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寫作分享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創作之路──入門篇後續
 瀏覽713|回應9推薦0

吾不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From:逍遙散仙

 

 

 

 

開始玩分裂吧

請各位從之前的大綱裡挑選

規則如下:

1)不得使用自己的大綱來練習

2)由一篇增生為五篇以上的每集大綱

3)請註明原始大綱的作者

 

 

 

 

From:活@藤 老 樹

 

 

 

 

因為懶仙事忙,所以老樹就幫忙為第二階段說明一下

第一階段在真正的寫文程序意味甚麼?

意味作者靈機一動,找到新題材發揮

所以就快速把新點子記起來……也大略把故事開局與結局,背景與設定完成

那第二階段又是甚麼?

爛仙說要把一篇變成五篇以上的新大綱

那我們是否就把原來的大綱,用段落或著用個人喜好的方式

把它分割就算了?

如果是這樣,老樹想說……這是在浪費大家的時間

沒錯!

原大綱確實需要用分割的方式……才能生出新的小大綱

但動作卻不止於此

第一階段是從無到有,無中生有

而第二階段在實際寫文程序來說,就是從小到大,進行擴張

擴張 不是把大綱寫成實際內文

想想看就知道了,那幾篇投稿的字數究竟有多少?

老樹誇張說1000好了

1000字數的大綱中所分出來的五篇(以上)新大綱

是否可以充當一本書的內容?

答案是:不可能

那要如何呢?當然就是要加點細節啦!

所以這階段,參加者仍然要挖空心思,設計新點子來擴張新大綱

我再說一次,擴張不是把大綱寫成實際內文

實際寫作的步驟至少要在第四甚至第四階段以後

那擴張到底是甚麼?

老樹就直接舉例好了,假設我已經從原大綱分改出一段新大綱

內容是:

主角叫A,得到神劍,變成劍神

 

 

若要擴張,就要對以上大綱進行拉長與相連,甚至要插入新訊息

拉長:主角叫A是個新代劍手,在山洞得到神劍

   ,與神劍靈契變成神劍

相連:主角叫A是個新代劍手,參加了一個叫劍神大會,

    劍神大會在劍神洞舉行,只要拔出神劍,就可擁有神劍

   ,主角無意拔出神劍,與神劍靈契變成神劍

插入:100年前,有個叫劍神的大戰武林所有高手,死在劍神洞

   ,他 的神劍插在洞裡,至今無人拔出。主角叫A是

   個新代劍手,在一次出門辦事時,被一無名聲音啟示

   ,去參加一個叫劍神大會的聚會,劍神大會在劍神洞舉行,

   只要拔出神劍,就可擁有神劍。大會中途,壞人來犯,

   大家無力抗敵,混亂中主角無意拔出神劍,與神劍靈契變成

   劍神,一人力退敵人,名楊天下!

拉長,就是讓大綱擁有來歷與背景

相連,就是要讓所有事物用另一個劇情或著設定串聯(神劍大會)

插入,串聯後的大綱其實仍然簡陋,所以就要用更大的設定來修飾 (神劍來歷,壞人亂會)

拉長,相連,插入在概念上就是擴張的動作,

大家無需侷限自己是否做到以上幾點

這是老樹的心得,並不是絕對的方法。若有人還有其他的方法,也可做出交流與討論。只要達到擴張的效果,第二階段已經算是達成。

以目前的趨勢來說,爛仙可能會再出現第三階段吧?

而老樹推斷,第三階段應該是把目前第二階段的各個新大綱,再分化成每本書的各章節……

嘿嘿……希望我會猜錯

擴張的動作,在文章的內容還沒完全之前,都應該持續下去

哪怕程序是在第二階段或著第三階段(若老樹沒猜錯)

另外,給大家一些提示

別只埋頭於分割與擴張的工作

內容的剪接,其實也可以在這階段出現

老樹留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2658
 回應文章
作者:Romruiel
推薦0


吾不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Romruiel

 

 

 

 

《死亡遊戲》   by 孤.夜

 

 

 

 

之一   <遊戲之始>

 

 

 

 

沒有主旨,也沒有寄信人,在這封信上只有短短四個字,「遊戲開始」。

公元二一四九年,二百一十(這個是某人胡亂找資料得來的,參考機種是美航American Eagle AirlineATR-72……)封一模一樣既殘舊,又黃又皺的信封,在世界中不同的地方傳遞開去。同樣歪歪斜斜、用血色寫成的字體,同樣的寫著四個字,「遊戲開始」,其象徵的意義也是相同的──歡迎被選者參與這個以性命為賭注,與生死搏鬥的遊戲,死亡遊戲……

奇怪的是,那些遊戲者,就是被寫此信之人下了詛咒的人,縱然都是來自不同國家,可當他們收到這封怪信時都正好在同一個國家,同一個省份,同一個機場內,正準備登上同一架飛機。

有些是取假與友人,或者舉家出國旅行的;有些是剛旅遊完畢,準備乘機返回祖國;有些是有事要出國工幹;也有些,是在假期時便打點好一切,準備出國留學的。

登機的前一夜,每個一個人,都有個不同的故事。當夜幾近結束時的結果卻都一樣:他們都在同一時間收到一模一樣的信,那封怪異的信件。

當夜,眾人一夜無眠。大家對此都覺得莫名其妙,卻不知道,遊戲此刻已經開始了。

在打開到信封的那一刻,死亡遊戲的齒輪正式啟動。惡魔也在遠方的黑暗之處露出其邪惡的笑容……

「我親愛的遊戲者們,當被選的一刻,你們的性命已經不再是你們的了……」陰沉可怕的聲線在黑暗的深淵中迴響不已。「……你們,此刻已成為我手中的玩偶……」

 

 

 

 

之二   <流落荒島>

 

 

 

 

眾人因為被前一夜所發生的怪事影響,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登機。期間有一對伴侶因為心中莫名的陰影而決定放棄登上這班機。

結果,意外在收信者們的意料之中發生了,雖然他們一開始登機時都在安慰自己,那只不過是有人在惡作劇,純為嚇嚇自己的玩笑而已──飛機在起飛後二小時多遇到不穩的氣流影響,加上右機翼的引擎突然爆炸,讓飛機失去飛行的動力而墜機。

一場普通的飛行轉眼間演變成一場可怕的空難。

讓人意外的是,機上除了機師和空姐全部殉職外,機上竟然無一名乘客傷亡?!不過這個外人聽上去應該瘋狂慶祝的天大喜訊,卻讓這班乘客感到一陣莫名的詭異,他們當中誰也高興不起來;反之,卻讓眾人更加憂心忡忡。

因為當墜機後眾人都落在一個不知名島上的不同角落裡,花了好一段時間,好不容易才在幾處地方聚集成幾批人的他們這時才知道,生還的人當中,每一個在登機前一夜都收到了那封怪異的殘舊信件!

這個島上了無人煙,似無邊際、略顯陰森的巨樹林裡,就只有釵h不知名的野生動物在四處遊蕩,看來是一個無人荒島。

由於他們落在一個位置很偏僻,不知名的無人荒島中,根本沒能對外通訊,告訴外人他們掉了在哪個地方,而且事實上連他們自己也不知身在何處;外面的搜索隊伍也因為機場早在墜飛的一小時前便與飛機失去聯絡,縱然能用已有技術大約推斷出飛機是在甚麼區域墜機的,面對這個已被劃下範圍,卻仍舊又深又廣的大海,他們根本無從入手,不知該從何找起。

為了等待這個不知何時才會來到的救援,眾人只好想辦法在這個野地中掙扎求存。此刻,無論他們能否完全理解那封信上的字句,對於他們來說也已經毫無意義可言了。

不過,還未察覺到自己正處在死亡遊戲中的他們,是否能夠生存至被救的那天,還是一個未知之數。因為,死亡遊戲之詛咒所帶來的危險正在逐步逼近……

 

 

 

 

之三   <夢魘始現>

 

 

 

 

惡魔,總是喜歡看到人類因軟弱而跌倒、因恐懼而驚惶、因邪念而犯罪的一面。

死亡遊戲,就是為滿足它的慾望而生的。週而復始的,這個名為死亡遊戲每次都為它帶來無窮歡樂,從來沒有一次讓它失望過。這次,是惡魔第九百九十九次蹺著腿,安坐黑暗寶座中邪笑著所等看的好戲了。

「讓遊戲正式開始吧。」看到人們辛辛苦苦的,在崎嶇的荒林野地中為求生存而與野獸搏鬥了整整一個多月後,惡魔終於開口說道。

一句簡單的話,卻代表著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消息:那就是說,無論怎樣努力求存,這群墜機卻還在生存的乘客將會命不久矣。雖然,在這之前他們已經有好些人因為各種原因而死亡,提早「離開」了這個遊戲。

一個又一個的,隨著惡魔之詛咒的啟動,在短短的兩星期內奪去了餘下生還者中半數人的性命。

攀爬巨樹時突然失足摔死,吃了有毒動植物而身亡,被兇殘的野獸圍剿致死,墮入沼澤陷阱淹死,被嗜血的野獸追捕獵殺而死,莫名染上不知名病毒至死……雖然表面上這些人的死亡看似平平無奇,可是知情者卻因此而感受到莫大的精神壓力──因為他們知道,這一連串的事件都與荒島中的孤魂野鬼悉悉相關……

人們開始意識、理解到那封信中所潛藏的意義,可是,那又有甚麼用呢?明白過來後反倒讓眾人的精神壓力加倍,毫無幫助可言。

於是過了一段時間後,有人因為忍受不了在這個殘酷而詭秘的野蠻之地生存,精神錯亂而自殺;或者因某些小事而突然失去理性,為了將積壓在心中多時的怨氣和焦慮渲洩,殘暴的將身邊的人殺死……

總之,只過了短短半個月,這荒島上仍然生還的就只剩下三十多人而已。

看著一切悲劇的發生,惡魔的笑意似乎變得更濃了──死亡遊戲正跟往常一樣,如惡魔所願的順利進行著。

 

 

 

 

之四   <遊戲之外>

 

 

 

 

話說那兩名逃過這一次劫難的幸運兒,在得知自己沒有乘坐的客機墜機後,不知為什麼,竟開始懷疑起手中的那封看似古老的信件,他們也深信機上的乘客一個也沒有罹難。

紙上普通卻詭異的文字,信封殘舊卻妖異的感覺,讓身為冒險者的他們不得不著手研究這一切怪事的來龍去脈。

兩人在這兩個多月中,利用明暗管道,經過一番調查後得知,原來兩人手中的信是來自大西洋的另一邊的某個小國,由同一個人寄出的。不過當二人調查至此卻被迫暫時中斷,因為他們發現寄信者早已離世──讓人不敢置信的是,那寄信者竟然是生活在二百年前的人!

這些信件是被那無名者指明在某年某月某日,寄給指定地址裡,指名道姓的二百一十個人手上。儘管他的行為讓當時的人大惑不解,但在那人用巨額賄賂下,當地郵局的人便承諾會將這些信件好好保存,直至寄出那日。

就在兩人努力的繼續追查信與怪事的關聯之時,另一邊廂,荒島上的生還者即使還在努力的掙扎求存,卻免不了開始感到絕望──他們當中只剩下兩組人,而合起來才不過七個人而已……

時至此刻,三組在不同地方的人都在奮力與時間競賽著:

兩名處在遊戲之外的被選者,不斷的努力追查一切與怪信和寄信者有關之事;

遊戲中的倖存者,帶著已變得異常微小的希望,不斷的為求生存而與荒島上的幽靈對抗著;

而搜索墜機生還者的,則是在指定範圍的四周開始不眠不休的繼續搜索,雖然仍然一無所獲……

究竟,這一場遊戲最終會是惡魔取得永遠的勝利,還是讓人類首次從惡魔的手中奪回遊戲的主導權,為這血腥的遊戲畫上休止符?

 

 

 

 

之五   <黑暗史事>

 

 

 

 

只顧著享受觀看人們死亡所帶來的快感的惡魔,竟大意的忘了在遊戲正式開始前,有兩名「被選遊戲者」並未加入遊戲。

儘管最初它是因為看不起那些對於它來說,力量變得極為薄弱的現代人類;加上二百一十名遊戲者中才少了兩名實在是微不足道,它認為這兩名特例並不會影響遊戲的進行,所以才沒有多加理會。它的想法還是錯了,而且大錯特錯。

──因為這兩名「提早退出遊戲」的幸運兒,在惡魔完全沒有察覺底下,將會成為荒島中一幫生還者的唯一希望;惡魔不知道,也沒有人知曉的是,兩人將會在遊戲中重現,而這也成為了破壞惡魔大計、讓惡魔永遠被封印在黑暗中永不超生的轉捩點。

在不放棄的多番調查下,兩人驚訝的發現,有一些不知名的紀錄中,在這五百年間,與這次怪事相類似的事件曾在不同時間,在多處發生過!

綜合多次怪異事件零碎資料中的相同處,所得出的結論就是,那些人都是來自各地,將會在同一個地方一同出發到遠方的同一個目的地,而且必定途經大西洋中心的一個地帶,並且在同一個地方突然消失。

兩人為了尋求最後的答案,大膽的踏上了危險的路途──他們要到遇難者所在的那個荒島,找尋最終答案:究竟那些人為甚麼會自那地方消失於世上?

時間是不等人的,在這兩個多月的時間期間,島上又有兩名遊戲者相繼「離開」遊戲了。

不過死亡人數減少,每次死人的時間差距也越來越遠,只不過是因為這些意志非常堅定的生還者,累積了前人用性命換取得來的教訓,小心不再輕易讓惡鬼殺死;而且惡魔也不打算一口氣讓他們死亡,無情的它,要他們快變得殘缺不全的靈魂茍存到遊戲的最後一刻,好滿足它那邪惡的慾望……

 

 

 

 

之六   <遊戲終結>

 

 

 

 

惡魔見到兩人的來臨不怒反喜,因為剛好遊戲也快到謝幕了,差不多是時候終結島上的還生存的人的性命了。它當然願意看到有人自投羅網,落進它的勢力範圍,成為它手上的亡魂之一……尤其是當那兩人也是被選者之一時。

它,要讓他們死得「轟轟烈烈」,並讓他們享受一下最痛苦最可怕的死亡方式──這就是它給他們能生存到遊戲最後一刻的唯一安慰獎,既然無人能夠靠自己的力量逃離這個荒島,以取得「生命」那個所謂這遊戲中最大的賞賜的話。

不過變故這時發生了──不,其實當兩人成為多次遊戲中,唯一破例沒有跟隨大隊一起進入遊戲的被選者之時,遊戲的結局已經在惡魔不知不覺間開始逐漸改變了──

就在惡魔剛命令幽靈將島上餘下的五人殺死時,剛來與生還者匯合不久的兩人這時也意外的在一個淺灘撿到了一個古舊空瓶,內裡竟寫著與這些恐怖怪事有關的訊息:

『古老的詛咒……惡魔……封印……解咒……』等等給了重大提示的片斷字句,讓眾人彷彿看到了了結這連串怪事的那點希望之光。

他們利用以往經驗與惡鬼抗戰,或者避開幽靈的攻擊,在那紙條的暗示幫助下,終於抵達了一直以來未能進入的荒島中心地帶。在那裡,他們最終得以結束這比惡夢還恐怖的死亡遊戲──

曾經,在古老時代有一隻強橫的惡魔在世上肆行無忌,殺生無數,於是被力量強大卻仍舊不能將它殺死的法師們合力將之封印在這個荒島的中心地帶,那個被強力咒術圍繞,像金字塔的建築物裡。可惜他們的一時失誤,讓惡魔有機可乘,自建築的空隙放出力量,將法師們殺死。自此雖然它還被困在黑暗的建築內部,卻還是控制了荒島的一切,並在各國揀選了邪惡的人為它做事──將下了咒的信寄到各處,開始了這個死亡遊戲。

不過其中一名法師,在臨死前偷偷的讓一隻小動物用他的魔力替他寫成了遺言,放在了一個空瓶內,並在下了隱藏法術後埋在島上的某一處,祈求有人能看得到,並為法師們完成他們所未能做到的任務:將惡魔完全封印。

現在他們五人,只要將殘缺的咒術根據字條所說那樣,修補好那個封印的咒文,再加上字條所殘存至今的魔力,便能將惡魔完全封印……

最終,惡魔還是敗在了它所不肖的人類的手上;而那五人雖然獲勝,最後獲救的卻只有遲來島上的兩人──其他的三人,都因為過度消耗體力,加上長期處於精神異常繃緊的狀態,讓他們最後抵禦不了那惡魔最後的反擊,相繼倒下。

死亡遊戲結束了,可是其影響卻依舊存在──兩人在這次的可怖經歷後,將這一切記述了下來;而荒島經過惡魔多年的折騰,再也不能恢復往日的平安與寧靜。

於是其可怕的故事成為了世間之一大靈異傳說,流傳後世……

至於後來有關怪異信件的事……甚麼?在那之後還有人說他們收到相類似的信件?

拜託!那件事已經成為過去,現在的全都是真正的惡作劇了好嘛!

 

 

 

 

逍遙散仙評語:看完這篇只覺得作者太閑了 

花了時間奶珓o浪費在不太重要的枝節末葉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2702
作者:思靜
推薦0


吾不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思靜

 

 

 

 

原作:孤‧夜

 

 

 

 

【死亡遊戲】

 

 

 

 

  沒有主旨,也沒有寄信人,在這封信上只有短短四個字,「遊戲開始」。

 

 

 

 

  第一集:『無助的求援』

 

 

 

 

  主角A是著名的推理小說家,這次因為受到邀約而參加了這次的旅程,一般常見的私人飛機,在飛機上的人了解後才知道這次參加的人都是一些著名的冒險家、攀岩教練、軍事家、地質專家等,人數大約數十名。

  就再這時飛機突然發生劇烈搖晃,A因為想了解怎麼回是到了控制室,發現裡面無人駕駛,透過搜查只發現一個信封裡面的紙寫著「遊戲開始」飛機失事了,就在A看到內容的那秒。

  飛機墜毀在海上,奇蹟似的無人員傷亡,一群的在海邊做著無希望的求救,手機沒訊息、附近沒有船隻經過、用了求救信號等了幾天依然沒人、就連瓶中信都用上了,一群人受不了提出要到島上唯一的森林搜查,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就這樣進入了森林裡。

  廣大的森林每顆樹看起來都有數十年以上,每個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這塊土地不算小,既然毫無開發,一路上的景象都讓人覺得不可思意,但也讓人覺得心灰意冷,因為沒人開發要怎麼找到人。

  而A將紙條偷偷放到口袋裡藏起來,因為他知道拿出來會造成大家的混亂,現在能做的就是找線索,一群人就這樣往森林得深處慢慢移動,這場遊戲正式開幕。

 

 

 

 

  第二集:『危機』

 

 

 

 

  醫生被自己的要毒死,獵人被自己養的蛇咬死。

  醫生與獵人的離奇死亡,恐懼籠罩了大家的心,而也開始覺得不對勁,A再這時將在控制室發現的紙條拿出來給大家看,招來一頓毆打,大家都想只要早點拿出來就不會造成這樣了,軍事家叫大家冷靜下來,冷靜後大家都盯著從A手中掉下來的紙,這是一場關西到自己生命的遊戲。

  既然是遊戲必然有勝利的條件,一群失去希望的人再度燃起希望,繼續進行搜查,但這是的搜查每個人都變的疑神疑鬼,因為這時沒有可以相信的人,身邊的人都有可能是敵人,而搜查速度也慢了一倍多,長期的失眠照成所有人心神不寧與精神上的壓力。

  終於有人瘋了,他想殺死所有人,因為殺了其他人就沒人殺他了,他的目標是A,一把銀色的刀子往A刺去,A閃過了刀子刺住樹木,槍聲響起鳥群被嚇走,瘋了的人被軍事家一槍擊中死了,尖叫聲的出現,眾人往尖叫聲發出點看去,沒人,但科學家失蹤了,再眾人被視線吸引時不見了。

 

 

 

 

  第三集:『希望與絕望』

 

 

 

 

  線索的出現,一本在山洞中日記,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但看了日記的內容卻是讓人絕望的內容,一個充滿陷阱、險要地形、還有一群失敗者的鬼魂的島嶼。

  書裡寫的離開方法只有一個,靠所有人的力量,短短一句話,沒其他線索,一群人絕望的跪在地上,只有A在日記中巡察線索,靠所有人的力量這一群專業人員,有冒險家、軍事家、死掉的地質學家、失蹤的科學家、死亡的滑翔翼教練、死亡的醫生、死亡的森林獵人、攀岩教練、攀岩、山,天外飛來一筆,A腦中靈光一閃,離開的方法一定在山上。

  A的推理結果認人們燃起希望,一群人繞著山走一圈發現整個山壁可以說是垂直90度,攀岩教練說沒工具他也沒把握,一群人又在次陷入另一個問題中。

A在山洞中繼續搜索在一塊顏色跟洞牆壁內顏色的相同的步,在布後發現了一個可供一人爬行的小洞,A沒通知任何人自己爬了進去。

 

 

 

 

  第四集:『最後』

 

 

 

 

  唯一上去山上的攀岩人員,三天了,沒有消息,死了還是自己偷跑了,有點爬山經驗的冒險員嘗試爬上峭壁到達山上。

  死了,踩滑從高空墜下摔死了,絕望的人們倒坐在地上,人們覺得堅強的軍事家哭倒了,人性的另一面,這時沒有堅強沒有希望只剩絕望。

  山上垂下一條藤蔓,眾人懷著不安的新緩緩的往上爬。

  攀岩人員死了,被勒死在樹上,而繩子就是藤蔓,A的腦中響起一道聲音,沒有價值者死。

  一座聳立在山頂的古怪別墅,大家都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也是遊戲的高潮,一群人就這樣進入了別墅中。

  A看著漆黑的屋子,窗戶被黑色膠帶封死,射進來的只有一點點的陽光,A的心中坎坷不安,拿著手電筒隨著眾人的腳步進行搜查。

 

 

 

 

  第五集:『遊戲的結束』

 

 

 

 

  什麼遊戲,這不公平,這根本是一場不公平的遊戲,A無力的跪在地上大喊著,全部的人都死了只剩他一個,一些收集的資料,可以逃脫的方法,可是沒人員怎麼做怎麼逃脫,A緩緩的舉起槍,槍聲響起。

  倒下的卻是應該早以死去的地質人員,槍聲接著連續響起,應該早就死去的人現在才真的死去,人一個個的倒下。

  這場的遊戲者只有A其他的人都是測試員,測試A的推理測試A的耐性,這場遊戲是A的遊戲,是為A設計的,A撕掉手中的筆記本,A對著空中大笑、狂嘯,略穭ㄟ悸漪y下,科學家從一棵樹後面走出來,她對著A說「遊戲結束」槍聲在度響起,瘋了..A發瘋了...A殺了所有人他贏了但也失去了他的理智,一場不知是輸贏的遊戲就這樣結束了。

  小心改天你也會看到「遊戲開始」這張紙條喔!

 

 

 

 

逍遙散仙評語:分裂的方法對了

              可惜還不夠徹底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2697
引用者清單(1)
2007/10/07 21:16 【灰色的天空】 以前寫的
作者:孤‧夜
推薦0


吾不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孤‧夜

 

 

 

 

原作:Romruiel

 

 

 

 

《時空浪者》 

 

 

 

 

第一集

 

 

 

 

A就這麼出現了,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城市裡,不過也沒有太多人去注意到他,畢竟在街上出現一個人並不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何況他穿的衣服就和其他人一樣,更顯得他平凡至極。但,在那平凡的外表下,A有著不為人知的一面--時空旅者。

任意的穿梭在過去、現在、未來之間已經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在未來世界時空旅行可說是非常普遍的,只要一點手續便可以做時空旅行,只是A似乎又有另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這並不是他要的呀,他並沒有瓣什麼手續,他是一個偷渡者。

一切都是從那天開始的……

就在他上班回來的時候,他看到了,自己的家成了一堆廢墟,似乎是被炸彈炸過,而且,他看到自己的妻子,不過已經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就在他要趕過去時,「抓住他!」一群警察衝了過來,不容他有任何解釋,就把他打暈押上了警車,等他醒來時已經在監獄中了。 

被打昏時似乎傷到了頭部,他什麼都不記得了,自己是何人?發生了什麼事?他在百思不解中只想到了一個字:逃;他要搶到時空轉換器,逃離這裡。

一段沒有終點的旅行即將開始……

 

 

 

 

第二集

 

 

 

 

在第一次看到時空刑警時,腦中直覺的反應就是--逃,至於為什麼要逃?他也說不上來,只知道不逃的話,自己便會死於他們的槍下。

逃跑?能逃到哪去呢?對方可是時空刑警耶,但為了活下去,A還是不停的跑,並且還偷了一枝時空轉換錶,當他按下轉換鈕的時候,他知道,一切都已經不能從來了。

追殺,逃亡,一場生存戰將在各個時空展開,他要如何徒手對抗裝備精良的時空刑警呢?還是說只能逃亡?

他,選擇了對抗,他要和時空刑警來一場鬥志比賽,第一個決鬥場景是--十九世紀的古文明世界。

在這個時代中,刀光劍影是免不了的,雖然刀劍對他來講已經是古物了,但手無寸鐵的他,碰上了真刀真劍,他有辦法對抗的了嗎?

當他開始適應了平淡的流浪生涯,變故卻開始一一發生了──

在十九世紀中的逗留,不經意在一幫匪徒間救出的一名柔弱女子,竟然能將他從外界「魂」游的靈魂拉回現實。

原本的好意居然會惹上殺身之禍?除了時空刑警外,他又得逃避匪徒的追殺,偏偏轉換器失靈了,就在千均一髮之際,那名女子解救了他,並陪他一起展開時空旅行。

但,那名女子的真實身分居然是……

自己的身世之謎居然被這個女子道出,這個看是平常的女子到底是……他能接受她嗎?

為了解開心中重重疑雲,自己的身世,自己的一切,他決定再度踏上旅程,也部A在某個地方,他能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吧?

時空刑警再度追來,A毫不考慮地按下時空轉換鈕,他又踏上了時空旅行……

 

 

 

 

第三集

 

 

 

 

再次傳送,這次他來到了未來,未來……對他來說,他已經是個不存在的人了,但事情卻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一張報紙上居然出現了他的名字:在50年前,某A所犯下的罪行已消,據檢察官表示,A是無辜的,兇手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雖然知道自己可以平安度過這個大劫,但令他在意的是那張報紙中所說的兇手,到底這個兇手--B做了什麼事?又為何要陷害他?他決定去找出答案。

未來世界中也不是和平的,他被捲入了叛亂軍與帝國軍的戰爭中,在那裡,他遇到了自己的孫子,但令他不解的是,他的孫子居然是叛亂軍的首領,一問之下,才知道他所要追的B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人物,他是帝國軍中的重要人物。

終於面對面了,在這滿是屍體的戰場上,他與B見面了,就在他要把事情問明白之際,B卻被亂槍打死了……

心中的疑問又將成為秘密了嗎?不,他還沒放棄,時空轉換器再次啟動,這次他一定要問個明白。

第四集

回到了現在,他的主要目標已經確定了,B,一個使他陷入痛苦的人,他要把他找出來,就算丟了這條生命也在所不辭。

未來世界的慘狀,使他下了決心,決不能讓B活下去,如果讓他活下去,世界將會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殺!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殺了B,在他成為獨裁者之前殺了他,但事情並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就在他逃亡的這段時間,B已經是帝國中赫赫有名的人了,而自己卻是個逃犯,他要如何才能接近B呢?

叛亂,他想起了自己的孫子,他即將帶領一群不滿帝國作風的人們,帶領他們走上叛亂之路。

一年後,帝國與叛亂軍的戰鬥一處即發,他終於見到了他,那個不該活在世上的人B,在他的計謀之下,他終於使B落單了,一切一切都是為了這個時刻,他要從B口中問出一切。

 

 

 

 

第五集

 

 

 

 

穿越了過去、現在、未來,所有答案即將浮現。

自己應該做什麼?自己的使命又是什麼?在B道出了這些之後,A要如何是好?

A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也了解了自己活在這世上的意義,原來,自己的居然使命是……他能接受B的答案嗎?

在與B做最後絕戰時,A在最後一刻收手了,殺?不殺?全在一念之間,A選擇了不殺,但B呢?

人活在這世上,可以是個體,也可以是群體,但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使命,你是為了別人而活著,別人也是為了你活著。A在丟下這句話之後,再度踏上了旅途,這次,他什麼都沒帶,他把仇恨、慾望、痛苦……都拋棄了,只是單純的想旅行。

時空之門再度打開……

 

 

 

 

逍遙散仙評語:第一集的大綱像序章

第三、四集的敘述則只有五成像大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2694
作者:幻藍.幻影
推薦0


吾不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幻藍.幻影

 

 

 

 

原作:曉sheau

 

 

 

 

〈一〉

 

 

 

 

  居於某小村中的A是旅店老闆的兒子,由於村小又位處偏遠之處,故消息並不暢達,孩子們的好奇心只能靠著翻翻書架上的傳奇小說,抑或是隨意聽聽三姑六婆不可信的流言蜚語,或者自旅人身上得知他們旅途中的奇聞趣事,或者四處跑砲惡作劇。16歲的A的生活也不外乎如此

  近日來小村中旅人甚少,正愁沒事之餘,一名行囊簡便的旅人來到了小村中住進了A家的旅店,事情因而開始……玩心大起,A和好友B打賭,看似窮困的旅人將停留幾日、職業是什麼、是哪裡人等,且輸者必須聽從勝者做一件事。很不幸的,A輸給B,而且結果幾近一面倒。B要求A進入城西別野,那是村子裡小孩子的禁地──鬼屋。其實說是鬼屋那又倒不像,只不過很少看見屋主出現,一間大宅子冷冷清清的,少不得被添上些傳言傳說屋主是個脾氣古怪的落魄貴族,不愛與人交往,但村裡的女人在私下揣測他的真實身分,而小孩們則稱其為鬼屋。

  A進到屋中,如所聽聞,裡頭靜得連一根針掉下之聲也能聽得清清楚楚。心理作用使得A直感有什麼東西不斷地監視著他,也不時聽見怪異的聲響,但他告訴自己──不能退卻!

 

 

 

 

〈二〉

 

 

 

 

  幾乎快走遍了整幢別野(至少A是這麼認為的)已經花了很多的時間了(A是在午後入內,現已近黃昏)當它的手握上某一扇門門把之時,有種感覺──好似們的另一方有人同時與他轉動門把。使得他冷汗直冒並且猶豫了,但對方可不!門被打開了,是一名高瘦、白皙、看來斯文的青年──屋主C。A恨不馬上逃離,但雙腳卻不爭氣,當此之時,C的嘴角勾起淺淺的弧度,他招待了A。臣服在C的友善之下,A發現了C眼中的孤寂,於是A決定他還要再來!從此之後,A便不時地到C的大宅作客,C也友善地招待A並ˋ且帶他參觀別野,其中最令A印象深刻的莫過於那堆滿了書籍的書房了。

  A和C分享他所擁有的,包括了幼時童玩、親手製作的東西等。C則告訴A釵h村外的事物,並教導A釵h知識和技能。除此之外,A最愛的則是溺在書房中看書。

  就在歡樂的時光流逝,村中謠言也漸漸地盪了開來……

 

 

 

 

〈三〉

 

 

 

 

  A依然每日向C報到,然而謠言之可怕。A的父親以他要成年為由,必須準備繼承家業而將他留在家中,限制外出。但A依然不願臣服,即使是半夜也堅持每日到C家一次,卻也因而被父親訓罵不少次──但他不放棄!可是A卻發現原本笑顏逐開的C有開始陷入過往的沉寂。話語開始便得憂愁,經常無意間道出一些莫名話語,加上A拜訪宅邸的時間變得不固定,也時常看見一些令他不解的場面。漸漸的漸漸的,A將所見所聞貫串起來,竟得到一個驚人的結果──C似乎是一名吸血貴族。本A也不太在意,只是抱著懷疑的態度,可一次又一次地看見、聽見,卻開始使得A不得不信了,再加上村民的流言蜚語,以及近日來的一些怪事──有人家門在白日會出現莫名的記號,接著隔日早晨那家人之中必有人身上必會出現兩個固定距離的傷口。

  A又被B等損友拉下水開始調查起這件事。

 

 

 

 

〈四〉

 

 

 

 

  怪異的事情接二連三,調查的工作多度陷入瓶頸,但A卻意外地發現:被害者的狀況是被吸血一族給襲擊了。

  A開始心驚、開始畏懼:C是兇手嗎?如果是,那麼要選擇的是這份情誼?抑或是村莊的安全?

  表面上A不動聲色,不讓那群損友發現他的所知,而漸漸放棄調查;私底下A卻極力尋求解答。可是不知怎麼開始的,村民間又傳出有人看見C在事發夜裡出現在事發現場附近多次,事情又鬧開了。

  A想還C清白,總算鼓起勇氣詢問C,但卻遭C痛斥並開始阻撓他的調查。A不甘心,最終是在強力逼問下,軟化了C的心。C與A相約欲告知一切事情原委,卻萬萬沒有想到真正的兇手D在這時已準備向A下手……

 

 

 

 

〈五〉

 

 

 

 

  一切怪異的事件都是D──C過往的仇敵一手造成的,只為了殷出C

  在C汗A相約的那日,村中鬧出第一條人命。這消息打醒了C,再加上A開始於夜裡聽見莫名的響聲而致A的父親也慘遭殺害,C毅然決然地站了出來面對D的挑戰。

  C勝了,但是吸血貴族的身分也因而被發現。即使是他救了全村,但村民依然將一切過錯歸咎於他,說是因為他才帶來了這一切災禍,然後禁錮C準備處決他。想當然耳,身為C的至交的A極力阻止這一切,可是卻被C拒絕了。

  C死後A由於親人已亡故,A也沒有什麼好顧慮的所以將旅店轉手他人,依C之言接手了大宅。A成了村子裡最博學的人,受到村人的敬重,畢生守護著C留給他的東西。但有個傳言是,在月圓的深夜裡,有時會聽到屋子裡傳來愉悅的交談聲,似乎是回到了A與C兩人過往的時光。

 

 

 

 

逍遙散仙評語:上看下看,左張右望)

怎麼看都像內文而非大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2684
作者:彩虹上的藍鳥
推薦0


吾不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彩虹上的藍鳥

 

 

 

 

失落之城

 

 

 

 

第一集

 

 

 

 

2050年的地球,由于能源急劇短缺使得經濟止步不前。犯罪在增加,恐怖組織四處橫行。耕地面積在減少,人數卻不斷的增加。民主開始倒退,獨裁統治逐漸抬頭。一些國家實行經濟壟斷。各國之間僅靠著經濟交流維持著一種微秒的平衡,戰爭一觸即發。

聯合國因為會員國拖欠費用而舉步為艱,幾乎處于癱瘓狀態,隨時都有解體的可能。這時,世界首富A出巨資向聯合國構買了太平洋中心的一片海洋,引起了全世界的轟動。

A與聯合國簽訂完協議後,數艘潛艇與輪船駛向了這里。所有人都不明白A為什麼要花巨資買一塊無用的海洋,海底資源已經所剩無幾了。

二十年以後,也就是2070年,在這片海洋出了一片人造土地,一座巨大的海洋的城市落成了。這座城市完全屬于A所有。

這座城被命名為亞特蘭地斯,又被稱為海洋城。是由數根支柱從數千米深的海底支撐起來的。

A將自己名下所有的財產以及總公司轉移到了這里,而那些修建這座海洋城的工人與修築師則被允陬L償的居住。

很快,人們就看到了A建造這座海洋的座的好處。不僅他的公司不用再向任何一個國家上稅,而且他還可以發展旅游業。很多富人與國家首腦都開始眼紅了,但是他們忘了,購買這片海洋與修建這座海上之城所花的費用乃是天價。

 

 

 

 

第二集

 

 

 

 

亞特蘭地斯不屬于任何的國家,所以一些國際性的會際陸繼在這里舉行。很多人都希望能夠擁有這里的一片土地。但是A拒不出賣,只是出租出去,所有的租期都只到2085年。

在海洋城建成之後,A便在這里養老,不在離開。

恐怖組織希望能夠利用這塊不受管制的土地進行陰謀策劃,而黑社會集團則妄想在這里進行黑市交易。一年以後,國際刑組織便繼紅十字會與環境保護協會後進駐到這個城市。

雖然人人都認為A這位世界首富建造這座海洋城是為了增加自己的財富,而實際並非如此。A允閉儩?a可以在這里進行研究,並且出錢資助這些科學家們。

A只允野H非營利組織在這里設立辦事點,只允釣漕?皏X錢幫助窮人的富人租自己的城市。

亞特蘭地斯是屬于A的,所以他有權在這里制定任何一項不觸犯國際公約的條例,有權讓他不喜歡的人不能進到這里來。

來到亞特蘭地斯旅游的人必須遵守一條準則,不準備污染與破壞環境。他不允釵菑v城市里出現任何骯髒的行為。這也就使得他觸怒了很多的人。

為了能夠得到佔有海洋城或是其中的一片地方,A開始面臨各種誘惑與威脅。甚至有人企圖暗殺他。

 

 

 

 

第三集

 

 

 

 

很快,就有人發現,在海洋城的中心地帶,有很多地方是不酗H隨便進入的。那是什麼地方?里面是不是藏了不可告人的秘密?還是A在進行某項秘密的研究。

沒有人相信A花巨資建造這座海洋城的目的只是為了養老。他不是為了賺錢,就是為了野心,甚至有人相信他要稱霸世界,亞特蘭底斯便是他為實現這野心建造的秘密基地。

這個說法有很多人相信,更為各國首腦與恐怖組織的領導者相信。他們自以為如果能夠找出這里的秘密,就一定能夠抓住這個年近八十歲的世界首富的把柄,讓他為自己所用。

各式各樣的間諜以游客身份進入到海洋城,企圖揭開這背後的秘密。但是所調查結果卻無疑讓人失望,那里只是在進行人工陽光以及各種可食用動植物的培養試驗,完全與野心二字拉不上關系。

很多人並不滿足這們的說法,認為這只是為了掩豪銡u正目的,因為誰都不明白進行這兩相實驗對A有什麼好處。而且這兩項實驗,科學家們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完成了。

A身邊有一個漂亮的女秘書B,她是A身邊最親密的人,她似乎知道這里面的所有秘密。于是很多人的目光又轉移到她的身上,可是誰都無法抓到她。

每個人都以為B是一個真人,而實際上B是一個機器人。

 

 

 

 

第四集

 

 

 

 

2082年,A癱瘓了,據醫生所講,他已經沒有幾年可以活了。于是關于A有野心的說法消失了,更多的人則專注于如何在A死後得到亞特蘭地斯。

據人們所知,A一生未婚,沒有兒女,並早已于自己的親戚斷絕關系,那麼誰是他的繼承人?垂涎這座海洋城的人都開始接近他,討好他,希望他能夠將海洋城留給自己。

這些人有的代表某個組織,有的代表某個國家,對于他們而言,似乎都將把海洋城的主權弄到手為第一使命,從來不則手段。

A已經斷絕來往的親戚又開始紛紛來到A的面前,必竟他們與他有血緣關系,A總不至于將自己的財產留給外人。

B再一次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她與A最為親近,有的人與她拉關系,而有的人則認為她是A的情婦,是繼承權最有力的爭奪者,想要除掉她。

A除親信以外不再見任何人,很多人都認為這是B搞的鬼。

C悄悄的來到了亞特蘭地斯,他本以為自己很不引人注意,卻不知道已經有人都將敵視的眼楮轉到了他的身上。當CB第一次會面時,就已經被所有想要得到A財產的人當成敵人。在這敏感的時候,任何與B見過面的人都被他們當成了競爭對手。

當傳聞AC見過面後,C便發現他成了很多人追殺的對象。這座看起來平靜的海洋城里,每天C都要面臨生命威脅。

C突然失蹤了,有人認為他已經死了。但是某一天,A突然露面,通過媒體向全世界宣布,C是他的財產繼承人。而C匆匆露了一面後,再度消失。

不甘心的人認為這里面有陰謀,于是紛紛要求司法機構介入調查。

 

 

 

 

第五集

 

 

 

 

2084年,A去世了,這時C才再度露面。在參加完A的葬禮,正式接管亞特蘭地斯後,C便和A生前一樣,開始了深居簡出的日子。不管走到哪里B都跟在這身邊。

以遺產方式得到亞特蘭地斯的人希望徹底落空。

2085年到了,所有的出租合同全部到期,任何沒有無償居住僅的人都必須在2085年的最一天以前離開海洋城。隨後,海洋城對外關閉了。

于是野心說法再度出現,只是這回換成了C

無法用遺產方式得到亞特蘭地斯,于是一些國家便想要證明亞特蘭地斯本就屬于本國的一部分。他們要求C重新開放海洋城,並接受他們的檢查。這些要求被C拒絕了。

每天都有偵察機觀察海洋城的一舉一動,據分析,海洋城內似乎在進行什麼重要的改建工程。

2095年,C帶著B離開了亞特蘭地斯,他們去拜訪那些以公益事業為主的人。隨後,這些人便帶著自己的全部財產進入到了海洋城里。

這讓很多人感到疑惑。有幾個國家組成了聯盟,派出了軍隊,準備以強硬的方式打開海洋城的大門。一切準備就緒,軍隊已經集結完畢,只等著一聲令下。

這時,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傳遍了整個世界︰亞特蘭地斯,這座人工建造的海洋上的城市在一個台風的夜晚,從太平洋上消失了。

潛艇前去搜查,卻未找到亞特蘭地斯的蹤跡,只在海底找到了海洋城的支座。

幾年過去了,隨著不可循環利用資源的減少,一場只為爭奪生存資源的世界大戰終于爆發了。

逍遙散仙評語:小鳥這篇反而OK

不僅符合本活動的意涵

分裂出來的大綱也比較有吸引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2680
作者:青葉蕭蕭
推薦0


吾不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青葉蕭蕭

 

 

 

 

原作:孤‧夜

 

 

 

 

死亡遊戲

 

 

 

 

沒有主旨,也沒有寄信人,在這封信上只有短短四個字,「遊戲開始」。

 

 

 

 

第一集【死神的召喚】

 

 

 

 

遊戲開始?

A是個冒險家,一年之中大概有三百天不在家。

幾天前才剛回到家,決定後天再去不知名地區冒險,畢竟冒險是他的興趣,也是他的生存之道。

這天收到一封信,沒有主旨、沒有寄信人,甚至寄給誰也都沒有寫,只有「遊戲開始」。

A以為只是個惡作劇,並沒有去搭理,沒想到當日夜晚,A的身體不受控制的走至機場!

不受控制的並不是只有A,因為來到機場的人幾近百人,且男女老少通通有。

搭上了飛機,身體才逐漸恢復自己的控制知覺,但……飛機飛往哪裡呢?

A起身走向駕駛艙,想看看到底誰在搞鬼!

一打開駕駛艙的門,恐懼、驚愕一一湧上心頭!

沒有人!

只見飛機程式自己轉動,駕駛艙沒有任何人!

A跌跌撞撞地跑回位置,那恐懼久久不能平息。

他不能說,否則大家會陷入混亂,這點知識他是知道的。

不知道飛機飛了多久,A只覺得眼皮異常沉重,最後,沉沉的睡去……

碰!一聲轟炸聲驚醒了飛機中的每一個人。

A睜開眼睛,竟見飛機斷了一半!

空難!

每個人的心中正在求救,他們能夠如願嗎……?

 

 

 

 

第二集【尋求活命】

 

 

 

 

求救、驚慌、恐懼以及哭泣皆有,誰想這麼莫名其妙的死去?

不知是老天眷顧,還是死神想玩遊戲,每個座椅的上方都掉出降落傘,一時間向天感謝的話說不停。

A對降落傘的經驗豐富,檢查、裝備好了之後直接跳下去!

接著釵h人有樣學樣,跟著裝備後跳了下去。

當然也有不會開傘的人而命喪在此。

落在海上,才發現已經是早晨了!往西方一看,有座島若隱若現,卻又虛無飄渺,為了活命,眾人紛紛往島上聚靠。

有些人不會游泳,也因此喪命,沒有人會去管誰死誰活,這種情況下,有人會去想到嗎?

當大多人都到齊後,A忖量了人數,只剩下八十幾人活命!

海風冷得刺骨,人們紛紛往陸地裡面靠,尋找適合的地方休息。

此島似乎沒有人居住過,樹木花草居多,最基本人生存的炭木也看不見。

看似平常的森林,裡面卻是陰冷恐怖,難道是惡靈的居所?!

A不敢往下想,他便開始尋找動物的蹤跡,要活命可不能不吃東西的!

h人分隊尋找動物、水、木材,處於窘境中,必須懂得如何生存。

A畢竟是個冒險家,對森林中的事務非常了解,因此帶領小隊尋找木材。

深入森林探險,可能會因此丟了性命,但是不冒險又怎能知道森林背後的秘密呢?

慘叫!

A的後方傳來求救,眾人往後看,一名女子上吊在樹上。

陷阱!

踩空地板、蛇群出沒、箭矢侵襲,一波波災難與慘叫交雜著。

 

 

 

 

第三集【前嚏j

 

 

 

 

A這隊死的死、傷的傷,原本二十個人只剩下個位數。

到底是誰在捉弄人命?

是老天的安排?還是死神的遊戲?

看似人為,卻又離奇!

A忽然想起那張紙上的字,「遊戲開始」,難道……是一場遊戲嗎?

還是他在作夢呢?此刻,他多麼希望自己在作夢啊!

A詢問僥倖活下的人,是否有接收到那張遊戲開始的信,每個人的回答:是!

這就代表,那張紙是……死神的召喚。

而這場死亡遊戲,已經開始了!

踩過原本是同隊人的屍體,回到集合地點,發現其他隊回來的人廖廖無幾,甚至有一隊根本沒有回來。

A將遊戲開始的事情告訴其他人,每個人心中忐忑不安,是否下一個面對死亡的就是自己?

或部A這遊戲唯一獲勝的條件就是──活下去!

這場規則不明、不論公平的遊戲,倒不如說是一場屠殺比較貼切!

面臨夜晚,更是人心惶惶,在黑暗中還不知藏有什麼令人心驚膽跳的遊戲。

對此感到恐懼;對此感到絕望;對此感到憎恨,但是又能如何?

逃不過這悲慘的命運,應該說,當你收到這封信,你的命、你的靈魂已經不算是你的了……

 

 

 

 

第四集【遊戲開始】

 

 

 

 

「啊~~」

又是慘叫!火把照過去,一名男子頭整個離開身體,揭開了這夜遊戲的序幕。

「歡迎來到死亡之島,今夜的遊戲正式開始!」一道陰沉到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迴響在每個人的耳中!

遊戲正式開始?那一開始死掉的人算什麼?前懦隉H塞牙縫的嗎?

A心中升起了怒火,到底是誰?殺人這麼好玩嗎?

他們害怕地聚在一塊,藉此安撫自己恐懼的心,因為不知道還有什麼死亡遊戲等著他們。

周邊樹林傳出喀喀喀的聲音,接著,出現了暗紫色的火,鬼火!

同時,也看清了是什麼發出喀喀喀的聲音……是骷禳I

那道陰沉到毛骨悚然的聲音再次響起,他告訴各位,躲避骷驍P鬼火的攻擊,直到早晨,遊戲才結束!

不用他說,見到數百具骷禳A他們也會跑。

跑!沒命的跑!如果停了就沒命了!

經過幾個小時,無力再跑,而被骷鑑T沒的不在少數。

而A隱約發現,其中一女B經常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直到黎明到來,骷驍P鬼火才停止追捕,且在瞬間全部消失!

存活下來的人,屈指可數。

 

 

 

 

第五集【破關】

 

 

 

 

眾人以為遊戲結束了!已經沒有面臨死亡的恐懼。

卻那陰沉的聲音又響起,遊戲並未結束!

吶喊、哀嚎、哭泣、恐懼又再次出現,到底何時才能脫離這恐怖要命的地方?

大概只有破關吧!

一整晚沒有睡,再加上幾十個小時的奔跑,怎麼可能有力氣再接下一場遊戲?

早晨的濃霧佈滿了整座森林,伸手不見五指,這場遊戲該如何進行?

「躲避死屍的攻擊,在其中尋找到我,遊戲算是破關。」

沒錯,最後一場遊戲!

但在這佈滿濃霧的森林,實在難以躲避死屍的攻擊,甚至死屍在哪都不知道,何況是找到遊戲主辦人?

A還來不及思考,一雙雙蒼白又腐爛的手向他攫來,他往後退,竟撞到死屍!

目前他陷入窘境,四面八方圍來的死屍纏住他,恐怕只有死路一條了……

當他準備向命運低頭時,濃霧漸漸消散,他看見死屍都不攻向B,便確定B就是那個主辦人!

他蹲下往外面鑽,死屍不會彎腰,一時之間也拿A沒辦法。

A一把抓住B,這下遊戲該結束了吧?

「破關。」

這一聲出現,彷彿見到陽光似的,高興的又跑又跳,但其他人呢?

B告訴A,遊戲只能一個人破關,沒錯,其他人都死了!

A忽感一陣暈眩,發現自己躺在自家的床上,難道剛才都是夢一場?

只能說,沒有答案。

死亡遊戲,如夢又真實的遊戲。

你,也想玩嗎?

 

 

 

 

逍遙散仙評語:與小鳥一樣

這篇分裂的不夠徹底

有些部份像內文而不像大綱

雖然肯定青葉蕭蕭的用心

但是本仙只能給基本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2678
作者:青葉蕭蕭
推薦0


吾不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青葉蕭蕭

 

 

 

 

原作者:不穩定配方

 

 

 

 

配方傳奇

 

 

 

 

第一集【不穩定配方】

 

 

 

 

A是個巫婆,歲數近百,不願自己變得醜陋,便研發返老還童的巫藥,

此藥不但使她返回年輕的面貌,還成了如花似玉的美人兒,且壽命增長、藥效長久。

A對巫藥有極大的興趣,研發了近百年依然熱情不減。

某天,她心血來潮,想研發出一種能實現任何願望的巫藥,而開始了她的研究工作。

皇天不負苦心人,經過五十年的研究,她終於研發出能實現任何願望的巫藥!

因為每個人的願望不一樣,A將此藥命為「不穩定配方」。

A的巫藥名聲遠播,釵h人爭相前往探訪,希望能買到不穩定配方來實現願望。

A本性高傲,自然不將不穩定配方賣給凡夫俗子,就算是有錢的大富商也不一定能買到!

某帝國的王子聽聞A所研發的不穩定配方能實現任何願望,不惜花費任何東西來換取一瓶不穩定配方。

達成協議後,A將不穩定配方賣給王子,誰知王子一喝下去,成了一隻鸚鵡!

國王憤怒之下,下令活捉A,要是A反抗,則殺無赦!

她逃亡到一座山上,卻被官兵包圍,走投無路之下,喝了自己所研發的不穩定配方,願望是詛咒帝國,讓她親眼看見帝國覆滅!

不知願望是否實現,只見A化作一棵雲杉樹,豎立在此山。

 

 

 

 

第二集【命運的牽引】

 

 

 

 

主角B是個林區管理的公務員,他已經暗戀同事C很久了。

某天B提起勇氣向C告白,沒想到竟被C拒絕!

雖然告白失敗,但工作還是得做,他帶著失戀悲傷的心情與另一位同事D前往深山巡邏。

進入深山不久,B耳中傳入求救聲,是吶喊、是哭號、是不甘!

B問D是否有聽見求救聲,D否認。

或閉O命運的牽引,B循著聲音走,竟發現有人正要盜砍一株上百年的雲杉樹。

為了自身的利益,盜砍者想殺人滅口,B與D陷入水深火熱,畢竟他們沒學過怎麼打架!

不知是上天的安排,還是巫婆的作祟,一陣強勁的颱風竟進入了深山中。

站不穩,樹不立,颱風刮得東倒西歪,唯有雲杉樹依然豎立。

因颱風緣故,山洪爆發,使得一切變得更加複雜。

D與盜砍者行蹤不明,只剩B一人倒在山中……

 

 

 

 

第三集【雲杉的召喚】

 

 

 

 

A化作的雲杉樹默默地守護著與她命運相連的B。

B在山中不知昏迷了多久,醒來之後找不到D,緊張之下趕緊回到崗位尋找。

原來B在山中昏迷了三天,而D在深山中失蹤,最後在山下的下游找到D的屍體!

國家需要大量的高級木材製造飛機,雙方的衝突,使得戰爭的腳步慢慢逼近,雲杉樹的命運到底如何?

B莫名的對雲杉樹產生好感,極力阻止砍伐雲杉!

但只憑單人的力量,如何能阻止國家的威脅?

某日夜晚,B聽見陌生的聲音在召喚,他循著聲音走入深山。

聲音停了,他睜眼一看,赫然是雲杉樹!難道是雲杉的召喚?還是只是錯覺呢?

不穩定配方的藥效只有五百年,此刻,正是面臨滿月的時刻,不穩定配方逐漸失效。

B詫異的看著雲杉樹的變化,直到雲杉樹變回A原有的面貌。

不穩定配方的失效,引來副作用──昏倒!

無奈之下,B只好先將A帶回去。

幾天認識下來,B看出A實在高傲,目中無人,卻又對她莫名的好感。

而A似乎對B產生了一絲奇妙的感覺,是……愛嗎?

B不放心讓A待在家中,便帶著A到工作站,其實有一部分的原因是想與她在一起。

到了工作站,C忽然對B示好,希望能與B交往!

一旁的A見此,對C產生了濃烈的敵意。

 

 

 

 

第四集【抉擇】

 

 

 

 

B委婉的拒絕C,但還是希望與C保持著友好關係,C則釋懷了!

幾個月下來,C對B的感情日漸增加,A亦是如此。

兩人常常爭峰相對,搞得B都頭疼。

一日,A、B、C三人一同巡邏山林,走到瀑布上游時,三人決定先玩耍一番再繼續工作。

一個不小心,C跌進河中,急忙之下將A也拉了下來。

河流急促,B怎麼可能在一時之間救下兩人?

是要選夢中情人,還是有好感的巫婆?溫柔與高傲,兩者必先選其一。

人命不能拖,B趕緊跳河先救離自己最近的人,也就是A。

好在河流中有一大岩石,C緊抓岩石不放,才保得一條性命。

B最後才將C救起,岸上的A就此認為B絕對會選擇自己!

回到工作站後,A將不穩定配方交給B,叫他在A與C之中作抉擇,並酗U海誓山盟。

B的選擇是如何?

 

 

 

 

第五集【願望】

 

 

 

 

一天,A出門後,B到她的房間想尋找有關於不穩定配方的秘密,喝了能實現任何一個願望,這怎麼可能呢?

B在她房間翻翻找找,什麼都沒找著,只找到一本日記!

好奇心催促之下,B便開始讀起A的日記。

日記中有談到A一生研究巫藥的配方,也有製作過程。

令B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不穩定配方的確能實現任何一個願望!

興奮之下,B繼續往下看,從不穩定配方研發成市寣A直到變成一株雲杉樹。

A的願望是詛咒帝國,親眼見到帝國覆滅。如今,帝國依然存在,不穩定配方真的有效嗎?

某天,B下定決心作抉擇,並邀了A與C到山中。

B一口氣喝下不穩定配方,酗U了他的願望……

他的願望到底是什麼?

B選擇了C,願望是讓A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要是帝國覆滅,等於殺了幾百萬條人命,B寧可犧牲A,也不讓她成扒A咒帝國。

願望實現,A再次化作雲杉樹,而被國家砍去製作飛機。

再也沒有人能研發出不穩定配方,因此,不穩定配方成了傳說!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2673
作者:Romruiel(修)
推薦0


吾不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Romruiel()

 

 

 

 

《配方傳奇》 原作 by 不穩定配方

 

 

 

 

這個一個關於傳說中不穩定配方再現的故事……

 

 

 

 

之一  <不穩定配方的誕生>

 

 

 

 

  A是一個美麗而帶有善心的巫女。只是,因為她的法力強大,自尊心又重,很容易看不起力量比她弱的人,一般的平民因此認為她是個「高傲孤僻的巫婆」,除非必要,也盡量對她敬而遠之。

  話說A對魔法奇藥顯出濃烈的興趣,無論所遇到的奇藥是何種用途,只要引起她的興趣,她都會不辭勞苦的日夜不停、廢寢忘嬰a進行研究,成正辿蛬s成藥劑後,便會利用她現有的製藥和魔法知識,將那種奇藥改造成對百姓有用的新藥方……

  有一次A無意中找到了一種失傳已久,幾近成為神話的一個神秘藥方──不穩定配方。傳說中任何人只要喝下一口神藥,就能實現任何願望。

  被譽為本世紀魔法製藥天才的A對這藥方起了興趣,於是再度出外四處搜索製藥用的稀世材料,並利用以往多年製藥的經驗,加上多次的失敗後的分析所得,終於成左獄s成了首支不穩定配方。不過這一次跟往常不同,她沒能將神藥按自己的想法改製成新的有用藥劑,只能將之改成一些離奇古怪,又沒有用途的藥劑。其實這是因為她還差一種製此藥的特別元素,而這種元素在她的年代已經不能再找到的了。

  可惜的是,由於這種神藥在這世界太久沒出現過了,所以到現在還會知道這種藥的人少之又少,就算聽說過這個神話也不能將它和A所製的藥劑聯想在一起。於是當A成本s藥後,傳遍天下的消息都只是說,A就是不穩定配方的「發明者」。

  而這個轟動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很快有釵h人冒名而來尋找A,使用各種方法以求取得藥方,讓A逼於無奈隱居別處。同時消息也傳到A所在的帝國國君耳中……

 

 

 

 

之二  <尋找失蹤鳥王子>

 

 

 

 

  帝國國王對於A所製造的不穩定配方產生極大的興趣,為了能趕快一睹這種神奇藥方,心急的國王採取了大臣的建議,派出了一隊帶有高階法師的軍隊,四處搜索隱居的A,並不問情由便將她抓拿壓送回殿。

  可是他因此犯了個天大的錯誤。此舉令原本有可能願意晉見國王的A勃然大怒,於是她趁看守她的軍兵不為意的時候,偷偷將一些材料添加進那小瓶被逼帶上路的不穩定藥劑樣本裡,讓藥劑變質──聰明的她又怎會不知道,國王那麼急著要見她,其實只是為了取得她成本s出的古老藥方?

  不過,在A一隊人快要回到聖都之際,生性好動、野心強又愛一意孤行的王子,國王的獨生子,在得知A快將來臨後,便偷偷潛出聖都,親自找上了A,並一把將奇藥搶奪過來喝了下去……他以為,只要喝下手上的藥方,就能如願以償的不用等國王傳位,就能將整個國家……不,甚至是整個世界也能輕易奪過來。

  不過可惜的是,在他來之前A早已將藥方偷偷改製成別的不知名藥劑。

  結果,王子不但奸計未能得逞,還被逼化為一隻樣貌古怪的小鳥。心有不甘的他知道自己這個樣子不得再見人後,雖感無奈,也只能暫時迅速逃去。而在王子惹出的混亂中,A亦趁機逃脫,避開帝國軍隊的追捕。

  國王得到王子失蹤這個消失後又驚又怒,於是緊急派人四處搜尋王子的蹤跡,同時間也下令調查整件事的因由,以追捕兇手……

  另一邊廂,不忿的王子為到A竟然使用藥劑「陷害」他而對她起了仇怨,於是在A逃走後不久,便靜靜的跟蹤她,並想要利用自己身上的怪異能力傷害她,逼她將自己變回原貌。可是惡人有惡報,王子沒能讓A將他變回原貌,最終還要被自己的自私和野心害死。

 

 

 

 

之三  <逃跑的命運>

 

 

 

 

  經過一番調查後,帝國軍隊很快便查出了王子的失蹤是與逃脫了的A有莫大的關係,於是忿怒的國王便立刻與各將領開了一個重大的會議,制定了一套捕捉巫女A的詳細計策,並下令懸賞鼓勵人民協助追捕巫女A

  於是國王與巫女間名為「追與逃」的遊戲就此展開──

  有幾度國王的追捕隊或是那些償金獵人也差點抓到A,最後卻都讓A逃脫掉了。因為低估了A的真正實力,三年以來,縱使有人曾發現她,卻沒人能觸及她的衣服,事實上連想接近她也未能做到。

  終於,帝國派出的精銳部隊,還有回應帝國的懸賞而出現,各式各樣的武者和法師最後決定聯合起來晝夜不停的追捕A。即使是力量深不可測的A,因為孤立無援的緣故,她終究無力逃亡,很快便被追上,並被重重包圍在一座小山上。

  失去各種優勢而走投無路的A,於是喝下另一小瓶偷偷帶上的不穩定配方──她寧願喝藥傍@讓自己自這世上消失,也不願被人帶返國王面前,去面對一個將會是不公平的審判。消失前夕,A仰天大笑,喊出因國王與王子的愚昧,她要詛咒這個帝國,並發誓要親自見證這個帝國的滅亡。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巫女的身體化成一道耀眼的光芒,然後消失於這個世上……

 

 

 

 

之四  <現代的魔法巨杉>

 

 

 

 

  A消失後,帝國因為失去下一任繼承人,不久後就開始發生內亂,並因此影響國力,帝國漸漸衰亡。

  沒有人知道,A雖然消失,卻不是死亡。她只是變成了那座小山上一株不起眼的小雲杉。

  時間轉移到A消失的五百年之後。小雲杉長大了,成為一株屹立在樹林裡的巨樹。A依舊在沉沉的睡眠中。

  主角B是在某林區管理處底下的工作站工作的公務員,行動一直被認為有點怪異神秘的C是他一直暗戀的女同事。一日,他向C告白卻被她拒絕。於是B帶著感傷與另外一個同事D進入深山巡邏,希望藉此忘記傷心事。

  當他們巡邏至人煙罕至的深山深處時,發現有不法人士正要盜砍一株上百年的雲杉。因為職責的緣故,BD對上了那些人,可是由於那幾個人身攜武器的關係,讓BD身陷險境。

  不過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風暴救了他們一命──颱風帶來了一場暴雨,引發了嚴重的山洪爆發,剛好將那幾個快要向兩人下毒手的人沖走了;而BD則在危急關頭爬上了那株巨大的雲杉樹,剛好逃過這一劫。

  事實上當時是因為由五百年前消失了的A所變化而成的這株巨杉,身上的力量在自動的保護著變成樹木的自己,變相也保護了待在她身上兩人,才讓他們得以保住性命。

  雖然看不到A的魔力,不知道為甚麼,B卻隱隱覺得是這株巨樹發出的神奇力量保護了他。於是當這次風暴過後,B經常跑來這巨雲杉樹下呆著,不知不覺間還養成了將這樹當成傾訴的對象,一有甚麼喜怒哀樂的事,便會向巨樹道出。

  一段時間過去了,BA所變成的巨樹之間培養了一種莫名的感情,而這時候A也漸漸從沉睡中甦醒過來……

 

 

 

 

之五  <神藥重現>

 

 

 

 

  沒有人想到,兩個軍事強國只是因為某些事情導致不和,便突然互相向對方宣戰。

  為了準備足夠的軍力,國家要大量砍伐高級木材製造戰機,即使是B所負責管理的那些受保護的林區也不能幸免於難。因此巨雲杉的性命岌岌可危。BA所變成的巨樹感到擔憂,不斷祈求巨樹能像以前救了他一命那樣,以那種神奇力量打救自己。

  直至某一日,當B再次拜訪深山的巨樹時,發現原本種了的巨雲杉樹的地方空了出來,卻有一名穿著古怪的女人昏倒在泥地上。於是BA帶返林區管理處的醫療室一直照顧她。

  B後來知道了A的真正身份。不過兩人也不知道,A的甦醒是因為多年以來滿月對不穩定配方的影響,而導致配方不完整的藥劑漸漸失效。雖然BA所說的話大感驚訝,可是A的行動都證實了她並不是在說謊話。而A還是以樹的形式出現時BA的相處時間,亦讓AB漸漸產生了感情。

  不過這時曾經拒絕過BC,與B的見面時間突然增多,而且還不時明示暗示的向B示好。

  A並不知道BC過往的關係,可是直覺告訴她,C的話並不可信。加上AB的那種特殊感情的影響,讓A自然而然的對C起了敵意。但礙於B仍對C有好感,A只能暗中調查C的底細……

  就在真相快將揭曉之時,A卻突然遭到C的暗算,險被殺死。這時AB才發現,原來C是一名臥底,是與那戰爭背後的事件有關的,而引發這次事件的主導原因……竟然就是曾為A帶來殺身之禍的不穩定配方!

  同時,BA這時才知道,原來那幾名想要盜砍巨雲杉的其中一人並沒有死去,他返回祖國後隨即將怪異的見聞向國家匯報,結果該國在調查後懷疑一直流傳於世的不穩定配方神話是真實的,還因為向B所在的國家取得深入調查權的要求被該國否決,而與該國不和,挑起了這次的戰爭。

  當一切事件真相大白之時,B卻陷入了進退兩難的景況中──

  他,在愛情的問題上,要在AC之間要作出一個抉擇;

  A這時卻突然偷偷將剩餘的不穩定配方交予他手中,說這世界的未來將由他來選擇。

  究竟他應該狠下心頭將配方永遠毀滅,好過繼續過著平淡的生活,還是如C與同謀所願那樣,讓這配方流入世間,好實現A當年的誓言,與A一同見證一個國家的覆滅呢?

  只是,連A自己也想不到,無論A的決定怎樣,最終也不會對這世界有任何影響──

  因為,她忘了自己所製造的不穩定配方,欠缺了最基本,也最重要的一種元素,一種自古時開始已經不復存在的元素──製造者之純淨的靈氣。不完整的配方將會連同使用者自這世上消失無蹤,而她所製造的存在這世上五百多年已經是最終極限了。

  於是,過了一段不長的日子後,A和藥方便突然悄悄的自這世上失去蹤影,兩國因為發現失去目標,失去了戰鬥的藉口,加上其他國家多次阻撓而被迫停止戰爭。世界再一次漸漸回復平靜。

 

 

 

 

逍遙散仙評語:《配方傳奇》雖然有一點惡搞

Romruiel 表現不錯

每集都有自己的主題

也能上下連貫

是個成左瑤d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2670
作者:彩虹上的藍鳥
推薦0


吾不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彩虹上的藍鳥

 

 

 

 

死亡游戲

 

 

 

 

孤‧夜

 

 

 

 

沒有主旨,也沒有寄信人,在這封信上只有短短四個字,「游戲開始」。

 

 

 

 

系列《一》惡靈之森

 

 

 

 

第一集

 

 

 

 

在一架飛往美國的飛機上神秘的出現了一封信,平常的信封中是一張普通的信紙,上面只有四個字︰“游戲開始”。

當收信人看到信上所寫的四個字時,飛機進入到一團雲霧當中,被巨大的黑影所籠罩。儀表開始失靈,高度在不斷的下降,與指揮塔的聯系中斷。當黑暗來臨時,所有的人都意識到了災難的降臨。

從駕駛室傳來讓人越來越絕望的消息,越來越多的人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在面對死亡的威脅時,每一個人表現出了不同的行為。

當所有的人都已絕望的時候,窗外的景色又亮了起來。雖然還是灰蒙蒙的一片,但已經讓大多數人的心隨之亮了起來。

駕駛室傳來讓人振奮的消息,前面發現一片沙灘,飛機準備迫降。在一陣猛烈的震動之後,最終,停了下來。

人們走出飛機,看到面前的高地上覆輓菻_密的森林。這里是哪里?是島嶼還是陸地?不管是這什麼地方,人們得救了。

當這些素不相識的人慶幸自己得以生還時,大地突然動了一下。是地震?不,是海嘯。巨大的浪突然在原本平靜的海面上涌起,拍打上岸。人們再一次的陷入到了危險之中。

有些人爬上了高地,有些人則沒有。真的是海嘯嗎?浪沒有涌上長滿森林的高地,只是卷走了高地下的一切,包括飛機。

 

 

 

 

第二集

 

 

 

 

飛機沒有了,也就意味著什麼都沒有了。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系。想要生存下去,就得依靠身後的這片茂密的樹林。首先要做的就是找一個可以棲身的地方。

這里似乎是大洋上的某個不為人知的島嶼。驚魂未定的人走進樹林,隨時準備應付著突發事件。

樹林中好像有人在竊竊私語,好像有人在呻吟,有人在哭泣,有人在哀號,更令人恐懼的是,似乎還有人在冷笑。這些聲音也野u是人們的幻覺,那不過是風吹過樹葉的聲音。

在森林中的一塊空地,他們決定在這里過夜。篝火升起來了。有兩個人自告奮勇去找水源,但是再也沒有回來。

余下的人害怕極了,他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繼續往森林深處走去。有的人打了退堂鼓,想要回到海邊,而有的人則想要繼續前行。

最後,想要回到海邊的人佔了上風,這些幸存的人開始往回走。有人調隊了,很快,他們就發現他倒掛在樹上,面目猙獰的死去。這使得剩下的人不敢再分開,但是他們發現,他們似乎無法走出這片森林。

恐懼包圍著他們,總有一個聲音在他們的耳邊說︰你身邊的人想要殺死!想要把你變成食物!

人們開始不再相信身邊的人,他們開始離他們不相信的人越來越遠,分成了一個個小的團體。

隨著人數的減少,總有一個聲音在說︰來玩游戲吧!

 

 

 

 

第三集

 

 

 

 

白天,天空灰蒙蒙的一片,看不到藍天、太陽與雲彩,晚上,則是漆黑一片,沒有星星與月亮。饑渴的人們已經到了見什麼就吃的地步。他們看起來不像是人,倒像是一群鬼。

由于缺少食物,有些人開始歐斗起來。有聲音在說︰把他變成你的食物吧!他那麼的胖,一定能讓你活很久!

饑餓、恐懼、不信任,有人瘋掉了,一個人跑到叢林之中。一睡醒來,發現隊里唯一的一個孩子被人殺了,那個人正瘋狂的啃食著他!這一情景讓所有的人開始四散奔逃,唯恐下一個吃掉的是自己。

唯一一個沒有逃走的人,驚恐的發現,那吃著死尸的人本就是一具死尸!

那個聲音還在說︰來玩游戲吧!

這難道只是一場游戲?一場與死亡捉迷藏的游戲?一場不想玩也必須要玩的死亡游戲,想要活下去,就不能讓死亡找上你。

再一次听到了森林中發出的聲音,已經十分的清晰,人們意識到這不是幻覺。在這片森林中,有並非人類的東西存在。

可以清楚感覺到它們所發出的怨念。這些惡靈也陷N是從前在這里玩這個游戲的人。它們要報復,想要將他們也拉入到其中。

人一個接著一個死去,人可以感覺到活著的人在減少,惡靈在增加。每死一個人,就能听到有聲音在說︰又一個。

 

 

 

 

第四集

 

 

 

 

一個人陷入到沼澤之中,他扔過去一根珍繩Q去救他。但是陷入沼澤里的人卻拒絕拿這根救命的珍獺C為什麼?因為,惡靈蒙蔽了人的眼楮,人的心靈。

死亡的人數在不斷的增加。

每個人的身邊似乎都像是沒有危險,但是惡靈的手卻隨時隨地準備向這些可憐的人伸出。一次不行就兩次,很少有人能躲過第三次攻擊。

在森林中轉的時間越長,看到的尸體也就越多,這些慘死的人就像是惡靈向活人示威的工具,你如果感到害怕,想要逃跑,那麼你就將落入到惡靈的手中。

一切都成為了它們殺人的工具。一根樹藤會悄然無息的纏住一個人的腿,一具死尸會突然發動攻擊。茂密的樹林中隱藏著無數的殺機,看似平坦的路面,也閉O深不見低的沼澤。

森林是惡靈的家園,在這里,它們是強者,生命是弱者。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游戲,死亡無處不在,生命似乎只是惡靈尋歡作樂的對像。

活著的人意識到,想要戰勝強者,弱者就必須要團結起來。也陳鉧啋妊荋c靈的方法,就是每個人都幫別人逃離死亡。

還活著的人開始尋找其他活著的人,但是有些人還未找到就已經死了。惡靈已經無法在蒙蔽人的心靈,所以它們想要盡快結束這場游戲。

 

 

 

 

第五集

 

 

 

 

活的時間越長的人,死亡時就越慘,痛苦的時間也就越長。這是惡靈的懲罰,也同樣是機會。

活著的只有七個了,雖然彼此看不到對方,卻能在這個到處是死亡的地方感覺到生命的氣息。活著的人拿起了已經死去的人的武器,用以保護自己。

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天,卻讓這些人懂得了如何才能更有效的保護自己,躲避死亡。

人真的無法與惡靈抗橫嗎?生命不是能創造出奇跡嗎?為何奇跡不在他們面前出現?

活著的人只剩下了五個,可是他們還在四處尋找對方。不止一次,這些人擦肩而過,卻無法看到對方。當一個人在慢慢死亡時,他眼睜睜看著另一個活著的人在附近徘徊。

人數變成了四個,三個人都害怕下分鐘之內,僅存的生命中會消失一個。有時,他們希望下一消失的是自己,這樣就可以結束無休無止的恐懼。

惡靈雖然無法在控制他們的想法,卻還能讓他們看到幻象。游戲已經進入到最慘酷的階段,已經不在惡靈出手去殺他們,而是讓這些活著的人自相殘殺。

活下來的人什麼都經歷過了,他們已經不在害怕惡靈,有的甚至已經開始懂得如何躲避惡靈的攻擊。那麼,就讓這些活的人彼此攻擊對方,而惡靈則在一旁吶喊助威。

兩個活著的人終于見面了,但是其中一個卻殺死了另一個。這就是惡靈的杰作,它們也釦?瘜怮嶈△菄漕滬茪H會被這無情的事實打垮,選擇自己結束自己的生命。

以前游戲中的最後一個人也閉O這樣選擇的。

但是,這一回,活的這個人並沒有垮掉。

活著的人只剩下了他一個了,而他還能夠活多久?

——也部A惡靈也會有厭倦的時候。

——也部A將來的某一天,這張寫著“游戲開始”的字條就會出現在你的面前,請作好死的覺悟吧!

 

 

 

 

逍遙散仙評語:小鳥<<死亡遊戲>>這篇寫的有些牽強

劇情皆繞著殺人的事件打轉

雖然分做五集

卻感覺只有ㄧ集的架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292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