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流觴亭
市長:  副市長: 逍遙人觴-酒寒‧新月‧李小花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流觴亭】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佳作欣賞心得報告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王國維 蝶戀花(百尺朱樓臨大道)
 瀏覽2,830|回應8推薦11

黃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1)

曳白
楊風
紫筠
Rondo
最天才的白痴
觴-酒寒
陶侃
李小花
逍遙人

more...

開始學寫詩詞時,總覺得...現代人寫古體詩詞很難.直到看過王國維的詞後,才知道自己過去的想法是錯誤的.

王國維 蝶戀花(百尺朱樓臨大道)
百尺朱樓臨大道.樓外輕雷,不間昏和曉.獨倚闌干人窈窕,閒中數盡行人小.
一霎車塵生樹杪.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薄晚西風吹雨到,明朝又是傷流潦.

(百尺朱樓臨大道.樓外輕雷,不間昏和曉.)

一位佳人住在大馬路邊的高樓上,每天,從早到晚,路上來往的車輛川流不息,發出吵雜的聲音.

李商隱 無題二首
鳳尾香羅薄幾重,碧文圓頂夜深縫.扇裁月魄羞難掩,車走雷聲語未通.
曾是寂寥金燼暗,斷無消息石榴紅.斑騅只繫垂楊岸,何處西南待好風.

重幃深下莫愁堂,臥後清宵細細長.神女生涯原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郎.
風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誰教桂葉香.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

(獨倚闌干人窈窕,閒中數盡行人小.)

她孤單的倚靠在欄杆邊,看著路上的過往行人.

溫庭筠 望江南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

(一霎車塵生樹杪.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

她看著經過的車子,希望有一輛是她心愛的人歸來的車子,但是失望了.經過的車輛,只留下了塵土,而這裡的一切,都在塵土的煙塵中,逐漸的凋零.

陸機      為顧彥先贈婦 (二首之一)
辭家遠行遊,悠悠三千里,京洛多風塵,素衣化為緇.修身悼憂苦,感念同懷子,
隆思亂心曲,沉歡滯不起.歡沉難克興,心亂誰為理,願假歸鴻翼,翻飛浙江汜.

(薄晚西風吹雨到,明朝又是傷流潦.)

傍晚的時候,下起雨來了,明天經過的車輛.行人,將要為滿地的汙水和泥濘,而困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195567
 回應文章
可憐開謝不同時
    回應給: 楊風(meicom) 推薦6


最天才的白痴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曳白
素樸
黃平
李小花
逍遙人
楊風

 

臨江仙    王國維

聞說金微郎戍處。昨宵夢向金微。不知今又過遼西。千屯沙上暗,萬騎月中嘶。
郎似梅花儂似葉,朅來手撫空枝,可憐開謝不同時。漫言花落早,只是葉生遲。

你在東、我夢東;你在西、我夢西。你似花、我似葉。我卻總是手撫空枝。
可憐開謝不同時。漫言花落早,只是葉生遲。

若文中是女子,這是很美的情詩。若文中寫的是理想,這是人生。

(我總覺王國維筆下女子都不是女子、愛情也不是愛情。)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33963
像 
    回應給: 最天才的白痴(aaronftt) 推薦5


楊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曳白
素樸
黃平
李小花
最天才的白痴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的確像輓聯,但沒那麼慘,倒是 心殘了.

胡鄒兩句~

情感如飄雪融消 朱顏易老人易憔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33956
王國維 蝶戀花
推薦6


最天才的白痴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曳白
素樸
黃平
李小花
逍遙人
楊風

王國維 蝶戀花

百尺朱樓臨大道.樓外輕雷,不間昏和曉.獨倚闌干人窈窕,閒中數盡行人小.
一霎車塵生樹杪.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薄晚西風吹雨到,明朝又是傷流潦.

閱盡天涯離別苦、不道歸來、零落花如許。花底相看無一語、綠窗春與天俱暮。
待把相思燈下訴、一縷新歡、舊恨千千縷。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看完王國維的百尺朱樓臨大道,能不看他的閱盡天涯離別苦。如前面是才子佳人離別,那後面就是才子佳人離別後相見。我的解讀豪不浪漫,煮鶴焚琴。

我自以為閱歷盡天涯離別之苦、想不到我歸來、花的零落竟大出我意外。花底你我相看一言不發、綠窗外春暮天也暮。
想把相思燈下告訴你、重逢有一縷開心、離別多年的舊恨卻有千千縷。人間最是留不住、人會老、花會謝。

這些畫面絕不是什麼才子佳人、思念、互訴離別之情的浪漫之美。而是「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的現實、生活壓力、流離、潦倒的結果。想把相思燈下訴,嘩!燈下照出的是很多皺紋、又老又醜的女人!能再見有一絲開心,這麼多年、這麼多事,怎麼說?一句也說不出,舊恨湧心田。「一霎車塵生樹杪,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讀者可據個人的經驗把個人感情附加在詞上,但探索王國維的內心世界,他的心是很悲苦無奈的,在他的詞集中斑斑可見。上面一詞一般人熟悉的:「閱盡天涯離別苦、不道歸來、零落花如許。」重點不在人常引用的第一「閱盡天涯離別苦」,而是下面的「不道歸來、零落花如許」,說白了就是我自以為閱歷盡天涯離別之苦、歸來後我才知那都是小意思。「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像不像輓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33951
粗淺
推薦7


最天才的白痴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曳白
李小花

素樸
楊風
黃平
逍遙人

 

酷愛王國維亦酷愛此詞。葉嘉瑩老師詩詞大家,是我老師的老師,她闡釋的每句都深有見地啟發,境界很高,字字珠玉。但最粗淺的她沒有點出來,可能因為她覺得最基本的事人人皆懂,所以只說難的、不說易的。在此補點粗淺的。

百尺朱樓臨大道。樓外輕雷,不間昏和曉。獨倚闌干人窈窕,閑中數盡行人小。
一霎車塵生樹杪。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薄晚西風吹雨到,明朝又是傷流潦。

我謮詩詞有一習慣,先把地點弄清楚。我覺得這首詞所寫的地點,上下闋是不同的,上闋在朱樓。下闋在大道。(形象化去理解,如嘉瑩老師唸此詞,全詞是女聲的。如我唸此詞,上半女聲、下半男聲。)

上片:百尺朱樓對著大道。樓外車輪聲不間斷昏和曉。窈窕佳人獨倚闌干,無聊中在看著大道上小人物的忙碌。


嘉瑩老師說,這不是情詩。這首詞不是一首傳統性質的思婦之作。那“陌上樓頭”的無奈,那“塵中”的庸碌,二者日漸“老”的悲哀,都已超越了思婦的狹窄范圍。


下闋的地點在大道,如停留在朱樓遠看,意境就隔。一霎車塵生樹杪,朱樓遠看不過一陣煙,不沾心不沾身。但用大道忙碌的人的角度,就是風塵沙泥、風霜全打在臉上,還要繼續前行。加之薄晚、西風、雨、泥濘、全都承受在身上的行人之苦。(嘉瑩老師全詞在朱樓看,和我不一樣。)


一霎濺起的車塵飛到樹杪。路上行人樓頭佳人,都向塵中漸老去。薄霧漸晚吹起西風雨又將到,明朝又要在繼續我的悲傷潦倒泥濘中打轉。


嘉瑩老師說,用:過盡千帆皆不是,則這上半闋完全是思婦詞。但下半闋中“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的口吻卻提醒我們:此詞象徵著一種關懷著人間的精神與理念。


我整理簡而言之,上半是清、下半是濁。上半是高、下半是低。上半是女、下半是男。上半是閒、下半是忙。上半是一種精神境界和智慧高度,下半是一種現實生活和環境壓逼。

嘉瑩老師那篇該是講評,她演講時學生把她的說話筆錄,所以內容跳來跳去有點割裂零碎,留心她所引說此詞的愛情,都不是愛情,或為理想、記托等。要仔細看。有原文在、不引述了。

 

把這詞看成情詞不是無因,但歷代情詞情思很多,不缺這一首。如不把上女下男用一個情字相連,意境廣闊很多。看個人性情。

 

文中引了一首浣溪沙 ,是我至愛,網上有解,點文就好:

 

山寺微茫背夕曛,鳥飛不到半山昏。上方孤罄定行雲。
試上高峰窺皓月,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

 

“山寺微茫背夕曛。”“曛”是日落時的餘光。落日的餘輝籠罩著山間的寺院,山寺顯得迷迷茫茫,悠遠難涉。“微茫的山寺”實際是一種象徵,象徵著王國維畢生所追求的神聖、崇高、淒美、茫遠的理想目標。“背”字顯出了實現理想的艱難。“鳥飛不到半山昏。”鳥兒急急忙忙地往巢裡飛,飛到途中,天色已經昏暗了下來。人所追求的境界是如此難以達到。“上方孤磬定行雲。”山中寺裡的鐘磬聲悠遠寧靜竟能使天空的行雲為之駐足!也許作者內心曾經有過脫離紅塵不問世事的癡想和奢望,可是現實的桎梏和讀書人的責任,使他這片“行雲”無法“定”下來。“試上高峰窺皓月,偶開天眼覷紅塵。”只畏浮雲遮望眼,即使皓月當空也怕看不清楚,於是攀至山頂,凝目向天空張望。一切是如此的安寧和澄澈,恍惚間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居高臨下,凝目下視,忽然發現自己還在山下,根本沒有上來。其實自己就是紅塵中那蠕蠕蠢蠢的眾生,原來人間萬物無非是那滾滾紅塵中的暫時的“色相”而已。“試上”的努力是一種固有的追求的痛苦,“偶開”的意外是不可避免的覺悟。“可憐身是眼中人。”就在頓悟的同時,卻猛然驚醒,原來自己也是這芸芸眾生中的一個,也正在塵世的欲望中掙扎,苦苦不能自拔。(以為)心在天上,(原來)身在人間!

 

我以為自己超脫紅塵,攀高峰窺皓月開天眼看紅塵,才發現、才看見原來自己不過是一直紅塵中打滾。

 

王國維投河而死不是沒有原因,這種人太痛苦活不下去。


 



本文於 修改第 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33787
推薦3


最天才的白痴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曳白
黃平
素樸

在抓自己從前寫過什麼時發見這篇、推一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332762
小小解讀
    回應給: 黃平 (julian2021) 推薦6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曳白
楊風
最天才的白痴
素樸
黃平
逍遙人

簡單說
就是思婦閨怨
怨什麼:

高樓,幽居
獨我長相思
他總不來,時間好閒
看著行人漸行漸遠直到身影消失

車子蒙塵
時光黯淡
就這樣日復一日
不見那紅顏老嗎

傍晚時分
西風晚雨
路上泥濘
如此天氣,明朝怕是他又不會來了吧


這首詞上下兩片一意到底
上片先寫景,再到人。用白描手法寫出怨婦的寂寞
下片用一個細微的塵,帶出了青春蒙塵的慨歎
結尾以景訴情,路人嘆路難行,實際上是女主角怕那人不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196938
名家點評太複雜了
    回應給: 黃平 (julian2021) 推薦3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曳白
黃平
素樸

晚來再來苦讀寫自我心得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195585
正好看過嘉瑩讀詩中講評過這篇
    回應給: 黃平 (julian2021) 推薦7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楊風
最天才的白痴
陶侃
逍遙人
黃平
素樸

蝶戀花

  王國維

  百尺朱樓臨大道。樓外輕雷,不間昏和曉。獨倚闌干人窈窕,閑中數盡行人小。

  一霎車塵生樹杪。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薄晚西風吹雨到,明朝又是傷流潦。

  

  這是王國維最有名的一首詞,其隱喻多義的文學意象、自然流露的哲理思致和悲天憫人的意識形態,在《人間詞》中最具代表性。

  判斷一首詞有無言外之意,要看作者的身世經歷和思想狀態,還要看他所處的時代大環境,更要看作品本身的口吻和姿態。為什麼說這首詞不是一首傳統性質的思婦之作,而是包含了哲理與意識形態之隱喻的作品?因為,當我們讀到“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這一句的時候,會強烈感覺到: 那“陌上樓頭”之遼闊廣泛,那“塵中”的痛苦,“老”的悲哀,都已超越了思婦的狹窄范圍﹔那種悲天憫人的感情和對世界透徹的了解,已不屬於作品中的思婦而屬於作者本人了。當有了這種感受,再品味整首詞就會發現,這首詞幾乎每一句都包含隱喻之義。

  “百尺朱樓臨大道。樓外輕雷,不間昏和曉”,這是寫思婦居住的環境。古人常以居處之高來象征樓內人的高潔與脫俗,所以這是在烘托人物形象。“臨大道”,是為引出下一句“樓外輕雷,不間昏和曉”。“輕雷”是指大道上的車馬聲。杜甫《樂游園歌》雲 “白日雷霆夾城仗”,李商隱《無題》詩雲 “車走雷聲語未通”,都以雷聲形容大道上的車馬聲。“獨倚闌干人窈窕,閑中數盡行人小”的是思婦,那是一個孤獨寂寞的美麗女子,站在高樓上盼望愛人歸來,頗有溫庭筠《望江南》“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公式洲”的意味。如果我們單從這個角度看,則這上半闋完全是傳統意義上的思婦詞。

  但下半闋中“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的口吻卻提醒我們:作者在上半闋之所以這樣寫,是有隱喻含義的。首先,“樓外輕雷”似可代表世俗的塵囂,而“百尺高樓”則象征一種精神境界和智慧高度,二者本來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可以互不相干,但那“閑中數盡行人小”的行為卻把二者聯系起來了。這種居高臨下又與紅塵難舍難分的意境,在《人間詞》中不止一次出現過,如“夜起倚危樓。樓角玉繩低亞。惟有月明霜冷,浸萬家鴛瓦”(《好事近》)﹔如“人間曙,疏林平楚,歷歷來時路”(《點絳唇》)﹔最具象征意義的則無過於《浣溪沙》的“試上高峰窺皓月,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了。其次,那思婦似乎也象征著一種關懷著人間的精神與理念。蓋因舊時養家糊口、爭名逐利都是男子之事,所以往往是男子在紅塵中陷溺較深。相比之下,女子對名利之事看得比較淡一些,所以古代有許多故事和神話,常常塑造一些女神的形象去安撫和慰藉那些在紅塵中失意的男子。

  在這個世界上有兩類人:一類是老庄之徒,他們總是站在高高的雲端,諷刺嘲笑這個世界的庸常和忙碌﹔另一類是儒家之徒,他們從感情上與這個世界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但從理智上又不接受這個世界的骯臟,他們致力於改變世界,卻又常常遭受到沉重的甚至致命的打擊。王國維屬於后一類。他在詞中登高望遠,但他的視線永遠關注著人間而不是天上。

  因此,那“百尺朱樓臨大道”的“臨”,不免令我們聯想起屈原《離騷》“忽臨睨夫舊鄉”的“臨”。“百尺朱樓”中的那個女子,她居處之地的高遠和“人窈窕”的嫻靜美好,本來都是超凡脫俗的,但“不間昏和曉”的“樓外輕雷”卻使她不能與紅塵隔絕﹔“獨倚”的孤獨寂寞也暗示了她有無法與紅塵痛絕的愛情﹔“閑中數盡行人小”的行為則流露出她所有的希望與理想都寄托在紅塵之中。不僅如此,“閑中數盡行人小”的口吻也含有從高處俯視紅塵中人的一種旁觀者的觀察和反思。

  “一霎車塵生樹杪”的意思是說:樓上的思婦注意著遠方馳來的每一輛車子,希望有一輛是她愛人乘坐的。但那些車子都沒有在樓前停下,而向前馳去,隻留下令人失望的車塵。所謂“塵”,其實是一種污染。陸機說“京洛多風塵,素衣化為緇”(《為顧彥先贈婦》),那京洛的塵土是用來比喻世俗污染的。樓外的行人固然避不過,樓上的觀察者也避不過。“都向塵中老”的“老”字,有零落凋傷的意思。你可以是清高的也可以是理性的,但是隻要你沒有割斷與這個世界的聯系,隻要這個世界上還有你所愛和所關懷的人和事,你就無法擺脫同他們一起零落的命運。所以,“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是出自苦難眾生的嘆息,是自古至今所有善於觀察人生卻無力把握命運的智者的共同悲哀。

  “薄晚西風吹雨到,明朝又是傷流潦”,傍晚時下起雨來,明天大街上將到處是污水與泥濘,路人將如何行走?縱觀整個人類的歷史,不也一樣貫穿著許許多多無常的變化嗎?

  從高樓俯視大道,會產生這麼多聯想,大概也隻有王國維這種兼有詩人和哲學家氣質的人才能做到。其實他還寫過一首詠蠶詩,詩中說,蠶辛辛苦苦操勞,繁殖子孫,然后再“輾轉周復始”,它這一生到底為什麼呢?這實際上提出了一個“人活著到底為什麼”的問題。人之不同於其他生物,是因為人有理想而且有實現理想的智慧。但人的短暫一生往往不但實現不了自己的理想,還要忍受許多苦難。這當然是一種悲觀的人生觀,也許是應該被批判的。但須看到,王國維的這種悲觀正是由於他對人生的極度執著造成的。樓中那個窈窕女子,盡管樓外有“輕雷”的噪音,有“樹杪”的車塵,有“薄晚”的風雨,有“明朝”的流潦,但她所關懷、所期待、所愛的,仍然都在樓外的大地而不在飄渺的虛空,她與大地上的那個世界始終休戚相關。

  (安 易整理)

文章來自網路

http://opinion.people.com.cn/BIG5/n/2014/0701/c1003-25222148.html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5195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