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青春鐵馬向前行
市長:青春鐵馬向前行  副市長: 廟會小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青春鐵馬向前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知道專欄板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林義雄絕食反核四的宗教剖析
 瀏覽1,342|回應1推薦3

我所不知道的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歸隱山林
Lohengrin
SCFtw2


林義雄先生在4月21日開始絕食反核四時發表公開信,說:『我也相信生命是無價的,如果不是掌權者肆意踐踏我畢生信奉、並竭心盡力追求的民主,我也不會冒著生命危險禁食。所以如果我有不幸,請親友了解:是他們殺害了我。』
對于一位以死諫要求停建核四的人來說,雖然人還活著,但是自古以來,『赴』死者為大,好像總是有幾分壯烈吧。我們不願用簡單的言語來反對他的做法。不過,從林先生發表的言辭來了解他的心態,不得不以理性與宗教的觀點檢視其偏差與吊詭處。

首先,任何死諫都是一種政治抗議行為,包括鄭南榕的自焚與北愛共和軍的絕食,目的是以激烈的行動表達對某個政策的抗議,從而喚起大眾的注意和反省,進而期望更改這個 死諫者反對的政策。死諫者選擇這種方式是個有政治目的性的政治手段。所以,這種行為是自發性的,不是違反自由意志或被迫的。整個過程的因果關係是:『我用自 己的死當手段,期望達成政治目的。』從一開始他就該知道,手段或是過程並不能保證結果。政治目標本身是中性的,沒有能力逼死他,如果有任何不幸的結果,造成自殺,需要 且能夠負責的是他自己不是別人。林先生使用『如果不是...我也不會...』的詞句,是本末顛倒。更適當的句子應該是『我選擇絕食到死,為的是弘揚我的畢生反核信奉。』只問耕耘,不問收獲,才是化被動為主動且更高層次的人格表達。不要媚俗的以都是別人的錯來合理化自己的一切行為。

其次,林義雄是基督徒,他應該知道基督徒的禁食絕對不等於絕食。禁食的時間是有限的,從一餐,一日,到耶穌的四十天,都有個開始與結束。意義在于願意犧牲 自我的某些本能需要而表達對神敬虔的心意。這也只是一種自我的要求與心靈凈化的步驟。因為,上帝的意念是不能被人的禁食的長短或嚴重程度來控制或要求的。 上帝有他完美的計劃,人的敬虔只是幫助我們自己,使上帝的旨意能更無攔阻的進入我們內心,使我們體貼祂的純全善良可喜悅的旨意。在整部聖經的記載裏沒有聽 說 過無限制的禁食,更從未聽說過絕食是上帝所肯定的手段。甚至說明白一點,上帝是完全反對這種以摧毀基督的殿堂(就是基督徒的身體)當作手段的要脅行為。如 果人是被無可抗拒的身體暴力迫害而斷食至死,那麼就不是一種自殺行為,而是殉道之舉。所以,自稱篤信基督教的林先生,應該清楚明白在聲明中使用禁食而非絕 食的字樣,是扭曲了上帝的美意,也誤導了那些還在尋求認識上帝的云云大眾。

再來,『赴死』或者『殉道』在基督教歷史上屢屢發生。基督教的受難日和復活節剛在上周末度過,我們不願意揣測林先生的動作是否刻意選在這個時候。但是就以 耶穌的受難被釘死來看,我們聽聽他對那些刻意且強暴釘死他的人說了些什麼:『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在那之後不久被暴民亂石打死 的史提反死前也說:『主啊,不要將這罪歸於他們!』重點是什麼呢?所有這些赴死者沒有一個有用控訴的字眼來譴責甚或歸罪到那些迫害者身上。這些被冤枉處死 的基督徒尚且如此,那麼,林先生自我選擇絕食(有可能致死)之餘,怎麼能夠牽拖那些只是跟他政治主張不同的人,要他們為林先生的決定負責,控訴他們:是他 們殺害了我? 單憑這個無厘頭的指控,林先生比起真正殉道的基督徒,其人格之差距不可以道里計。更何況,耶穌的來到和死亡,是救贖人類,不是定罪人類。不知道在剛剛過去 的受難日,林先生絕食前可否仔細揣摩過耶穌的心意?

最後,看到林先生在他的義光教會大張旗鼓的絕食運動,使我想起整部基督教聖經無論舊約還是新約,都有一些橫跨政治和宗教上的領導者呼風喚雨,被奉以尊崇的 地位。他們以手上的政治和宗教籌碼交互運用,不只博得盛名,也被當時一部分的人當做屬靈先知或政治救主。然而他們的行徑卻一再地被真正的先知點破。就以耶 穌時代,他對那些宗教地位崇高的法利賽人的一針見血的評論正如這個故事所說:法利賽人站著,自言自語地禱告說:『 神啊,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耶穌卻說:『他們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 人看見。』一個謙卑的基督徒是左手做好事不讓右手知道的,更何況所做的事是否合乎上帝所悅納的還很難說呢。

我尊重林先生的選擇。也會為任何不幸的結局(如果有的話)而感到難過。一方面為一個生命的自殘而惋惜,另一方面也為天下的蒼生被這位號稱是『人格者』要求 負這個所謂的『血債』而悲痛。但是人微言輕的小民如吾等能做什麼來改變這場背離宗教精神的宗教劇呢?恐怕很難,只能『任憑他們吧!他們是瞎眼領路的;若是 瞎子領瞎子,兩個人都要掉在坑裡。』

『讓凱撒的歸凱撒,讓上帝的歸上帝』。一個個人的政治秀淪落到要戴用無辜的宗教面具。唉!天佑臺灣,天佑吾民!



仗義每都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5080229
 回應文章
excellent
推薦0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excellent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5080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