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旅遊達人
市長:愛玩的孩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生活時尚旅遊【旅遊達人】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中醫藥常識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醫藥真是中國獨有的嗎
 瀏覽1,260|回應0推薦0

愛玩的孩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醫藥真是中國獨有的嗎


我對研究中醫藥的起源和曆史,還有其他國家民族是否有類似東西這些問題很感興趣,而且,愛國者,“民族主義者”們,很為中醫藥的“獨特”而得意,視為國粹,標榜這是中國的“文化特色”,還大言不慚要去申遺,我于是産生了懷疑:中醫藥真是中國獨有的嗎?

于是我花了點時間查了些書,發現了一些很有趣的資料,但是一直沒有時間整理出來,為給大家增加點談資,湊個熱鬧,于是整理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說中藥,其實最初不過就是原始人類在長期的尋找食物過程中,慢慢地發現哪些東西可以吃,那些東西不能吃,逐漸又意識到身體不舒服時哪些食物吃了感覺好點,哪些吃了感覺不好,然後,慢慢地就會有選擇地吃一些食物來讓自己感覺好一些。這個本來就是一種生物本能,連很多動物都具備的。最開始食物和藥物也是不分的。

如果光是停留在這種憑經驗的階段上呢,雖然懵懵懂懂,但是至少也還比較符合樸素的唯物主義,但是中國人偏要用什麽虛頭八腦的陰陽五行來附會解釋藥物的療效,沒有任何物質根據地編造出些什麽藥性溫涼,君臣佐使之類的幻想,用來指導下藥,就純粹是南轅北轍了。

說到所謂療效,在古代其實也不過就是一種感覺而已,現代科學這麽發達了,藥物作用的生化原理搞得這麽清楚了,也沒有誰敢說用現代高科技制造出來的這些化學合成藥,抗生素,激素類藥物的療效會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只有一個治愈概率的統計。但是古人什麽科學知識都沒有,根本不知道細菌,病毒為何物,不懂化學,生物化學,微生物學,藥理學,病理學,毒理學,他哪裏搞得清楚那些食物藥物難分的東西有什麽所謂的療效,或者怎麽起作用的,就是憑個感覺,反正把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混在一起弄成個大雜燴吃下去,如果湊巧好了呢,他就認為是其中什麽東西把自己治好了,如果沒好,只能怪自己運氣不好。

明白了這個道理,就知道中藥既然只不過是一種憑動物本能都會有的經驗認識,那其他國家民族都會同樣地産生類似的東西,而且更多,更精。

比如說古埃及,他們曾經使用過的藥物超過七百種,能夠把藥物配成從藥丸到敷劑共十多種不同的形式,他們有專門的油膏作坊,把藥物和油膏混合,制成藥膏。從金字塔內遺留的壁畫上可以看到:他們有完善的藥物調制工藝流程,先是用杵將藥物在缽內研磨細碎,然後裹成圓粒,再放進沸騰的動物油中熬煉。

古希臘最著名的醫學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公元前460年),曾經使用過260種藥物,如強心藥海蔥,瀉藥驢奶,瓜煎劑,黑藜蘆,催吐藥白藜蘆,牛膝,麻醉藥莨菪,罂粟,收斂藥橡樹皮,熏劑用硫磺,柏油,明礬,皮膚病用鉛,銅,砷,等等。

古希臘人用來退燒的柳樹皮浸膏,其作用原理和成分與今天的阿司匹林類似。

另一些資料:【在古埃及的幾種古寫本莎草紙醫書中,埃伯斯(Ebers)發現的公元前1550年的古醫書記載著大約700種藥物和800種藥方,其中動物藥有蜂蜜、胎盤、脂肪、肉、腦、肝、肺和血液以及糞尿、乳汁和膽汁[4,5,6]。動物和人的糞便、腦漿常塗抹在體表驅魔,蜥蜴、鳄、鹈鹕和嬰兒的糞便治療眼疾,鳥糞和蠅屎也作口服。各種動物的血液都是藥物,在拔除倒睫後塗上動物血,預防再長。尿用來與其它藥物混合灌腸或外敷,人尿可以洗眼。牛和山羊的膽汁廣泛作為藥用;魚膽用于明目,豬膽祛除眼睛裏的邪氣。未交配過的驢子的睾丸治療眼疾。動物的脂肪用于制備油膏。治療禿頭的方子有獅子、河馬、鳄、貓、蛇和野山羊的脂肪混合物,加上黑驢的睾丸泡酒,以及加入黑蜥蜴的雌驢外陰和陰莖浸液搽頭[4,5]。還有用油炸老鼠搽頭,防止頭發變白;(注1)老鼠燒烤成灰和以乳汁治療兒童咳嗽 [5]。動物的鮮肉用于外敷傷口,吃肉作為藥膳。草紙古醫書上記有食動物肝髒治療“看不見”和失明(sharu-blindness)的病例,醫學史家對後一例失明是否為夜盲症意見分歧[4,5]。(注2)

美索不達米亞的藥物與古埃及的十分相似,動物的各個髒器(特別是肝髒)、脂肪、血液、肉、尿糞和碾碎的骨屑,以及人的頭發都是常用的藥物[6,7①]。印度古代吠陀醫學常用的動物藥材有蜂蜜、膽汁、脂肪、骨髓、血液、肉、糞尿、精液、骨和肌腱、角、蹄甲、頭發和毛鬃等[6]。《醫理精華》是七世紀中期吠陀醫學的代表著作,其中動物藥有牛、羊奶和酥油,以及各種家畜、家禽、魚類和野生動物的肉。動物的尿用于去痰、驅風、殺蟲、解毒,治療黃疸、
水腫、皮膚病、痔瘡、腫脹和尿道病[8]。

英國的《1618年倫敦藥典》也包含許多動物藥,如膽汁、血、爪子、雞冠、羽毛、毛皮、毛發、汗液、唾液、蠍子、蛇皮、蛛網和地鼈。】——(摘自《關于傳統動物藥及其療效問題》祖述憲,安徽醫科大學)

上文提到麻醉藥,而中國古代傳說中的華佗,據說曾經使用過一種叫做“麻沸散”的麻醉藥,于是中國又被吹噓成了世界上“最早發明麻醉藥”,呵呵。

先不管這些傳說是否真實(據陳寅恪等人考證,華佗的傳說其實只不過是中國古代文人根據印度神話改編而來的,華佗的原型來源于印度醫師),就使用麻醉藥這一點來說,只是有傳說說華佗曾經使用過一種自名為“麻沸散”的藥物,但是這種藥物到底是什麽植物成分或者礦物成分,則根本就搞不清楚,而且這之後就莫明其妙地“失傳”了(騙子為掩飾騙局暴露慣用的托辭)。

但是,實際上,坐井觀天的中國人不知道的是,其他國家民族早就在使用各種各樣的麻醉藥了,如古希臘和印度都曾經使用過的曼陀羅煎劑,還有罂粟,莨菪,等等。曼陀羅中含有的一種莨菪堿,直到近代都還在用于婦産科手術。

中國不僅不是所謂的“世界上最早發明麻醉藥”,而且,實際上中國人從來就沒有“發明”過什麽麻醉藥,來源于印度神話的華佗傳說,和那成分不明又突然失傳的“麻沸散”,恰恰印證了在西方長期而廣泛使用的各種麻醉藥傳入中國時,中國古人對此産生的那種蒙昧認識的曆史痕迹,而後世民間流傳的所謂“蒙汗藥”,其實也不過是從西域傳入的,其他國家民族早已使用了數千年的曼陀羅之類麻醉劑而已。

中國人是個造假成性的民族,中國古書中充斥的是大量吹牛撒謊的內容,但如果說中國古代的吹牛撒謊造假多少還可能是由于古人的迷信無知,自居天朝的狂妄自大而無意為之,那麽今天中國的這些愛國賊們,“民族主義者”,為滿足他們種種肮髒,陰暗,卑劣的政治需要,經濟企圖,通過他們令祖宗都望塵莫及的種種流氓手段,犯罪手段,已經成功地將中國打造成為了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當之無愧的第一號造假大國,吹牛大國,撒謊大國,耍無賴大國。

再說古羅馬,雖然古羅馬在科學上不像古希臘那樣有那麽多獨特的創見,但是在技術上倒還是有很多精深的造詣。在醫學上他們繼承了古希臘的遺産,跟中醫開藥方類似,他們下藥也是要開列很詳細的處方,將特別的藥物逐一列出,並一一注明詳細的份量。

羅馬早期的執政官卡圖,寫過一本醫書,記載了很多藥方和草藥。

古羅馬醫生賽爾蘇斯于公元25——35年間編著過一部百科全書,記敘了希臘自荷馬時代以來的醫學發展情況,其中用了整整一卷專門論述藥物和外傷治療,記載的藥物廣泛,包括有泄劑,發汗劑,利尿劑,吐劑,麻醉劑,灌腸劑。

古羅馬藥物學家底奧考理德于公元77年寫的《藥物學》一書,直到十六世紀之前都還是歐洲藥物學的基本典籍。

古希臘和古羅馬所積累的醫藥學知識在中世紀時傳入阿拉伯,在此基礎上,阿拉伯人將藥物制造技術更進一步發展提高,他們能夠使用萃取,蒸餾,發酵等方法制造高濃度的提純藥物,還制造出了硫酸,硝酸,鹽酸,酒精和醋類等。其藥物劑型有糖漿,舐劑,軟膏,擦劑,乳劑,油脂劑,香草冷飲,浸汁劑等多種多樣的形式。

最著名的阿拉伯醫學家阿維森納所著的《醫典》一書中,記載了八百多種藥物,並分類敘述了各種藥物的功能,用途,組成成分,適用症狀,劑量,以及毒性,非常詳細。比如他曾用水銀藥膏成功地治療過皮膚病。

我們再來看看中醫藥的曆史,中國最早的藥書《神農本草經》(《黃帝內經》是醫學理論書,而且只是僞書),著于公元前一世紀,記載藥物365種。與我們上面列舉的其他國家醫藥著作相比,中醫藥,不僅發展曆史遠沒有其他國家的悠久,而且所知的藥物種類也遠沒有人家的豐富。根本無甚可吹的。

而且,與靠家庭私傳,跑江湖式的中醫相比,與這種不入流的發展方式相比,古埃及,古希臘,古羅馬,阿拉伯,都有專門的公共醫院,醫生都是專職的。

再說中醫理論,本來是原始時代一種巫術迷信的産物,並沒有什麽神奇之處,這是那一個民族,那一種文化都曾經出現過的東西,但是隨著時代的進步,科學的産生發展,其他國家民族特別是西方逐漸抛棄了這些曆史垃圾,但是中國人頑固地將其保留下來,然後還可笑地拿著這些其他國家民族抛棄了的垃圾向世界炫耀:看!這是我們獨有的文化寶藏。

推崇中醫的人最喜歡炫耀的就是中醫所謂獨特的診斷方法:所謂的:望,聞,問,切,不熟悉科學史的人,很容易被他們的吹噓所迷惑。事實上。那一個民族和文化中的原始醫術不是這樣看病的呢?望,聞,問,不必多說,哪一個醫生給病人看病,不會自然而然地看看病人的臉色,問問病人哪裏不舒服,聽聽病人說話是否有氣無力,嗅嗅病人身上有沒有異味。

就拿中醫最喜歡拿來裝神弄鬼的切脈來說,實際上這根本不是所謂中醫才獨有的診斷方法,西方古代醫生給病人看病也是要把脈的。比如古羅馬。(參見:塔西陀《編年史》)

中醫的陰陽五行說,雖然我們都知道那是荒誕無稽的。但是作為一種文化現象,也頗讓人覺得有趣。但是其他民族和文化的古代醫學理論其實也是大同小異的,而且更為精致,如古希臘醫學,以四種體液的平衡作為醫學的理論,認為四種體液失去平衡,是導致人體患病的原因,這是跟中醫的陰陽失調的理論異曲同工的。

而且體液說比陰陽五行說說要符合科學得多,至少體液是更接近實在的東西,而中醫的陰陽也好,氣也好,經絡也好,穴道也好,都被現代科學證明了只是子虛烏有的東西。

四體液說來源于四元素說,四元素水,火,土,氣,又分別對應冷,熱,幹,濕四種自然特性的組合,而由此而來的四體液說也有種種陰陽寒熱之類的性質的,如平衡失調就會致病,也跟人體的具體器官有一個對應關系。這跟中醫理論是不是很相像?而且比中醫理論邏輯上更為明晰。

古希臘的四元素說是在創立者做實驗觀察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理論體系,符合樸素的唯物科學觀(雖然跟真實的物質構成原理還有一定偏差,但是至少古希臘還提出了另一種原子學說,可作為補正,這就為以後向正確的科學方向發展埋下了基礎),不像五行說五行之間的生克關系那麽自相矛盾,完全是靠沒有物質實驗根據的玄想而來。

我們把金木水火土五行說跟古希臘的四元素說做個對比的話,會發現,希臘四元素說在模式上顯得更具原初性,更符合邏輯,而五行說明顯帶有加工過的痕迹,似有在傳播過程中走樣的迹象,其中有兩種單元金,木,都是多余的。因為已經有了液態的水,固態的土,這兩種最為常見的物質,但還要畫蛇添足地再加上兩種性質跟其他千百種常見物質相比並不突出的固體金和木,卻沒有氣態的“氣”。五行說跟四元素說一比,就顯得殘缺,粗陋,累贅,不對稱。而四元素說在反映物質世界上更為精當,簡潔。

故此,考慮到希臘的四元素說在産生時間上遠遠早于五行說(早在恩培多克勒正式將其提出之前在希臘已經萌芽成型了),我大膽地猜測,中國的五行說很可能是受四元素說的影響而産生的。

而陰陽的概念,據林梅村先生考證,也是從波斯傳入中國的。

而古希臘醫學從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公元前460年)和蓋倫時起,就對人體有了詳細的解剖,所以古希臘醫學是建立在堅實的實驗和物質基礎上的相對科學得多的古醫學。而中醫完全是沒有解剖知識的玄想,中醫所謂的五髒六腑都是跟人體實際器官不管在位置還是功能上都根本不能對應的虛概念。

再說印度,其最早成型于公元前六世紀的兩大醫學古典——《遮羅迦集》(Caraka Samhita)與《妙聞集》(Susruta Samhita),系統地講授了種種內科和外科手術治療法。

他們也類似于《黃帝內經》一樣,借聖者迦屍(kasi)國王德罕溫塔裏(Divodasa Dhanvantari)之口論述了“阿輸吠陀”(Ayurveda,直譯為生命學問,也就是古印度的一種醫學)的八科學:1、一般外科學,2、特殊外科學,3、體療法,4、鬼神學,5、小兒科學,6、毒物學,7、不老長生學,8、強精學。

摘錄如下:【一般外科學:講述去除種種之草、木片、石、沙塵、鐵、土、骨、毛、爪、膿汁、分泌物、胎兒等異物之法,稱之為‘銳器’與‘鈍器’之醫療器械的用法、腐蝕法、燒灼法及腫瘍診斷法。特殊外科學:講述治療鎖骨以上之病,即與耳、眼、口、鼻等相關諸病的治療方法。體療法:講述關系全身之病,即熱病、下痢、大出血、肺痨、瘋癫、癫痫、癞病、泌尿病等的治療方法。鬼神學:講述為攘除由天(Deva)、阿修羅(Asura)、幹闼婆(Gandharva)、夜叉(Yaksa)、羅刹(Raksas)、卑帝利(Pitri)、畢遮舍(Pisaca)、龍(Naga)、羯羅诃(Graha)等引起的殃及精神方面之病,以祈禱、咒語或供物來撫慰惡靈,使其遠離的方法。小兒科學:講述育兒法、母乳消毒法,以及治療因惡質乳汁或羯羅诃所致諸病的方法。毒物學:講述如何中和因被蛇、昆蟲、蜘蛛、蠍、鼠等咬、刺傷時出現的中毒症狀,以及諸種毒物或食物混合食用引起的中毒症狀的解毒辦法。不老長生學:為返老還童、保持長壽、健腦、強壯、祛病之法。強精學:講述通過使精液量微者變充足、質惡者變純淨、凋萎者增殖、微力者育成,而使性欲旺盛之法。阿輸吠陀之八科學,有如上述也】

他們是這樣論述病理的:【病中有偶發性、軀體性、精神性、自然性之四類。其中,偶發性為因外傷引起的疾病;軀體性為因飲食物引起,或因體內體風素、膽汁素、粘液素及血液之一、二、三或全體異常性變化,導致均衡失調而引起的疾病。精神性為因怒、憂、恐、狂、喜、喪膽、嫉妒、悲歎、吝惜、肉欲、貪婪等愛憎違順的精神性擾亂而引起的疾病。自然性是指如饑、渴、老死、睡眠,自然而生者。是等之病,以心與身為依托。作為治療此等疾病的“因”,在于恰當地使用淨化劑、鎮靜劑、食餌療法及攝生法。】——是不是跟中醫很像?

論述藥物:【然藥物亦有植物性與動物性兩種。植物性的東西分為:1、無花而有果的喬木,2、有花與果實的喬木,3、灌木及蔓生植物,4、果實成熟則枯萎——即草本。動物性的東西亦分為:胎生、卵生、濕生、萌生之四種。其中,家畜、人類、野獸等為胎生,鳥類及蛇和其他的爬蟲等為卵生,蠕蟲、昆蟲、蟻等為濕生,螢、蛙等為萌生。得于植物的皮、葉、花、果實、根、球莖、乳、脂、精、油等,以及得于動物的皮、爪、毛、血等,可供藥用。屬于地界之物——即礦物中,有金、銀、寶石、珍珠、雞冠石、土、土器、瓦等。】

論述疾病跟環境氣候季節的關系:【由“時”(kala)所生之物,如風之有無、晴與陰、月的明暗、寒、暑、雨、晝、夜、半月、月、季、半年等,為源于時之變化的特異性。此等的“時”,或可成為使自身病素(dosa)蓄積、增長的因;或可成為使之鎮靜、治愈的因,〔有關時的知識〕在醫療上有用也。
于此有詩頌:
“上述四種(食物、有機性藥物、無機性藥物、時)作為使軀體性病症加重,或使之快愈之因,為衆多的醫家所言說。偶發症中有兩種,某些起于精神,某些起于身體,故其療法亦有兩種。對于起于身體的偶發症,使用與身體性疾病同樣的療法;起于精神方面時,其療法依靠賦予患者快感的聲等(色、香、味、觸)。”
以上,略說人、病、藥、醫療與時四項。人,成于五元素之結合,是由肢體(頭、胴、四肢)及體部(額、鼻、頤、指、耳等)、皮、肉、脈、腱、韌帶、神經等的集合而構成之物。其次病,是指因體風素、膽汁素、粘液素、血液之某一,或二、三,或全部之不調而引起的所有病性現象。其次藥,論藥物性質、味、效能及消化。醫療,論截除、切開等外科性手術及油脂藥塗擦法;又時,論所有行治療的時季者也。】

他們甚至還規定了非常嚴格而妥貼的行醫資格:【學習了醫書,並理解其意義;見習了手術,並經過親自演習;熟記醫書所載內容,並得到國王的許可的醫生,剪短指甲與頭發,清潔身體,著白色衣,持遮陽之傘與手杖,穿鞋,外無傲慢之貌,內懷善心,語言充滿愛善,無欺瞞之事,以人類為友,有好的助手相伴——如此這般的醫師,始可往病家應診。】———很人性化吧。

論述診斷:【疾病的診察,實際有六種方法。即:依靠耳等五官,以及現在所說依靠詢問的診察。
其中依靠“聽官”可以診察的征候,在“瘍流出液”(第22章)與“瘍診察章”(第28章)中詳述之。在如此之病時,以了解血液的流出是否伴有氣泡與空氣的響聲。依靠“觸官”所能了解的是,冷·熱·粗·滑·硬·軟等,以及熱病、肺痨等在觸覺方面的症狀。依靠“視官”了解的是,身體的胖瘦、活力的表征、力與色的變化等等。依靠“味官”所能知道的是,泌尿病等場合出現的味的症狀
[12]
。依靠“嗅官”知道的是,死兆等方面的、及膿瘍或非膿性瘍的氣味特征。依靠“詢問”,可察知地、時、種姓、飲食物的嗜好、病的起因、疼痛的增進、體力、消化火力、下風、二便通否、病程等方面的特征。如果采用上述診察方法,不論是親自動手,或是由他人代替,皆可知道疾病的究竟。】

該書還記載了非常詳細多達八類的外科手術療法:【所謂“八種外科手術”,即:切除、切開、亂刺(lekhya)、穿刺、拔除、刺絡、縫合、包紮。全文如下:
可使用切除法者為:痔瘘,粘液素性結節腫,母斑,瘤腫,痔核,表皮贅生物,骨與肉上的異物,黑子,上颚肉腫,上颚腺腫,腱、肉、脈的壞疽,蟻塚狀小結節,sataponaka(痔瘘的一種),急性扁桃體炎,陰莖膿瘍、肉腫,智齒阻生。可使用切開法者為:深部膿瘍,除全病素複合性之外的三種結節腫,丹毒,陰囊腫,腹股溝與腋窩的結節狀腫瘍,尿崩症引起的疖腫
[18]
,腫脹,乳房疾患,陰莖膿疱瘡,眼睑囊腫,足部潰瘍,瘘瘍,兩種喉頭腫,陰莖小膿疱疹,陰莖潰瘍,多種的輕症,上颚腫及齒龈腫,扁桃腺腫瘍,硬性咽頭腫,其他已成膿的腫瘍,結石引起的膀胱病,脂肪引起的某種腫瘍。
可使用亂刺法者為:四種咽喉炎,白斑,癞,舌下腫瘍(蛤蟆腫),脂肪引起的劇烈的齒龈腫瘍,結節腫,眼睑腫,舌腫,痔疾,圓斑狀癞,贅肉,隆肉等。可使用穿刺法者為:各種靜脈、陰囊水腫,腹水。可使用探針法者為:瘘瘍,含有異物、有異常瘘管的創傷。
可使用拔除法者為:三種砂石——牙石、耵聍塊、尿石,異物,死胎及堆積在直腸的糞便。
可使用刺絡法者為:除源于全病素之外的五種深部膿瘍(體風素性、膽汁素性、粘液素性、血液性、外傷性),各種癞性皮膚病,體風素性疼痛性的局部腫脹,耳垂的潰瘍,象皮病,膿毒症,源于各病素的瘤腫,丹毒,結節腫,生殖器的炎症性腫瘍,乳腺病,腹股溝與腋窩腺腫,齒槽膿瘍,咽喉腫,棘狀舌苔,齲齒,膿血性齒龈腫,伴有惡臭的出血性齒龈膿瘍,壞血病,疼痛性齒龈膿瘍,源于膽汁素、血液、粘液素的口唇病,及大部分的輕症。
可使用縫合法者為:源于脂肪的膿瘍破口後,已盡可能除去了內容物者;突發性,尤其是位于可動連接部位的創傷。堿、火、毒傷,傷口內有空氣流動者,又瘍內含有血液或異物時不宜采用縫合法,此時必須妥善清除與洗滌。若不清除患部中的塵埃、毛發、爪及可動性骨片等,可形成腫物、使化膿、産生種種的疼痛,故必須除去此等的外物。應擡高這樣的腫口,置于適當的位置,以細線縫合。又可以asmantaka(Bauhinia
tomentosa)的樹皮制成的纖維,或麻線、亞麻線、弓弦的纖維、馬尾毛,或murva(Sansevieria
Roxburghiana)、guduci(Tinospora cordifolia)的纖維徐徐縫合。
縫合法又有如下四種樣式:交叉狀縫合、吊繃帶狀縫合、連續縫合、斷續縫合。可在適當的場所適當地使用。
體內肉少之處及關節處,宜用長2指的圓形針;肉多之處,宜用長3指的三角形針。急所 [19]
、陰囊、腹部,宜用弓形彎針。此三種針必須具有尖銳的前端、適當的形狀。其針頭應制成圓形、與茉莉花梗的前端粗細相等。手術時必須將針從距離傷口不遠不近的地方插入。距離傷口過遠時,産生疼痛;過近時導致針腳綻開。將適當縫合之處用亞麻布與棉覆蓋,可用priyangu(Aglaia
Roxburghii)的果實、方鉛礦、甘草、rodhra(Symplocos racemosa)的樹皮粉末全面撒布。或撒布sallaki(Boswellia
serrata)果實的粉末、或燒亞麻布的粉末,然後適當施以繃帶,並應就食物及其他攝生法加以注意。
以上就八種手術略加敘述。到治療篇中還將充分細述其具體內容。
利器的操作不達其度,或過度,或誤斜其方向,及術者自身的過傷,被稱之為八種手術中的四類災害也。
若為醫師而無智、貪慾(吝惜藥品、器具、助手等設備費)、對于被手術者沒有友人的安慰之語,施術時因恐怖、狼狽及其他各種事情而惡劣地施行手術,可至引起其他疾病。欲求生存之人,應猶如面對猛烈的毒蛇一般,遠離大概不熟知堿、銳器、火及藥品之使用方法的醫師。如此醫師的手術明顯傷害急所、關節、靜脈、神經〔腱、韌帶〕、骨。接收愚醫手術的患者,可刹那間,或早晚被奪去生命。
眩暈、呓語、卒倒、昏睡、肢體運動、反射性運動、發熱、肢體弛緩、失神、體風素性劇痛,流出色如洗肉水的液體或血液,所有感覺器官終止與對象的交涉,此乃五種急所(關節、靜脈、神經、骨、肉)受到傷害時的征候。
靜脈被切斷或切開時,大量洋紅色的血液流出;而且因傷形成的惡化體風素,可引起種種疾病。神經被切斷的人,佝偻彎曲、肢體弛緩、運動不能、劇痛。可動或不可動關節受到傷害時,腫脹、極度腫大、劇痛、衰弱,以關節的腫痛及功能喪失為其特征。骨受傷害時,劇痛晝夜不休、渴、肢體弛緩、浮腫且痛。筋肉的急所受到傷害時,觸覺喪失、色變蒼白。
對于手術極度拙劣,以至術中以銳器自傷而自殺的惡醫,希求長生、用心深遠之人應遠離之也。
前已說過,使用銳器的方向如果不正確會造成無謂的傷害。故在使用銳器時應注意避免此種傷害。患者雖然甚至是懷疑父、母、子、親戚,但卻對醫師信任不已。自己將自身獻作犧牲,亦對醫師不加懷疑。故為醫師者應如其子般地守護患者。就“時”而言,有一次手術治好病者,亦有通過兩次、三次,乃至四次之手術而治愈者。
外科醫依靠其手術獲得有利的立足之地,得到德、財、顯赫名譽及善人的至高贊賞,來世即可得生于天。】

——這就是中國古代虛構的華佗外科手術傳說的真正的曆史原型!

(以上據《阿輸吠陀中的“妙聞之論” —— 印度傳統醫學經典介紹》(廖育群,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一文轉引自大地原誠玄日譯《スシュルタ本集》,臨川書店1971年)

光是《妙聞集》這一本古典醫書,就長達數十章,內容極為豐富浩繁,比之中醫可以說博大精深得多,而且對疾病,藥物,治療的論述比中醫科學得多,合理得多。該書與《遮羅迦集》(Caraka Samhita)和《八心集》(Astangahrdaya-samhita——內外科綜合概要)同為阿輸吠陀的三部基本典籍,今天仍然是印度古典醫學正規教育所使用的基本教科書。

其實,中藥中很多的藥物都是從波斯印度通過西域傳入的,這個是曆史常識,不僅如此,就中醫理論來說,從我們上面列舉的種種資料來看,中醫的陰陽五行等理論,與希臘波斯印度的體液說,元素說,非常相似,特別是跟印度的“風,膽,痰”病理學說,簡直如出一轍,考慮到這些域外古醫學理論在發展時間上都早于中醫,我們有充分的理由認為中醫很有可能是從印度希臘波斯通過西域間接傳入,或者至少也是受到了很深的影響而産生出來的。

綜上所述,不管中醫藥是寶貝也好,是垃圾也好,都是別人外國人早就玩剩了的,而且比你玩得好,那還有什麽可得意可炫耀的呢?


生命就是一場奇妙的旅程,有歡笑有淚水,要把最美的人事物盡收眼底,豐富飢渴的深邃靈魂.
旅遊達人
http://city.udn.com/5368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568&aid=2371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