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的書香園地
市長:沄玥★方晨☆  副市長: 路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我的書香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舞文弄墨(小說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短篇武俠--名劍
 瀏覽504|回應0推薦0

沄玥★方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夜色迷濛,明月清朗,沁涼的秋夜,不知何故,總是透露著一股蕭瑟,枯黃的樹葉,隨風而落,子時初,在桃花林旁,一名少年以樹枝代劍,在樹下練劍,口中吟哦著:「劍非劍,名非名,無劍無招,更無名,遨翔天地,風中一沙鷗。」
當唸到「無劍無招」,手中樹枝突然脫手飛出,刷!刺穿在空中隨風飛舞的落葉,再唸到「更無名」時,方才自他掌中飛出的樹枝,似是受到他隱含掌中的勁氣牽引,又迅速回到他的手中。

「遨翔天地,風中一沙鷗」

唸及最後這兩句,少年昂藏的軀幹,像似沒有骨頭支撐般,突然向後倒,眼見少年就要摔倒在地,忽見他雙手往地上一拍,身軀借力彈起,竟在空中打轉,雙手交疊,呼!強烈的劍氣自他手中樹枝迸出,形成劍網,這當口,從黑暗的四周,莫名的飛射出數道劍光,襲擊少年,更與少年發出的劍氣相撞,激起點點火光,劍光落地,月色照耀下,隱隱現出綠光,卻是淬毒的小短匕。

接著又躍出數名黑衣蒙面人,他們口中怒喝:「受死吧!芮清野——背叛的下場,只有死路——」,數名黑衣人,不由分說,揮動手中長劍,圍剿少年。

少年如飛鷹展翅,飄然落地,一把冷劍,從他背後刺來,少年向左滑開,這一劍落空,但是,他避開這一劍,卻有無數劍光自四面八方襲來,濃濃的殺氣,籠罩在深沈的黑夜。

少年只守不攻,縱使敵眾我寡,他卻從容應敵,揮舞手中樹枝迎擊對方利刃,絲毫不見敗象。

「芮清野——你出招啊!為何你不出招?」一名女子的聲音,自殺伐聲中傳出,可見這批黑衣人中有名女子。

少年芮清野聽見這聲音,身軀一震,一名黑衣人手中長劍,已趁機劃破他的衣袖,亦同時刺穿了他的左臂,傷在手臂,卻是痛在心扉,周遭無情的劍氣湧來,芮清野更不敢怠慢,卻不知怎地,仍是採取守勢,他還是不願下殺招。

自他手臂上滴下的鮮血,污染了地上的塵土,空氣中有了血腥味,桃花林已遍佈肅殺之氣,早已破壞昔日的幽然靜諡。

芮清野一時失神,失了先機,而落入劣勢,雙方你來我往,情勢緊繃,呼喝之聲充斥,給這寂靜的黑夜,增添些許生氣。

「你聽出我的聲音了,是不是?為何你依舊不還手?是你從未將我放在心中?還是…你愧對於我?名劍…名劍…在你心中,難道我比不上名劍的稱號?」黑衣女子劍招不停,招招辛辣,一刺芮清野檀中,再刺關元,而其聲音中更是充滿了哀怨與矛盾。

芮清野心中一痛,長袖甩動,勁氣射出,手中樹枝滑過對方的劍身,直接拍打黑衣女子的手腕,女子手腕一麻,第二劍的力道自然變弱,兩人在這一眨眼間,已過了五招,芮清野為防禦對方凌厲的殺招,根本無暇為手臂的傷勢止血,氣力漸弱,待聽見女子幽怨的言詞,更是不知如何接口?

身軀一轉,順勢後退,另外數名黑衣人的劍光又到,芮清野樹枝連拍,步法奇詭,堪堪避開對方的圍捕,口中淡然道:「你們能找到此,就是沒打算讓我活著脫離組織…我也不想多做解釋…」他沒正面回答黑衣女子的質問,心中卻吶喊:「月娘,我相信有一天,妳會明白我的苦衷…我非有意負妳,盼妳諒解…」

「芮清野——納命吧!」女子聽他這麼說,怒火狂燒,尖聲呼吼,語氣中蘊含著極深的恨意,長劍平舉,雙眼如鷹,以雷霆之姿,撲向芮清野。

其他數名黑衣人似以這名黑衣女子月娘為首,他們久攻不下,心中早已膽寒:「天下第一名劍芮清野,果然不是普通的角色,縱使受了傷,身法依舊靈活……」

此刻見月娘誅殺芮清野的意念正熾,他們不願放過此一機會,要是月娘改變主意,不能完成任務,他們將會受到嚴厲的懲處,想到此點,急忙變招,有道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錯過這次機會,未必有下一次,他們遂擺起了北天門獨特的劍陣,再度將芮清野圍困。

月娘將氣勁凝聚於劍尖,筆直刺向芮清野胸膛,芮清野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煞氣,清楚愛恨分明的月娘,已入魔道。

他身軀後仰,月娘的長劍掠過他胸前,他以一毫之差避開月娘犀利的殺人劍招,不料,反應靈敏的月娘,竟來記回馬槍,嗤!利刃自他後背透前胸而出,芮清野沒能及時避開。

氣氛凝結,時間也似乎在那瞬間停止,看著芮清野胸前泊泊湧出的鮮血,月娘心中沒有半點復仇的喜悅,反而有被撕裂的痛楚。

「為什麼不避開?為什麼?你可以避開的…你可以的…」
「如我一死,可以讓妳往後平安,我願意死在妳劍下…」

「不,你不可以死,不可以,芮清野,你給我聽好,我沒讓你死,你不可以隨意死…你…你怎可用如此殘忍的方式回報我?讓我活在愧疚中…清野…」

月娘拉下了蒙面的黑巾,點了芮清野的止血穴,抑制傷處血流的速度,她不敢貿然拔出插在他背上的長劍,她清楚一拔劍,他馬上斃命,抱著氣息微弱的芮清野,她心如刀割,淚濕衣衫,哭倒在芮清野懷中。

當日,他無故告別,支字不留,忘卻繾綣的一夜,讓月娘有種被玩弄的羞辱,上頭下令要取他性命,她不猶疑的領命,追蹤數月,一心一意只想雪恥。

而今,願望達成,他敗在她的劍下,甚至血浴桃花林,她得到什麼?只是空無與悔恨,她只希望這一切是夢。

「告訴我,你告訴我,為什麼你可以為了名劍的稱號,而離開我?」
月娘不安的質問,芮清野來不及告訴月娘,他離開的真正原因,已在她肝腸寸斷的同時,闔然長眠,謎,將永遠是謎,留給月娘只有無盡的懊悔。

明月孤寂,秋風蕭索,當明朝太陽升起時,是否一切會有改觀?名與劍,究竟,在有天下第一名劍之稱的芮清野心中,真正的涵意是什麼?
夜,更深了……
(全文結束)

持續挖坑中,也持續補坑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853&aid=2054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