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書香園地
市長:沄玥★方晨☆  副市長: 路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我的書香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雜記/小品文/散文/評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世博散記(作者:張之傑)
 瀏覽1,358|回應1推薦1

沄玥★方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沄玥★方晨☆

世博散記 

張之傑 

上海世博一開幕,我就想去,但學校還沒放假,只好耐心等待。六月下旬學期結束,滬上氣溫連破紀錄,心想等到天氣涼爽點再去吧。眼看新學期即將開始,不能再等了,於是冒著秋老虎,展開為期四天的世博之旅。 

我們九月三日(星期五)成行,當天九時許到達飯店。地陪說,這家飯店位於郊區,附近什麼都沒有,「你們就早點休息吧!」第二天清晨,曉色中從落地窗外望,看不到一幢高樓,地理位置真的夠偏! 

進入世博園區

這麼偏遠的飯店,竟然一房難求,世博的魅力可見一斑。我們八點半乘小巴出發,約一個小時後到達一號門,只見萬頭鑽動,人潮正在排隊入園。所謂「門」,其實是一大排入口,在武警指揮下,我們排隊經過迴旋的柵欄,被分配至不同的入口,經過刷卡驗票,再經過比一般機場還要嚴格的安檢,才能進入園區。 

上海世博有八個門和七個水上出入口。一號門位於浦西,一側就是跨越黃浦江的盧浦大橋。我們一進門,就遵照地陪的建議,搭乘13號地鐵前往浦東園區。浦西園區佔地1.35平方公里,以產業館、主題館、城市館為主。浦東園區佔地3.93平方公里,所有的國家館都在浦東。我們時間有限,只能將兩天半的時間全都放在浦東了。 

我們參加的那個團,只有七人,沒有隨團導遊,地陪只帶我們到一號門門外。地鐵第13號線是專為世博建的,只有三站,我們從一號門左側的盧浦大橋站上車,穿過黃浦江江底,在世博大道站下車。 

小白菜

我們出了站,遵照地陪的囑咐,立刻去問志願者(志工),要去英、法、德館往哪兒走?世博的志工都是滬寧一帶的大學生,經過培訓,輪流到園區服務兩週。他們戴白帽,穿白鞋、白褲,上身是白、綠兩色帶領子的T恤,難怪人們暱稱他們小白菜。 

我問一位小白菜,當世博志工有什麼條件?她回答:「首先要能說英語。」我又問:「你們只來兩週,怎麼那麼熟?」她回答:「培訓時發張導覽圖,我們每個地方都得走到啊!自己負責的區域更要走很多遍。」園區那麼大,我們只看了一小部份,已經舉步維艱,小白菜的扎實培訓,值得我們借鑑。 

大陸的大學生較為純樸,小白菜們看起來比同齡的台灣大學生年輕。我的學生有不少戴假睫毛的,看到小白菜們稚嫩的臉孔,不期然地想到自己當學生時的情景。 

排隊

我們從世博大道站出站,走不多遠就是以歐洲國家為主、最熱門的C片區。我們沒警覺到這天是禮拜六,人潮正在大量湧入,當我們看完丹麥和西班牙館,再去看德國館時,園區廣播竟然播出:「預計要排隊六小時的有德國館,預計要排隊五小時的有英國館、沙特館,預計要排隊四小時的有法國館、日本館…」算了!去看不遠處的非洲聯合館吧。 

非洲聯合館不用排隊,是個超大型棚屋,供一些非洲小國設館,還撥出一個區域供各國設攤。這些小國大多虛應故事,弄點木雕等工藝品充數。我在館內逛了一圈,記憶最深的是一位蓋紀念章的黑美人,她身材窈窕,鼻子挺,嘴唇薄,頭髮棕黑,紮成無數小辮子,論姿容,絕不遜名模黑珍珠。 

看完非洲聯合館,趕緊搭乘收費的電動車前往A片區,到台灣館領取預約券。媒體上常出現的世博軸、文化中心、中國館、台灣館都在該區。台灣館每天上午九點半、下午三點半各發一次預約券,每次發兩千張。地陪說,兩點以前去排隊就來得及,我是一點二十五分到的,排隊入口處已經關閉,我問維持秩序的小白菜,應該什麼時候前來排隊?答案是中午十二時左右。 

悵然離開台灣館,到附近的尼泊爾館、斯里蘭卡館、巴基斯坦館參觀,這幾個館都得排隊,但都不超過十五分鐘,較參觀丹麥館、西班牙館還要輕鬆。 

預約券

第二天,看過C片區的葡萄牙館,趕緊搭乘園區巴士來到台灣館,排了三個多小時才拿到預約券,接著又排了約一個小時,終於踏進台灣館。 

據我所知,憑預約券入場的有中國館、台灣館、香港館和澳門館。其他各國,大多排隊進場。當然嘍,若干小國完全不用排隊。各館的排隊區,都用鐵柵欄圈出狀如迴紋針、寬度可容兩人的通道,右側的鐵柵欄上,鑲著可容半個屁股的長條木凳,讓站累了的人可以稍為緩解。都九月了,仍然燠熱難當,所幸排隊區搭有帆布棚子,每一通道上方有兩排水管,定時噴出霧氣,用來降溫。 

參觀一般館場,排隊的人流緩緩向前移動,不大可能坐下來休息。等候取預約券時,排在原處不動,只見有人倚欄站立或半坐著,有人坐在自備的摺疊式小板凳上,有人逕自坐在地上。有伴者還可聊天,無伴者只能猛搖扇子,或抱膝而眠,或不時看著手錶,催促時間過得快點。

從排隊或領預約券者所操的語言聽來,絕大多數來在滬杭甬一帶(現稱長三角),其中以上海人為大宗。操北方話者不多,外國人很少,操粵語者大多是港澳遊客。內人五月間就去過世博,她說那時遇到的外國人以日韓為主,白人不多。看來世博主要靠著國內訪客支撐,若非大國很難辦好。 

由於排隊領券的時間過長,不時有人去上廁所,或出去購買飲料,無形中為投機者製造機會。您只要說,您是如廁回來的,或購買飲料回來的,小白菜們哪能辨別真偽?我排在外側,先後目睹一男一女利用這個方法混進隊伍。 

等到我們取得預約券,準備排隊進場時,才知道有人兜售黃牛票,一張一百元人民幣。幾萬元的團費都花了,誰還在乎那點小錢,早知道的話,買張黃牛票豈不省事,哪會傻呼呼地排三個多小時隊呢! 

台灣館

台灣館位於中國館北側,港、澳館位於中國館南側,確有母雞帶小雞的姿態。中國館高大雄偉,狀如冠冕,顯然取意「萬國衣冠拜冕旒」。台灣館小而亮眼,主體建築是個大燈罩和罩內的大圓球。燈罩和圓球上走馬燈般不停地出現大幅畫面,入夜後尤其繽紛多彩。 

根據行程,地陪六時到一號門接我們。既然來了,哪能不看看世博的夜景,於是我們成為自由行。頭一天,我在巴基斯坦館吃了一頓風味晚餐,再到文化中心頂樓的咖啡廳坐坐,窗外就是黃浦江,和隔江的浦西園區,視野美極了。熬到夜幕將臨,搭乘電梯下樓,一回眸,首先躍入眼簾的,就是玲瓏剔透的台灣館!像座燈塔般,引領著背後的中國館。我駐足良久,一種莫名的自豪感油然湧上心頭。 

第二天,我們拿到預約券,排隊入內參觀,每次四十人,同一位接待小姐帶我們走畢全程,讓人有自己是貴賓的感覺。我們先到五樓(大圓球內部)觀看7204D全天域劇場,一時彷彿置身玉山頂峰、阿里山檜木林、太魯閣九曲洞…,相信任何一位沒到過台灣的朋友都會心嚮往之。接著到二樓的點燈水台放祈福天燈,水台裡的水取自日月潭,中央的玫瑰石來自花蓮,水台外圍的紅木取自阿里山紅檜,每一細節都具匠心。緊接著到一樓的竹編大樹下,在國樂聲中觀賞茶藝、喝茶,特製茶杯就送給每位客人。參觀過程約20分鐘,一氣呵成,絕無冷場。 

臨別,工作人員奉上一個小布袋,用來裝送我們的茶杯,還有一個大型手提袋,裡面有面紙、噴霧式消毒水和一碗碗裝泡麵。走出台灣館,稱讚聲不絕於耳,這時真想跳出來說:「我是台灣來的!」 

中國館

相對於台灣館的小而美、小而精、小而巧,中國館就粗糙得多了。中國館每天發出五萬張預約券,其中給散客的約兩萬張,通常一開館就發光了,必須天沒亮就去排隊。我和同伴蒙上天眷顧,等待進入台灣館時,認識了兩位大陸青年,聽說我們還沒看中國館,各送我們一張預約券!於是看完台灣館,馬上移師中國館,見證了兩岸的差異。 

中國館的基座,呈正方形,高約四層樓,是省市區館的所在,高聳的中國館就雄峙在基座的平台上。從外觀看,中國館的確雄偉壯觀,甚至帶有君臨天下的霸氣,但館內展出和外觀卻形成強烈反差。 

參觀者進入大廳,排隊搭乘巨型電梯,到樓上觀看片長八分鐘、120度巨型銀幕電影「和諧中國」。內容空泛,拍攝技術平平,缺乏撼動人心的張力。接下去是乘坐軌道車的「尋覓之旅」,在迴旋的迷宮中觀看拱橋、斗拱、園林等模型,由於製作拙劣,不過遊樂場的水準。參觀一個多小時,只有動態的「清明上河圖」還能給人留下點印象。 

對比中國館和台灣館,台灣的軟實力遠在中國大陸之上。台灣館內外無不盡心盡力,中國館卻大而化之。旁的不說,中國館的導引小姐面無表情,說話有如背書,台灣館的導引小姐笑容可掬,說話和藹可親。所謂軟實力,除了創造力,還包括為人處事的態度和教養;這是台灣所剩下的唯一優勢,但從大陸的進步神速來看,誰也不知這一優勢還能保持多久。 

飲食博覽會

世博園區到處可見賣紀念品的特許店,和各種飲食店,還有規劃整齊、販售簡餐的攤位,飲食問題很容易解決。有些國家館設有餐廳,大師傅都是該國派來的大廚,花一點點錢,就可嘗到地到的異國風味,可說是參觀世博的莫大享受。 

此行我們為了節省時間,一直東趕西趕,沒能靜下來好好享受異國餐飲,最最可惜的是:看完法國館,急著趕去看省市區館,未能品嘗世博的法國菜。有天晚上,我想吃點異國風味,同伴卻想吃麵,於是走到中國館附近的康師傅私房麵,門口設有排隊區,可見有時還得排隊呢!我們好不容易找了兩個位子,各叫一碗牛肉麵,單價四十八元人民幣(約二三○元),比台灣貴了一倍多,大陸人的錢真好賺! 

康師傅私房麵的例子說明,看世博最好不要吃國人(大陸人和台灣人)開的餐廳,多花不了多少(甚至不多花錢),就可嘗遍純正的異國口味,天下哪有如此美事!如果再次蒞臨,我將改變策略,少看、多吃,用味蕾感受世博的豐富多采。 

建築博覽會

上海世博據說有一五四個館,此行我只看過十幾個館,不過加上看建築的話,就很難說看過幾個館了。舉例來說,熱門的德國館、英國館、沙特館我就無緣進入,但都就近看過。英國館據說內部無甚可觀,但外觀絕美,公認是上海世博建築桂冠。德國館據說很有看頭,但外觀並不怎麼搶眼。 

九月六日(週一)晨遊客較少,排了半小時隊,得以進入法國館。回憶起來,除了網狀的外表、綠化的中庭,和「晚禱」等幾幅名畫,其他還記得的是站在出口處的兩名俊美法國男孩,不停地以中文勸人光顧出口處的法國餐廳。兩人不到二十,長得貌比潘安,年輕女孩爭著和他們照相。 

回想起來,我造訪過的十幾個館,印象最深的是西班牙館,它外觀新潮,內有巨型動感電影,和不時隨著片中音樂起舞的佛朗明哥舞者,充分體現該國浪漫、奔放的民族風情。丹麥館只靠小美人魚銅雕,就足以撐起場面,可見展品在精不在多。中國館的失敗,在於缺乏焦點,雜亂的展出無法一下子抓住觀眾。 

整體來說,世博場館約略分為三大類:一類求新求變,如英國館、西班牙館;一類脫胎傳統,如中國館、馬來西亞館;一類因襲傳統,如巴基斯坦館、泰國館。求新求變是歷屆世博建築的主旋律,上海世博場館十之七八屬於此類。走一趟世博,宛如走訪建築博覽會,光看建築就值得了,何必一定進入場館﹗ 

上海世博的主體建築:中國館、世博軸、文化中心、世博中心等等,莫不氣象雄大﹔整個世博園區,也規劃得氣勢恢宏。這幾年我到過大陸若干地方,即使是三級城市,也都顯現出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一朝所特有的雄大氣象。 

毛澤東所領導的中共,塑造出一種以北方基層農民為基調、可概括為「高、大、粗、壯」四個字的審美觀,和宋室南遷以降、以江南書生為基調的纖細文弱迥然有別。這種審美觀早已體現在建築、繪畫、雕塑等方面,上海世博並非特例。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一朝是否能夠上追漢、唐,開創另一盛世,那就要看軟實力能否配合了漢、唐氣象豈止雄大而已 

一個累字了得

此行只有兩天半,想多看幾個館,必須分秒必爭。我們上午九時半左右走下小巴,晚間八時至九時許離開園區,一天走動加上站立的時間超過十小時!對一般人來說,的確是一大考驗。 

世博浦東園區分為A片區、B片區、C片區,除了串聯三區的中央大道有巴士和電動車,其他都得依靠雙腿。上海的氣溫和太陽的烈度都和台北差不多,在炎陽曝曬下東奔西跑,不一刻就汗流浹背、濕透衣衫。這還不說,走動和站立過久,雙腿和雙腳就會漲痛。我受過傷,漲痛的尤其厲害,回到飯店,趕緊泡了個熱水澡,睡時又用兩個枕頭把雙腿墊高,第二天吃早餐時,漲痛已緩解不少,但一進入世博園區,又漲痛得舉步維艱。 

同團的一位年輕人,第二天就磨得雙腳起泡,相對來說,我這老頭子還算好的。但不論怎麼累、怎麼痛,我們七人都堅持到底,沒人提前回飯店休息。 

此行沒看幾個館,也沒吃幾餐異國菜,實在應該再去一趟,但想起難以消受的勞累,再去一次的衝動立刻煙消雲散。(2010912於新店蝸居) 

(金門日報副刊,2010/0924 


(伴讀音樂:弄風月影搖)

 


持續挖坑中,也持續補坑中^.^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53&aid=4220058
 回應文章
行萬里路
推薦0


沄玥★方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以前的人要行萬里路,可能要花很長很長的時間,現代人可真是幸運多了,拜科技發達之賜,有什麼地方去不得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53&aid=422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