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書香園地
市長:沄玥★方晨☆  副市長: 路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我的書香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舞文弄墨(小說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新俠客異聞錄之新世紀SAGA  EPISODE I 天之逆子(7)
 瀏覽376|回應0推薦1

雁苓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路子

PHASE 7 三女之爭

公孫長孫無力地癱坐在王位上,以手掩面,頹喪在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哀慟當中……

曾經,舉兵反抗一代霸王武侯的十一年少,而今,聽聞小兒子戰死的惡耗,這名利用優異政治手腕一度扭轉頹勢的真龍帝王,在一瞬間彷彿衰老了幾十歲,面容憔悴到,根本看不出僅是名二十九歲的壯年人。

在那個時代里,早婚,可以說是相當司空見慣的,十四歲時,長孫便與元配郗皇后有了秋雲,二十歲時,再與權貴妃有了秋雨,二十二歲時,小兒子秋霜亦由權貴妃便便大腹中孕育而出。

原本,自古皇帝三妻四妾,兒孫滿堂屢見不顯,但除文武全才、謀略過人的秋雲之外,長孫最喜歡的兒子就是秋霜,這個孩子完全不像母親權貴妃及親身兄長秋雨那般奸險、善妒,和秋雲一樣,時值年少的秋霜亦很快就掌握六韜、孫子等兵書精義,對於孔、孟經典更是倒背如流、融會貫通。

由於秋霜遺體已隨爆風消散,靈柩中也只能裝入他平常的貼身衣物,並將他的寢宮佈置為靈堂,白幔白幡,一片縞素,巨大、栩栩如生的秋霜畫像掛於供桌牆上,無論死者生前的親朋好友,包括文武百官,全皆出席,一排一排,分道兩側,依序向秋霜叩拜。

雙目注視著兒子遺照,長孫思緒不由浮現與秋霜在一起的點滴……

絛然,他笑了,悽笑。

我真是失格的父親……

對他嚴厲,對他無情,沒有歡笑,只有淚水,回首迄今,長孫對他似乎沒有展現半分父愛,或許,他只想栽培秋霜,將來能成為秋雲最稱職左右手,使南聯帝國能在兩人攜手合作之下再上一層,無奈,夢想終歸為夢想,一切都已成為泡影。

眾人皆祭拜完畢,卻唯獨不見秋霜的紅粉佳人—万彩紗,亦不見其父万力丸,實際上,他們父女正因秋霜的死而衝突著……

這天,万力丸府邸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喂!我就是,什麼?你說三殿下戰死了!什麼時候的事?詳細的情況呢?」
聽了另一頭的敘述,一名左臉有著深深刀疤的虯髯大漢不禁長嘆口氣,道:「我明白了,我會將消息照實告訴她的,嗯!」言迄,他面色凝重地掛上電話。

「彩紗!」
然後,他開始放聲叫喚著女兒名字。

聽見父親叫喚,彩紗很快地走到了父親的所在位置:「父親!找我有事嗎?」

「妳要很冷靜地聽我說,」
卻見虯髯大漢忽長嘆口氣,閉目轉身,一字字沉聲道:「三殿下他……在不久之前,已經戰死了……」

聞言,彩紗猶如晴天霹靂,眼口俱張,不可置信地掩住嘴巴,全身顫抖,雙腳不自覺退後數步,哽咽一聲,快步衝出了父親的房間。

「唉……」
回過身,看著女兒離去的方向,虯髯大漢不禁大嘆一聲,默然佇立了許久……

「嗚!三殿下!三殿下……」
聽聞愛人死訊,極度悲慟的彩紗跑出了屋外,來到府邸的花園,聽在一棵樹前,開始嚎啕大哭,一邊又憤恨地捶著樹幹,現在回想起來,或許,秋霜的死,就是由她自己造成的,要是打從一開始便果斷拒絕秋霜的追求,又或者,自己能再努力些說服父親,那麼,這一切的一切或許將不會發生,無奈,逝者已矣,現在無論再說什麼,秋霜也絕不可能再活過來……

數刻之後,卻見万力丸府邸的馬廄前發生了一陣騷動,原來是彩紗打算前往京城,欲向長孫表示願嫁予秋霜的牌位,下人發現後,自然是陷入一番拉扯。

「放開我,讓我去!你們什麼都不懂,根本什麼都不了解!」
「大小姐,萬萬不可呀!若讓妳去,老爺會怪罪我們的。」
「你們幾個太失禮了吧!」
「大小姐,對不起了!」
「放開我!我現在,必須趕去一個地方……」
「但是老爺正在找你,請大小姐別亂跑。」
「快放開我,我根本不想見他!」

「呃,老爺!」
經過一番折騰,彩紗一名弱女子,哪里能掙脫下人,自然是被架往万力丸所在的地方,來到中途,卻見一名粗獷的身影早已等候在此。

万力丸露出了一副好笑的表情,道:「妳說你想要嫁給一張神主牌?簡直荒謬!」

「要不是你,三殿下絕不可能會死!」
彩紗也毅然決然,意正嚴詞道:「你雖然是我父親,也沒有為我決定的權利,我想過了,我有權利選擇我自己的道路!」

『啪!』
「老……老爺!」
突然,一個又重又響的巴掌疾呼在彩紗臉上,將她打倒在地,在場眾人皆目瞪口呆。

「住口,妳以為妳在和誰說話,來人!將大小姐給我關回房間,並派人嚴加看守,除三餐之外,誰也不能任意進出,」
万力丸面色凶惡地指著下人,警告道:「誰敢出岔,你們知道後果!」

「是的!老爺……」
下人們雖是看著彩紗長大,亦對大小姐的遭遇於心不忍,但主命如山,也只能忍心照辦。

「嗚!三殿下,三殿下……」
被打倒在地的彩紗再度淚眼淋漓,又開始痛哭,嘴里還不斷地唸掛心愛的三殿下。

肅穆莊嚴的靈堂,卻也是極法無私的審判場,在秋霜遺照之前,文武分立兩側,長孫端坐皇座,三名后妃及兩名皇子隨側聽審,有人幸災樂禍,有人十分憂心,一名身穿罪衣的罪者默然跪在面前,公審的正是距戰場最近,卻護主不周的銀影。

雖同行的常君心亦有過,但其早與部下串供,當秋霜於葒荻谷自爆之刻,自己正於敵陣與敵軍伏兵奮力“周旋”,畢竟護主不周,罪罰仍在,卻不致死,如此說來,情況對於無遇伏兵的銀影愈趨不利。

喪子之痛,權貴妃面對害子之兇,分外眼紅,手指銀影痛罵著:「大膽銀影!害死皇兒,該誅!」

「你……認罪嗎?」
面對昔日功臣,但種種證盡皆據顯示,銀影確有害子之嫌,長孫雖有不忍,卻還是忍住私心,語氣沉重地問出這句話。

銀影長嘆口氣,搖搖頭道:「三皇子之死,臣確有責任,無法守護葒荻谷通路,以致帝國援兵無法到來,讓三皇子選擇自盡,臣確實罪該萬死……」

(唉!)
「既然如此,刑官何在?」
「臣在!」
「將人帶下,擇日行刑!」
「遵旨!」
眼見銀影不為自己辯駁,雖然不願,但為安死者之心,還是忍痛喚來刑官,欲將人帶下。

(這……母后!)
「嗯?」
刑官一步步走向銀影,秋雲心急如焚,目光頻向母親郗皇后看去,皇后知意,突對刑官喝道:「且慢!」

郗皇后突然喝止,卻讓刑官心怯,腳步即刻停下,亦讓在場眾人詫異。

「嗯?」
長孫心中一震,道:「皇后因何喝止?」

郗皇后嘆了嘆,道:「臣妾明白,自古以來,女人不能干預朝政,如今情非得已,就請陛下容臣妾說一句公道話吧!」

「嗯?」
長孫心中似有主意,揮揮手道:「講吧!」

「銀影大人自入帝國以來,只有立功,少有失誤,智勇雙全,將相之才,是為帝國之福也,關於今日之事,雲兒曾派人重回現場觀視……」
說到這,郗皇后卻忽停口。

「哦?」
如同預測,毫秒不差,長孫馬上接話道:「雲兒,那你查到了什麼?」

「是!」
秋雲即站了出來,論述道:「啟稟父皇,當兒臣派人前往萩荻谷觀視現場,卻赫見山谷與帝國之通路已被巨石所阻,觀其之狀,應是岩壁之石,疑似被巨大之力所震落,但事件發生時,卻未聞有何天災訊息,可見是人力所為,於是,兒臣再派身手矯健之人循石爬上,經過勘驗,確為火砲轟擊,再見地上雖無屍體,卻有極不明顯之血跡斑斑,可見此地曾經屠戮,再將屍體處理掉,毀屍滅跡,若不仔細看,兒臣可能也不能尋出端倪……」

聞言,長孫順了順鬍鬚,疑惑道:「火砲!嗯……火砲不是只有帝國才有之物嗎?還有,依據你之論述,此案仍有疑點,根據消息,銀影部隊是帝國唯一未遇伏襲之軍,但你說曾發現屠戮之跡,未何銀影渾然不知?」

秋雲又沉默,如同有默契般,郗皇后忽又開口,一字字接著道:「正是!但陛下是否想過,此事可能非是銀影大人渾然不知,或許是有人欲瞞天過海,企圖嫁禍,試問陛下,當今世上,有誰能來無影;去無蹤,又能殺人於無形,毀屍於無跡呢?」

「嗯?」
長孫一驚,心中似也浮現了一道人影:「此人莫非是……!」

這時,父子亦異口說出了一個名字。

鞏村!

「父皇還記得方才常君心之口供?」
秋雲見局勢欲轉,馬上再打鐵趁熱道:「其曾與鞏村交鋒兩次,第一次,常君心曾下令火砲手以火砲攻擊,卻不敵輕功,不過數招就被殺退,武器、糧秣皆未回收便逃回本陣,所以兒臣懷疑,火砲在當時可能已被鞏村取得大半,接下來……」

秋雲話還沒說完,長孫卻先插口道:「接下來,鞏村以其眼線得知霜兒欲以萩荻谷為援軍基地及退路,即帶火砲及暗部前往銀影陣營,無升息地將守軍屠戮,毀屍滅跡,取而代之,銀影不知,鞏村取機啟動火砲,將谷口封住,銀影見大勢已去,相當自責,一心求死,是不是呢?」

「唉!」
銀影默然,沉下了頭,長嘆一聲。

「父皇!」
一見長孫已有心軟之態,包藏禍心的秋雨突跳出開口道:「縱然銀影與皇弟之死無直接關係,他卻也深研兵法謀略,怎又不知鞏村計策,若真是不察,那他可算是嚴重失職,陣前失職,依照帝國法典,唯一死罪!」

「說得對,」
秋雨一言,再牽權貴妃痛處,情緒再漲,高聲罵道:「銀影,還吾兒命來!」

「這……」
眼見情勢不能收拾,原本已有討保愛將之機被無情破壞,讓長孫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情勢僵持不下之際,有人突然出聲:「臣妾願以性命,討保銀影大人……」

一言既出,現場頓時鴉雀無聲,出言者非是別人,正是儀態雍容,養尊處優,母儀天下的郗皇后。

「皇后你……!」
「母后!」
「娘娘!」

郗皇后語重心長,道:「正如臣妾所說,銀影是帝國之棟樑,若無他輔佐陛下,帝國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發展如此迅速,若是現在殺他,豈不是正中敵人下懷?臣妾不奢求保銀影大人一死,但求能保銀影大人一活……」

還沒等長孫開口,當朝國舅,官拜太師,也就是權貴妃的親身胞兄權宗謀卻先高聲道:「啟奏陛下,姑且不論老臣親身外甥猝死之事,但自古以來,後宮皆不得干預朝政,而今娘娘卻一度擅自出言,無論心態為何?老臣望請陛下勸娘娘自重。」

「嗯?」
聞言,郗皇后心生不悅。

「這……」
(唉!)
長孫一聽,也有點慌了,再見階下囚,只能暗自嘆息。

「權太師,聽你之意,是否認為一名女人份量不夠?」
此時,至今從未發一語的太妃酈采楓也突然開口道:「那麼,加上我呢?」

權貴妃愣了一愣,道:「酈采楓妳……!」

「這……雙后妃聯保銀影大人!」
「呿!」
眾人愕然,權太師一時無言。

雙后妃聯保銀影,靈堂上頓時充斥肅殺之氣,無言無聲,形成三女對峙之勢……

「罷了!」
就在此時,長孫卻故作無奈,長嘆道:「既然皇后與采楓聯名討保,朕就法外放過銀影一馬,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饒,銀影軍職不動,調往北方邊城,防禦外族侵襲,即刻動身,記住!朕不想再看見你!」

銀影叩頭謝恩,道:「謝陛下不殺之恩!臣,告退……」言迄,即起身,故作消沉地緩緩走了出去。

「這……」
眼見害親兇手就這麼安然無恙地走出,秋雨、權太師、權貴妃等人心里皆十分怨恨、不滿。

「陛……」
權貴妃欲再進言,卻被權太師以眼色所阻。

「既然眾人無意見,退朝!」
言迄,長孫大手一揮,披風一振,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靈堂。

皇帝既離,文武百官亦漸漸散去,徒留權太師、權貴妃,及秋雨三人仍留現場。

權貴妃沉下了頭,哽咽道:「就這麼走了?再怎麼說霜兒也是他親生兒子,怎會如此狠心?還有兄長……」她忽目光一凜,忿忿接著道:「為何那時你要阻止我,不讓我繼續說下去,難道就任由那對母子得意,另外,好個酈采楓,真不知她存的是什麼心?」

「妳這是在責怪我?」
權太師冷笑了笑,道:「難道妳沒看清楚當時的狀況,陛下他呀!根本就不想讓銀影死,就算皇后等人不開口,陛下也會想盡辦法來討保他。」

權貴妃淚水盈眶,掩面大哭道:「難道就讓霜兒這麼慘死?」

「我可不管!」
權太師突然臉色一變,怒指權貴妃,警告道:「我告訴你,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千萬不可再造次,若因此影響我的仕途,就別怪我不念兄妹之情,明白嗎?」

「知了……」
權貴妃心頭一驚,縱有萬般不滿,亦只好點頭允諾。

「明白就好,哼!」
言迄,權宗謀身子一轉,也離開了。

「霜兒啊……」
看著無情兄長的身影,權貴妃哽咽兩聲,又開始痛哭了起來。

「舅舅真是無情,唉!」
秋雨故作哀傷,長嘆一聲,輕拍母親的肩膀安慰道:「母后請放心,皇弟無法做到的,我一定能做得到,絕不會讓皇弟白死的……」

幾句安慰,雖讓權貴妃著實寬心了不少,秋雨心中卻是一陣暗笑,不知正在醞釀什麼殘忍恐怖的計畫……

從靈堂里一出來,郗皇后便差人將酈采楓請來寢宮,並遣退下人,房里僅剩郗皇后及酈采楓兩人。

「采楓給娘娘請安!」
酈采楓照俗行了行禮,道:「不知娘娘請采楓前來,有何要事?」

郗皇后笑了笑,道:「這里沒旁人,叫娘娘似乎太過見怪,如果不嫌棄,妳就叫我一聲姐姐吧!」

「這怎麼能行?」
酈采楓故作詫異,道:「後宮有後宮的規矩,皇后養尊處優,實不是采楓所能比擬。」

「就衝著妳這句話!」
郗皇后點點頭,豎起大拇指道:「我更想交上妳這妹子。」

「既然如此,采楓卻之不恭了,」
酈采楓冷笑了笑,道:「相信姐姐請采楓來此,應該不只為了一認妹子這麼簡單吧?」

「妹子果然冰雪聰明!」
郗皇后嘆了口氣,笑道:「確實,我有一個問題想請問妳,方才於靈堂前,為何妳也出言討保銀影大人?」

酈采楓忽愣了一愣,但長年於歡場打滾,卻沒表現在臉上,故作從容,平然道:「那麼請問姐姐,平常對朝事毫不干預的妳,為何也為了他開口兩次?」

「還不是為了我那寶貝兒子,」
郗皇后長嘆一聲,道:「秋霜戰死後,他知道同行的銀影絕脫不了干係,便跑來我這死求活求,試問,天底下,有哪位母親不會對自己的兒子伸出援手?」

「原來如此!」
酈采楓點點頭。

郗皇后問道:「那麼妳呢?妳根本就無需這麼做啊!」

酈采楓嫣然一笑,道:「或許是我十分欽慕他的英雄風華……」說到這,她很快又收起笑容,長嘆口氣:「只可惜仍無法免除他發放北方之刑……」

「傻妹子!」
郗皇后微笑著,輕拍她肩膀,道:「只要沒死,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要不是妳,單憑我,可能也保不住他。」

酈采楓點點頭:「嗯……」

兩人徹夜談笑,月沉星稀……

「唉……」
夜沉寂,御書房里,長孫手拿秋霜的照片,微微顫抖,兩眼深情望著,反覆嘆息,思緒再陷入深遠地回憶之中,無論先前對他多嚴苛,如今,卻完全崩潰,現在的他,只是一名來不及給兒子父愛的慈父。

突然間,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瞬間打散長孫好不容易凝聚的回憶,他很不耐煩的嚷著:「是誰?」

門外道:「啟稟陛下,万大人求見!」

「嗯?」
長孫心中揣測,道:「請入!」

過沒多久,万力丸走了進來,依俗跪安:「臣參見陛下!」

長孫依俗回禮:「平身!」
「謝陛下!」

長孫伸手一比,道:「万愛卿請坐!」

「謝陛下!」
万力丸於長孫面前的位置坐了下來,一眼瞥見桌上的秋霜遺照,心情甚是沉重。

「對了!」
長孫突然想到:「霜兒喪禮,為何万愛卿沒有參加?」

万力丸面色一沉,嘆聲道:「不瞞陛下,只是家中臨時出了點事……」
「哦?」
長孫關心問道:「那麼嚴不嚴重,解決了嗎?」

「多謝陛下關心……」
万力丸微微點頭:「事情算是暫時解決了,但是……」

「咦?」
長孫見万力丸神色有異,擔心問道:「万愛卿似心有所思,不如說出來,設法解決。」

「這也正是臣突來拜訪陛下的原因……」
万力丸突然伏跪,懇求道:「請陛下恩准小女與三殿下之冥婚!」

聞言,長孫不禁大驚,嘎聲道:「你……你再說一遍!」

「三殿下會死,全都是臣的錯!」
万力丸長嘆口氣,自搥胸膛,失聲道:「請陛下降罪,處死罪臣,處死罪臣吧!」

「這……你已將朕搞糊塗了!」
長孫愣住,聽得又更加糊塗。

万力丸平定情緒,娓娓地道:「詳情聽說……因此,三殿下是臣害死的,請陛下降罪!」言迄,他又開始憤恨搥胸,沉首請罪。

「唉……算了!」
長孫忽嘆了口氣,搖搖頭道:「朕准,你無罪!」

万力丸愣了愣:「陛……陛下?」

「朕准,是因為朕感謝你的女兒,是他讓霜兒思想成熟,」
長孫說著,一邊伸手拉起了萬力丸:「你無罪,是因為你讓霜兒成為了一名勇者,所以,你何罪之有?非但無罪,朕亦很高興能有你這麼一位親家。」

「多謝陛下!」
万力丸淡淡地笑了:「臣馬上回去準備嫁娶事宜。」言迄,即轉身退了出去。

力丸走了之後,長孫單手負於背,緩步至窗前,放眼窗外夜空,喃喃道:「看見了嗎?你的死,總算有了回報,霜兒呀……」

次回予告:
塵封已久又熟悉的回憶,是快樂?亦是悲傷?
遼闊而無邊際的北方荒蕪,他又將看見什麼?
次回,『霸王的追憶』!
你能夠戰勝心中的恐懼嗎?


要是可能的話,我真希望自己能做些什麼...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53&aid=2356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