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蝴蝶蘭的夢想花園
市長:oO角兒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蝴蝶蘭的夢想花園】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天籟與詩人的邂逅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看火車
 瀏覽448|回應0推薦3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筱棻
oO角兒
Rebec

我不知道從何時就喜歡佇立在平交道或鐵路旁邊,看著一列又列的各式火車自面前呼嘯而過,就彷彿十三世紀義大利詩人但丁﹝Alighiere Dante 1265~1321。現今台北街頭常見的「丹堤咖啡」,其英文名就是「但丁」﹞站在橋旁;痴痴地凝視著那永恆的精神戀人-二十五歲便香消玉殞的佩雅特麗琪﹝Beatrice﹞。

當然啦,我哪有那位夢幻文學巨人的生花妙筆與多愁善感,唯一相同的,或許就是那份對同樣事物的執著與嚮往,也同樣對於某樣事物極度喜愛,喜愛到廢寢忘食、喜愛到一旦聽見其聲,就丟下所有,狂奔著向聲響的來源跑去,只為了那麼驚鴻一瞥;哪怕真的只是瞬間即逝。

現在的捷運南勢角站在民國七十年代初期-我剛好七歲-還是台鐵的中和支線終點站。雖然聽爸爸說,這條鐵路以前曾經有辦理過客運業務,但是從我有印象以來,就只有藍色的 R50 型柴電機車﹝北迴鐵路全面電氣化之後,所有的火車頭就像大家現在看到的一樣,全部改成橘底白邊的顏色﹞牽引著烏漆嘛黑的貨列,從現在的中和市和平街前的夜市及黃昏市場的路口飛馳而過;哪來什麼客車的影子。

但是不管怎樣,我媽那時早就發覺,就算帶我去市場﹝這座黃昏市場到目前為止,仍然無視於都市的日新月異,而昂然挺立於無法再拓寬的景安路與和平街交叉口,也成了該地段之所以塞車的頭號元兇)買菜也不怕我會走丟,因為我會乖乖的坐在柵欄旁邊的小石階上看火車;哪怕皇帝路過也無法讓我移動「尊屁股」。似乎從那時開始,我就對火車產生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彷彿它有著什麼類似於「不萊梅的吹笛手」的奇幻魔力,使我被下咒了的不停看著對別人而言;不過是無聊到乏善可陳的火車頭與貨車車廂。

時代的鐵蹄無情且堅定的,轟然踏著能使之成為齏粉的一切。日月星辰交替更迭了數十個寒暑。花開花落了二十幾年。人們在隨時會滅頂的洪流中拼死掙扎,同時百思而不得其解,為什麼非得要違背已意的去玩這種遊戲。

當初那位坐在平交道柵欄前,目不轉睛盯著黑色與藍色長龍的小孩子,已經變成一個將近三十歲的「年輕人」。所有的一切都已經面目全非,兒時的夢想早已全部消失無蹤。唯一不變的只有對火車的熱情。當初從台東回來找工作,只要沒有跟公司行號預約面試,我都會將車子騎到台北市捷運昆陽站旁邊的平交道,像孩提時代一樣地看著南下北上的各式列車此來彼去。即使週遭的景色實在雜亂無章、乏善可陳,即使眼中所見皆如湍急的土石流般的令人無法喘息,哪怕這些讓審美觀差到極點的人,也會認為醜陋;但是總比沒有好。

我還是忘懷不了台東的風土民情。當初跟主管鬧翻,本來打算繼續在當地找工作-大不了暫住同事家、了不起暫時找個零工做做-但女友叫我回台北,她說這才是我原本的家。而我這個跟浮萍沒啥兩樣、年紀不小、卻充滿各種跟青少年般滿腦子不切實際的人,仍然盯著前往花東的莒光與自強,不斷忍受想要奔進松山車站買張車票並逃亡的衝動,結果還是屈服於現實;只能將心靈寄託於列車,與網路上相關網站裡許多鐵道迷們所「獵殺」的花東照片,每天凝視著電腦,聆聽著從縱谷帶回來的陳建年、阿美族、排灣族與卑南等原住民族群的民謠大全、在渡假村擔任表演晚會「DJ」時所播放的音樂,偶爾回到以前待過的渡假村網站,看著自己因那純樸壯麗的風景,感動之虞所寫的宣傳文章,再加上越喝越多的黃湯;以自己的想像力來神遊。想像自己可以永遠在與世無爭的仙境中生活。

火車啊火車!曾經帶著我、滿心歡愉地前往心中盼望的夢土,曾經帶著我滿懷希望的飛向朝思暮想的寧靜單純,最後卻又帶著僅剩破碎的心的我;回到這座我一刻鐘都不想稍作停留的城市。而現在,連想搭搭你到台北近郊或稍微遠點的礁溪去散散心,都只是個太過於奢侈的夢想;只因為我女友因為體質的限制、觀念的差異而討厭花時間搭火車。重遊花東 … 那恐怕更是春秋大夢、連作夢也夢不到了!一切的一切,就又只能像小時候的那樣坐在平交道前,或是騎車到新台五線快到台鐵七堵調車場中間之處,在那裡過過乾癮、流流口水罷了!而當初的期盼長龍駕臨的單純喜悅,如今又全都跑去哪混了?

最後僅以悼念都蘭山的新詩,為這篇越寫就越想掉眼淚的「追思」做為結束。

遺世而獨立的脫俗佳人,

沒有人世間的紛紛擾擾。

不必如同罹患了強迫症,

強迫自己去跟週遭相同,

同時又害怕沒有啥不同。

不必天天以口是心非佐茶,

同時又要求他人真誠相待。

不用日日跟你算我計相處,

同時又要求大家毫無距離。

飄邈而沁人心脾的後花園,

沒有人間的善惡難分與光影難辨,

更沒有文明社會的繁文縟節與表面功夫,

只有敎人重溫,回想那失落已久的純真與

彷彿如神話般痴人說夢的簡單滿足。

總是陷入沉思而不願抬頭的睡美人啊,

我已永遠失去某個能夠好好瞻仰妳的角度,

山與人之間,還能再度相看兩不厭嗎?

圖片說明:行駛於台東關山與月美之間的47次莒光號,作者:DR2705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218&aid=1963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