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流觴亭
市長:  副市長: 逍遙人觴-酒寒‧新月‧李小花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流觴亭】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風中一顆塵埃-2。
 瀏覽530|回應0推薦11

段小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1)

白蘋
最天才的白痴
‧新月‧
雷尚淳
李小花
Rondo
9876543
曳白
素樸
黃平

more...

 繞著繞著。

只記得從飯店到公司的路線,現在他跟丟了,為了一個讓他一夜動了心的女孩子在不熟悉的巷弄迷失了方向的轉不出去的舉動,自己想想還真有些詭異和幼稚。不是說家離公司不遠嗎?她只是想找個藉口,免除我們還未有話題可談獨處的尷尬了嗎?。又或許是女孩該保有對我的矜持所以,呵呵呵……瞭解。不急著回飯店也不按導航器的子強乾脆將車停在她消失了的不知巷弄口,下車貼靠在車身點了一根煙在吐息的煙霧裡,腦海浮現了那一個剛剛和他跳舞、跟丟了的、讓他一夜動了心的女孩子的影時而清晰時而模糊︰『是的,明天。』不讓經過他身邊的一切插嘴的人突然有了神能,閉上眼睛傳入耳朵的竟全是今晚女孩子跟她說話的聲音。

『先生、先生!你不知道現在很晚了,車子音響開這麼大聲是要吵死人嗎?』

『呵呵呵……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馬上就離開。』
是的,明天。

在公寓大樓電梯裡的鏡中,照映著七巧還未褪的兩坨嫣紅。
這就是愛了嗎?已經是二十五歲的她傻笑著,將臉湊近鏡前雙手摸著還有餘溫的臉頰,傻、傻、的笑著。言七巧,年輕女孩有人追很正常沒人追才是奇怪。我當然愛過,卻沒有像這一次那樣的讓人驚慌失措過。不對,我是在驚慌什麼?他看起來又不像是個登徒子。第一次見面就讓他牽我的手他心裏會怎麼想著我呢?他根本是一個陌生人,可是我卻這麼自然的也不想拒絕的留下了電話……。七巧並沒發覺她按錯了樓層的電梯,在頂樓停了下來。『呵呵呵…好吧~』步下電梯往空曠的頂樓走去,望著布滿了閃閃星星的天空,一閃一閃的竟慢慢的在她眼前排列出了那個將西裝穿得很有質感的男人︰『如果你是,我願意。』如果我也可以是那顆被星星簇擁的月亮……七巧向天空表白,大聲的說︰『我願意~~~。』


牛仔褲搭著一件輕鬆襯衫腳踏一雙舒適休閒鞋的子強,看起來也就是一個型了。比他實際已快四十的年紀瞬間降了起碼十歲,這還未出門之前在飯店的他不知換了幾次搭配的衣服了。誰知道會碰上一個會約會的對象?早知道就多帶幾件衣服,偏偏飯店的衣櫥裡就指吊了著兩套西裝襯衫和一條牛仔褲。在離婚之後他的時間幾乎都給了事業,壓根沒有想再談感情了,而就算要,也認為等小孩大一點再說吧,這麼一耽擱就是五年。

『AB,爸再交一個女朋友好嗎?』

『你是說找一個女的來當我繼母嗎?』已經是國一的AB講起話來就像是個小大人似的,但在他眼裡他仍只是一個乳臭味乾的小男孩。

『繼母?只是交女朋友,沒你想的那麼複雜OK。注意你的詞彙,什麼女的,很汙衊女性。以後在我面前不准用這種沒禮貌的話回答我的任何問題!』

『你是怎樣?小孩講這樣又沒什麼。我跟你說要交女朋友可以,可別亂找。至少她是一個和你可以匹配的不然我第一個否決』

『歐陽媽媽,請問什麼條件才是和我可以匹配的?』

『至少得要是名媛,或是小企業之後的我可以考慮看看。』

『媽,什麼年代了,妳的腦袋是停留在清朝嗎,真是八股!』

『爸,阿嬤說得也沒錯呀~我可不要我未來的繼母是路人甲乙丙丁。』

『小孩子你不懂就給我閉嘴!』

『嘿一,爸,注意你的禮貌喔!這樣的詞彙相當之汙衊小孩我。』

『哎呀,好了好了,一頓早餐吃得快讓我腸胃消化不良了。該上課的去上課,要去公司的去公司,反正你交女朋友是一回事我不管,再娶又是另一回事。去去去、別在餐桌影響我今天的情緒。』

系生於名門的母親個性自記憶裡就是嬌慣、跋赴,父親的事業可以如此的飛黃騰達在在都是來自她娘家的金援支助,表面上看起來的爸爸很威風卻在私底下決定事情時都還得聽信於母親的意見。這一點讓子強恨懊惱,但在母面前總是低她一等的父親總無法反駁,甚至有點孬。

『爸,事業是男人的天,你怎麼老是在媽面前提不起在公司的勁兒呢?』

『夫妻夫妻,一丈之內不在一丈之外。她決定的事情有她一定的看法,而我也不是每一件事都依她,我不想跟她因為這樣吵起來。只要她開心不妨礙著公司營運,隨她。』

『之前我的婚姻是她的決定所以我是這樣的下場,以後還得聽她的嗎?』

『都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還提這些幹嘛。』

『我都已經是一個快四十的人了,如果她不接受我要的女人我肯定會和她硬幹了!』

『有尬斯!到時候再說吧,兒子,到時候老爸我挺你!』

『蛤?』其實子強要說的是︰真的還假的呀?因為他真不相信。

父親的手大力的拍拍他的背,卻瞇著眼睛望著前方︰『我相信時間可以改變你的想法。當事業與愛情不能兼備的那一年我選擇了事業,放棄了已論及婚嫁的女朋友。也以為和你媽之間不會有愛情,』老人家深吸了一口氣︰『幾十年的婚姻裡我體會出了很多無常的道理,而其實你媽這輩子只為著我活,為自己活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但為了別人而活卻不是每一個人辦得到的,懂了嗎?。』


遠遠的就看見一個穿著標準LO套裝氣喘吁吁快步跑過來的女孩,言七巧。

『ㄜ,不好意思,遲到了,有等很久嗎?』

『可以不要每一次都讓我看見妳臉紅的樣子嗎?』

『蛤?』

『臉紅。』

『我跑步所以臉當然會紅呀。』如果他穿的是昨天的西裝不戴眼鏡她就可以在遠遠的認出他,她就不會是讓跑步的冏樣子出現在他眼前。咖啡廳前的人很多,換穿休閒式打扮又是背對著自己,她以為是自己遲到了他已經走了。在還未認出是他在他還未叫住她的時候,就變成了他的轉頭我的滿臉紅紅的了。

『呵呵呵。我們先去買些東西然後再去吃晚飯OK?』

『好。你近視嗎?』

『摁。上班的時候我戴隱形眼鏡。』

『你戴眼鏡的樣子比較不那麼兇。』

『是嗎?謝謝妳的稱讚。』

『我們騎摩托車好嗎?南部的街道不大車子停停走走不方便也不好停車,你要買的東西又都是在巷弄裡。』

『我不會騎摩托車。』

『我可以載你呀。』

雖然是一個好建議。
但卻讓一個人兩隻手也不知該擺哪裡了。
一整個幫母親買伴手禮的行程都得拘限在一個小座位上保持著同樣的動作,自己可以嗎?會不會也答應得太快了?但對子強而言這確實是一個從來沒有過的經驗。穿梭於巷弄間,從風裡飄來的是她散落於安全帽外的髮絲,亂亂的輕輕的渣在他的臉上,竟讓他在她的髮裡聞出了一種很幸福的味道。心裡的亂,和欲想從後面攬住她的腰,一團的亂在車壤人雜的巷弄間。

『我帶你去吃這裡最聞名的小吃。』

『妳都是穿這樣的衣服然後騎摩托車去上班嗎?』

『對呀~很厲害吧?』

『呵呵呵……,是很厲害,穿著及膝的窄裙。』

『上班的時候是這樣的打扮,平常當然就不會是這樣了。』

『那什麼時候可以看妳穿平常的衣服呢?』

『……,你還沒回答我去吃小吃好不好的問題。』

『當然好呀。』


言七巧。
在心裡分辨著剛剛哪句話︰『那什麼時候可以看妳穿平常的衣服呢?』他這樣算是對我告白的表達方式嗎?甜甜的吃著阿明豬心湯的她,笑容都掉到湯裡和薑絲和在一起了。疏不知她這不經意的舉動已讓子強望得出神了。豬心湯有這麼好吃嗎?跟著也笑起來的子強舀了幾瓢湯,狠狠的無忌的吃了好幾片豬心片︰『摁~還不錯,真的不是蓋的,台北就很少有如此可口的路邊攤美食……就像我眼前的她一樣……。』

回到原來約定的咖啡廳前,歐陽子強突然有了一股很想就將美好時光永恆停住的強烈念頭,磁力將腳步就黏在地表上久久無法再提起。

『我其實很想留下來,可是明天我得回台北了。』

『台北?你不是住這裡嗎?』

『是的。我不住在這裡我只是被指派來開會,然後認識了妳。』

所以我真的只是一個地陪了。
他應該早一點跟我說實話的呀。
怎麼可以在我抱著期望的時候再告訴我他是台北來的主管。
一時間被困在心裡想著無解的答案的她也不敢一下子表現出來,但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應該要說什麼話的,只好壓下從雲端跌下來的失落勉強的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了。

『沒關係,沒關係。』

『妳會不會太答非所問了。什麼叫沒關係?關係可大了,我感覺我好像已經喜歡上妳了。』

『蛤?』

『電話給我。』子強將和七巧相靠站在老街一角的合照從自己的手機裡傳輸在她的手機上,設定為開機畫面︰『我到台北的時候再打電話給妳,不對,妳到家的時候就會接到我電話了。摁、摁、摁,也不對,妳騎摩托車我跟在妳後面看著妳安全到家我再回到飯店,打電話給妳。』

『哈哈哈,』這樣的轉折誰受得了?只在幾分鐘內。『你這樣讓我很尷尬,我都還沒說好你就已經幫我決定了這麼多事。』

『什麼事?是我幫妳決定要當我女朋友的事嗎?』

『ㄜ……,哈、哈、哈。手機還我吧。』

『女朋友了?言七巧。』


在言七巧還未會意過來的時候,雙手已被子強緊緊的握在他厚實而溫暖的掌心裡了。

風中一顆塵埃/我的小說題材-小青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463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