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寫作分享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鏡頭運用
 瀏覽407|回應0推薦0

吾不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From:Berserk.C
一般而言,小說寫作時常使用六種鏡頭,斷黏長短遠近。通常鏡頭有不同的用法,茲簡介如下:


<b>(1)斷:</b>
ex:
  向主人道別後,由里香和我相偕回旅館。月亮隔著半遮的烏雲透出了光,朦
朧的微弱月光閃著黯淡,流露出幾許憔悴。她一路上低首不語,我沒問什麼,只
是靜靜陪她走過這段靜寂的夜徑。無需軟言慰藉,如同寂寥秋夜裡雲與月寧靜默
契的相依,世上也有沉默這般無言的溫柔。


   VIII
  雞鳴高啼,天光破曉,差不多該動身到梅澤家了。纏好唸珠,倒提金剛杵,
本想趁由里香熟睡時和梅澤家到赤龍山開墳,沒想到甫一出門竟發現由里香候
在門外


************************


  兩個章節之間的銜接幾乎沒花字數交待,硬生生地切開。節奏就快了。這種鏡頭我都私名為刀鏡,意指斷得俐落的鏡頭。

 


<b>(2)黏:</b>
ex1:
  「這是那裡?」


  醒來時看到一個模糊的女人臉龐,不過一會兒我就失去了意識。
  …
  …
  …
 

   又張開眼睛,我想,我是躺在床上的。沒有警衛室裡熟悉的水泥天花板,這
裡只有木製天花板的古味天然。泥土味和藥氣在四周環繞,不知怎的,尤其是泥
土的味道,讓我有種安心的感覺。一個女人蹲下來不知在做什麼,當我想起床時
,意識一個昏沉,又恍恍惚惚地失去意識。
  …
  …
  …
 

   不知昏沉多久,這次我終於能起床了。原來,我睡在木製的地板上,只不過
地板上墊了被褥,所以感覺挺舒適。


  「你終於醒了。」一個朝我走來的女人說道。


ex2:
  彷彿有什麼人在耳邊呢喃,我嘗試起身探看,但是寒冷氣溫讓我離不開溫暖
的棉被,濃厚睡意剝奪了淺薄的氣力,半夢半醒之間,欲起不起的我躺平地板的
床褥上無病呻吟。


  太晚睡了,眼睛睜不開,透過微啟的眼縫隱約整個房間都在幽微的視界之內
。身體一動也不動,意識卻越來越清醒,索性闔上眼睛,以一種悠然的態度細細
品味低迴的聲音。


  這樣的寧靜令我想起櫻,遙遠的戀人。櫻的聲音就像緩慢流瀉的月光在沉靜
的河床上轉呀轉地那般輕柔靈動,一點語調變化便會如同在平靜水面上激起變化
的漣漪,波狀擴散的聲紋向外散落成空中飄舞的緋紅花瓣,一襲粉紅色的醉人春
意。


  耳邊的低語有著類似櫻的粉調柔情,卻沒有招惹水漾的波光靈動,反倒勾勒
出墜地花泥溫雅的板滯。這不太靈活的阻滯感有點像是記憶中羞澀的國中女孩,
未成熟的稚嫩聲音總會引人聯想到青蘋果的圖騰,那是尚未長成大樹,剛吐出嫩
芽的款款青澀。


  現在所聆聽的聲調又比稚嫩的青澀多了一道世故的調味,小青甜美的笑顏浮
現眼前。略微低沉的磁性聲音彷彿熟透的蘋果垂掛沉甸的枝頭,這樣溢滿成熟魅
力的風情讓我懷念起那一夜共飲的梅子酒。平凡的語調沾染一點世俗的風霜,就
如同發著氣泡的梅子酒一般,看似青澀卻是再成熟不過,還帶著一點飽經世事的
甜冽。不過或許是我意識著她是風塵女子,方才濃烈地感受到她的魅力也說不定


  耳下不絕的聲音少了梅子酒般引人想入菲菲的甜冽,多了一點井水清澈的潔
淨。這樣的清澄讓人聯想到藤子規矩中肯的聲音,不粗糙,也不會太纖細,質感
類似次級的布匹。說不上低沉磁性,談不上高亢響亮,或許就是這樣的平凡,才
讓人感覺到誠摯的心意。不似水波般輕靈閃動,也不如春泥般黏滯,一個一個音
咬字清楚,不疾不徐,就像夏日吹過沾點青草味的薰風,平凡卻也是人海中獨一
無二的鮮綠聲音。


  可是,我聽見的不是這樣純然的澄淨,類似井水有些懸浮粒子般的雜質,這
樣的不單純反而有貼近現實的真切感。不知怎的,柳月巫女進退有致猶如熟練軍
隊般的語調在腦中的另一端響起。堅決的霜凍語氣總可以冰封許多雜音,方正又
切有角度的聲音難免會有扎人的尖銳感,但是歲月自然地包裹著鋒利的角度,藏
起尖銳的鋒芒,反而加重了聲音的份量。像是圓鈍的鐵槌,話兒總會切合地敲進
心坎,錐心的力道壓得讓人有點喘不過氣來。


  並不是那樣有歲月包裹的穩重,我聽到的是再少些負擔的聲音。脫掉束縛的
冬衣,聲音自然輕盈。少了禮法的綁架,明子天真的童聲就像落在銀盤上的彈珠
般叮叮噹噹,就連看不到的黑暗中也聽得見清脆的明亮。


  聽到的不是太過坦率的明亮,得再幽暗點才行,像是由里香吐息而出,揉藏
黑夜曖昧的花香,五指所及觸不著暗香浮動,卻已置身浪漫多情的桃花深處。


  細聽之下,夜半之聲沒有這般調情的嫵媚。少了熟透的春情,多了點淒美的
哀怨,不似風的主動追求,倒像花草被動的等待,冰涼的北風重重洗濯過一般清
緻,不知道是那個女人寒澀的相思?
  …
  …
  …


  「法師,起床了!」


  「唔…」我呻吟道。


  「地震了!」村長凝重地道。


  「給他震。」我繼續昏睡。


  「神社起火燒起來了!」


  「給他燒。」我將棉被捲得更緊。


  村長搖搖頭,一聲令下,村人滾著棉被將我攤開,發抖的我於是再次曝屍荒
野…

 


*************************


  章節或段落間沒有刀鏡般俐落,反而是分得很不乾淨,就畫面上來說是比較黏的處理手法,優點是比較能在某些場合上深刻地表達某種質感。

 


<b>(3)長:</b>
ex:
  鼓聲乍響還停,剛才還鼓譟不已的群妖竟然安靜了。笛聲瞬地拔高了音,空谷清澈揚起,曲調移階換位,調高轉細,遼遠幽冥,繞了幾圈拉著尾巴正要消
失之際,轟地一聲鼓響雷鳴,撕裂了空靈的寂靜,這時才發現原來有七位紅衣童子在我身後敲著不同音階的太鼓。七位嬌小玲瓏的童子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粉
唇細眼、瀏海眉齊,鼓階相錯,默契無間。雷殛之後,便是慢板的單調曲,其聲厚薄相間、高低共鳴,陰柔笛聲偶和其間,更襯月輝之纏綿緋惻,濯雨露之清
雅晶瑩。


*******************************


  一個情境花費若干字數鋪陳出來,於是同樣一個鏡頭之間移轉就顯得深刻多了,表現於文字上即是呈現段落之厚實的敘事力量。

 


<b>(4)短:</b>
ex:
  「如果有風鈴聲就更好了。」雖然警衛室沒有風鈴,我仍然雅致地想著。


******************************


  即一個情境花費很少的字數鋪陳,深刻度降低,卻可以加快小說的進行節奏。

 


<b>(5)遠:</b>
ex:
  豔橘色的餘暉從仲秋高遠的天邊無力地流瀉而下,高懸斑斕帷幕上紅金色的太陽燒得像是淌血的人心,遲暮時分,虛弱地鼓動腥紅的生命。銀盤般的月亮不知不覺出現在東邊的天際,彷彿看穿暮日垂死的氣數,任初升的月華和漸燼的日暉暗自較勁。秋分時節,太陽和月亮總是最靠近,那是開天的盤古兩隻幽深的眼睛,東升西墜之間,參透天地間生與死的秘密。


  遠方,一個女人踏著黃土路,從天空那對金銀妖瞳中間穿來。不久,野風吹皺翠綠的青衣,卻吹不皺她臉上綻出的邪媚花朵,在只剩暗日餘溫的夜幕底下吐露模糊難辨的妖嬈幽香。


*********************************


  情境的描寫是以遠方為焦點,這種鏡頭稱為遠鏡頭。

 


<b>(6)近:</b>
ex:
  臉盆內放了一些水,裡頭有幾隻蝌蚪,那是我為了確定蛾粉的作用而從學校
的水窪抓來的。我在盆內用小石子堆了一灘小石岸,盆水儼然是一個小湖泊,接
著小心翼翼地用刀片刮下天蛾翅膀上的鱗粉,按照慣例,還是有幾隻倒楣的天蛾
不小心被我笨拙地割死,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


**********************************


  情境的描寫是以近距離為焦點,這種鏡頭稱為近鏡頭。

 


<b>小結:</b>

  租市小說中,刀鏡會比黏鏡的節奏更快,所以斷多黏少是鏡頭運用重點;
  短鏡頭比率太高,敘事的深刻性就會被犧牲掉,長鏡頭比率太高,小說節奏難免板滯之感。租市小說的理想鏡頭還是以短多長少的長短交互運用比率為佳。
  全是遠鏡頭則故事缺乏真實感,全是近鏡頭則小說空間感太狹隘。遠近交互運用會使小說的鏡頭更靈活。


  看看自己小說的鏡頭運用夠不夠靈活,會不會太呆版而流於平面,也許可以發現寫作的另一個面貌。


  一點心得,與各位新進參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7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