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寫作分享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北大荒》之心得分享(Jades)(13-16)(完)
 瀏覽387|回應0推薦0

鎇狼逆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修行第十三回

四、山林裏的調皮鬼──熊

  在東北,一提起山林裏的調皮鬼,人們立刻就知道是黑瞎子,說黑瞎子也許還有人不清楚,其實那就是一般人所知道的熊。

  打從東北的每個地區一開荒起,黑瞎子就專門和人們搗亂。在一些新開墾的地方,一提到牠們那些奇特的勾當,沒有人不大傷腦筋的。無論是田莊或者是牧場,一遭到牠們那惡作劇的禍患,往往竟使人哭笑不得。

  白天,牠們悄悄地躱在山林裏,一到夜晚,整個原野就成了牠們的天下,暢所欲為,沒有什麼敢來阻攔。在綿軟的麥田裏,牠們會從這邊一口氣滾到那邊,把快成熟的麥子都壓垮在地上。牠們會順著田壠,不厭其煩地把高梁或豆苗一棵棵地拔出來,擺在地上。青菜、馬鈴薯,甚麼都是牠們破壞的對象,尤其是那些帶著紅纓的青玉米,常引使牠們整夜逗留在田裏,貪婪的把青玉米一穗穗的掰得滿地,然後一走了之。

  在牧場上,牠們的惡作劇更為奇妙,一高興,會在一夜之間,神不知鬼不覺地把幾里長的籬笆拆得光光的,竟害得全場牧工,不知要辛苦多少天才能復元。更為怪異的,是牠們有時竟能不被牧狗發覺,而把羊羣偷偷地趕走。

  在牧野上,狗兒常被牠們抓死或抓傷,但是除非不得已,牧工們卻極少射殺牠們,因為牠們曾被視為放牧的守護神。有了這些調皮鬼在,附近就絕不會再有那使人更感麻煩的狼羣。在黑龍江上游和依勒呼里山區的呼瑪爾河流域,許多牧場都特意飼養牠們,日常就和牧狗生活在一起,一遇有狼羣出現,只要牠們一跑出去,事情就會順利地解決了。也許再過若干年後,牧狗全會被熊所代替。

  在森林裏,雖然沒有農莊和牧場,但是牠們能照樣做著那驚人的破壞。有時就像表演氣力一般的,連根拔起一些小樹,有時會把很大一片樹林,劈折得殘枒斷枝,狼籍滿地。代木工人在森林中一遇到這種地方,就得提高警覺,因為他們已預知,這附近一定會隱藏著這些調皮鬼。

 

佳句欣賞:
有時就像表演氣力一般的,連根拔起一些小樹,有時會把很大一片樹林,劈折得殘枒斷枝,狼籍滿地。

心得感想:
這一章非常有趣,我們可以見識到梅老,竟是如何地把那些人人都知道的熊兒,一隻隻地寫成原野森林間的調皮鬼──黑瞎子。
他神妙地運用他的軼筆,一樁樁一件件,旁敲側擊地去形容那些熊兒,將牠們活靈活現地畫在那字裡行間
我不禁想到,一隻隻普通的熊尚且能展現得如此生動,若運用來描寫傳奇中的生物,舉凡小妖精、山魅、人馬、或者是龍,那該會有多美好多有趣?

 


修行第十四回

  熊是一種極為頑皮有趣的動物。以上我們提到的那些危害森林農牧的行為,其實多半都是出於牠們那種漫無目的的嬉戲。牠們的行動,經常都是極為肓目的,唯一的目的,只不過是要活動活動,有時,牠們甚至很費力的,去搬動一些河牀上的大石塊,來做消遣。

  在山林裏,也有很多小動物像人類一樣地討厭熊。因為黑瞎子不論遇見甚麼動物,都要盡興地追趕一番,有時牠們並不是真正的想捕捉,只不過是把這當成一種最偏愛的遊戲而已。秋天,在寂寞的荒山裏,常見牠們攆著一羣餓狼尋開心。有時因為牠們淘氣地去搗毀蜂窩,而招來被蜂羣螫刺的災禍,弄得這些儍傢伙無可奈何的,用兩隻前掌摀著頭部,悄悄地蹲在樹幹下,那副狼狽可憐的樣子,著實可笑。

  經常玩弄人家的黑瞎子,有時也會被那些鬼精靈般的小松鼠玩弄得哭笑不得,竟使這些「黑先生們」英雄無用武之地。由於屢次屢次地撲空,竟氣得牠們在樹下一再地蹦跳著,用掌擊打著樹幹,剝光了樹皮。真想不到,這「北大荒」上的調皮鬼,卻遇上了比牠們更調皮的小傢伙。

  在那梨果滿山的秋天裏,是黑瞎子們一年之中最愜意的一段日子,牠們每天吃得飽飽的,不是在草地上翻來滾去,就是爬上那些溜滑的灌木叢,就像一個頑皮的孩子,永不休止地在娛樂著自己。但是一到冰雪連天的冬季,牠們的生活就顯得彆扭起來,於是牠們選擇這一段生活低潮的日子來冬眠,不吃不喝的,坐在大樹洞裏修起道來。這些頑皮的山林小丑,真是連牠們的生理狀態都充滿了戲劇化。

  在東北大荒上的獵人,每當這些調皮鬼冬眠的時候,都特別對牠們加以保護;因為那些屬於通古斯族的索倫人和鄂倫春人,還遵守著那古老的「薩滿教」遺風;就是人類與野牲之間也得保存一種適當的道德規範,絕不許乘人之危。因此,黑瞎子們在冬眠期中,並不需擔心有獵人去捕殺牠們。這條古老的宗教戒律,倒成了保護野生動物最優良的制度,否則,也許這些調皮鬼早就在東北絕跡了。

 

心得感想:
這一篇,有三點十分有意思:
1.
有時因為牠們淘氣地去搗毀蜂窩,而招來被蜂羣螫刺的災禍,弄得這些儍傢伙無可奈何的,用兩隻前掌摀著頭部,悄悄地蹲在樹幹下,那副狼狽可憐的樣子,著實可笑。
2.
由於屢次屢次地撲空,竟氣得牠們在樹下一再地蹦跳著,用掌擊打著樹幹,剝光了樹皮。
3.
但是一到冰雪連天的冬季,牠們的生活就顯得彆扭起來,於是牠們選擇這一段生活低潮的日子來冬眠,不吃不喝的,坐在大樹洞裏修起道來。

  我們都知道,熊很愛採蜂窩吃蜂蜜,在厚毛皮的保護之下,蜂刺根本螫不著牠;我們也知道,熊是為了區分地盤才會去剝光樹皮,並不是生氣時發泄;我們還知道,熊的冬眠是生理反應,並不是因牠們生活低潮鬧彆扭,這才不吃不喝去修道。

  而梅老卻將牠們的行為寫成了趣味十足的童話,留下諸多BUG。這是因為梅老不懂熊的生態嗎?博學多聞的梅老竟會不懂熊的生態,這無論如何都難以置信,所以應該是故意的。即然他故意將之寫成BUG,又是為了什麼呢?

  我們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兇暴可怕的熊,在梅老的妙筆生花之下竟立即化身成了山林頑皮鬼,這點十分富含宮崎峻式的趣味。這種無視於現實與可能造成BUG的危險,將之轉為趣理取向的趣味式思考,真是令人拍案叫絕!

  記得BC曾教過我,有時為了故事上的趣理取向,會故意寫出BUG,或者是利用BUG來增加趣理,這種思考模式為我的思緒開出一條康莊大道。但再也想不到,今天竟然會在梅老的散文中得到印證。

 


十五、 BC對梅老文句的分析對話

Berserk‧C:
我發現梅筆的一條血統了。

jades:
@@?

Berserk‧C:
以下面這一句為例:

母親每年都不忘為這些來拜年的俄國孩子準備一些禮物;吃的、喝的、玩的,全都包在紅布包裏。

母親每年都不忘為這些來拜年的俄國孩子準備一些禮物;吃的、喝的、玩的,分別包在一個個紅布包裏。

這兩句的量詞處理上,你覺得有啥不同。

jades:
吃的、喝的、玩的,全都包在紅布包裏

吃的、喝的、玩的,分別包在一個個紅布包裏。

Berserk‧C:
不只是俄國孩子羨慕中國新年,就是西伯利亞的居民都是一樣

不只是這幾個俄國孩子羨慕中國新年,就是整個西伯利亞的居民都是一樣

那這兩句呢?

jades:
俄國孩子……就是西伯利亞……
這幾個俄國孩子……就是整個西伯利亞……

一個薄一個厚的感覺

Berserk‧C:
厚薄不是重點,重點在量詞處理。

因此大家一起身就把馬羣都趕到江濱去,牧工都扛著雪亮的冰穿子(一種鑿冰的鐵矛),父親和叔叔還帶著香和酒

因此大家一起身就把馬羣都趕到江濱去,每個牧工都扛著雪亮的冰穿子(一種鑿冰的鐵矛),父親和叔叔還帶著香和酒

這兩句差在那裡?

jades:
牧工都扛著雪亮的冰穿子
每個牧工都扛著雪亮的冰穿子

不大明白,但讀起來感覺確實不同

Berserk‧C:
梅老喜歡的趣向是將量詞化整為零,像是"每個","一個個"之類,由於補上了細部的量詞,所以會有"微觀"的感覺,增加了小說的細幟度。其實不叫量詞,該說是形容詞,但不重要,大概是那個意思。
沒加細部量詞,畫面比較宏觀,加了細量詞,畫面就微觀了,也細膩些。許多細膩就會疊成厚味。
就像是"牧工"扛著……你的畫面像是一團牧工的遠鏡頭,但是如果是"每個牧工"扛著……畫面就像是好幾個單獨的牧工在一起的近鏡頭,而不像是擠在一團的遠鏡頭。

微觀處理畫面是梅老的文字處理特色,今整理之。

jades:
啊啊!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

Berserk‧C:
有沒有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jades:
讀者不知不覺就潛意識接收了,但卻說不出差在哪兒

Berserk‧C:
是的,文字處理感,人人盡不同。修業目的就是要海納千川,博採百家之長以靈活運用。

 


十六、 寫文章所需的材料--意象

 Berserk‧C:
  北大荒一書有很多有趣的意象,這些意象吸收後將來都能改造成可茲應用的橋段。全書意象豐富異常,像是各分場的馬種,邊境的俄人……等。
  心裡有2300個意象和心裡有8500個意象的人,兩者編寫的小說,活潑度會差很多。
  key書也要吸收這些意象才是儲備未來編寫小說劇情的硬派作風。
  (1)厚筆 (2)軼筆 (3)高密度的意象,這是本書修業的重點。
  真懂才真怕,這是修業的上好材料。

jades:
  不過……j發現沒有足夠的鑑賞力,好像看不出來。連梅老的文好不好都不見得能看出來
  他的文風太自然了,所以咋看之下,挺平常的

Berserk‧C:
  鑑賞力是慢慢培養的,那些書是修業的上好材料,這樣的鑑賞力若有,筆力想必不會差到那裡去。
  慢慢來吧。

jades:
  嗯,其實,學到的東西已超出j的想像了。
  連寫文的方式都變了。

Berserk‧C:
  以後你也會有高等的鑑賞力的,到時你就會知道為啥我說地海秒龍槍。

jades:
  其實,j還挺怪怕的,不知會不會一團亂

Berserk‧C:
  不會
  時間是統合能力的潤滑劑。只有越練越強,不可能越練越弱。
  有練有差。
  像梅老這段:
  若不是妹妹緊緊牽著牠的繮繩,牠一定會衝過人群跑上來,這該是一種多夠感人的情誼,一匹馬記憶力再壞也不會忘記牠的主人,動物的友情要比人的可靠多啦! (意象:馬的記憶力,動物的記憶力)

jades:
唔……

Berserk‧C:  
  新年假期最後一個高潮是燈節,牧場上原有的冰燈還嫌不夠,另外還蒸製一些麵燈,把牧場裝飾得就像燈海一樣 (意象:燈的種類,冰燈,麵燈,也可延伸到藤燈,木燈……)
  北大荒幾乎每段都有意象資材,可供編寫橋段的材料。
  我說過,有2300個意象的人,編出的小說很難超越擁有8500個意象的人。

jades:
意象=情境?

Berserk‧C:
  是編劇的基本材料.
  橋段,情境都不太像,該說是子橋段better.
  很多小說寫了10000字,意象不超過10個,跟梅老的軼筆與博聞帶來的高密度意象完全無法比。key北大荒正是意象資材的高投資報酬修業
  像屯兵世襲,飲馬,流民……林林總總的豐富異象,密度之高,實是意象收集的寶庫。硬派作家的意象儲量越豐,將來的編劇也會更豐富活潑。

jades:
原來如此,也可以說是文章的豐富度

Berserk‧C:
  不如說是橋段的豐富度與新奇度。
  意象是材料,可以加工或改造甚至直接挪用,想當硬派,意象必豐。

jades:
嗯,讀他的文,可以拿來作文章的東西超多的

Berserk‧C:
  多的是能改編成小說橋段的意象

 

~ 全文完 ~


p.s. 本篇原文紀錄在《冒險者天堂》裡,帳號「圓夢精華」的精華區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9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