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青春鐵馬向前行
市長:青春鐵馬向前行  副市長: 廟會小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青春鐵馬向前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時事的討論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台灣史上最大的藝術殺手(陳嘉君)
 瀏覽5,308|回應30推薦2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oaktree
張爺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161374/IssueID/20091215
台灣史上最大的藝術殺手(陳嘉君)
2009年12月15日蘋果日報

美麗島事件30周年紀念日當天,我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強烈表達對「國家榮耀恐怖政治暗殺殺人犯汪希苓」一事的「行動」,引起藝術界的誤會,感到遺憾。
從228大屠殺到白色恐怖統治,台灣許許多多的藝術家、作家為此犧牲,被屠殺者如陳澄波,遭到囚禁者如蔡瑞月、施明正、鍾肇政、柏楊、李敖、陳映真、楊青矗等。


政府年年應酬式道歉
我們家族中,我的公公施闊嘴在228事件時被抓,我的三伯施明雄在國防醫學院即將畢業前夕也遭到逮捕判刑5年,我的大伯施明正在當年美國新聞處將為他舉辦個展前夕被逮捕(該次展覽由席德進畫家取代)判刑5年,我的先生施明德一生被囚禁25年半,得知汪希苓策劃恐怖暗殺作家「江南」憤而展開無限期絕食抗議,他的大哥藝術家施明正也牢外聲援絕食致死。但比起整個台灣社會在恐懼的吞噬下,人們為求生存噤聲不語、告密、出賣、人格扭曲、冷漠等非人性的生活方式,我們只是白色恐怖下具體家破人亡的「個案」。
白色恐怖的受難者,絕不只是所有這些「具體」被殺、被關的人,而是整個「社會全體」,而且是從「當時」直到「現在」,政府年年「應酬式」的道歉是沒有用的,歷史真相不顯影,社會和解遙遙無期,難道我們的下一代還要在這裡面繼續打轉。
藝術不是「基本人權」,沒人保障;藝術是天分,表達自由才是基本人權。白色恐怖時代統治者透過殘酷的手段,明殺、暗殺、刑求、囚禁、污衊抹黑等所製造出的巨大「恐懼」,對於所有血液含有藝術天分的人「尤其」折磨,他們的天賦:敏感、纖細、有領悟力、有熱情、有表現力讓他們更是痛苦煎熬。在白色恐懼籠罩一切的時代,我們無法「看見」有多少尚未出生就被扼殺的藝術家,又有多少必須「扭曲」、「出賣」自己求生存的藝術家。汪希苓所象徵的「恐怖暗殺」殺的何止是劉宜良這樣一位異議作家?


國不可禮讚殺人兇手
游文富先生若是「自動自發」要來以藝術方式紀念汪希苓先生,我私底下傷心但絕不會「公開」表達意見,因為那是他受《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言論自由」。我今天針對的是「國家」。國家不可以榮耀一個象徵白色恐怖統治的情報頭子,國家不可以禮讚一位定讞的殺人兇手,這是最大的不義,是對歷史不義、對子孫不義!我選擇我行動的方式是我的「言論自由」,也是我對藝術的品味。我是一個「個人」,我不是公務人員更不是公權力,我沒有能力侵犯人權,侵犯人權是國家的專利。任何人(法人或自然人)認為我的行動是「侵權行為」,都歡迎追訴。藝術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當你看到一場爛表演,你也會半途起身離席。我的行動當然強烈許多,因為那不只是一場表演,而是一齣血淋淋的謀殺,被謀殺的是「歷史」是「正義」。


作者為政治受難者施明德之妻、巴黎第五大學文化社會學碩士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3785086
引用者清單(1)
2010/04/22 13:53 【風生水起‧天宮小閣納涼】 作品被毀,「藝術家」靠北靠木
 回應文章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嗆不出庭 施明德妻5萬交保
推薦1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台北

http://n.yam.com/cna/society/201009/20100916432333.html
嗆不出庭 施明德妻5萬交保

中央社╱中央社 2010-09-16 21:06

(中央社記者賴又嘉台北16日電)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妻子陳嘉君因破壞藝術家游文富的公共藝術裝置遭控毀損,陳嘉君今天出庭時,怒嗆永不出庭。法官為確保被告到庭,諭令陳嘉君以新台幣5萬元交保。

施明德不滿法官裁定,當場怒摔水壺,到場聲援施明德的教授姚立明與施明德講座基金會成員,則在法庭外當場湊出5萬元交給法警室。

文建會去年12月間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舉行人權系列特展揭幕儀式時,陳嘉君到場批評,藝術家游文富的公共藝術裝置「牆外」放置在汪希苓軟禁區,等同紀念江南案的汪希苓,她除動手拔除「牆外」作品的竹條、折斷和平鴿,並於今年1月間前往園區,朝作品潑灑紅墨水,並撒死者遺照,遭檢方以毀損罪起訴。

由於陳嘉君先前一再放話拒絕出庭,台北地院今天拘提陳嘉君出庭,施明德則陪同陳嘉君一同進入法庭。

法官開庭前依照規定,對陳嘉君做人別訊問,但坐在旁聽席的施明德主動發言,擔心法官訊問個人資料恐遭詐騙集團冒用。法官制止發言,施仍滔滔不絕,法官因而將施逐出法庭。

施明德離開法庭後,陳嘉君隨即也起身要離開法庭,但遭女法警從背後抱住,架回被告席,激動大喊「讓我離開,不然把我關起來」。

施明德因擔任陳嘉君辯護人,獲法官同意後再次進入法庭,陳嘉君當庭提出28頁的答辯狀,她說,已極盡所能辯護,多次向法官強調不再出庭,施明德也說,這是微不足道的政治案件,為避免浪費司法資源,將不再出庭,法官怎麼判都無所謂。

法官認為,為使訴訟順利進行,雖被告無羈押必要,但為確保被告到庭,當庭裁定以5萬元交保,施明德憤而當庭怒摔水壺,法官則諭知下次庭期為訂於10月28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4176602
汪希苓特展爭議 監委保留彈劾權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yam.com/cna/politics/201006/20100609574064.html
汪希苓特展爭議 監委保留彈劾權

中央社╱中央社 2010-06-09 14:21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9日電)景美人權文化園區汪希苓特區引爭議,監院3月間糾舉主管官員,文建會提聲復。監委改提彈劾,但監院審查時,因程序疑義,監委暫撤回,監委今天說,保留再提彈劾的權力。

汪希苓特區展引發外界爭議,監察院3月間糾舉文建會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主任王壽來、副組長朱瑞皓,認為官員「嚴重失職」,要求急速處分調離現職。不過,文建會認為,受糾舉人已善盡應注意的義務,文建會提聲復,希望免予糾處。

監委黃煌雄、沈美真不接受聲復理由,改提彈劾,監察院昨天召開審查會處理此案。不過,討論過程,多位監委提質疑,包括,文建會所提聲復,該由查案監委或者當初參與糾舉審查會的委員處理?若彈劾案未過關,先前的糾舉是否有效?

全案未進入到表決階段,黃煌雄與沈美真決定先撤回彈劾案,至於程序上的疑義,交法規會研究。

對於是否會再提彈劾案,黃煌雄今天說「主動權在我們」、「保留再提出的權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4005185
人權園區紛爭 施明德妻被訴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yam.com/cna/society/201005/20100528122784.html
人權園區紛爭 施明德妻被訴

中央社╱中央社 2010-05-28 18:43

(中央社記者林長順台北28日電)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妻子陳嘉君,涉嫌去年12月間在台北市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內,毀損藝術家游文富的公共藝術裝置「牆外」。台北地檢署今天依毀損罪將陳嘉君起訴。

根據檢方起訴書,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去年12月10日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舉行人權系列特展揭幕儀式,陳嘉君當時在會場外批評,「牆外」放置在汪希苓軟禁區,等於是紀念江南案的汪希苓。

陳嘉君隨後前往園區內,將「牆外」作品的細竹拔除,並折斷穿插細竹間的白鴿裝飾;今年1月10日上午,陳嘉君再度到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內,將修復的「牆外」作品上噴灑紅色顏料及印有人像的紙張,導致「牆外」作品喪失原有的效用而不堪使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3991121
回 響-藝術豈可不明究理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x112010051100399,00.html
回 響-藝術豈可不明究理
2010-05-11 中國時報 【陳嘉君/社會文化研究者】

 十三位前輩藝術家的〈政治豈可干涉政治〉投書,讀來令人遺憾!他們質問:難道台灣不是可以講理的地方嗎?抗議得用破壞手段嗎?我想反問一樣的問題?難道台灣不是可以講理的地方嗎?藝術得用裸露的手段嗎?我想講的道理很簡單,國家不可以(不是藝術家個人不可以)榮耀一位法院判決定讞的殺人兇手。

 政治豈可干涉藝術!這個命題指涉的是握有絕對權力的政權,不能以其掌握生殺大權的優勢「干涉」藝術表達。比如威權體制下掌握國家情報的軍情局長汪希苓,不能干涉(恐怖暗殺)作家江南的創作自由!「政治豈可干涉藝術」這種命題的意義在於:人類社會文化高度發展到有反省能力時,體會出權力不是唯一真理,所以要收斂「強勢者」不能干涉「相對弱勢者」。而我所以要「抗議」,就是因為我只是個市井小民,哪能「干涉」什麼?

 我抗議的是政府不可拿公帑來紀念白色恐怖時期執行政治暗殺的汪希苓。試想三十年後,挺扁的人士重掌政權,我們容許他們假藝術自由之名,拿國家預算找藝術家在看守所紀念當年貪汙腐爛的阿扁嗎?也許屆時他們也會回答:「我是藝術家、只是要講囚犯渴望自由的心情、講牆的自由性而已啊!」

 我們豈容國家任何時候踐踏普世價值和台灣人民的人性尊嚴!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3970022
我有話說-政治豈可干涉藝術
推薦1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Da 格子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x112010050700408,00.html
我有話說-政治豈可干涉藝術
2010-05-07 中國時報 【劉國松、歐豪年、管管等十三位藝術家】


 藝術家游文富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的作品連續遭受破壞,事件發展至今,理應被探究,卻被忽略之關鍵為「游文富之作品究竟有無歌頌汪希苓之意圖?」如有歌頌,則其作品或有可議之處,如無,則應完全予以尊重。

 首先,游文富作品是經過文建會聘請學者專家評審選出;其次,在他本人展覽作品介紹中明白寫著:「牆外,這件作品是表達著人類天生的喜愛好自由!相對於汪希苓軟禁區牆內以及園區內各建築的沉重時空背景、記憶,囚牆以外,更顯得它的特殊意義與價值。」吾等的解讀是,此為單純的藝術創作,是藝術家個人表達人類愛好自由自主的天性。

 人民的智慧財產權應受法律保護,藝術家的創作權應受尊重,此為文明、法治國家的鐵律。破壞游文富作品的行為透過電視廣為傳播,令人特別難過,難道台灣不是一個可以講理的地方嗎?抗議一定得用破壞的手段嗎?

 一九五九年藝術家秦松的作品被指為「倒蔣」而遭扣,秦松憤而赴美。一九八五年藝術家李再鈐的作品「低限的無限」,因疑似像「紅星」遭台北市立美術館漆成銀白色,引起藝術界譁然後又漆回紅色。台灣已然經歷政黨輪替,民主、人權、法治皆有進步,竟會發生公然破壞藝術作品的行為,實在令吾等心寒;監委們不明就裡地糾舉、糾正文建會,此一政治掛帥的魯莽之舉,勢將引起藝術界的寒蟬效應,限縮了藝術創作的自由空間,也傷害了台灣文化藝術的健全發展。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3966235
我見我思-盛治仁想通了嗎?
推薦1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張爺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1x112010042800148,00.html
我見我思-盛治仁想通了嗎?
2010-04-28 中國時報 【何榮幸】

 我始終無法理解,對於轉型正義應有一定認知的文建會主委盛治仁,為何會對該會官員明顯牴觸轉型正義的作為向監察院提出聲復?如果連形象開明的盛治仁都用這種方式對待轉型正義,轉型正義社會工程只會變得更加艱難。

 景美人權文化園區汪希苓特區裝置藝術引發爭議後,監察院對文建會提出糾舉,要求將兩位主管官員調離現職。文建會組成專案小組調查後,破天荒提出聲復免予糾處,盛治仁接受監委約詢仍不改其志。

 到目前為止,盛治仁提出聲復的主要理由,是認為這兩位主管單純希望藉由公共藝術活化空間,而非故意違逆時代潮流為特定人士翻案;在沒有違法失職的前提下,調職會對想做事的公務員造成衝擊,產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

 這項辯護表面上言之成理,實際上卻是一種「去脈絡化」的陳述。簡單說,盛治仁並不是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成立至今的種種爭議脈絡中回應問題,也不是在台灣社會應該如何定位汪希苓的宏觀歷史脈絡中思考問題,以致只能在「不要打擊公務員士氣」的揣測效應上打轉。

 如果要在完整脈絡中看待問題,就必須從文建會主管官員當初漠視政治受難者心聲,硬要把戒嚴時期審判政治犯的「軍法看守所」定位為「人權文化園區」的荒謬談起,這種一路輕忽政治受難者心聲的作為,並不是「沒有違法失職」就能帶過。

 再者,無論從那一種歷史脈絡來觀察,前軍情局長汪希苓當年在「江南案」中扮演的角色,都會落在「加害者」範疇(即便只是「愚忠」型加害者)。因此,在汪希苓特區展出的任何公共藝術,都不應以「活化空間」為名行「遺忘歷史」之實,身為主管機關及展覽審查者的文建會,對於「錯誤示範」豈能推卸責任?

 其實,監察院的糾舉只要求調職、未要求處分或撤職,已經算是顧及比例原則、影響最小的處理方式。如果盛治仁是因為新官上任想要展現力挺部屬的擔當,卻在某種程度上混淆了各界對於轉型正義的認知,其社會效應恐怕因小失大、得不償失。

 太多例證顯示,轉型正義一點也不容易,在任何曾經集體受創國家都是非常艱鉅的社會工程。正因為如此,公部門必須以更細緻、更具同理心、更觀照歷史脈絡的方式,處理任何攸關轉型正義的大小課題。盛治仁對此想通了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3954689
景美園區 快補破網
推薦1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張爺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1x112010041800137,00.html
景美園區 快補破網
2010-04-18 中國時報 【葉虹靈】

     因景美園區裝置藝術爭議而遭糾正的文建會已向監察院聲復。面對這起造成陳嘉君女士兩度破壞作品抗議,引發社會爭議的風波,文建會從事發至今,幾個月來始終堅持:「沒有特定政治意圖,也沒有任何榮耀汪希苓的意思」。但在監察院網站上公布的糾正及糾舉文中,監委並未觸及官員主觀意圖,而是具體列出公務體系在規劃辦理本案過程中的多項行政違失。

     對白色恐怖歷史的無知與漠視是台灣社會的普遍現象,由於缺乏處理這類遺址的經驗,過程中出現偏誤並不令人意外。可貴的是在衝突發生後,民間展現了高度的學習能力,試圖將此紛擾轉化為集體學習面對歷史傷痕的契機,例如游文富雖然承受作品遭到破壞之痛苦,卻為造成紛擾主動向社會致歉,邀請政治受難者共同拆除作品;而不分族群與政治立場的多位受難者也以理解、寬容心胸接受藝術家致歉,並以高齡之軀在烈日下共同參與拆除行動。相較民間的努力,我們遺憾地發現主管機關至今似乎尚未能展現出反省與學習的能力。

     引發此次爭議的導火線是藝術創作展的招標文件,其「企劃需求」為:「本特區之呈現有其特殊性與對照性,故將設計以藝術創作手法,重新詮釋『禁錮』之內涵」。在「執行方向」上,則明示:「擬以創意、充滿藝術詮釋之手法,將本特區之建築物外貌進行如地景藝術之處理手法創作,此創作手法需將政治性意念與人權、空間之象徵意義涵蓋,清楚寓含汪希苓被軟禁於此之意含」。在語焉不詳與缺乏歷史脈絡的招標規範框架下,也難怪得標者會創作出以揣摩汪希苓被囚禁的寂寥心境為主軸的作品,而招致各界撻伐。

     這種招標文件如何產生,如何通過公務體系層層關卡,作品為何可通過驗收,公務員是否具備專業素養與清晰的人權理念等問題,均是監察院調查的關鍵。若更深究這些規劃與執行產生誤差的原因,當在於園區規劃運作未能充分善用專業資源。景美園區雖設有長期規劃諮詢委員會,由公部門與民間團體、學者專家共同組成。但針對「開園」這等重要的年度活動,在僅有的一次全體委員會討論上,以兩小時的會議時間要進行園區營運管理業務、修繕工程業務與世界人權日活動(又分八大主題)三大項目的報告與討論。在討論時間不足,活動細節未明等狀況下,仍有委員表達擔憂與提醒。園區卻在執意執行釀成紛擾後,至今仍堅稱這是委員會的共識。這和多位委員的認知有明顯落差,亦是監察院直指「主管人員未善盡公務員職務上應行注意之義務」的重點所在。

     文建會在因行政違失造成衝突之後,並未積極處理,將作品的詮釋與善後抉擇交由創作者獨力承擔,推稱委員會共識來應付外界的批評。文建會與其將精力放在聲復的行政流程上,不如以開放、坦誠的態度詳閱糾正文,藉助監察院的針砭,具體提出未來園區經營管理流程之改善措施,例如增加綠島、景美兩人權園區公務員在職專業訓練;強化與民間專業人士及受難者互動等。我們期許,主管機關視此為重新調整、檢討園區定位的良機,及早擘畫出理想的國家人權紀念館藍圖,方能不負眾多高齡政治受難者與各界人士之殷殷企盼。(作者為社團法人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執行秘書)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3942268
法治國家不能以道德標準作為正式審判一個人的標準
    回應給: AmyTsai(amytsai) 推薦0


Da 格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如果馬總統如他所說的﹐將來退休後希望留給后人的記憶是法治台灣﹐那麼道德標準就不應該被用來作為正式審判一個人的標準。法律應該是唯一的標準。

原因以前也討論過﹐原因是道德標準因人而異﹐只有以法律條款為標準﹐才能達到(幾乎)公平的原則。

我還是認為監察院應該被廢掉。這麼龐大的經費﹐如果用來培養法治人才﹐才能更快速的讓台灣走上法治國家之途。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3936079
監委是管得有點寬
    回應給: Da格子(tsaiusa) 推薦0


自由如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個單位是從中國古代傳下來,用來道德審判官員的。因為,有些官員的行為雖不違法,可是有違民眾的託付。扁朝的監委是什麼都不做,擺著好看的;這一屆的監委就比較過動,怕別人忘了他們的存在。不過,後者還是比前者好啦,就算是管得太寬,最起碼可以讓官員皮繃緊一點,誰叫咱們馬政府的道德標準高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3935123
政府應該廢除監察院
推薦1


Da 格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uke-Skywalker

我一直不了解監察院存在的理由。

既然國家有法律﹐也有法院的存在﹐監察院的功能很明顯的是重複了。

更何況這些監察委員有通過任何法律訓練嗎﹖

這些因為被推薦而當上監察委員的人﹐他們到底受過什麼樣訓練﹐有什麼資格﹐憑什麼去決定一個公務員是否有罪﹖

我們應該問﹕難道法院不能做同樣的事﹖

包括公務員在內的人﹐其行為是否得當應該由法院來判定。法院只會有兩種決定﹐“違法”與“不違法”。“彈劾”這種選擇﹐完全不應該存在。

政府應該廢除監察院。把省下來的經費投注在培養司法人員上。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3934873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