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56─評審馬克林文
 瀏覽265|回應0推薦0

Dake100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隔壁的鳥又在叫了。
  
  
  靜謐夜晚,寧和的心情總被那種悽厲叫聲給狠狠撕裂八塊。我恨透那種聲音,那聒噪鳴叫彷彿千萬螻蟻自耳朵鑽入我的腦髓,扯咬專司疼痛的那條經脈;我厭倦那種折磨,夜不成眠外,尖銳的痛楚總自脊椎竄上,充盈迴  盪在腦勺眉心間,酸眼刺鼻,可謂生不如死。
  
  但,我卻無力去改變這一切。
  
  一切緣於鳥的主人──一名專門買賣他人生死的掮客。只要你錢給得足,他總有辦法聘僱到高強的殺手來幫你解決憂心患源。這是我無力的原因,我怕一上門找他理論「鳥事」,他一怒之下索性便請殺手順道把我給宰了。
  
  運氣好還能留個破爛屍首可埋,運氣不好,大概便從此人間蒸發。
  
  大家暗裡都稱他為「門裡的閻王」。因為,每當他打開一次他家那扇破爛的木門迎接客人,就會在寂靜夜裡發出戈戈嘎嘎的詭響。那等同報予眾人知悉他的審判───又有一個人的命數已盡,即將被殺。
  
  也就是因此,我不敢去要求這畜牲的主人管管它。天知道這閻王的脾氣好壞,若不是我沒有堪足積蓄能夠搬遷他處,打死我也不住這令人厭惡的地獄旁!而附近鄰居也都十足沒義氣,居然無人願意留下,僅剩我一人住他隔壁。唉,十幾年的交情,如今薄如草葉,可恨!
  
  他聘請的殺手相當有本事,雖沒人見過,但據說總無需半日便能完成任務。
  
  每次夜晚聽見他的客人敲門來訪,隔日晨間便能聽到成事後送來金銀珠寶嘩啦啦的聲響。說起來,那隻聒噪臭鳥倒也頗具靈性,總在隔夜裡為那些亡者哀鳴一整晚。但那並不會讓我感動,開玩笑,徹夜強暴我的聽覺,憑什麼要我諒解?
  
  尤其,它今晚又開始叫了。
  
  而今晚,我也真的到了極限。
  
  
  他媽的吵死了臭鳥!猛然天旋地轉,一陣暈眩衝撞理志。當我發現時,我已經赤著雙腳,衝到了隔壁家門口。在腥紅的月光下,雙眼佈滿血絲,面目猙獰如獸,我猜我快瘋了。
  
  ──管你什麼閻王死神的,每晚這樣,不比活著好到那去!
  
  我抱著渾身怒意,青筋暴露,緊握拳頭正要使勁敲門,忽然一個清脆的聲音自後方響起,打斷了我:
  
  「請問,這兒是索爾的家嗎?」
  
  我轉過身,那是一個妙齡女郎。她身穿一襲耀黑的禮服,上頭綴滿鑽飾珍珠,與白晰的嫩滑肌膚相互呼應。巧眉邃眼,秀鼻桃嘴,美麗之極僅能用〝驚豔〞形容。我的怒氣登時消減。
  
  「呃‧‧‧是的。」我含糊回答,根本不知道那傢伙的本名。
  
  「你是他的助手?」
  
  「是‧‧‧是的。」冒充那混帳的助手更令我有些快感。
  
  「那好。我想要殺一個人,幫我告訴他。」
  
  如此凶殘的話出自一個美人之口,多少令我詫異。
  
  「妳‧‧‧妳想殺誰?」
  
  「我要殺一個叫做支罕的負心漢!」女孩露出輕蔑的表情,雖然那看起來還是很美麗。「你跟他說,他知道那人是誰。」
  
  說畢,她自懷中掏出五顆價值連城的超大黑鑽,秀給我看,道:「這是傭金,拿給他,這足以買下一座城。以他收取的價位,足夠聘殺世上任何一人,包括國王!喂!把手伸出來。」
  
  我呆愣愣地伸出手掌,啪一聲,五顆沉甸甸的鑽石於是落手,那冷冰冰的材質觸感,忽爾令我覺得背脊整個發涼起來。
  
  「拜託你了。」女郎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轉身便走,留下我一人呆立原地。
  
  怎麼辦?我頓時慌了,但那該死的鳥叫聲,又扯回我的理志。
  
  咕咕咕嘎嘎嘎嘎嘎嘎────
  
  咕咕咕嘎嘎嘎嘎嘎嘎────
  
  媽的臭鳥!又開始吵!
  
  站在這屋子門口,那可惡的鳥聲音顯得更大更刺耳,我搞不懂,這名為索爾的掮客是不是聾子,便是瘋子。每晚這樣他竟受得了?真是他媽的。
  
  但沒關係,我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大可以拿著這些黑鑽就此逃走,到沒有這隻臭鳥的地方。但是不,我有更好的辦法,沒那麼簡單,我要給它好看!
  
  於是我把那幾顆鑽石放入口袋,輕輕地敲了門。
  
  咚咚咚!咚咚咚!
  
  「那位?」門後傳來低沉深厚得聲音。
  
  「我是你的鄰居,我有事要和你談。」我高聲道。
  
  「除非是要委託,否則沒空!」那聲音相當凶悍。
  
  「我是。」
  
  緊接著一陣安靜,毛骨悚然的安靜。半晌後,木門戈戈嘎嘎被打開了,聽到這聲音令我非常不舒服,甚至有些作嘔。「每此他打開這扇門,就要殺一次人。」我心想:唉,究竟天理何在?
  
  出現眼前的是一位留著散亂鬍子的中年男子,方臉粗眉,有著血腥的氣息。
  
  他右手提著酒瓶,首先端詳我一陣子,才緩緩開口:「你要殺誰?」
  
  「先讓我進去坐,我們慢慢談。」我說。
  
  「你知道我收取的佣金很高嗎?」他提高音量。
  
  「當然!」
  
  男子緩慢點了頭,有點狐疑的表情,但還是讓身示意我進去。
  
  「請坐!」他推了一張椅子給我,然後顧自的呼嚕灌了一大口酒。
  「你要殺誰?」
  
  咕咕咕嘎嘎嘎嘎嘎嘎────
  
  咕咕咕嘎嘎嘎嘎嘎嘎────
  
  臭鳥的聲音更大了。我緩身坐下,心中憤怒難當,於是轉頭尋找聲音來源,最後果然在屋角一隅看見了它。那是一隻顏色古怪的鳥,停在一根桿子上,紫色翅膀,血紅色的喙及黑色銳爪,模樣恐怖,近聞聲音更是悽厲。但我
  
  不怕它,我要宰了它!
  
  「在這之前,我想先問。你都聘請怎樣的殺手?」我問。
  
  他仰起下顎,搔鬍道:「這你不用擔心,你想殺的人必死無疑。我自己不殺人,你知道這樣就夠了!」
  
  自己不殺人?哼,把罪讓別人扛,真是殘渣垃圾。
  
  「你要殺誰?」他打了打嗝,耐著性子再問。
  
  「只要錢夠,要誰死都行。」
  
  「我要殺一個名叫支罕的男人!」我冷靜地說,把懷中五顆黑鑽抽出三顆,用力拍在桌上,上半身前傾,說:「還有你家那隻吵死人的鳥!我要親自殺他!」
  
  男子神情訝異,好一會兒才回過神:「我的鳥得罪了你?」
  
  「對!它每夜都吵得我恨不得它死。這些錢一定夠,你說的,只要錢夠,要誰死都行!」我轉眼向那隻該死的鳥,惡狠狠地瞪它。
  
  「這樣‧‧‧」男子忽然語氣軟了起來,他兩眼變得渙散,焦點放到了遠方,似乎沉思起來:「我‧‧‧真沒想到居然會這樣。」
  
  「你才知道它有多吵!」我膽大起來,用著合情合理的方法讓那隻鳥死,就算是閻王也沒辦法了吧!
  
  「不不,我的意思是‧‧‧沒想到艾莉耶她‧‧‧竟找得到我‧‧‧」
  
  「阿?」
  
  男子深深嘆口氣,溫柔地道:「你知道嗎,我很愛她的,但是她是一國的公主,我不能‧‧‧我這種手沾染污血的人配不上她阿!她應該要和高貴的王子結婚生子,過著幸福的日子哪!」
  
  「什麼?」我聽不懂。
  
  男子仰天長嘆:「黑鑽石只有她們的國度才有‧‧‧你知道嗎?你說的支罕,是我以前的小名阿!」
  
  我忽然意會了這一切,全身已經猛冒冷汗。
  
  「我知道是她委託你的吧‧‧‧」他似哭似笑,又說:「這是第一次阿,居然有人要請我聘殺手殺我自己,更離奇的是,竟然有人要請我聘他去殺殺手‧‧‧」
  
  「什麼?」我張大了嘴。
  
  「去!」他做了個我不懂的手勢。
  
  然後我聽到身後聒噪鳥鳴聲驟止,取而代之的是猛烈地拍斥聲。我回過頭,只見一陣紅紫色之物撲嘯而來,頓時我雙眼一片黑,我悽厲慘嚎,但忽爾感到腦部一涼,一股暈眩一衝,接著便失去意識。
  
  
  我猜,我再也不會聽到那隻鳥刺耳的叫聲了。
  
  
  
  
  (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