不到是什麼鳥。聽說是前面巷口買的。」
  
  巷口的鳥店?那問老闆不就知道了,我謝過學生,急急跑向鳥店。許是心中的焦躁,一分鐘路程讓我覺得像一世紀那麼遠。
  
  遠遠的看見鳥店,我迫不急待大吼:「老闆!」一路往老闆狂奔。
  
  老闆被我的舉動嚇到,一臉駭然:「有事?」住在這社區幾十年,老闆對每個人都挺熟,堪稱比里長伯還里長伯。
  
  見他年紀這麼大,我自知理虧的放柔聲調:「你最近有賣什麼鳥給那邊公寓的工程師嗎?」
  
  老闆臉上閃過一絲詭異,結巴回問:「怎了?」
  
  一見有異,我大喝:「悠關人命,你快說!」
  
  三、鳥店老闆的說詞:
  
  老闆顫了一下,飛快回答:「有啦,月初賣的。但我沒殺人,我只是賣給他一隻鴨……」
  
  「鴨?」我聞聲,馬上打斷老闆的話:「知道了,今天的事不可以說喔。」然後快速溜走。
  
  好丟臉,幸好沒有破門進入隔壁工程師的家,不然肯定尷尬。現在只能祈禱鳥店老闆不要四處宣揚,不過似乎很難,他的嘴比里民廣播還利害。
  
  我一邊走回家一邊暗罵:「鳥店賣什麼鴨呀?」邊罵邊覺得怪異,好像遺漏了什麼事?鴨不是呱呱叫嗎?哭聲又是?
  
  我的頭皮發麻。工程師果然有問題!我三步併兩步跑上工程師家門口。
  
  一隻手不自覺壓上口袋的配槍,臉部肌肉變的僵硬,彷若門後會蹦出惡獸。我連呼吸都孬種的變紊亂。
  
  「有人在嗎?」扣、扣。聲音因緊張而沙啞,我敲著工程師的門。一會兒,見無人應答,我立改口氣、急促的拍打起門板:「開門!我是警察。」
  
  「什麼事嗎?」木門板吱嘎開啟,工程師睡醒惺忪看著我。
  
  雖然他強作鎮定,可我能感受到他眼中的閃爍,這加深我對他的懷疑,雖然門內未傳出什麼哭聲,但也許是他先把女人的口塞住了。我喝道:「我懷疑你和最近幾起失蹤案件有關,我要調查你的房間。」面對一個殺人魔的嫌犯,太過害怕讓我不自覺的虛張聲勢嚇唬他。
  
  聽見我的指控後,他閃過一絲錯愕,可片刻就不見了。他不慌不忙問我:「有搜索令嗎?」並一面揉著帶眼屎的眼角。
  
  我有種被瞧不起的感覺。但重點不是這個,是──還真沒有搜索令。「你、你房間有女人哭聲。」我意圖混淆焦點,並強行想闖入房間。
  
  工程師變的著急,努力阻擋我,一面罵道:「不淮進去!你沒有搜索令。」
  
  見他慌亂的樣子,我得到我要的証實,不容分說的拔槍指著他:「不淮動!」
  
  他止下動作,分開兩人的糾纏。
  
  我一面防備他,一面推開他家的門。這是學生公寓,房間、廚房、客廳三位一體,從門外即可看見一切。一探沒人,怪了,那我在窗外看到的鴨嘴是什麼?
  
  瞄了一眼廁所!對了,還有廁所沒查,我步向廁所,慢慢扭開喇叭鎖。「啊!」
  
  四、鄰居的說詞
  
  浴缸裡─居然躲著一隻鴨嘴獸,正眨著圓圓的大眼打量我。
  
  我真想找洞鑽下去。可以感覺到雙頰的臊熱,我歉疚的望著工程師,並收起配槍:「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計較,那現在?」他問。
  
  我慌張離開他的家裡,「對不起,是我誤會了。」
  
  「沒事。」他扔下話,不多說的關上門。
  
  天呀,好窩囊。原來不是鴨,是鴨嘴獸!馬的,都是鳥店老闆騙我啦!一股怨氣無處發,我牽怒的走下樓梯,決定去罵罵老闆,幹嘛不說清楚。
  
  回到鳥店,我氣憤的碎碎念著:「鴨嘴獸就鴨嘴獸,你為什麼騙我?」
  
  老闆不好意思的搔著頭:「因為是保育類嘛。」
  
  聽他這樣解釋,我釋懷了,難怪工程師要阻止我進去。
  
  我繼續抱怨:「不可以再賣了喔。難怪會是保育類,叫的像鬼在哭,不嚇死鄰居才怪。」
  
  五、鳥店老闆的二次說詞:
  
  老闆愣了一下,皺眉思索片刻說:「牠不會叫吧。」
  
  不會叫!
  
  這個月初賣的話……那是誰哭了兩個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