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流觴亭
市長:  副市長: 逍遙人觴-酒寒‧新月‧李小花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流觴亭】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大家來點評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姑妄言之姑聽之─評酒君〈採桑子〉
 瀏覽1,006|回應1推薦11

moonfunss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1)

love_with_ghosts
雷尚淳
鳶兒
花箋
小鯊
sunism
鳳彩翎:阿9公然侮辱
李小花
好希望

more...

採桑子 -- 【腦內】 和體            酒寒

玉蔥初剪銀刀子  白肉泥香  紅酒杯狂  況味紛陳今漸忘
小樓偏惹風來看  對岸燈光  留影紗窗  遙見明朝畫淡妝
 

    本作為一歡場女子憶往昔之作,詩旨顯明,格調由疏狂轉為淡雅,茲分上下片述之如下:

    上片從歡宴開始,由前三句可知,宴會有有白肉,有紅酒,且此紅肉白酒是由具有如玉蔥一般的手的美人所服務的,其言「初剪」乃謂首次從事此事,可能是講第一次做菜,或是第一次當歡場之女子,因如此熱鬧的酒肉歡宴,使的此女記憶深刻。然而當時所深刻的並非是景,而是景中之情,關鍵便在於「初剪」,若非初剪,則技巧嫺熟,日日歡宴,何來難忘;而由於初剪,首次下廚,或首次見此場面,當中帶著生澀、驚嘆、羞赧等各種情緒都是會由於初剪所造成的,因此有特別處記憶也才會獨特。在上片末句卻言「況味紛陳今漸忘」,此句承上啟下,「況味紛陳」乃是如此獨特的記憶,如今卻「今漸忘」,其緣由便來自於下,引發讀者往下閱讀。

    下片則係久歷歡場女子之已漸漸無情。本片由小樓起興,小樓惹風之「」字用的妙極,「」字生動活潑,恰似具有風動畫面之感;且只有人才能惹人與被惹,而在此作者賦予小樓及風感情,似有寄托之意:樓在此長立,風吹過無痕;歡場女子便如小樓,招引恩客,引風盼顧,將客人引來之後,客人又如風一般的消逝,風過無痕,亦不留情,最多可能留下口袋的鈔票。而下三句,「對岸燈光,留影紗窗。」可以想見廳堂的燈又被點亮,馬上又要再鍍上粉黛,因此「遙見明朝畫淡妝」,又要再次接客了。本片可見絕非只有一夜之景,而是夜夜如此,才會有「遙見明朝」就「畫淡妝」的制約行為,在久歷歡場之後,又怎能持續對上片初見的酒肉歡宴的鋪張奢華歷久彌新呢?因此「初剪」之日並非記憶被塵封,而係記憶被這日復一日故做的巧笑倩兮逐漸模糊掉了,惟有因此,上片尾句方有「況味紛陳今漸忘」之感。本片雖無任何感嘆字眼,其實被制約而忘懷初心的無奈是更深沉的表露出來,不言而喻。

    本闋上下二片銜接極好,渾然一體,前後呼應,用字亦甚多佳處,諸如「初剪」、「惹」等,更生活了本闋詞句,活潑動態了起來;此外更由上片「初剪」的疏狂,到下片久歷歡場後淡然對之而再度塗上的「淡妝」亦深刻描寫歡場女子的內心想法的改變,值得讚賞。惟若硬要說哪裡不妥,我想只有「初剪」二字乍看不易讓人理解吧!但細細品嚐,仍可以解讀出「初剪」的味道。本闋越讀則越加豐富,值堪吟詠咀嚼。

    魔王贊曰:生活在炎涼世態之中的人們,亦如歡場女子一般,由初剪時的生澀或驚嘆,久之則形成日復一日的制約行為,從而墬入循環的無間,日日畫上淡妝來迎接新客,而漸忘原本的自己。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3797368
 回應文章
謝晚晴兄賜評
    回應給: 晚晴大魔王(moonfunss) 推薦6


觴-酒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花箋
小鯊
sunism
鳳彩翎:阿9公然侮辱
好希望
逍遙人

有人說上班族就和歡場女一樣,要奉迎、要獻身、要挨罵、沒固定工作時間地點、在公司要幹,下班在家也幹...每天也是做著相同東西...行屍走肉...想當初從學校畢業後出來工作的熱情,對社會的憧憬,都已隨時間而消逝。

明朝畫淡妝,不就是很無奈的控訴嗎?

晚晴兄的評論實在出色...讓小弟我一直做歡場女子至永遠...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69&aid=3797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