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流觴亭
市長:  副市長: 逍遙人觴-酒寒‧新月‧李小花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流觴亭】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風中一顆塵埃-3/完。
 瀏覽555|回應0推薦11

段小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1)

白蘋
雲明
李小花
最天才的白痴
‧新月‧
莫問名
曳白
雷尚淳
9876543
素樸

more...

『媽咪,妳在想什麼?』

『幾點了還不睡!』

『妳也還沒睡呀,還在打電腦!』她就像是個小管家婆的管著七巧︰『妳不是說晚睡會影響一個人隔天的精神嗎,然後現在是幾點了蛤?媽咪。』

『我和妳不同。妳是小孩子要聽大人的話,不然明天妳又要爬不起來上課了。』

『妳還沒跟我說睡前故事,我睡不著。』

『好啦~等我一下,妳先回去妳房間等我,等一下子?』

『打勾勾。』

『好,打勾勾。』

她偶爾會想著。
尤其是看見一張復刻了子強面模的女兒的小小臉,會嘆息。
如果那一天她不參加公司辦的聚餐,那麼自己的世界是不是也就不同了呢?他是一個好男人。但是自己的身分背景不適合他,不符合他母親的要求。她還記得和子強交往的那兩年簡直是一場大風暴,他的家族她的家庭和公司的誹聞流傳。

『他除了離過婚還有個小孩,太單純的妳可以嗎?』爸爸說。

『妳沒看見他媽媽那種眼光手低的頤指氣使模樣了嗎?女兒呀,我真擔心妳的決定。如果我現在不勸勸妳,吃苦的是妳自己,而我也捨不得妳嫁到他家受著氣。』媽媽說。

『我覺得他挺優的呀,你們會不會想太多了呀?』弟弟說。

『她算哪根蔥呀?最好是配得起歐陽襄理啦!』公司同事背底裡傳說。


與子強在咖啡廳前離開帶著喜悅回家的七巧,在街道上以四十里數的車速行進。經過了每一盞忽明忽滅的路燈都像是一朵朵在祝福著她的美麗花朵,她微笑的用著跳躍異常的心跳接受了這樣的感受。到了家的地下室停車場,提包裡的電話聲響了,她竟全身軟綿綿的停不好車、跌坐在地上慌忙的找著手機。

『妳到家了嗎?』

『在地下室。』

『安全嗎?』

『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們家有守衛,當然安全。』

『在我眼裡妳就是小孩子。趕快上去吧,我要和妳視訊。』

『不要吧,我現在很狼狽。』

邊說邊走向電梯的七巧心是甜的。
有多久沒被異性如此的關注過了?
離上一次失去的愛情原以為自己會沉澱一段時間的,並沒有預估會是現在。

『你已經知道我回到家了,明天過後我們再聯絡了好嗎?我要休息了。』

『那妳早一點睡了,早一點睡了知道嗎?』

『摁。』

卸完妝洗完澡躺在床上的七巧,一點睡意都沒有。
打開手機映上來的是歐陽子強和她笑得很開心的合照,雙眼湊近了手機畫面,她將唇印貼在男人的嘴上。她很矛盾,明明是喜歡著卻也害怕著。『聽說台北男人很壞對女人的心機很重,你是那中之一嗎?希望你不是。』

滑著手機看看公司族群的私訊是睡前的習慣,發現了有好多好多則都在討論著「台北來的襄理」、「他叫歐陽子強」、「離過婚、有一個和前妻婚生的國一小男孩」、「肉搜︰八年都沒交女朋友,轉性了?」、「意思是大家都有機會囉?哈哈哈~~~」、「照照鏡子唄!妳們這一群豬八戒!」、「我有機會了嗎?」、「閉嘴,死娘泡!」 這是什麼族群訊息?

睡前、睡後、睡夢中︰「台北來的襄理」、「他叫歐陽子強」、「離過婚、有一個和前妻婚生的國一小男孩」、「肉搜︰八年都沒交女朋友,轉性了?」、「意思是大家都有機會囉?哈哈哈~~~」、「照照鏡子唄!妳們這一群豬八戒!」、「我有機會了嗎?」、「閉嘴,死娘泡!」,與著七巧一起翻滾在床第間讓她半夢半醒之間似乎也問著他︰『原來你結過婚離過婚了和已經也了有小孩了嗎?不說清楚、也不跟我說清楚』的說著夢話。


『七巧,妳最近很不一樣。』 面對父母親這樣質疑,是讓會讓說的謊已經一次又一次的她心驚膽跳的。

『我沒有不一樣,就是被公司指派出差而已。』

『妳是我女兒,』低著頭吞吞吐吐、斷斷續續,她就是無法在說謊話的時候直視著雙親。『以前公司也沒像現在這樣的看重妳,讓妳三天兩頭的出差著……我只是不希望妳受到傷害……,知道嗎?若真的交了男朋友我和妳媽也不會干涉。』坐在母親身邊的父親也幫著腔,語調輕輕的就盪在空氣裡。

『真的要交代的時候我會說的,你們別這樣逼我好嗎?』

『姐,對方是誰呀?長得帥不帥?』

『弟弟,你是來亂的喔!你先別說話。』

『七巧,爸提醒你~一個人的外表並不重要,重點是要對妳真心。』

三個親人一句來一句去的把客廳當作是審問庭般,只差沒一個探照燈。

『我去睡了。』

站起身回到房間的七巧一顆心沉甸甸的吊掛在沒有人看得見的地方,搖搖晃晃。已經快兩年了,子強從沒向她提過要把她介紹給他父母的事,接下來呢?公司誹聞的箭頭早已沸沸揚揚的指向她了。有人看見了他們一起遊街,把拍起來的照片四處互相傳閱著,公司的族群早已將她封鎖了。但她就不是愛吵鬧的個性,要傳就傳要說就說吧。

『小朋友,在幹嘛?』

『我想……』

『我嗎?』

『不是。』

『妳不想我,那妳在想誰?』

『沒有想誰。我只是不想我們見面的地方都只是在賓館裡……我的爸媽想見你。我也想知道在你心裡……我是說我可以接受你離過婚和小孩的事,如果你覺得時機還未到那我們得盡早…,盡早分開了。』

『給我一點時間好嗎?妳知道我是真的很喜歡妳。』

『……』

『說點話,給我建議。』

『帶我回去介紹給你的父母認識。』

『七巧……,我…』

『好吧,我累了,我想休息了。』

但就是想得到子強的答案,不出聲的電話那一頭的淚水已經快淹溢過電話那一端了。她想得到一個答案,手機緊緊貼在耳朵卻提不起只要按下收線的按鍵就可以結束關係的手指。

『妳休息吧。別哭了,我知道跟我在一起的這段時間妳很委屈……,但我相信妳也知道離婚之後妳是唯一讓我動了心的女孩。過幾天我會給一個妳滿意的答案,別再哭了好嗎?』

先切斷電話的竟是子強。
摸著肚子,那已經微微隆起突出了她每一天上班都要穿的LO裝扮的窄裙,她低聲的對著空氣悠悠的、提前的說著令人聽起來也酸楚著沒有未來的話︰『就算爸爸不要你,你還有我。我會把你生下來,我們兩個人會相依為命。』

天呀~。
子強在心裡對著自己說︰『我是愛她的,確實是很愛。』
可是我要如何向媽說?從何處切入?她的階級之分是如此的強烈。
女孩對自己的抗議當然是其來有自,而該給的名份卻讓她來求真是讓人不忍。


『介紹一個人給妳認識。』
除了早上的餐桌上和周休可以好好說話的母子兩個人,周日的下午子強慎重其事的將母親拉到書房︰

『我交了女朋友了,我們在一起快兩年了。』

『兩年了?到現在才告訴我。誰家的千金呀?』

『她不是什麼家的千金。就一個女孩,一個妳兒子很喜歡的普通女孩。』

『她知道妳是誰嗎?』挑起眼稍、提高聲量的歐陽夫人對著與她同坐在沙發椅上的子強又加強了她不喜歡血統不純、不是來自名門的一套說詞︰『現在亂七八糟、攀龍附貴的女孩子很多,我不答應!』比石頭還硬的固執模樣,也惹火了從沙發椅跳起來的子強。

『AB的媽媽就是來自名門之後,結果她除了有著一大堆貴族履歷之外她有的是什麼?壞脾氣、嬌生慣養。妳還要我接受另一個複製人來氣我嗎?』

『你那麼大聲對我幹嘛?我還沒和你算你離婚讓公司股票損失的帳呢!』

『媽,妳到底有沒有關心我的幸福呀!妳原本就清楚這是一場表面的政治婚姻,損失也是妳一手造成的!』

『好!我跟你說,如果你執意要跟那個來歷不明的女孩結婚的話就去,我不會管也不會出席更不用提要和她見面的事。』

『媽,我是一個離了婚又有小孩的男人,有人不計較要跟我在一起那是一樁很難得的事……就算是我求妳,看一下七巧之後在說好嗎?』


見了面。
一場很不愉快的餐會。
歐陽夫人有備而來要讓人難看的表現使得每一個人都坐立難安,尤其是那一晚七巧的一雙不敢和她同視的眼睛。她不知道她錯在哪裡?她只是想向她表達自己需要的是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並沒有很熱切的想明白歐陽子強的在社會有多崇高的身分背景地位。一個餐會,總結是七萬的帳單和父母親的一肚子氣。

『才七萬多嗎?好便宜。』
眼神示意她別再說話的歐陽爸爸︰『應該是我們到府上拜訪的,還讓你們舟車勞頓的北上。今天這一餐我來付就好了,言兄,您就別客氣了。』,歐陽夫人瞪著。

『這怎麼好意思呢?我們還付得起。』言爸爸雖然氣著但還是壓下來,搶下了帳單。七萬,對一個普通家庭是一筆為數不小的數目,可是我又能怎樣?以後女兒也許真的要嫁過去,多少也要顧起著她的顏面,咬牙也得搶來付。

『子強,先送七巧她們回去飯店。』

『幫他們叫計程車就好了,我剛剛已經叫司機先回家了。』

『妳…妳?』歐陽爸爸不置可否的看著自己的太太,一整個是無奈也是無法可治從年輕就不可一世的太太。

『子強送他們,那誰來送我們?』對著大家她就是這樣說︰『我可不要再待在這裡等了,更何況我和AB也不習慣坐計程車,就這樣了。真是不好意思了,你們。』

『媽!』

『人家也沒說不好呀,對不對?』看著自己的母親如此的沒有氣度,已經快發火的子強卻被爸爸大手按住了即將起身的雙腿︰『我幫你們叫車好了。』

『沒關係、沒關係,讓櫃台幫我們叫計程車就好了。』七巧的父親是個個性溫和從不與人爭辯的老實人,再怎麼知道這是何等不給面子的對待,為了顧全也只能無奈的應付著︰『子強,無論如何我都要對你說聲謝謝,謝謝你為大家安排了這一頓令人相當難忘的晚餐。』

『對不起,言伯伯,我媽媽她不是有意的。』

『我明白。別送了,你先走吧,我們的車也快到了。』

噙著淚沒再回頭看著子強的言七巧,只想快點離開。
去哪裡都好,就是不要再讓自己心裏對子強還有任何依戀。
雖然眼角的餘光、耳畔邊都有著一雙企盼她再抬起眼的眷顧以及低音呼喚著自己名字的聲音。但,不要了。這似乎彌補不了自己不能給予的外在條件,太愛,對彼此都是一個沉重的擔子,她永遠都扛不起如此的罪名。

 

緣分的長短,從一開始就注定了嗎?
七巧在嬰兒未出生到懂得對她喊聲媽媽到現在,時不時還會重複著歐陽夫人那夜晚給她的情緒。記憶太深刻的是她傷害的不僅只是自己而已,還有帶著期待一同赴約的雙親和弟弟。因為自己的愛,說一萬個對不起都無法去平撫父母親所受的屈辱。他們越是表現得無所謂,就更讓她難過。

『媽咪,爸爸今天會來吧?』

『爸爸從來沒對妳撒過謊,時間還沒到再等一下吧。』

『爸爸這一次要留下來住幾天呀?』

『如果公司不忙的話,應該像以前一樣住在家裡兩、三天。』

『可是明天是我生日耶~等一下我要跟他說我的願望。』

『什麼願望呀?妳這個小鬼!』

『多留一天。』


『傻小孩。』望著女兒天真又捉狹可愛的表情,七巧不禁將她攬進自己的懷裡︰『小朋友,爸爸的事業很忙,妳要乖乖的別讓他太為難。』孩子懂得不多的是大人之間的複雜關係,解釋越多只會讓她有了不健康的心智。自己和子強的感情世界不應該讓小孩和她一起承受,不能確定的是她和他到底還有多少個八年可以實現的一個許諾。

『現在,我無法給你一個定的答案……,但只要妳相信我好嗎?』
辭職,為了肚子再也不能掩蓋。
等待,為了給自己一個比較合理的解釋︰『這是我的愛情,路雖然長,仍有人陪伴著我。』那幾近海市蜃樓的空間裡,游蕩著自己是對也是錯的愛情。

『阿嬤阿公,明天是我生日喔。』

『對呀~小朋友,明天妳最大了,有沒有想吃什麼阿嬤煮給妳吃好嗎?』

『妳有什麼願望呀?』

『阿公,我要跟爸爸說這一次多留一天,媽媽她說可以。』

『齁齁齁……,妳的要求很大喔。』抱著小孫女的言爸爸看著七巧嘆了口氣︰『子強幾點會到?』,『急什麼?該到的還是會到的,老頭子。』從不答應七巧沒名分的將小孩生下來的言媽媽,在女兒堅持執意的愛情賭局裡輸了。她疼愛著、照顧著小孫女是一整個無微不至︰『不來,信不信我殺到他公司去!』

『爸、媽,謝謝你們。』七巧略帶哽咽的強忍著。

『別忘了,還有我這個小舅舅~』示意要小女孩過來抱抱的小舅舅,笑著看了七巧︰『姐,我永遠都站在妳這一邊,姊夫要是敢欺負妳試試看!』

『是,還有你。小舅舅。』


愛情,
是人世間一顆塵埃。
細細碎碎裡,憑空的又多了七巧和子強。
揚起,再度平息只需一個帳幕;愛。

風中一顆塵埃-小青/我的小說題材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468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