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青春鐵馬向前行
市長:青春鐵馬向前行  副市長: 廟會小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青春鐵馬向前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狗吠火車專欄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寫在特支費一審宣判前
 瀏覽1,028|回應4推薦6

mrmone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Cynthia Tseng
台北
天蠍浪子
華碩
kurich
麥芽糖

我曾經打過民事官司遇到莫名其妙的判決,也因為工作的關係帶過一群法律系剛畢業的年輕學子,很感嘆法律系畢業學子以能運用法律巧門取得特別的權益而自豪,反而不屑於社會正義,我不是學法律的不能懂法律專業教育有什麼問題,但是多數百姓和我一樣困惑的問「法律不是應該保護社會正義嗎?」

首長特支費是數以千計的首長都有固定標準而普遍編列的經費,結報的方式也都大致相同。許多百姓辯論半天各說各話後,做過公務員的我唯一能確定的是他們都不懂「首長特支費」,即使真正懂得相關法規精義的專家也學著閉嘴保護自己而不是社會正義。學法出身更當過法務部長的馬先生動員精銳律師官司都能打成這般辛苦,何況是一般百姓遇到呢?

特支費後社會上還有蘇建和三死囚案,從民國六十八年打到現在的更12審的第一銀行押匯弊案。貧窮幼年子女不懂得抛棄繼承或限制繼承,甚至是早年離異未曾謀面的尊親,仍受「強制執行法第四條」無理的債務移轉,目前雖然有極少數的能靠法官個案處理免除,但這些都是不是學法律的百姓懂得可以保護自己的,許多法官和律師建議多年在死亡證明書加註「繼承人如確定死者債務大於財產,請於二個月內向法院辦理拋棄繼承;如不清楚死者債務狀況,請於三個月內向法院辦理限定繼承。否則,死者的債務都必需由繼承人承擔。」簡單警語,都遭到政府機關拒絕,法律人還能大言不慚的說「法律不保障睡眠人」,難道要百姓氣結嗎?

馬先生特支費後要謙虛為百姓考慮的法律問題太多啦,上述強制執行法的問題誰都知道要修法,馬先生願意抵抗銀行與財團在背後金援的「立委」諸公嗎?從十信事件到力霸事件中華銀行,有正義的檢察官願意挑戰金檢不彰和內線交易,我國的金融法規卻始終沒有完備過,始終讓有權力的人為所欲為,反正可以逼政府叫全民買單。即使當總統的也非常瞭解女婿的案子一定要辦一件的話,挑內線交易辦最後包準沒事,因為內線交易法規還有很多問題漏洞可以鑽。

馬先生,我相信你會抵抗利益勢力並保障社會公義而支持你,2000年國民黨是敗在捲入金權後百姓失望的無言抗議,這次若辜負對改革期盼殷切,民意信任也會再次轉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359523
引用者清單(2)
2007/08/14 03:13 【不平則鳴】 千金之子, 不死盜賊. 評民進黨以日本陷害廖添丁模式, 迫害馬英九事件!
2007/08/14 03:13 【不平則鳴】 烏賊戰術
 回應文章
父債子還解套─未成年繼承採限定繼承
推薦2


mrmone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Cynthia Tseng
華碩

馬先生就算了是當過法務部長,要不是這次參選遇到法律迫害,太概不知道百姓還有許多法治上的不公義。很高興看到民法繼承篇的修定完成立法程序,這項金融業利用不懂法律巧門達到無限追償責任的惡法,應該可以受到抑制。

目前銀行授信過於寬鬆,許多年老病弱或心智低弱尚未達到禁治產程度,銀行不考慮借款人還款能力胡亂授與高額消費信用,萬一呆帳轉售與資產管理為名的討債公司,不但害死借款人,更為害繼承親屬,與地下錢莊無異。筆者有一個八十餘歲的親屬,沒有房貸靠退休金和子女的奉養每個月可支配所得約三萬元,照說可以寬裕過日,但銀行在持卡人無工作收入與設定抵押下卻發給高額白金卡,再加上社會充斥不肖直銷團體不斷利用老人判斷薄弱,銷售不明來源高價保健品造成不當卡債,每個月利息支出就超過三萬,子女苦勸無用,每次代還數十萬卡債後,沒多久,新的老人直銷團又開始重築債台,不斷惡性循環。見老人家行為智能日衰,親屬與銀行協商多次,銀行吃定可以追償親屬,高額信用卡照發不誤。沒錯,欠債應還,銀行和持卡人親屬是否站在同等地位呢?

另外,筆者也有一個退休長輩,四十年多前為人作保,債務人死亡三十年,銀行整併居然將被整併銀行早以打銷的呆帳拿出來作文章,因為作保沒有設定期限,並加計三十年天文般的利息,沒錯,欠債應還,但法律都有追訴年限,難道保證責任不該有期限嗎?

大家在嘆輕生的卡奴撒手離去時,沒錯,欠債應還,但又是誰過度的給予其遠超過償還能力的不當信用額度呢?這是我們金融自由化樂於見到的嗎?

這個案子銀行團體與部份立委曾經貼上王又曾脫產條款,相信王又曾在看守所的眾子女如果遇到王又曾過逝,眾律師一定會在三個月內辦好抛棄繼承。死亡證明書、死亡登記不能加註警語,也是部份銀行資援的立委阻撓,這次說穿了還是媒體壓力下的立法,又是多少無辜生命的代價。沒錯,欠債應還

近年政府組織精簡,許多政府中深入法律精髓有能力立法修法的精英公務員,被立法院冗長無效率且缺乏公義的程序消耗殆盡,最近幾年出現一個怪現象,法律草案居然是政府機關責成業界公會研提,甚至是交由利益團體草擬!和國立編譯館一樣,樂的把政府責任交出去,自己擺官架子做審察就好,社會公義又在那裏?

馬先生您是學法的,法律上不公不義隨著社會轉型反而是愈來愈多!科技日興詐騙猖獗,法律又如何公義的?沒錯,欠債應還,筆者從來就認為欠債應還,但筆者還是卑微的替百姓請命,法律應有公平性、公益性、理想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566487
宣誓讓國民黨離開黑金
推薦3


mrmone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Cynthia Tseng
天蠍浪子
華碩

馬先生,謝謝您聽到並且推動修訂民法繼承編《民法繼承編修正》列本會期優先法案。我在岡山工作十餘年,那是一個本省、外省甚至是外勞和諧共處的中型鄉鎮,附近有工廠生產全世界最好的高爾夫球桿頭,九二一大地震時日本才驚覺全世界大小螺絲幾乎都是這裏生產,豐田在全世界的JIT生產是必須考量天災的備援,就算零件零庫存還是庫存岡山生產的螺絲。

台灣是個信任的社會,小時候大人們教我們答應的就要做到,時限內要趕工交貨,不小心隨口說錯商品價格也要照價賣。我小時候的台北市五分埔是成衣代工的集散地,現在商管課本喊「彈性組織」、「非核心業務外包」,40年前的五分埔就有了,當時的省主席謝東閔先生推動「客廳即工廠」,有能力的標會買機具、沒能力的也可以做更簡單的手工存錢參加標會累積資本,成為當時微型創業典範。標會就是一張互助會單,當時的民法並無互助會規範,當時是信任社會很少會跑會,鄉里經營加工分包的工頭會用貨車去各地載回各式的成衣布品與材料,想做的媽媽就去工頭家看有什麼能做的,簡單的如圖案手繡、剪線頭、需要設備的平車拷克、整燙包裝,工序分的很細,每一項做完都先綑束拿回工頭家品管,拿多少料送回多少半成品不合格批退修改或扣錢,全在工頭家的一本筆記本,下個月初領錢同時也互助會開標,全部都是說了就算。

民國70年前後松山區房價波動,媽媽們紛紛參加改建大樓公寓,財團進來也跟著獲利,住民的樣貌改變了,倒會的多起來,財團主人養地也強調選無黨無派立委,因為經國先生嚴格限制國民黨不可以提名商人,72年發生「十信事件」開始看到政商問題,但是政不敢担護商。國民黨何時開始為了保衛政權主動向財團與農漁水利會靠攏不用去翻舊帳,選舉花錢也不應該當成理由。

民法繼承編的問題法界很早就提出來了,財團養的利委們就一再的擋,因為會影響財團對債權追索,戶政單位也看出來了,連在死亡證明書加註保護警語也被用債權債務平衡擋下來,反而增長不肖財團利用消費金融惡性擴張圖利,借錢給不該借的無償還能力弱勢,賺進高利把責任推給社會。雖說借錢本來就該還,我看過許多的案例其實他們都瞭解消費金融高利不是其能力所能負擔,也不想用擴張信用去解決一時問題,但受到周圍壓力甚至是黑道壓力逼得陷進去。我曾經和一位金融監理主管談這個問題,他辯稱消費者「有選擇的權力」,但有政商勢力的可以把不良債權推給金融與全民承擔,弱勢卻會傻想用生命結束債權,這種比次級房貸還惡劣的惡性消金用廣告包裝,最後連代言名星都跳樓自殺,不啻是金融毒品,為什麼不說消費者「有選擇毒品的權力」,現在緊縮消金才是亡羊補牢,對於自營小生意非薪資所得者是有影響,但這可以用政府輔導微型創業貸款的輔導補助,而不是沒有輔導審查的「空想式實踐」夢想。

談了這許多,我希望馬先生若有幸得到人民付託,應該承諾四年後國民黨嚴格政商分離,不會提名有金權與黑道背景者,畢竟2000年打敗國民黨是國民黨自己腐爛、2004年打敗民進黨也將是民進黨自己的腐爛,不是「媒體民氣修法」。

歷史輪迴教訓當銘記!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410801
怎能把刑罰當刀俎 魚肉人民
推薦4


mrmone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Cynthia Tseng
shouminc
天蠍浪子
華碩

蘇盈貴先生被延攬進入台北市政府擔任勞工局長,許多在民意代表時看不到的問題進入公務系統就會浮現,蘇局長今日投書聯合報《怎能把刑罰當刀俎 魚肉人民》。行政罰可以輕賤百姓、選擇辦案、魚肉人民,學法律三十年的蘇局長也有如此的感慨。

筆者以前當公務員時發現在民國九十年前公務員尚能循能力逐次拔擢,之後只有立場鮮明才能出線,職務歷練成為亟待破除的老舊觀念,許多「有魄力」又有理想的被破格任用,政策拿捏下手不知輕重又不聽資深部屬勸告,偏偏任期又短留下一屁股不知要如何收拾的問題。之前才有違反市場的基本工資調整問題,而問題又豈止於勞工法規呢?金融法規特別是內線交易問題還更大,金融監理機關明知公司治理明顯不當圖利,後面除非嚴重而且被檢舉否則就是無法糾舉,查辦也不一定能定罪追索,輕的關幾年有辦法的就出走海外,不當得利透過紙上公司掏空就是追不回來。

馬先生是學法的,其它問題可以推說非其所學,問題法規的修正是馬先生不能迴避的,特別是要能抵禦來自立法院不肖委員。修訂不當法規不僅是造福社會,要知道對岸學習立法時,許多法規是抄自我們的,發現問題對岸可以用極權控制處理,回過頭來還大模大樣的批評民主自由不適合中國人社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368625
一週一利多
推薦3


mrmone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Cynthia Tseng
天蠍浪子
華碩

股市在10點瞬間反轉向上,成為「本週利多」?

特支費的補貼性質與月退俸延遲給付制是我國自古以來對於文官低薪俸制的相對措施,自不能與民營企業即賞分紅制相提並論。至於公款可否為補貼?奬金預算即是一例。總統沒有首長特支費,雖有機要費(視察部隊機關之加菜奬金)卻在預算編製書中編列用途明顯不同,但總統也相對編列相對較高的俸酬和退職禮遇,且不受相關公務員俸級給予法規約束,所以首長特支費與總統機要費是完全不同的制度概念。我很佩服法官引證宋朝章法,但也點出了實際瞭解實務專家噤聲的難處。

馬先生,您學法做過法務部長,擁有最優秀的律師團隊,官司都能打的那麼辛苦,可知道法被玩弄的厲害吧,若是小老百姓遇到法的無奈。今天高雄地院陳業鑫法官也站出來投書最野蠻的法 繼承債務法,併同前文引述廖頌熙大律師窮小孩不願繼承,與陳法官投書窮爸爸的債務,你學的法律問題還多者呢!請不要告訴百姓您無罪宣判後終於可以好好睡覺了,睡不著的無奈法律弱勢百姓還多著呢。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36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