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HFU華梵大學動漫社
市長:五金行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HFU華梵大學動漫社】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社團資料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Sound of Snow [四]
 瀏覽288|回應0推薦2

zoka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克里斯。李
五金行

  辦完想做的事,我花了點時間走回聖誕村附近的森林,遠遠就能看見一條條閃電從天空落下,好像是附近的魔法學校的學徒正在練習,而且練習的正是“那個”法術。

「喂!那邊那群魔法師,別再亂放“雷爆術”了,很危險的!」我走向他們,因為腦中有一段跟這法術有關的回憶,正告訴我該去教導一下這些學徒。

「可是……」剛才施展魔法的其中一位女魔法師,擺出一副不甘心的表情。

「魔法並不是施展成功就算數,還要考量準確率與場合,在積雪山地附近隨便施展雷爆術,一不留神就可能會打中岩壁引發雪崩,難道妳不懂嗎?」

『才‧不‧會‧嘞!』

  一道寒氣迅速從我身邊流過,並拉出一道弧形擋住我的前方,那是一堆“冰凍術”所造成的冰晶矮牆。

「快逃啊~」施展冰凍術的人大喊。那群魔法師見狀立刻趁機往反方向逃跑;我向身後聲音的來源處望去,看到另一位女魔法師正一面從冰晶的另一側跑過、一面對我扮鬼臉:

「神氣什麼!臭巫師!」

  看著那群消失在遠方的魔法師身影,那句話卻一直在我耳中迴響著,確實,那股神氣與驕傲的個性曾讓我失去不少東西……我在心中這樣提醒自己,在我前往最後的目的地之前。

  不久,我到達了半年前,與雪熊發生戰鬥的場所不遠處,銀白的場景依舊,在今日晴朗的藍空下,深厚的雪地覆蓋了過往的記憶,也覆蓋了我此行的探望對象。

  眼前的是一座立有十字架的墓碑,靜靜地矗立在這片白色平原的一角,我半跪在墓前,閉起雙眼,不禁想起那一天在此發生的一切……

『願妳的靈魂永遠與上帝同在。』

  無預警的,一句話從身旁響起,我睜開眼睛,發現身旁不知何時站了另一位女性。

「沒想到妳也知道這個地方。」

「只是怕你又想當獨行俠做傻事了,再說……」她停頓了一下,語氣透露出淡淡的哀傷:「有誰會不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安息之地呢?」

  在聖誕村的習俗,立有十字架的墓碑代表著這是一座神職人員的墓,在眼前深厚的積雪之下,紅色短髮的女牧師長眠於此。

  當時,連我自己醒來後都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從身受重傷的情況下,還能活著回到聖誕村;後來從道具店老闆的口中得知,當天從雪地被救回來的,除了我和雪紗外,還有另一具女牧師的遺體,但她身上致命的傷勢,卻是暴風騎士所留下的。

「忍著一身沉重的傷,並用盡最後一絲力量施展“治癒術”,要不是她的犧牲,今日的我絕不可能站在這裡,而艾列克居然都沒有主動告訴我……」

  雪紗的語氣帶著一絲責備,當時她為了替我擋下雪熊的攻擊,正面承受那一爪確實也傷得不輕,而我在用火球術擊斃雪熊後也不支倒下,沒想到那位女牧師居然能在我倒下後不久找到我們的位置,大概是在我看完字條急忙離開後便一直跟隨在後,只是因為傷勢過重一直無法追上我的腳步。而在事後,村民還在她身上發現一張疑似遺書的字條:

『當你見到這張字條,表示我已將生命奉獻給須要援助的上帝子民,期望發現我遺體的人能以我所遺留的錢財,作為替我那無依無靠的女兒尋找一棲身之處的酬勞,僅在此祝福那名善良的靈魂能永受上天眷顧』

  我從村民口中得知,這位女牧師與她的女兒相依為命,在離開了所屬教會的情況下,一面替人治療,一面換取生活費繼續流浪。

  想一面與暴風騎士戰鬥一面救人是難上加難,當時她向我要求治療費用時,恐怕就已經料到自己的傷勢已危急,才會想替自己的女兒留下一線生機,為此她才會一路忍著痛苦前來,卻沒想到眼前卻還有一名瀕死傷患,在神職人員的本能驅使下,她最後犧牲自己從冰天雪地中救回兩條生命;若非如此,我們根本撐不到村民們前來拯救。

「就當做是妳治療術的費用,我願意在此定居,並負責照顧妳的女兒直到她長大成人。」

  我對著墓碑,一面說一面對自己當初沒察覺女牧師的異狀、還怪罪神職人員不該多作份外要求之舉感到慚愧,然而這卻已是我所能做的最大程度的回報。

「她的孩子……還挺有魔法師素質的。」雪紗若有所思的說著,我回想起剛才那道冰凍術,的確是蠻有學習天份的,只是牧師的女兒居然成了魔法師,聽起來好像有點奇怪。

「可惜跟她另一位老師一樣,都會使用專惹麻煩的冰凍術。」附帶一提,她還會扮鬼臉。

「哼,你有半條命算是被那專惹麻煩的冰凍術給撿回來的,還說!」

  雪紗轉過身,像是賭氣似的背對我,但事實上在學會使用冰凍術準確凍住雪熊前,我也常是那個法術的攻擊目標之一,所以我認為自己也不算說錯話。

  不過這真是個大好時機!看她沒再說話,我從懷中取出一條項鍊,趁著她遙望遠方時,偷偷從背後戴在她的脖子上。

「好痛!你幹什麼……啊……」看著項鍊,她的眼中閃動著不可思議的驚訝,透明的牙狀結晶體,像鑽石般在她胸前反射著陽光。

「送妳!」我說。「剛剛才帶回來的,我還請工匠稍微加工過。」

「這是……卡崙之牙做成的項鍊?」

「嗯!果然像妳說過的,真的很美。」

「艾列克,難道你把卡崙給……」她回過身,用難以置信的口氣對我詢問。

  沒解決那頭怪物,怎麼可能會有牠的牙齒?不過憑我一人那當然是不可能的,是因為有一群叫“戀人騎士團”的騎士打著為聖誕村消滅禍害的口號,鄭重邀請我加入他們消滅卡崙的隊伍行列,雖然我覺得那應該是他們從大嘴鳥上摔下來時,才突然改變的主意。

「不好意思,我只撿回了這個,比起妳拿到一堆熊貓帽還來得沒價值多了。」

「沒那回事。」她低下頭,兩手慎重的用掌心將項鍊包住。

「對我而言,這是很貴重的禮物,我……很開心。」她笑了,笑得很優美,水藍色的瞳孔彷彿藍天般耀眼。

  看雪紗好像得到什麼寶貝似的高興樣子,我反倒覺得不好意思,原來善意的舉動是可以這樣微不足道,卻又打動人心。

「走吧,那群騎士說下一次的計劃就是要對付暴風騎士,正好我跟那傢伙也有一筆帳要算!妳要一起跟來嗎?」

「你……你不怕帶我一起去,還會害你被埋在雪裡嗎?」抬起頭,她問了我一個很“冷”的問題。

  說的也是,巫師的魔法比魔法師強大的多,我們這一行人可能因此全軍覆沒……但前提是雪紗仍然是從前那只會亂放無準確性魔法的小魔法師。

「反正妳都已經是巫師了,想活埋我,儘管放“暴風雪”的魔法就行了,我哪裡逃得掉?除非妳對自己的魔法還是沒信心……呃!」

  話還沒講完,她整個人撲到我懷裡,以感激的語氣輕柔的說道:

「……笨蛋!但是,謝謝你……」

  我撫摸著她柔順的長髮,不止是雪紗,過去的我對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都抱持太多不信任,現在該是我一一還清的時後……啊!那群騎士例外!

「我們走吧,別讓那群騎士等太久,癡漢們的耐性通常不是很好。」

「呃?」

  在她疑惑的目光下,我牽起她的手準備回到聖誕村,天空中又開始降下一陣陣雪花,就像這片永遠不變的白色風景一樣,籠罩著這座被雪包圍卻已不再令我感到寒冷的城鎮。

  信任,深藏在人的心中,就像那飄落的雪花般隨即都有溶化消失的可能,但是當它們集結在一起,卻能成為堅定的強大力量,如果眼前的壯麗雪景般,不曾消退。

『願那股信任他人的溫柔,伴隨著雪花永遠與聖誕村的居民同在。』

  彷彿聽見那飄飛的雪落在大地上時,在我心中發出這樣的迴響之聲。


─End─



===============================================
好,貼完了,跟開頭好像有點違和感,但我確實已把故事說完了XD

這章被吐槽最多的應該是聖職者的部份了,朋友們說感覺實在不像遊戲

而且牧師的身份也來的很突然,只是當時我注意力都放在主角的轉變上

並沒去詳細衡量其他角色背景、戲份多寡之類的問題,

而我整篇所想表達的主題,則是那種信任之後、所帶來的諒解與包容,

結果這樣的劇情安排被朋友們批評為:原來這是寓言故事! (汗)

最後,再一次謝謝您的收看。

                           ZOKA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652&aid=2079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