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流觴亭
市長:  副市長: 逍遙人觴-酒寒‧新月‧李小花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流觴亭】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關於詩詞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俠客行》 - 李白
 瀏覽6,087|回應26推薦11

楊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1)

‧新月‧
雲明
雷尚淳
阿 默

曳白
最天才的白痴
素樸
Rondo
李小花

more...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來解解李白上面的詩吧.

第一次聽這幾句,尤其是"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這四句,是高中時聽收音機廣播劇-黃俊雄的"六合三侠傳"。當時收音機傳來...

兩位世外高人在茶亭裡縱論天下武林,一位名談天說地風雲子,另一位是講武論文干戈生

那時正值三侠命喪於祕雕的神秘化骨彈,祕雕人醜,武功怪異,且性情孤僻。且又有祕中祕出現,橫掃武林,無人能敵。武林正道雖有白侠幫助,但人單勢孤,正道正傾危。

此時風雲子與干戈生談論著秘雕的身世。秘雕原是個瀟灑俊秀的軍官,與白侠是軍中同袍,兩人合力對抗西南反叛勢力。在一次征戰中受伏擊,秘雕不幸為炮火所傷,肢體傷殘,面目全非,後不知蹤影。白侠也因而退役,浪跡江湖。兩人這層親密戰友的關係,是秘雕不曾對白侠下手的原因。

秘雕在出征前,家鄉留有一位美麗的妻子(原故事也可能是未婚妻),妻子苦等秘雕多年,然郎君始終音信杳無,妻子決定入江湖尋找,其妻就是後來的"大節女"。

網路上有許多嘲笑秘雕的,譏諷秘雕太醜,太詭異,所以大節女命苦。他們不懂秘雕原是個翩翩美少年。

在收音機旁聽到風雲子的解說,我腦海立即浮現"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的奇異景象。一位武功高強的俠士軍官,騎著白馬,星夜奔馳.....

多年後,我將這幅景象編了個故事,講給人聽。其中一人於高一時報名參加學校的校刊編輯,在申請書上寫了這一段"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的作文故事。作文描寫當她聽到這故事後的啟發,每每見到窗邊月光透射進來,將她帶至古戰場上。霎時,人聲、馬聲雜沓,刀槍劍戟,刀光、劍光、星光交映,大隊人馬在星夜下奔馳廝殺。一位少年將軍,正騎著白馬在戰場上衝進,衝出.....

##

素僕似乎有個好觀點。請流觴亭諸君來解這首詩,談談您對此詩的感受。黃平兄,您可要參與喔。


風起緣起~ 風捲起我們的緣,吹拂落葉的眼眉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53604
 回應文章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綠林好漢
    回應給: 雲明(coolcatcom) 推薦6


楊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新月‧
曳白
黃平

Rondo
素樸

雲明的這一短篇很有意思,讓我想起多年前的一部電影,影片中也是男主角是山寨兄弟,喜歡上被劫持的一位富家女生。富家員外花重金請了殺手,追殺這批綠林人物。

最後這位富家千金也喜歡上了男主角。可惜,富家員外的追殺令已出,男主角雖一路上保護此女,免受自己兄弟的干擾,又要逃避員外聘請的殺手追殺。最後,男主角在林中為殺手設的陷阱所傷。女生眼睜睜看著這些日來為自己安全奔波的男子,被一箭穿心,在自己眼前嚥氣。

台灣常聽道上的大哥,即使在逃亡時,身邊總會有個漂亮又死心蹋地的女人陪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57322
亂入一通
推薦7


雲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新月‧

最天才的白痴
素樸
曳白
黃平
楊風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 《俠客行》李白

 

銀鞍根本不是他的,白馬更不是。
不過在他勒韁夾腿的瞬間,便知這白馬腳勁不凡。這群山賊放了落石陷阱,搶了那車隊,騎在白馬上的那富家公子根本拉不緊韁繩,奔走之際,自己摔下馬來,跌了個頭破血流,眼見不活。
他見了哈哈一笑,出手抓住馬鬃,翻上馬背,才夾腿,白馬颯沓如飛,再拉韁繩,馬兒像知他心意般,雙蹄一蹬,身旁景物如流星般掠過,再也停不下來。

風在耳邊呼嘯,讓人稱心快意,賊也不想做了。然而這只是閃過腦海的一瞬之思,他聽到自己回嘴的聲音:「哈哈!我不做賊,能做什麼?」
對於這輩子只做過賊的人來說,這問題沒解!過去他不曾這麼想過,一時之間,心裡彷彿哽了個什麼東西,說不上口,不吐不快。這馬兒像知他心意般,奔得更猛了。
轉眼已然奔到坡底,才出山林,便見到一群盜賊在掠搶馬車,山道旁橫七豎八,躺了一地的死人,只剩一名白衣女子揮舞著樹枝,奮力抵抗,她左肩衣袖被賊人扯破,露出了臂膀肌膚,人還活著只是被玩弄。
「救我」是她眼眸傳來的呼喚,實際上她正咬牙苦撐,沒能開口。

他緩下馬蹄,打量對方,白衣女子身旁那群是另一山頭的賊,不曾照面過。
對方那賊頭已挺著長劍攻來,他無暇多想,將馬鞍旁的刀柄一提,鋒刃如霜映照,原來是一把鉤月彎刀,偏重的刀頭感覺十分順手,就拿那賊頭的長劍來試刀吧!才順勢揮斬兩下,斷劍的鏗鏘聲中,濺出了一道血泉,那賊頭的首級凌空而過,正巧落在白衣女子腳邊,幾點殷紅染上她的白裙。

沒了頭兒的盜賊全慌了心,大夥一哄而散。那白衣女子軟腿坐倒,眼眸望向他,嬌柔話聲卻難掩憤恨:「你放過了一個,回頭便是一群來找。」
他心想也對,低頭隨口一句:「天下如此之亂,到處都是賊。」轉身縱馬趕上,十步一人,全殺光了,手上這霜雪明亮的彎刀果然順手。
一晃眼又奔回白衣女子身前,甩袖拂衣,原想擦拭刀上血水,不料刀刃竟未染血,反手收刀時,才瞥見刀身上刻有五個小字「霜雪明月刃」,恐怕是把不凡之器,只是自己未曾聽聞而已。

白衣女子搖搖晃晃站起,低聲道:「我……我手還沒力,快扶我上馬。」
他跳下馬來,牽她上去,望著她白裙上沾染的幾點紅血,卻是癡了。
白衣女子又道:「你……你怎不上馬?這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他心裡遲疑:「我可是賊?」手腳卻仍俐落,一個翻身,坐上她的背後。
這馬兒甚有靈性,知道人坐好了,便放蹄奔了起來,銀鞍輕輕晃,他的心裡還在遲疑:「怎麼她說啥,我做啥。」

她的髮絲在眼前飄舞,身子緩緩靠來,原來她剛才全力抵抗,手仍酸麻。
感覺她還抓不緊馬韁,他只好伸手扶住她的腰,免得她摔下馬,跌了個頭破血流,漸漸的,她的手也鬆開馬韁,放心讓他扶著。
感覺她身子一陣一陣微微顫抖,他內心的遲疑正在擴大,忽然有水珠沾到臉上,抬頭未見天落雨,才明白原來是她在流淚,這女子在人前表現堅強,現在卻是在偷哭。他不曉得該怎麼辦,這輩子沒安慰過女人,就這麼傻傻摟著她,兩人一起,淚在風中,管牠馬兒要奔馳幾千里,根本不在意,

她自個兒哭了一會兒,淚都風乾了,回眸瞧了瞧他,伸手一指,貼近他臉頰說:「我們下馬歇一歇吧!這兒好像有間舊廟。」
不知為何,她說的話,都會照做,他牽著她下馬,讓她坐在石階上。
大概是位富家小姐,習慣了使喚人家。

他轉身從鞍袋取下水囊,仍是先交給她,她喝了幾口,雙手沾了些水,擦擦淚痕,整整頭髮,纖纖細指好不忙碌,弄完後想起別人還沒喝水,才把水囊還他。
他一直站在她身側,已偷眼瞧了幾回,一手接過水囊,一手解下冠帶氈帽,仰頭咕嘟咕嘟直飲,甚是豪氣。
白衣女子這時才看清他面容,低眉垂目想了一下,突然站起,彎身拜倒,柔聲道:「多有失禮了,未謝過這位刀客俠,我……」

他心裡懷疑:「我是刀客俠?」這話沒說出來,差點兒哈哈笑出!腦中一時混亂,不知如何答話,急忙壓低了帽簷遮臉,胡亂道:「沒什麼,妳可以走了!」緊接又問:「妳要去哪?」關心之情難掩。
她移步彎腰,細指摸上他臂膀,故意瞧他帽簷下的表情,靦腆說出:「我……我眼下沒了親人,救命之恩無從報答,不如跟著你吧……」這話中明顯帶著情愫,讓他腦中亂上加亂。
沒等他回應,她微笑道:「刀客俠!你怎麼不說話了,你叫什麼名字?還是……別告訴我也沒關係,你就是我的刀客俠。」
他微微點頭,雖然這一生沒愛過,但什麼是愛?從她眼神似乎就能明白。

過去每到一處便燒殺擄掠,女人見了如遇鬼魅,她們臉上只有驚恐,聲叫如豬,不如一一砍翻了才安靜些。
眼前這女子不同,眼眸與神態讓他心頭竄動,竟是有些不敢瞧她,或是說,自己根本不配瞧著她。

他心裡的遲疑已近終點:「我是刀客俠嗎?那銀鞍根本不是我的,白馬更不是……『霜雪明月刃』也不是我的,不過……不過……」
不過什麼?他胸口怦怦跳了好久才敢告訴自己:「不過……不過她的心是!」

為了她,不做賊了,以後就跟她一起,過去的身世、過去的名字,就此深藏。
做不做刀客俠?她說是就是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56061
西方也是近代的事情
    回應給: 楊風(meicom) 推薦6


黃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曳白

Rondo
楊風
素樸
‧新月‧

以前,看過一個說法:西方最早的自由業音樂家,是莫札特

其實,全世界都是進入工商業社會後,中產階級興起,所有的文化工作者,才多了賺錢的機會.

中國,在唐朝中葉安史之亂前,就開始進入工商業社會,所以,才開始出現一些未取得功名的文人,不過主要的文人,還是參加功名的.尤其是宋朝.

野人獻曝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54811
Re: 古代的詩人是副業
    回應給: 黃平 (julian2021) 推薦6


楊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曳白

素樸
‧新月‧
黃平
Rondo

古代讀書人讀了書,的確是想進取功名,出人頭地。是以李白、杜甫等不是只想作詩人,而是想在仕途上伸展抱負,一展長才。講的粗俗些,就是當大官,最好是宰輔,以顯功績,又以詩詞賦畫等顯示其才華,留名青史。這與西方稍有不同。

舉個簡單例子作比喻,如果今天我是行政院長,或是某部長,我哪有時間來流觴亭混?就是幹不了大任,沒人叫我扛大責,才來這邊玩阿。至於李白,杜甫,甚至是我個人是否能擔大任,那是另外話題。胸有大志而無大才,這也是常見的。

當然詩詞文是古時候讀書人求取功名的途徑與手段,是必備,必要學的。仕途不順,因而寄情於詩詞文,或是抒發己志,或是暗諷時政,也是常見。但我寧願任何時代的社會,都能提供想發展的人一個客觀公平的環境,而不是說他們在政治上沒發展,反倒在文學上大放異彩,是吾等之幸。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54778
收下囉
    回應給: 黃平 (julian2021) 推薦4


素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新月‧
曳白
黃平

多謝贈句!

不是一字之差,是整整的一句之差。讀書不認真的結果。

哈哈!我果然不宜被叫前輩,這一叫就從馬背上摔下來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54695
古代的詩人是副業
    回應給: 素樸(nj4qj6xup6) 推薦5


黃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新月‧
曳白
楊風
素樸

以事後諸葛而論,李曹在政治路上不順遂,而在文學上大放異彩,是我們的幸福。
素樸這次錯了.

其實,李白.杜甫.一生還是都希望為國家所用,而曹植,從他哥哥曹丕,到姪兒時代,都是被監視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54686
難不成
    回應給: 楊風(meicom) 推薦3


素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Rondo
楊風

是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54555
錯得好!也是一字之差。。。
    回應給: 黃平 (julian2021) 推薦4


素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新月‧
黃平
楊風

我認錯!年輕時死不認錯,現在老臉厚得。。。還有什麼錯?來來來都歸入我的帳下,只是可不可以不要罰捏?

我改一個字,「李曹沒走政治之路』,這樣補考是否通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54539
該罰三杯酒
    回應給: 素樸(nj4qj6xup6) 推薦4


黃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新月‧
素樸
楊風

以事後諸葛而論,李曹沒走上政治之路,而在文學上大放異彩,是我們的幸福。
素樸這次錯了.

李白和曹植,都走上政治的路,同時,都嚴重不愉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54444
非是黃俊雄
    回應給: Rondo (0225079775) 推薦3


楊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素樸

黃平

非是黃俊雄的聲音,朗讀這四句的,不是黃俊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54437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