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陳雪麗教育影像與批判教學研究室
市長:陳雪麗 (天雪)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影像【陳雪麗教育影像與批判教學研究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林育賢「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觀後討論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請對他們微笑 賴佩吟
 瀏覽434|回應0推薦0

戀紫吟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有一個男孩,熱情的想打入人群,跟人講話,卻被小孩子排擠,大人卻也都冷眼旁觀,因為他的臉長的跟人不一樣。

卡通中的小男孩很可愛,有著象鼻子。

他很熱情的和鏡頭打招呼,也看的出來他非常積極的與人溝通,就像森林中的大象伸出鼻子試探著人的心,但是他不會說話,只能發出呼呼的聲音表達他的喜怒哀樂,但是他始終微笑著。

照顧祥祥的重任,負擔在重聽不識字的阿嬤身上。

義工陳瓊雅就在此時出現幫忙,他不會怕生,嘗試與人溝通,他的反應跟平常人並不會相差太多,感覺的出來他很有活力學習著東西。

不識字的爸爸,有說他有去找醫院看,其實只是小手術,但是大家都在推皮球。

義工們也幫他們找了一個特教老師,因為阿嬤年紀大了,什麼時候走不知道,而他家裡經濟沒有很好,要工作,也沒辦法全心全意照顧他。

原本都在拍爸爸或者阿嬤形容他,結果畫面中接下來播放出來的片段,讓我們不禁用手遮住嘴巴,怕尖叫出聲,因為我們看到他自己躺著拿管子自己插管,因為會有痰,一邊抽一邊痛到跺腳,看到畫面,整個嚇到,而這種情況,卻從3歲就開始了,爸爸說每次看到:除了不捨,還有佩服,連阿嬤都不敢插。

後來有醫院願意動手術。

對祥祥來說,這只是一場遊戲的旅途,但是對祥爸來說,他要鼓起勇氣接受接受祥被「解剖」這件事。

到了醫院,排隊中的祥祥四處跑,因為是個陌生的環境,他很興奮。

熱情的跟其他小朋友伸出雙手,想跟他們一起玩,小朋友遠離他,用異樣的眼光看他。

到底誰才是正常的‧‧‧
鏡頭前的人,很清楚的被拍攝出來,有一個媽媽用嫌棄的眼神看著他,看著那個眼神,讓我們心冷了。

打針的時候,爸爸不敢看,因為他會不捨得‧‧‧

但是打針的時候,祥祥掙扎的太厲害,護士還是請他爸爸幫忙了,爸爸雖然從背後抱住他,但是眼睛沒睜開過‧‧‧特教終於了解為什麼他爸爸不要帶他到醫院的原因。

珊珊,是腦性麻痺者,在育幼院裡面,修女們正在幫他接受復健,學著靠雙手支撐坐立,他起立的姿勢像少了一個螺絲的機器人,所以她叫機器女孩。

修女詹淑芳敘述著,她父母離異,只有阿嬤。

老人與海,是她們生長的村子寫照。

旁邊一堆鄰居說:生那種孩子,有什麼用?

阿嬤馬上回說:如果今天是你子孫,你捨得把他丟掉嗎?

聽到就很感傷阿,通常老一輩的人,比我們都還認命,遇到困境就學著克服,現在人反而比起他們,少了許多抗壓性,遇到困難就求死求活,或者有錢亂揮霍,不知羞恥。

義工在交她走路,她走帶著副手、穿著祝行器,邊走邊哭,卻不時的激勵著自己!

她哭,不只是因為疼痛,而是因為他明白他與正常人不同。

珊珊嘴巴很甜,大家都心甘情願的為她付出。

很多人常常因為身體有缺陷,雖然有很多人關心,卻始終把自己封閉在小圈圈裏面,要多跟他學習。

在育幼院中的珊珊,正在學新年有關的單字。

她說:一直很像跟阿嬤說:新年快樂。

義工馬上打給阿嬤,但是當電話播通的時候,珊珊卻不要,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說:聽到阿嬤聲音會想哭。

整個讓我狂擦鼻涕的地方就是這裡阿,害我狂抽衛生紙。

回到家的珊珊,阿嬤帶她去看海,並且兩個人感情很好的散步著。

「小時候,因為她身體不好,給媽祖當乾女兒,祈求身體平安。」

花了許多心血,為的就只是把小孩子拉拔長大,多深厚的祖孫情誼。

綿羊弟弟,兩歲的腦性麻痺者。

一開始到修道院裡面,軟趴趴的,連坐、翻身都不會。

積極的找領養人領養他,但是卻聽到很讓人心酸的話:上輩子做太多壞事,不值得人救他,他要來修補這個罪的。

帶他去美國找一個有意願的人,跟那個人到了公園,很多人熱情的跟他打招呼。

院長語重心長的說:整個社會都有責任,沒有給他們福利就算了,為什麼連支持鼓勵都吝嗇付出。

每個爸媽壓力都很大,一看到孩子,就會認為是父母怎樣,祖先怎樣,使得即使原本想照顧孩子的父母,卻受到壓力迫害,而離開孩子。

有殘缺的小孩,不是要你們可憐、同情、施捨,只是要你們給他們一點鼓勵、微笑。

大家努力著照顧著這三個小孩,從一開始的冷眼旁邊到漸漸的伸出援手。

這世界開始有了表情‧‧‧微笑的表情。

在看這部片的時候,手很忙,要抄筆記,又要擦眼淚,防止鼻涕留下來,又要忙著防範攝影機拍到自己的醜樣。

其實很感動,這社會有黑暗面,卻也產生很多光明面來幫助他們,照耀他們,使他們有生存的地方。

而醫院踢人,不收人的問題,更是日益嚴重,當醫生,不只是要醫人,更要醫心阿!

救助一個人,福報是多麼的大,既然都一步步達到更高境界了,為什麼不會放下身段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而這些小孩的父母,更也遭受到大家的異樣眼光,也許不願放棄的更多。

我有一個堂哥,也是叫祥祥,本來很是健康的,但是,卻在小時後敢冒感染太過嚴重,小兒麻痺,使得腳扭曲變形,無法不靠外力行走。

他爸爸,也是我的伯父,從小到大,都在他旁邊照顧他,面對多少人的壓力,現在,他24.25歲了吧,有去過特教學校,但是老師嫌棄他太過多話,但是為什麼不會考量他的心呢?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他多想跟人打好關係,並且,隱藏著自卑,人家卻無法認同。

復健到現在,已經可以不靠輪椅、助行器走一小段路,但是還是只能在家裡,伯父到哪都載著他,之前有曾經幫他娶一個外籍新娘,在這裡並沒有罵誰的意思,只是那位新娘,堂哥面前是一個樣子,但是卻都不做家事,還要人家三催四請的,還不照顧他跟一堆朋友出去玩,後來伯父就把她帶送回去了,直到現在還在找,畢竟他爸媽年紀都大了,而且也要忙生意,到時候,要找誰照顧呢?

我堂姐,他的妹妹,我阿嬤之前去伯父家,她在家裡樓下自己賣飲料,看到阿嬤叫都沒叫,也沒問說要不要喝飲料,之前打電話給她,關心她,竟然說:我很忙!就掛掉電話,阿嬤很心寒,我聽到也從憤怒轉為心酸,因為媽媽說阿嬤跟她邊講邊掉淚,從小我和弟弟都有給阿嬤帶到,我嘴巴很甜,每次都跟阿嬤開玩笑之類的,而且阿嬤也很照顧我們,雖然老一輩的人,想法觀念並不跟我們一樣,但是那沒有影響她對我們的愛及關懷,也曾給阿嬤帶過的堂姐,竟然這樣對她,我真的覺得很難過。

看到了這部片,讓我很感動,劇情有時候牽扯著親情,讓我也不禁想起阿嬤。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6864&aid=2193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