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書香園地
市長:沄玥★方晨☆  副市長: 路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我的書香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舞文弄墨(小說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新俠客異聞錄之新世紀SAGA  EPISODE I 天之逆子(9)
 瀏覽387|回應0推薦0

雁苓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PHASE 9 重歸故土



君臨皇朝曆文帝玥瑚元年,暨南聯帝國曆太祖南騜十八年,彼此視為世讐的兩國經『葒荻原』一役後,再度停戰。

王凌霄、司徒淳丰亦隨鞏村軍拔營欲返回皇都君臨,一路上兩名老將雙馬並行談笑,說得盡是昔年風光,一旁王凌霄則目光呆滯地遙望著彼方虛空,心中似對即將前往的那處既熟悉,卻又帶點陌生的地方忐忑不安著……

一行人一邊於途中紮營野營,一邊則放快行軍速度,但求能讓軍士們及方歷大戰的自己早日返回皇都休息。

果不其然,凱旋而返的鞏村軍即提早了五天來到了君臨皇城之外。

「這……這就是當年曾為我們兄弟奮鬥根據地的那座小城嗎?」
再見故地,司徒淳丰不禁眼口俱張地呆愣住,口中也開始滔滔不絕地讚嘆著。

確實,久違的君臨城,早已不是當年武王朝時代的不毛小城,自先皇武侯接手太守一職後,即開始進行大規模的修、擴建等諸多工事,如今的君臨皇城,巍峨壯觀,氣勢更顯雄渾、磅礡。

君臨皇城牆高二十米,頂寬十六米,城門上不乏敵樓、城樓等基本設施,無論耐久度及抗敵性皆為一等一,城牆外亦建有寬八十米,深二十米的護城河,護城河里,水波盪漾,漁舟點點,水中滿是魚蝦蟹貝,若無戰事,這條能讓敵人不能輕易渡過的澎湃大江,亦為當地漁產的主要樞紐。

時近黃昏,在即將消逝的夕陽照耀下,君臨皇城就像是屹立不搖的巨神般,永遠佇立此地,靜靜地守護著早已失去昔年盛景的君臨皇朝。

「歡迎回到龍之皇都—君臨皇城……」
看著初回舊日故里,卻面露驚訝之色的兩人,鞏村即拍馬向前,伸手比著皇城方向,帶笑地喃喃介紹著。

就在鞏村話才剛說完,隨著城上警示船隻迴避的號角響起,一扇與護城河正成完美比例的巨大城門亦開始緩緩降下,沒多久,那扇巨門就在眾人面前,變成了可輕易走過那條澎湃大江的筆直大道。

君臨皇城內車水馬龍,行人匆匆,道路兩旁店舖林立,一派繁榮的景象。

軍隊才剛進入皇城,鞏村即高聲下令眾人退散,趕緊返家與家人團圓,而於大戰中不幸喪生的先烈骨灰,他亦不厭其煩地一一送回家屬手中,並予與相當合理的賠償,當然也因鞏村名聲評價頗高,諸位家屬自然沒有半點怨言。

該行之事既定,鞏村即領二人朝著皇殿方向而行,途中,早有一批人馬等候,為首將者頭髮灰白,手撫長鬚,面上佈滿皺紋,眉宇間卻不失銳利英氣,正是皇朝老將姜鉞勝,引領麾下皇家衛隊欲迎接摯友凱旋。

好友相見,自是一陣寒暄,直至姜鉞勝看見與摯友同行的兩人,不禁開始問著兩人的身分。

鞏村自然知道朝中賈氏一族獨大的狀況,根本無法容下傾向先皇一脈的淳丰、凌霄二人,又感昔年先皇知遇,自然不能說實話,即臉不紅;氣不喘地道:「這兩人是我於『葒荻原』新收的,中年的名叫鬱風清,年輕的名叫鬱夜楓,這對兒父子在大戰中幫了我不少忙,我覺得他們可能可以幫助陛下,便將他們帶回引見給陛下。」

「喔!嗯?」姜鉞勝撫著灰白長鬚聽著,明白地點了點頭,倏然,當他瞥見凌霄時,不禁露出了十分驚訝的表情,但只微微數秒,卻又馬上揚起一抹和藹微笑,口中暗暗道:「原來如此,可終於來了,好!好……」言迄,又朗朗笑了數聲。

原本害怕瞞不過摯友多年識人眼光的鞏村早已被搞得冷汗淋漓,現又看見摯友臉上他所認為詭異的微笑,心中已是不寒而慄,但他畢竟為皇朝諜報翹楚,自然不能明顯地表現出來。

三人跟隨在皇家衛隊列中,向著早被賈氏一族所操控的皇殿浩盪行去……



皇殿巍峨、莊嚴,氣勢磅礡,對於曾經單騎闖入這里的司徒淳丰來說,自然不會有任何感覺,但對於劉姥姥逛大觀園—頭一遭的王凌霄來說,他就像是充滿驚奇的孩子般,眼口俱張地開始讚嘆起四周景物。

進入皇殿後,姜鉞勝即轉身對三人,拜揖道:「老夫就送各位到此,一會兒陛下將召見各位,皇殿禁地多,為免二位亂闖,接下來二位客人就交由鞏兄代為招待……」

「好友是要回府梳整一番嗎?」
鞏村忽皺著眉,道:「看來待會兒可能會是非常盛大的陣仗哩!」

「這可不是!」
姜鉞勝也開始苦笑著,道:「待會的揭見,規模可比每朝廷議,所有文武百官幾乎都會出席,太后當然也會駕臨垂簾聽政,依我看,鞏兄一會兒也回去整理一番吧!那麼,老夫先告辭了。」

「嗯!」
鞏村微微點頭,表示知意。

此時,姜鉞勝再催疆繩,策馬離去。

「哼!她也親臨召見會議?」
姜鉞勝走後,司徒淳丰即策馬與鞏村並行,板著臉道:「是想親眼鑒定我們是敵是友嗎?」

「確實!」
鞏村微笑著,點頭道:「能助我軍一抗帝國軍,倒也不是泛泛之輩,倘若可以拉攏,她必定全力支持,但若是傾向陛下一派,那麼,賈氏一族勢將……」

他話還沒說完,淳丰卻已早先一步,咬著牙道:「剷除異己……嗎?真不愧是『豺狼』之女!」

「此外……」
鞏村忽面色凝重地道:「我明白你對她曾將你送入黑淮礦獄一直耿耿於懷,但事過多年,人事亦非,若想繼續在這兒待下的話,待會兒見到她,即便怒氣攻心,你也必須隱忍下來,明白嗎?」

聞言,司徒淳丰卻也不想再繼續話題,轉頭欲尋跟在後頭的王凌霄,卻見凌霄竟仍忘情於皇殿的新奇景物當中,且距兩人頗遠,不好氣地高聲呼道:「喂!臭小子,皇殿戒備森嚴,再不跟上,若落單被人逮到,小心被砍頭呀!」

聲甫落,凌霄一時驚醒,疆繩猛催,趕緊跟了上來

(看來你對她還是無法釋懷,待會兒可不要一舉爆發呀……)
鞏村見到淳丰漫不經心的態度,不禁無奈地搖搖頭,心里滴咕著。

大殿之上,眾官齊聚,分道兩側,賈太后也已先一步駕臨,身隱於垂幕之後,欲觀抵抗帝國之人,是否能為賈氏一族所用。

等待多時,為候一人,百官開始議論紛紛,皆是揣測皇帝欲見之人,是敵?是友?唯有太傅景熒、老將軍姜鉞勝、鞏村三人,則是不發一語,冷眼觀視。

皇上駕到!

倏然,自外頭傳來一聲高呼,頓時一片鴉雀無聲,隨聲之後,只見一道傲然身影,一襲金黃色披風飄揚,頭戴皇冠垂珠,緩緩走向皇者之位。

待皇者於龍椅坐定,階下眾官盡皆跪下,異口呼聲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人平身。」
「謝陛下!」
禮畢,眾臣再分道兩側,武墨承即轉眼看著鞏村,道:「鞏卿家,朕曾聞『葒荻原』一役,因有兩名民人勇士加入,我軍才能一舉獲勝,是嗎?」

「啟稟陛下,確有此事!」
鞏村出班,拜揖奏道:「『葒荻原』一役,帝國精銳盡出,戰局一度僵持,幸虧有此兩人加入,我軍才有力挽狂瀾之契機,微臣覺得如此人才埋沒微臣陣營,實為可惜,欲將兩人介紹予陛下,望能替我朝拔擢人才。」

「如此甚好!」
武墨承笑了笑,撫掌道:「那麼,兩名人才現在何處?」

「啟稟陛下!」
鞏村答道:「鬱風清、鬱夜楓父子已在殿外等候多時了。」

「哦?」
武墨承高興地道:「來人,傳朕旨意,將兩人傳入吧。」

卻見太監總管用他那尖細的聲音喊道:「宣,鬱風清、鬱夜楓父子進殿!」接著,小太監們一個接一個將話從皇殿傳了出去。

一會兒,司徒淳丰與王凌霄聞旨進入皇殿,一見人,眾人亦私下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草民鬱風清,」
「鬱夜楓。」
「參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兩人上殿,自然免不了基本禮節。

(這個人!嗯……奇怪,怎會突來一種強烈的厭惡感?)
賈太后一見淳丰,卻忽面露不悅,心生不安。

「平身!」

「謝陛下!」
兩人異口謝禮,一同起身。

武墨承看看兩人,點了點頭,笑道:「二位想必就是協助我軍擊潰帝國軍攻勢的抗敵英雄,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

(這個人身負皇龍帝氣,氣宇不凡,不愧亦為大哥之子,可惜卻是賈氏族人……)
「陛下贊謬了!」
司徒淳丰忙道:「咱父子只是草莽賤身,因怕皇朝與帝國之戰牽連家園,恰有神技在身,方出綿薄之力,不足掛齒。」

武墨承笑了笑,道:「不管為私,或為公,二位助我軍退敵之恩卻是鐵錚錚的事實,更何況『英雄不怕出身低』,不必拘泥,有何要求?請盡開吧!」

「這……」
司徒淳丰一愣,惶恐道:「咱父子實為耕農,安居樂業,出力相助只為守護家園,並不奢求任何回報,來見陛下,實應鞏大人極力相邀,咱父子並無所求,只求早日返回家園,繼續耕作過日。」

「這……」
武墨承皺起眉,道:「但恁擁有一身好本領,若埋沒街井之中,豈不可惜?」

「皇兒,」
此時,賈太后也出聲道:「既然兩位堅決不肯接受獎賜,就莫再強求了,隨意打賞,放其歸去吧!」

(此聲是……妖妃!)
「司徒叔叔,司徒叔叔……」
「呃!」
司徒淳丰聞聲,知是當年設計其入獄之人,心中萬般憤怒,雙拳緊握、緊咬著牙,凌霄見狀,趕緊用手肘頂頂,輕聲呼喚,淳丰這才驚覺,勉強將讐恨吞聲隱忍下來,亦讓一旁的鞏村鬆了口氣。

「嗯?」
武墨承一驚,道:「鬱先生怎麼了,臉色十分難看,是不舒服嗎?」

「沒事!」
司徒淳丰大吁一聲,淡笑道:「只是草民初來皇殿,一時還不適應,感謝陛下關心。」

「如此說來……朕若再留,實無意義,」
武墨承沉思道:「真是可惜啊……唉!那麼朕便准……」

「且慢!老臣有事上奏。」
話沒說完,一人已出班上奏,竟是老將軍姜鉞勝。

「哦?」
武墨承心頭一熱,卻佯裝不知道:「不知老將軍有何事上奏?」

「老臣以為,」
姜鉞勝正色道:「帝國雖敗,卻非亡滅,隨時都有再攻之虞,若將兩位壯士遣回,帝國若再攻,我軍恐怕再無僥倖……」

語甫落,又有一人閃出,厲聲道:「老將軍如此說,是視我朝無人乎?」

武墨承一看,卻是大將軍丁龍,心頭一轉,故作不悅道:「確實,我朝人才濟濟,軍事方面有老將軍你、鞏卿家,以及丁龍大將軍二人為朕分憂解勞,還未到非靠鬱家父子不可之地步。」

「唉!」
姜鉞勝長長嘆口氣,沉聲道:「若在先皇在世時代,確實如此,文有王潮、程子遷、歐陽信廷,武有司徒淳丰、公羊義龍、白馬驍騌等,面對帝國四將校,遊刃有餘,如今,我朝能與之匹敵,可說寥寥無幾,除鞏村之外,相信陛下仍記憶猶新,大將軍曾與銀影對陣一次,雖不算敗,亦多有慘虧,而老臣,實則年邁老衰,智能慢慢消退;體力漸漸流失,已是時日無多,還有多少日子能替陛下分憂軍機?」

「嗯?」
武墨承閉目沉思,道:「那麼,朕問諸位,除了大將軍、老將軍與鞏卿家,誰自認能與帝國四將校正面匹敵,只要站出來,朕馬上加封他!」

眾臣一陣安靜,誰也不敢作聲,就連丁龍也早已無地自容地縮回班中。

「既是如此,」
武墨承點了點頭,道:「那麼二位,可願待在我朝出力佈策,直至帝國敗亡為止?」

「這……」
「且慢!」
司徒淳丰還未答覆,賈太后卻又開口道:「皇兒,人才拔擢不能如此草率,二位乃為街井平民,若欲提拔,需要一定程序,太傅,以你之見呢?」

「微臣以為,」
景熒上前一步,出班上奏道:「老將軍之分析不無道理,這兩人自有留於朝中之價值,依臣所知,鬱風清沉穩老練,曾率軍與銀影交鋒,卻讓他討不了任何便宜,可以封將,至於鬱夜楓……」

(嗯?這……這種感覺是……?)
(很熟悉……又很溫暖的感覺究竟是……?)
話未絕,武墨承已朝王凌霄看去,兩人四目交接,倏然,皆感一股熟悉、難以言喻的力量在體內竄動著。

「老師!」
武墨承突然作聲,道:「此人年齡與朕相仿,與朕還挺投緣,朕想讓他成為朕的隨身侍衛。」

語甫落,不僅凌霄愣住,眾臣亦愕然。

「皇兒,」
賈太后卻又開口,大聲道:「不得胡鬧!」

「啟稟太后,」
景熒點了點頭,道:「微臣認為,此事並無不妥,陛下深居皇室,難得遇到年紀相仿的伴兒,於文,可一同學習,互相複習,於武,此人身懷奇能武學,若能教導陛下,相信陛下必能文武皆修。」

「嗯?」
賈太后一聽,頓時沉默。

就在此時,姜鉞勝亦忽開口,附和道:「太傅所言有理,老臣深感贊同!」

語落,班列里的鞏村也突然走出,道:「臣亦贊同!」

三名重臣聯名薦才,賈氏一族及反對官員,自然不敢上前反駁。

武墨承微微一笑,道:「既然沒有人反對,就這麼著了。」

賈太后又沉靜了一會,語氣平緩道:「既是我朝得才,就按決議而行吧!來人,擺駕回宮。」

卻見垂幕之後,兩名原本侍立在側的宮女慌忙近身,扶著賈太后,自後方出口離去。

至此,武墨承宣佈最後結果,封淳丰為將,收凌霄為隨侍,決議既定,眾臣亦紛紛散場而去……



太后寢宮,賈太后與丁龍密談,賈太后怒氣沖沖,道:「好個三名重臣!竟同時開口讓這兩個來路不明的父子混入皇朝……」

丁龍輕聲一笑,道:「太后與這兩人素昧平生,怎會對此二人如此厭惡?」

「這……」
賈太后一愣,道:「雖然哀家從未見過二人,但不知怎地,哀家卻突有一股來自內心深處的厭惡感。」

「確實!」
丁龍點點頭,同意道:「其實不只太后會有這種感覺,就連末將似乎也有這種感覺,不祥的預感……」

「莫非!」
賈太后突似想到了什麼,大吃一驚道:「這兩人會是皇兒為對付哀家,所找來的伏兵?」

「太后多慮了,」
丁龍笑了笑,搖搖頭道:「景太傅、鞏村、姜老將軍等,皆為我賈氏一族一份子,就連陛下亦為相爺子孫,怎會找人來反太后?」

「但……」
賈太后緊張得抓住丁龍的手,道:「來路不明的兩人、三名重臣的聯名,一切似乎太過巧合。」

丁龍仰天大笑,順勢將賈太后拉到懷中,將嘴湊近她耳邊輕聲吹氣道:「既然如此,末將一定竭盡心力,務必替您察明一切,這總行麼?」

縱然惡氣難平,經過丁龍這麼一挑逗,臉上更顯春心蕩漾:「行,當然行……」

燈,吹滅。

太傅府大廳,景熒笑臉盈盈地沖茶、吟詩。

石碾輕飛瑟瑟塵,乳香烹出建溪春。
世間絕品人難識,閑對茶經憶古人。

突然,一名下人近身,通報道:「主人,姜老將軍求見,現已在門外等候。」

「嗯?」
景熒微微一笑,道:「請他進入。」

「是!」
下人行禮告退。

過沒多久,姜鉞勝緩步進入,卻是一臉凝重地搖首大嘆道:「如此火燒眉睫,你竟還能老神在在地閒吟品茗,真不愧為相爺高徒也……」

「喔!」
景熒笑著,持壺倒茶,遞了一杯於對面桌上,笑道:「原來是老將軍蒞臨,在下有失遠迎,實罪過也,奉茶一杯,望老將軍海涵。」

「海涵?」
姜鉞勝忽怒眼一瞪,大拍了桌案,道:「你之罪過應不只如此,我問你,你將司徒淳丰與念雪太子引回皇朝,究竟有何意圖?」

「這……」
驚天之語,卻讓景熒突然收起笑容,雙眼緩閉……

次回予告:
面對老將軍之問,景熒將作何回應?
他所做一切,又是為何?
次回,『永遠的良師』!
你能夠戰勝心中的恐懼嗎?
要是可能的話,我真希望自己能做些什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53&aid=2508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