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寫作分享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隨筆~文字詩意象心得分享
 瀏覽606|回應0推薦0

吾不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From:鵝毛筆
最近在寫文的同時
不禁聯想起巴舍拉在空間詩學中所提及的詩意象
這裡所說的"詩意 " 不是指詩詞這塊領域
而是潛藏在字裡行間的創造以及想像的可能
這詩意象可以說是一種存在於讀者跟作者間的共鳴
或是作者跟自己本身的回盪


講明白點
這就好似讀與寫.看與被看之中的一種心領神會
用小弟上面解釋的這種角度來鑑驗所謂的"詩意"
詩意在文章中的定位就有可能跳脫單純在字面上感動
而蛻變到更深層的層次


如果大膽的把這樣的文字深度放入寫文的思維之中
也許一些近乎平凡的字句
就可能給予看的人一些不同的衝擊
哪怕這衝擊只是個稍縱即逝的瞬間
也能夠讓字跟字之間多填塞些想說的話


這些話可以是句逗背後的象徵
可以是不可見的隱喻
小弟認為文字本有其個性
但這個性可以經由寫手的重新排組來重新詮釋
且重新詮釋過後的字句似乎還可以在更細的氛圍之下再被離析
而這些象徵與隱喻不就可成為勾勒這微妙份圍的元素


從某個層次來說
一段經由作家刻意或是無意營造出的文字畫面
根據不同讀者所有的不同記憶或是不同經歷
能帶給讀者不同的感受或文字畫面上的啟發
只要讀者在閱讀的當下有所聯想
或是來自於本身閱讀經驗的重新解讀
這意象就得以馳騁在作者與讀者心中

 

 

From:Berserk.C
你的觀點其實不用看巴舍拉的書也應該得知道……


寫小說本來就是展現文字掌控力,詩語言,散文筆法,小說形式……等,不管什麼情況,本來就都是文字掌控力的展現。


說到最後,還是歸到『處理』,小說是處理的藝術。而處理的高下,就是筆力的證明。而你處理的筆藝,就是平常涵養,修業與隨著經驗累積而提升的筆力狀態,最後還是要歸結到好好修業,提升筆力才是正道。

同樣一個詩意象,一個能用8種筆法處理的人和只能用1種筆法處理的人,誰的文字處理感寬廣?誰對文字處理的掌控力與選擇較自由?硬派還是半調子,高下立判。


我覺得討論意象是怎樣狀態存在固然有意思,但不如從技術面上研究處理意象的筆法要來得實在。

 


From:Berserk.C
 摹寫以下兩個子題,以數種筆鋒處理,表達就算擁有多重筆鋒,也是可以收放自如,不致混亂。


子題:夜、靜。

 

樸實調:
  幾乎暗得伸手不見五指,只能勉強憑著微弱的月光視物,靜得就連自己的心跳聲也聽得一清二楚。

 


中式清麗調:
  烽火沉燼,月生滄海暗流形。五音不臨,天地寂滅盡幽冥。

 


波卡流:
  黑暗不是光明的對立,該是一種無光的狀態。就像是小時候,散仙爺爺總是繃著臉看著我的零分考卷,可是我清楚地明白那不是生氣的表情,只不過是那張臉沒有快樂的成份罷了。夜太靜了,其實,靜也是一種沒有聲音的狀態,很空洞而且沒有實質填滿,就像罐頭的中間都被挖空了一樣,而裡面塞了蜷在黑暗中的我。我渴求尋找一些聲音的慰藉,覺得這樣可以讓聲音替代我填滿這個罐頭,這樣我就可以大方地走出罐頭了。我聽見爺爺當時坐在椅子上,沉默的不發一語,那安靜不是永遠地停留在過去,而是一直流動著,從以前延伸到現在,緊緊地將我包圍起來,於是現在的我和爺爺處在同一個安靜裡,彷彿從未分離,我明白,我們都是罐頭裡的沙丁魚。

 


三島流:
  觸摸沐浴著斑駁月光的赭紅岩壁,這令我聯想到秋野原上的杉杉紅葉,不會說話的屍體一層一層窸窸窣窣的堆疊密合,看上去既怪異又優美。

 


田中毒舌鋒:
  天色終於暗下來,確定不會再有電話打擾後,jades的嘴角彎出一抹微妙的曲線,大概是因為可以不用再看見編輯的臉色而慶幸。…境天本想提醒jades乖乖趕稿,別做白日夢,但是安靜的夜也讓她有種編輯不在的錯覺,這麼一來才發現原來兩人的立場相同,似乎不好強人所難。

 


梅老的自然渾厚筆:

  有時這兒的星空亮得嚇人,星光眨呀眨的,就像一座永不安眠的城市;有時這兒的夜色又暗得嚇人,一眼望去,天上就像蓋了層黑布,看不透模不穿的。有時不亮不暗,又具有另一番情趣,你看那天上的月是如此地高潔,就連烏麻麻的一片遊雲飄過的那刻也都給照得白皓皓起來;你看那森林中偶爾飛出來覓食的夜鴞,牠振翅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夜裡,是如此地清晰……啊!這如此動人的情景,每一幕幕都勾起我思鄉的離愁。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7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