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寫作分享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北大荒》之心得分享(Jades)(1-4)
 瀏覽1,048|回應0推薦0

鎇狼逆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北大荒》            作者:梅濟民

 


 修行第一回

一、草原故鄉

  黑龍江畔的巴克哈倫草原深處是我的故鄉。

  在這兒長著浩渺無邊茂密的野草,興安嶺在遠遠的天邊,就像一條美麗的花邊圖案,綿亙在綠野與藍天之間。清淺窄小的巴克哈倫河,像蛇一樣的爬過草原,閃亮的河水,映印著兩岸翠綠的柳條兒。一羣羣白色的綿羊,一匹匹悠閒的牧馬,散亂地遊蕩在近河草地上。

  靠近一處小河灣,幾棵扭曲的老榆樹,環抱著一所寬敞的大宅院,這兒就是我的家。

  在這人烟稀少的荒原上,我們的鄰居至少都住在七十里以外。在我家附近,除了靠近我們東邊的河岸上,有一座白石砌成的小廟,和對岸幾座荒涼的墳墓外,再就沒有什麼了,四望盡是浩渺無垠的野草,像海浪一樣的隨風翻動著,在陽光下呈現著一片寂寞,但是在這片寂寞中卻隱含著說不盡的詩情。

  每當朝陽撩起大草原上的夜霧,現出一片閃爍露珠的時候,父親就領著牧工分批地趕著馬羣,走向青草豐茂的遠方。母親和妹妹也騎在馬上,趕著大羣的綿羊,翻過朝陽輝映下的坡岡。七八隻高大的蒙古狗,習慣性地走在羊羣前面,牠們都是這草原中的武士,常為保衞羊羣,而與那草原上的強盜(野狼)在森林邊緣上決鬥。

  每當落日時分,草原罩上一層豔紫的霞霧,遠山也變成一條連綿的暗影,一排排的牧馬,拖著長長的影子,邁著閒散的蹄步,自遠而近,一批批地趕回來。從晚風裏傳來清脆的皮鞭聲,和嘻笑的歌唱聲,落日的餘輝為羊背塗上一層淡淡的金紅。妹妹騎在馬上,手挽著獵鎗的皮帶,草帽上插滿了野花,緊緊隨在羊羣後面。幾隻淘氣的狗兒,圍繞著母親的馬的前前後後跑著跳著。黃昏給草原帶來無限的安寧和喜樂。

  一年四季的巴克哈倫草原,就像一首美妙的詩篇。

  春天在這兒閃耀著美麗的野火,就像一條條舞動的赤龍。夏日繁茂的野花,會把這兒裝點成一個仙境,你看那夏雨後滿野迷人的新綠配著天邊的彩虹;你看那夏夜含烟的月色就像一片柔情的夢。秋日那河邊醉人的紅葉,和那長空悠悠的雁鳴,以及那秋夜撩人遐思的蟲聲和風聲。冬夜那皎潔的雪月,和霜林中神祕的月影,還有那從秃枝中透過的滿天星星……啊!我說不盡她的可愛,他的優美。

  這使人懷念的草原故鄉!不知幾時才能再投入她的懷抱。

 

心得感想:
梅濟民的文章氣勢磅薄,清麗絕俗,美倫美奐。
形容法深入而透徹,讀他的文章就如同欣賞一幅幅山水畫作,堪稱一絕。
他的文章段落分明起伏有致,長短句運用如神,富含韻味,整體感覺厚而不重,豔而不俗,甜而不膩。

佳句欣賞:
清淺窄小的巴克哈倫河,像蛇一樣的爬過草原,閃亮的河水,映印著兩岸翠綠的柳條兒。
幾棵扭曲的老榆樹,環抱著一所寬敞的大宅院。
四望盡是浩渺無垠的野草,像海浪一樣的隨風翻動著。
每當朝陽撩起大草原上的夜霧,現出一片閃爍露珠的時候……
母親和妹妹也騎在馬上,趕著大羣的綿羊,翻過朝陽輝映下的坡岡。
草原罩上一層豔紫的霞霧,遠山也變成一條連綿的暗影。
幾隻淘氣的狗兒,圍繞著母親的馬的前前後後跑著跳著。

再瞧瞧他對故鄉四季的描寫:
春天在這兒閃耀著美麗的野火,就像一條條舞動的赤龍。
你看那夏雨後滿野迷人的新綠配著天邊的彩虹;你看那夏夜含烟的月色就像一片柔情的夢。
秋日那河邊醉人的紅葉,和那長空悠悠的雁鳴,以及那秋夜撩人遐思的蟲聲和風聲。
冬夜那皎潔的雪月,和霜林中神祕的月影,還有那從秃枝中透過的滿天星星

 


修行第二回

二、北大荒

「棒打獐子,瓢舀魚,野雉飛到飯鍋裏。」

  這是從前北大荒那荒莽時代的一個很吸引人的描寫,每當華北荒旱的年月,這首歌謠不知引誘了多少飢民,擠出山海關,奔向白山黑水間那片浩潮的大草原,去找尋他們理想求生境地。

  滿清初年,在東北以柳條邊為界限制漢人北移,當時只有遼東遼西已為漢人開發,其餘地區雖然有些遊居不定的牧獵部族,但幾乎還都是保持著原始的荒蕪狀態。因此在柳條邊以北的地區全稱北大荒,「北大荒」這個名詞由來已久,這是出於定居在柳條邊以南那些漢人的口裏。

  當初北大荒所指的區域是相當廣闊的,包括整個西伯利亞地區在內,後因俄人不斷東侵,占據了西伯利亞受我保護各土著名族的居地,並以狡詐的外交不斷陰謀劃界割地,致使此大荒的極大部份被劃割在俄人的領土內。

  自從清末解除東北的封禁,在那些不斷開墾的歲月中,北大荒的面積在跟隨人們的觀念不斷縮小,而今的「北大荒」竟是指著哈爾濱以北的地區來說的。而且,能夠保持「棒打獐子,瓢臽魚,野雉飛到飯鍋裏」這種情調的,也祗有依勒呼里山以北的地區,和黑龍江下游及松花江下游的三角地帶。在這些森林蓊鬱野性繁盛的原始莽荒中,還散居著一些依漁獵為生的索倫、鄂倫春和黑斤(即魚皮韃子)等族人。這些邊區民族的大部份,都因咸豐年間領土的喪失而被隔絕在俄國境內,而今已在俄國人有計畫的種族淘汰下,在東西伯利亞漸趨於消滅。

  清乾隆帝東巡的時候,稱北大荒是一片「樹海」,這話一點都不錯,古代的東北幾乎全為連綿的森林所遮蓋。當時並不像現在把森林看成是國家寶貴的資源,居住在那兒的人們反而把森林當成了仇敵,那些砍也砍不完驅也驅不開的高大參天古樹,到處阻攔著人們的行動,遮蔽著人們的視野,掩蓋著野獸對人襲擊……。於是人們都深深地懷恨樹木,不論是獵人或旅人常常放火燃燒樹木,尤其是那些游牧部族,為了他們畜羣的安全,預防野獸,或以火防火,每到一處必先縱火燃燒附近的林木。其次再加上部族間的戰爭,不論攻防都常藉林火彼此困擾。另外每年春乾季節,還有天然的火災,每每竟弄得焦殘百里,怵目驚心,這大好的天然資源竟如此白白地被蹧蹋在令人惋惜的火焰下。那廣大的松遼平原,那黑龍江、嫩江流域牧草芊芊的大草原,和北黑線上那些滿眼荒秃的丘陵……都是古老野火的遺痕。

 

以下為此篇與BC的討論,重要哦!

jades:
他似乎很喜歡用幾個短句加上一段長句組合成段。
然後形容方式很投入,幾乎有一連四次以上習慣

Berserk‧C:
奔向白山黑水間那片浩瀚的大平原
在這些森林翁鬱野牲繁盛的原始莽荒中
那些砍也砍不完驅也驅不開的高大參天古樹

這三句,你有發現啥共通處嗎
我是指"語法"。每個人都有常用語法,像徐志摩的"你如愛",佛經上的"如是我聞",莎士比亞的"你若是……,我便是……"
如果key書不能吸收這些語法,那key書就浪費一大半的效能了。

jades:
想不出來

Berserk‧C:
給你提示
奔向浩瀚的大平原
在這些森林翁鬱的原始莽荒中
那些砍也砍不完的高大參天古樹

奔向白山黑水間那片浩瀚的大平原
在這些森林翁鬱野牲繁盛的原始莽荒中
那些砍也砍不完驅也驅不開的高大參天古樹

這兩段少了那些字,key給我看。

jades:
白山黑水間那片

野牲繁盛

驅也驅不開


我明白了,是合併形容法,所以有形容透徹深入感。
所以有短句長句組合的韻味

Berserk‧C:
段的focus在於厚實的describe力量,但是組成段的句也可以有厚實的describe,你可以比對,一般寫法跟梅式寫法,那一種的describe力量比較厚實。
在於技術面上就是再補一重describe。
這就是梅式筆法之其一

jades:
而且還不能一連串這怎寫,要重點式。

Berserk‧C:
hmm
key書能在無形中吸收這些東西,長久行功,底子就厚實多了,也在過程中培養你筆鋒的敏銳度。

jades:
這段也很有味道:
「北大荒」這個名詞由來已久,這詞出於定居在柳條邊以南那些漢人們口裏。

北大荒的面積在跟隨人們的觀念不斷縮小

後句用人們的觀念不斷縮小呼應前句。

Berserk‧C:
我們之前說的是在原來describe上多補一重describe,但這是直接在沒describe上補一重describe
北大荒的面積不斷縮小

jades:
原來如此

Berserk‧C:
北大荒的面積"在跟隨人們 觀念"不斷縮小
補一重describe
所以梅氏的句子很多長句,因為要加describe
整本書看過來,會有一種獨特的厚味,這種厚蘊在於describe的增強。

jades:
這大好天然資源竟如此白白地被蹧蹋在令人惋惜火焰下

三重describe

Berserk‧C:
但是梅式筆只能在一種狀況下觸發
就是在"筆鋒一致性"的基礎。

jades:
咦?為什麼?

Berserk‧C:
如果全書句簡,但忽然多幾句這種梅式筆,就會很格格不入,也無法讓厚味相互輝映。以小丑為例,小丑的句簡,加入一點厚蘊的梅式筆,無法增色.但是加多了, 不倫不類.所以梅式筆的觸發是一種全局的協調,所有筆鋒都一樣.他只能跟其他厚味的筆鋒進行雞尾酒相混,不能跟小丑這種薄味的筆鋒相混。

以後你筆鋒敏感度更高就會體會更深刻了。
就像味醇厚的波爾多跟清甜的勃根地,兩者雖都是紅酒,調法卻是不能混為一談。
厚味跟其他厚味調,薄味跟其他薄味混,這是筆鋒混合與使用的條件。簡單說就是必須要遵守"筆鋒一致性"的原則。

以後我們key別人的書,重要的是把語法學起來,語法是一種文字處理結構,得到筆法等於得到對方部份的文字處理感,這是修業的重點。
字詞能力培養則是另一個
像牧草芊芊,沒key過,我可能一輩子都用不出來。

key完後看過一兩次,能吸收就吸收,不能就隨緣.別太矜了,relax……

 


修行第三回

  如今在黑龍江省、合江省、松江省的一些城鎮,每當冬春兩季還常發生一種奇特的天象,在晴朗明麗的氣象中,忽然日光昏暗,滿天飄落焦灰,數日不止,這就是附近的森林發生大火了,那種遮天蔽日的烟灰,常會隨風擴散至幾百里外,為附近的居民造成一種恐怖而奇異的天象。一些有經驗的老年人,他們常常按照風向和地上落灰的情形,能很準確地推測出林火發生的方向和距離。還有些居住在森林邊上的人們,只憑嗅覺就能敏感地覺察出森林中是否已發生火警。

  現在讓我們對北大荒的開發重新做一回顧,自清廷入關後,帶走了有的滿洲人,另因人員不足又徵集松花江、嫩江和黑龍江流域地區的錫伯、達呼爾、索倫、鄂倫春等族人,使當時柳條邊以北的地區幾成無人之境,再加上嚴密的封禁,在那些悠長和寂寞的歲月裏,北大荒幾乎變成了野性王國,在那遮天蔽日的大森林中,飛禽走獸旺盛地繁殖著,除了偶爾有一些游牧的蒙古人循著森林邊緣上,水草豐盛的地帶游蕩之外,甚至連獵人都是絕跡的。

  最初進入北大荒的漢人,多半都是偷去長白山區盜採金礦和私掘人參的,當時清廷稱這些人為「金匪」,一旦破獲即行斬首。他們竟不顧朝廷禁令,攜帶武器、馬匹、糧食,深入這狼羣徧地,熊虎攔路的密林莽野,去尋找富貴的夢。這些敢向命運挑戰的漢子們,在黑夜的大森林裏攏著一堆堆的營火,馬兒在四周不時地發出驚恐的吼嘯,他們把一些枯樹瞉吊在高高的枝枒上,就睡在這些天然腐朽成的大木槽裏,任憑狼虎整夜在下面呼嘯,他們卻隨心所欲地酣睡整夜。這些冒險者多半是春去秋還的,除非不得已,絕不在那大雪埋人的長白山裏過冬。每年他們各人帶著自己的財寶歸來的途中,在那些晚秋落葉的大森林裏,成羣結夥地跟強盜展開恐怖的血拚,有些人冒險辛苦了半生,就在這些可怕的戰鬥下陳屍荒林秘谷中,永遠不被親人所知……。

  其次進入北大荒的謫戍邊站的罪人,和清初華北一帶的政治逃犯,其中多為明末的遺臣,或抗清事敗的豪傑名士,他們領著家屬披荊斬棘地進入這些神祕荒涼的大森林,去尋找他們理想的世外桃源。在那些遠離人烟的荒山絕塞上,重建立起他們的家,對著蒙古人冒充滿洲人;對著滿洲人冒充蒙古人……。這都是北大荒開發史上一些悲壯的小插曲。

  北大荒真正拓墾的先軀者,要算那些勇敢強悍的站民。清康熙年間,因俄人侵擾黑龍江流域,清廷派將軍註守齊齊哈爾,布防黑龍江,除原有寧古塔、三姓(即依蘭)、船場(即吉林)幾處兵站外,並增設璦琿、墨爾根(即嫩江城)、呼倫貝爾(即海拉爾)、呼瑪爾等兵站。各兵站間建有驛站互為連絡,每個驛站均駐有屯墾的兵土,備有公用的馬匹,負責傳遞、報警、偵察、守備等任務。後因這些站卒獲准帶眷,並有世襲站職的規定,這就是站民的由來。

 

佳句欣賞:
晴朗明麗的氣象中,忽然日光昏暗。 <──對比形容法。

心得感想:

梅濟民善用任何一個細節,將一幅幅的美麗景色帶給讀者,詰取如下:

在那遮天蔽日的大森林中,飛禽走獸旺盛地繁殖著。<──普通的大森林
在黑夜的大森林裏攏著一堆堆的營火,馬兒在四周不時地發出驚恐的吼嘯,狼虎整夜呼嘯。<──夜晚的大森林
在那些晚秋落葉的大森林裏,成羣結夥地跟強盜展開恐怖的血拚。<──晚秋的大森林
他們領著家屬披荊斬棘地進入這些神祕荒涼的大森林,去尋找他們理想的世外桃源,在那些遠離人烟的荒山絕塞上,重建立起他們的家。<──莽荒的大森林

 


修行第四回

  當初的驛站而今都成為村落,在黑龍江省北部那些荒連千里的大草原中,除了這些驛站村落外,別處還很難找到人家。直到如今這些站民還保留當年那種官定的規距,保護過往的行旅,代為解決困難,還自稱這是他們的職責,這是北大荒上最熱誠的一幫兄弟們。

  由於兵站和驛站的增設,屯墾的兵員和眷屬不斷地出關,使北大荒上的人口逐漸增加,往返關內外的商旅也隨著日漸繁盛。清初對北大荒的封禁雖嚴,但對這些遠途跋涉各兵站的駝隊商販均予以例外放行,當時這些商販還兼任著義務郵差;替那些謫戍邊荒的武士們傳遞家書,代辨事務。兵站上的將軍和蒙旗中的王爺,也常拜託他們在關內代購物品,尋選婢妾……。

  這些商販為北大荒的開發貢獻過不少的力量,在乾隆五十六年華北旱災,郭爾羅斯前旗(蒙旗)鎮國公恭喇格布坦受這些商販的慫恿,首先破壞朝廷的禁令,在現在長春一帶密秘私招墾民。這些商販還在關內私下替北大荒的招墾做了一番有力的宣傳,賄通山海關上的守卒,挾帶墾民出關。翌年,即乾隆五十七年華北再旱,餓莩載道,哀鴻遍野,清廷下令開關放行,並指定鴨綠江右岸(即今之寬甸、桓仁、通化等地)和遼河上游(今昌圖一帶)為放墾區,這是北大荒局部開放的肇始。

  從此北大荒富庶的消息,就像美麗朝暾一般地誘惑著整個華北的居民,每臨荒旱的年月,常有上千萬的難民集聚在山海關前,日夜哭號逼使朝廷下令放行。就是在平時也常有些貧困的家庭全家跪在關前要求出關謀生。一旦僥倖獲准放行,全家老幼又回顧那雄偉的關城痛哭不已,久久不忍離去,那種鄉土戀情和求生慾望的衝突矛盾的痛苦,確實是夠受的了!

  在這些貧困的逃荒者裏,各有不同的遭遇,看他們在風吹雨打的無情折磨下,男人用柳筐挑著行李和孩子,女人背著零碎的家具,跋涉在漫長的旅途上。看他們舉著火把敲著銅鑼,慢慢的深入那野獸盤據的荒野。看他們在自己選擇的土地上,放火燒掉了野草,在烟火瀰漫中含淚跪在地上,祈求老天爺賜給他們一塊立腳的地方。有的家庭因為準備的不足充分或因地理不熟,致使全家在荒野中遇難,有的老弱婦孺受不住旅途上的辛勞折磨,相繼地病死在途中;有些家庭在扺達放墾區時就祗剩下孤零零的一個人了,這種遭遇確實是夠淒慘了!有的既達放墾區又因水土不服,或受不住那莽荒的寂寞侵襲,而害上了思鄉病,再退回柳條邊以南來替人做傭工……。總之,在北大荒開發的代價,就是一連串悲慘故事的總合。

 

佳句欣賞:
荒連千里的大草原。
餓莩載道,哀鴻遍野。
就像美麗朝暾一般地誘惑著整個華北的居民。

心得感想:

梅濟民善於描寫,往往抓住一個主題,就舉出非常多的例子來印證加強主題。他要說大森林,就告訴你大森林的四季景色和白日夜晚,要說站民,就告訴你站民的由來,以及可敬偑處。此篇的最後一段講述逃荒者,瞧瞧他描寫得多生動?多入骨?

1.看他們在風吹雨打的無情折磨下,男人用柳筐挑著行李和孩子,女人背著零碎的家具,跋涉在漫長的旅途上。
2.看他們舉著火把敲著銅鑼,慢慢的深入那野獸盤據的荒野。
3.看他們在自己選擇的土地上,放火燒掉了野草,在烟火瀰漫中含淚跪在地上,祈求老天爺賜給他們一塊立腳的地方。
4.有的家庭因為準備的不足充分或因地理不熟,致使全家在荒野中遇難,
5.有的老弱婦孺受不住旅途上的辛勞折磨,相繼地病死在途中;
6.有些家庭在扺達放墾區時就祗剩下孤零零的一個人了
7.有的既達放墾區又因水土不服,或受不住那莽荒的寂寞侵襲,而害上了思鄉病,

總之,在北大荒開發的代價,就是一連串悲慘故事的總合。<──最後總結

 

 


 

p.s. 本篇原文紀錄在《冒險者天堂》裡,帳號「圓夢精華」的精華區內。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9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