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旅遊達人
市長:愛玩的孩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生活時尚旅遊【旅遊達人】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有志一同(同志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俄羅斯兵營男妓盛行 貧困士兵被逼賣淫
 瀏覽1,990|回應0推薦0

愛玩的孩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俄羅斯《共青團真理報》報道稱,該報社特派記者尼古拉-瓦爾希科夫在經過多年觀察,搜集各方面資料後向媒體透露驚天內幕,俄羅斯軍隊中充斥性醜聞,其中不乏同性賣淫、集體嫖娼以及強奸新兵等醜惡現實。該報認為,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文化侵入以及軍隊作戰的壓力是造成士兵病態心理的主要原因。
    據悉,這枚“性醜聞炸彈”是普京以及前國防部長伊萬諾夫在慕尼黑批評美國西方期間“爆炸”的。由于該記者撰稿文章內容過于露骨,因此《共青團真理報》只選取其中比較重要可信的部分予以刊登,不過仍然引起了軒然大波。

    同性賣淫活動已網絡化

    據瓦爾希科夫的介紹,士兵大多都是被迫成為老兵以及軍官的“賣淫者”,也有較少一部分由于饑渴或者貧困自願淪為“賣淫者”。

    在彼得堡百萬街33棟隸屬于編號3727軍隊的一處住所中,存在一個名叫“士兵之母”的組織。該組織經常會對一些心理生理受到傷害摧殘的士兵進行心理治療,傾聽他們的控訴。根據一些士兵介紹,軍隊中老兵經常利用電流、金屬棍棒等酷刑折磨新兵,並且敲詐錢財。如果遇到那些沒有錢的新兵,他們將會迫使他們上街乞討,或者直接讓他們從事“賣淫”。

    俄羅斯人權組織官員魯斯蘭-林科夫表示,司令部高層與軍事檢察官對此事完全知情,但卻沒有任何措施來解決。他宣稱,國內西北部部隊檢察官亞曆山大-列瓦已經默許了男性賣淫活動的存在,並且已經建成一個複雜的賣淫網,參與其中的甚至有一些指揮部的高官。他進一步指明,這些高官很可能就是軍內的將軍以及聯邦安全局的官員。一些匿名“賣淫者”透露,他們每人都有“客戶”的地址以及聯系方式,當沒有錢時他們便會去與這些人進行交易。當然,這串名單不會很短。

    強奸新兵現象嚴重

    “士兵之母”組織內除了一些傾聽士兵傾訴的年輕姑娘以外,還經常會有一些喬裝的外國記者,以下便是一位記者目睹一名年輕士兵真實的口述:

    “我的上司軍官們每晚都要將我們押進營房,這是個被稱為‘妓女排’的地方。我們這些新兵排成了一列,而那些軍官和老兵們也一字排開。然後軍官下令開始脫衣服...赤身裸體的我們站在他們的面前...然後便是椅子,床板搖晃的聲音...抱歉,我不能再往下說了,這只會侮辱了你們高尚的情操。”說完,年輕的新兵掩面痛哭。後來據一位與他較熟悉的記者介紹,與他一樣經曆著強奸賣淫折磨的新兵還有很多,他們長期受到摧殘,只會有時偷偷跑到“士兵之母”傾訴自己的痛苦。甚至有些士兵不堪忍受痛苦,將自己的生殖器切除,以此來作為解脫。

[next]軍方高層低調處理

    在傾聽了許多新兵的控訴之後,這名記者義憤填膺,馬上對西北部駐軍高官馬爾琴科以及3727部隊的軍官進行了采訪。他們表示,這樣的“故事”在當地早已熟知。馬爾琴科認為這樣的轉述純屬虛構。他說:“當然,可能記者所寫的新兵被強迫上街乞討的故事是真實的。但是新兵被迫賣淫來賺錢的故事誰能保證是真實的?他(魯斯蘭-林科夫)是位優秀的人權保護者以及同性戀學家,但他利用這一點向我發難是別有用心。我已經通過電台解釋過,這些所謂的‘桃色問題’都是子虛烏有。”

    記者追問道:“既然這些都是謠言,為何當初不進行反駁,或者親自出面澄清?”

    馬爾科夫不緊不慢的回答道:“首先,我不願意為林科夫作廣告;其次,這些都應該交給軍事檢察官,如果有什麽問題可以訴諸法律。僅此而已。”

    罪惡仍在“悄然”繼續

    就在馬爾琴科聲稱強迫賣淫事件純屬虛構的當晚,又有一新兵驚慌失措跑進“士兵之母”講述其看到的一切:一天夜裏他正獨自走著,突然發現一名渾身是傷的新兵。他的手指指尖紮滿鋼針,並且剛被人從二樓扔下。有一位路過的軍官看到了這一切,但仍然若無其事的走開。事後得知,老兵們想要把這個新兵送去有錢“客戶”處賣淫,在被拒絕後,他們用鐵棍在新兵頭部暴打了十五下。現在這位新兵仍然生死未蔔。

    《共青團真理報》認為,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文化侵入以及軍隊作戰的壓力是造成士兵病態心理的主要原因。一些民衆在得知了這些消息以後,不禁提出質疑,這樣一支具有心理疾病的軍隊怎能保護國家的安全?

     俄軍兵營內男妓盛行,許多士兵因饑餓和貧窮被老兵和軍官逼迫賣淫,成為男妓,現在甚至可以在莫斯科市內國防部大樓下直接交易,嫖金則寥寥無幾。
     據俄羅斯《交談者報》報道,以前愛嫖三十歲至四十歲妓女的莫斯科人現在的主要對象變成了男性同性戀者,不僅可以在男性同性戀網站上公開找伴,甚至還可以到部隊挑選男兵。士兵們賣淫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一些人是被迫的,一些人則主動出賣肉體,用部分收入行賄從而自由出入部隊。一些士兵試圖維護自己的權利,但控訴無門,因為大部分部隊指揮官都與此生意有牽連。
     莫斯科謝爾科沃某部士兵安德烈·莫羅佐夫(化名)講述了自己痛苦的經曆。他說:“有一次在我站崗時,老兵們過來強行把我拖到庫房,輪奸了我。第二天,許多人開始斜眼看我,指指點點,我知道事情已在整個部隊傳開了。一個軍官來到我面前直截了當地說,明天你要為兩個顧客服務,我拒絕了,但是軍官立即把老兵們強奸我的照片扔到我臉上,說你要是不幹,這些照片就會讓你媽看到。”
     一些士兵無法忍受性虐待自殺了。除了老兵外,軍官們也逼迫士兵賣淫,收取部分嫖資。通常兵妓分三類,第一類人最多,最便宜,周末在莫斯科到處可見。士兵們四處遊蕩,拉客。這些士兵大部分不是本地人,貧窮、饑餓,為了一碗湯或一盒香煙都可以出賣肉體。回到部隊後,他們會把部分收入按比例上交給老兵,也向軍官上貢。第二類人不會在莫斯科市內主動拉客,只到特定地方去滿足潛在客戶。第三類人多半是本地人,等嫖客打電話來約或直接上部隊來找,要麽是軍官介紹,要麽是老主顧指引。
     莫斯科郊外五公裏處的某部隊是公認的兵妓交易集中地,被當地居民戲稱為“鴨營”。俄士兵母親委員會主席梅利尼科娃也曾指出,莫斯科軍營兵妓盛行。她說:“你可以到柳辛諾沃的第83420部隊去,這裏早已臭名遠揚。最好在晚上9點以後去,你會親眼看到到部隊來挑選士兵的車輛絡繹不絕。”一位曾在此服役三個月的士兵透露,該部隊是總參警衛旅,負責國防部、總參謀部、軍事總檢察院大樓的警衛工作,近日前來挑選兵妓的人已把時間拖後,通常在半夜時分才來。


生命就是一場奇妙的旅程,有歡笑有淚水,要把最美的人事物盡收眼底,豐富飢渴的深邃靈魂.
旅遊達人
http://city.udn.com/5368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568&aid=2547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