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流觴亭
市長:  副市長: 逍遙人觴-酒寒‧新月‧李小花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流觴亭】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墨靈-1。
 瀏覽669|回應0推薦8

段小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白蘋
Rondo
李小花
黃平
素樸
最天才的白痴
‧新月‧

酸楚。

錦旗,如同一只輕羽飄在空中。
篤定日後武林之最就是自己的墨辰,所有奪錦的招式早已在心中排練了許多回。頃全身內力蹬腳飛天的姿態幾近完美,周遭掌聲與天連地歡動著、人群對著場內比武之人扯破喉嚨吶喊︰『奪了、奪了!新的武林盟主誕生了。』

等一下、那一面錦旗呢?
雙腳被人冷不防一勾,以為自己該是下一屆武林新盟主的墨辰霎時恍若被綑綁待宰的雞隻跌坐在地上,疼痛當然不在話下。但是誰知道他最弱部位就在雙腳上?這人世間就只有兩個人︰父親、妹妹。是自恃讓自己輕敵了嗎?當然了。

果不其然。
當對武之人當著他拂去剛剛貼在臉上的面巾時,他勃然大怒的掄緊拳頭即將要揮去的力道遠比幾顆大石之重。只是羞辱自己的人畢竟是自己的親妹妹,憤怒於表卻仍保持著風度向奪錦的妹妹雙手作揖禮貌的點了個頭。

『哥,你聽我解釋…聽我解釋好嗎?』

『哼!現在我應該稱呼妳一聲墨武林了。』

『是爹要我來的,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

『妳知道我的個性輸不起,居然還在眾人面前如此羞辱我。武林,從今以後開始要盛傳墨辰敗得一踏糊地了,而我竟輸給了自己的妹妹!妳、還有爹,完全不顧及我的顏面!勾腳?哈!真是陰招呀!』

跟跑在墨辰後面的墨靈,眼見就快拉住墨辰的手了。
感應著妹妹就要靠近自己的墨辰運著內力傳至袖角輕輕一揮,就將墨靈硬生的轟於地上,咻~躍上遍野盡是蓊鬱的竹林葉上。

『哥~哥呀~~』
墨靈也知道墨辰現在肯定是飛上竹葉林上了,心情不好的時候他就是飛上樹梢任憑她喊破嗓子他也不會理會著。今天無非是讓哥哥丟盡了面子也是他這生最大的屈辱,想著想著也不再多說什麼了︰『唉,等你心情好一點吧~不打擾你了。』

陪著墨辰嚐著失敗的,僅只是一陣陣吹於竹葉上引起的颯颯風聲。
湧於心頭上的酸楚讓墨辰再也無法克制的眼淚,與著風聲一同飆撒著。


武林,四年一次經各大門派指定前來比武更換盟主不成文的規定裡除了由上一屆的盟主主持之外,必須得交出任內的印璽以及再也不能干涉所有武林界的事。除非盟主再度勝握,但這談何容易。選派比賽之人也只能是長子且忌女,若是違背了條規罰金萬兩不得異議。

墨辰的父親︰墨亦楊。
對這種極似官僚作風相當的不以為然和痛恨,如何說起原由?
盟主若無接班之人選,為了龐大的權勢和名望說穿了就是動用於金錢疏通上的法門。得了武林盟主最大優勢等於是得了大半邊的江山,誰不覬覦這一塊大餅了呢?動了手腳的武林就再也不是墨亦楊習武的根蒂於心中的宗旨了。跟在父親身邊久了,關於這一類污黑的耳濡目染也就在少小留下了一封信獨自一人到了離塵囂甚遠的少林拜武去了,再不牽扯於其中。

直至多年過後的某日爹悄悄的派人稍來一封家書。
原因很簡單就是要他不能只是顧著自己的想法,而誤了墨家在武林的前程和威望。

兒︰
要交出印璽和權利不是不可。
但吾已老夷~終無法一次次的參予比武盛會,不是輸不起
而是不願眼睜睜看著宵小鼠輩不恥暢行於武林。

爹墨髯霄筆


並不真是少林門派子弟的墨亦楊,依稀還記得當初長跪於高入聳天的少林門外,無懼烈日曝曬、晚間驟降的氣溫,也不管身子和膝蓋骨已不能承受的撐了好幾天才打動了少林總管願意將他引薦於少林掌門。

『如今,要出少林……唉~如何說出口?』
八年,不是一陣子呀~多年來則是林總管對我不吝之教,收留我之心是我一輩子都無法推拖之恩。

是夜。
天空的顏色此刻就像是一把默聲的刀刃,一步步地逼近著墨亦楊即將說出口的話。是多麼令人好似壓抑著疼痛,卻不敢將刀刃一揮出自己喉間的感觸。

『亦揚,這麼晚了找我有事嗎?』

『今天我收到了從家鄉來的一封家書。』

摸了摸嘴下白鬍的少林總管沒看墨亦楊,只是望著窗外。
約莫燃了半根香的時間,才悠悠的從口中吐出一口氣︰『亦楊,你知道為什麼我沒幫你取少林弟子的法號嗎?』

墨亦楊不解的搖搖頭。

『你當真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底細了嗎?』
要明白入少林是一件比登天還要難的事情,且入門子弟可也不是一開始就可以習著武術。得要能忍過五年只是蹲著馬步嚴酷酸其筋骨,倒夜壺、洗著衣服等無聊至極的工作後,再依個人的身子骨來決定是否教導習武術。在小和尚通報少林總管有人跪在門外幾日不走時,早派人下山摸清了長跪之人原來竟是連任了幾屆武林盟主墨髯霄之子,弄清了始末的少林總管破了戒的收留他。

『再則,你的年紀早已不該是少林能收的歲數了。』

『這我明白。因此,更無法在您面前啟口了。』

『這該來還是會來的,我不干涉你的宿命,唉~』這一聲嘆息裡,還參雜著少林總管的愛才之意。他再不論個人一己之私的對與錯,但也為了收留墨亦揚的那一年放棄了可以接掌即將退任的掌門人之權宜。

『你這是何苦?』少林規律不能因一陌生之徒就敗壞︰『不能說他是難得習武之才就放棄了你的前途了是吧?』與著掌門人深夜的一席之談讓總管的決定有些猶豫。但又思忖著︰「若是日後他將成為武林盟主那將是武林界的福祉,我一點點的損失又算什麼?」

『退於掌門人之後,我更可以當是輔佐的角色。』

『你都這麼說了,老衲我再說也無視於補了。他雖然不是真正少林派弟子,但這要下山之事非同小可這一點我仍是要維持著。』

『明白。』


十八羅漢木人巷。
墨亦揚將如何闖出十八羅漢木人巷?
打定主意的少林總管,想出一了個不是法子的法子。
『我暗中幫他吧。』

『呵呵呵……唉~虧你想得出來。這算是個法子嗎?』

『你不說我不說,這是讓他可以下山的唯一劣法了。』

『說定。不讓斷手斷腳也行,但十八羅漢木人巷出手時你也得讓他多少自個接上幾招,再搭救。』

『您真是苦心呀~』

『摁……這樣宅心,不讓你接掌少林也好。否則,少林歷史終將要為你和這小子改寫了。』


跌跌撞撞闖出十八羅漢木人巷的墨亦楊氣喘吁吁的倒臥在樹林間,勉強爬起來於踉蹌裡還不時的轉頭往後看著。不消說是酸疼的紫青已經布滿於他全身了,那木人巷的疊羅漢每一次的出手都是鐵拳石刃,攻得他節節敗退不說,額頭被幾記猛力重擊支下,血就像是噴泉般的溢滿於他臉上。運起氣揚起手抵擋的臂膀「喀擦」一聲響於墨亦揚耳際︰「糟了」,一隻手臂該是斷了吧?「斷了」的念頭剛湧起心之時,一支黑影擋在已然因為疼痛無法再使力的墨亦揚身子前。

一陣暈眩。
暈厥過去的墨亦揚再度醒來,已經身處於少林寺外了。
抹去殘留於臉上、嘴角的血跡︰『是誰?』
能一人頂著十八羅漢還將我扛於少林寺外,除了掌門人還會有誰?難道他是……,一陣酸楚讓墨亦揚的淚不止了。雖說男人一淚為國家、二淚為爹娘的不輕彈,但在心中早已不將少林總管僅只當是教自己武術之人的墨亦揚,再也想不出有誰會在他處境危險之際冒著風險來搭救︰『沒有別人、一定是你了。大恩大德我將一輩子不忘,謝了!』

腦裡還飄盪著少林總管,在墨亦揚離開少林寺之際語重心長的送給他兩句話︰「不爭,是種慈悲;不聞,是種智慧。」,『習武人的拳頭是用來保身不是用來應付敵人,非得出手的時候也確記點到為止即可。』


在樹林間目送墨亦揚離開的少林總管,吃牙裂嘴的摸著手指頭︰『我真的老了。要讓我年輕個十幾二十歲,再來兩個木人巷都不是我的對手了。』話都還沒說完,就從樹枝上掉下來一支全身黑漆麻烏的影子︰『還好~四下都無人,尚可保住我的一世英明。』,起身拍拍沾染了黃土的沙粒這一名即將步入七十的老夷又在嘴裡碎念了︰『好自為之啦~亦揚。』


再度奪回武林盟主的墨家有著嚴謹的訓誡︰「不爭,是種慈悲;不聞,是種智慧。」掛在入門即顯見的大廳上。

除了以此訓誡著來門派習武之人,時不時也以此警惕著墨辰翰墨靈。他太瞭解墨辰好鬥稱勇的個性了不經常告誡都已經大事不犯小事不斷了,這還得了嗎?這一次讓墨靈去滅他銳氣,是自己深思熟慮之後的決定。

『墨盟主,這不是小道消息是確真萬確的事,請您務必要三思。』經過長年武林爭奪洗禮下的墨亦揚,再也不是當年逃離到少林的那一名不管武林界的少年了。自爹去世之後接掌武林盟主的他在心裡就誇下誓言要將極似官僚陋習屏除,為了打探敵方消息於私在暗底裡養了一幫親衛隊。這也是情非得已的部署,俗語說害人之心不能有,但防人之心卻不能免呀~。

飛鴿傳書。
藉著煤燈讀完拿下鴿子綁於腳踝的白紙,墨亦揚不免大大的嘆了口氣。

『唉~武林盟主要就給,何苦傷及墨辰。』墨靈贏了這次武林盛會勢必將引起武林界一陣譁然,故不承認武林盟主是個女流之輩。

我得在重新擇日的這一段時間裡好好的勸退墨辰︰『他若不答應也是人之常情。』從小就被旁人拱著長大之後肯定是武林盟主的墨辰,習武時總是比長他好多歲數的人還用心百倍。一切一切點滴,墨亦揚當然都默數於心中。也喜樂自己的兒子承襲了自己是習武之才的身子骨,小小年紀的時候就可以扛起比自己重上好幾倍的石擔子了。

誰要你是我墨亦揚的兒子。
『是我墨某人之子,第一要件就是要隱藏得住光芒。』隱一項武術只教予墨靈就是怕這一日到來。

『墨靈,無論如何都要幫爹保住這一個密。』

『爹,女兒知道了。』

滅墨辰銳氣,看遍武林也只有墨靈做得到︰『無影掃刃』。這是當年少林總管要墨亦揚謹記於心中的錦囊︰『防人之心不能無那是保命的要訣,即便日後你生子要接掌你的位置。』

即使螻蟻,也是性命一條。
現在急欲保住的命不是別人,是延續墨家的唯一命脈-墨辰。


武林墨靈-我的小說題材/小青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473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