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發現馥林 品味閱讀
市長:馥林文化小編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閱讀出版【發現馥林 品味閱讀】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單身派對2008/9/1出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單身派對3
 瀏覽663|回應0推薦0

馥林文化小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新的啤酒送上桌,莎蒂又點了雙份的馬鈴薯皮,然後把杯子倒滿。今天顯然又會聊到很晚了。她有一堆牢騷要發,葛雷看來也一肚子火,他們肯定會待到打烊。不過這倒是挺讓人開心的念頭,當場勝過回到自己的公寓看《急診室春天》影集的想法。

「我今天對我的學生有性幻想耶。」莎蒂喜歡來個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開場白。

「妳說什麼?」

「嘿,他十八歲了,所以這可沒犯法。而且他是Abercrombie & Fitch的模特兒。我邊想著他就忍不住和自個兒玩起來了。」

葛雷瞪大眼看她,接著對她舉杯致意。他們相互碰杯後,葛雷脫下西裝外套,鬆了鬆領帶。「把細節報上來吧。」

「他叫崔佛,是這期型錄的封面模特兒。上身什麼都沒穿,下半身則是一件低腰卡其褲,低到你可以清楚看見形成褲檔那三角地帶的V型腹肌。你說我怎麼可能不盯著那兒看?」

葛雷看來對這話題興致高昂。「那妳在課堂上跟他說話的時候,不會怪怪的嗎?」

「嘿,我可是專業人士。今天在發還他的短文作業時,我還建議他如果喜歡《在路上(On the Road,譯注:美國作家Jack Kerouac作品)》這本書,不妨也讀讀看同作者的《達摩流浪者(Dharma Bums)》。不過他走回座位時,我一直瞄著他的屁股。」莎蒂喝了口啤酒。酷爾斯淡啤酒配上帶點顏色的八卦,真是絕配。

「妳剛說的那個性幻想又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還能在哪兒?在車上啊。就在我回家路上。」

葛雷咧開嘴笑起來。「我有沒有跟妳說過我真是服了妳?妳是我認識唯一敢承認自己邊開車經過冷泉峽谷,還邊愛撫自己的女生。」

莎蒂轉轉眼珠。「省省你的溢美之詞吧。對了,我今天不小心看到《我們生活的點點滴滴》那部爛劇。」

「然後呢?」葛雷看起來很擔憂。她喜歡他為自己擔心的模樣。那是純然出於友情的關心,不像她父母的關切總像沉重的負擔,有時甚至讓她喘不過氣來。

「他在劇中親吻一個女生,臉上帶著以前他吻我時的同一號表情,這表示在我們交往期間,他全是在演戲!要不是看到這一幕,我根本就不會知道。」連他們分手後,傑克都在演。在婚禮取消後兩個禮拜,他總算打電話給莎蒂,謊稱自己當時被困在墨西哥監獄裡。後來他才承認自己是害怕結婚,所以和那群幫他開單身派對的好兄弟們留在拉斯維加斯鬼混。他認為光是他勇於承認自己有錯這點就値得為他鼓鼓掌,莎蒂卻只想狠狠往他屁股踹上一腳。她從此再也沒跟傑克講話。但有回她和葛雷開車經過傑克的獨棟別墅,往他家大門砸了一個啤酒罐,不過這也沒什麼好驕傲的。她還曾經從網站訂購包著狗屎的郵包寄給傑克。憤怒與讓人揪心的傷痛總會導致各種情緒化的舉動。

馬鈴薯皮一送上桌便遭受葛雷的猛力攻擊。莎蒂尊敬任何在下午五點過後還願意吃進碳水化合物食品的男性。這在洛杉磯可是稀有品種。

「至少妳沒有逮到他在跟別人胡搞吧。」葛雷聯想到的是他那次在毒蛇俱樂部的抓姦事件,這件事至今仍讓他耿耿於懷。

「但你現在可是和全世界最完美的女孩交往,幹嘛還在意安琪拉給你戴綠帽子這件事?她根本配不上你。」莎蒂舀了些田園沙拉醬在馬鈴薯皮上。只要配上田園沙拉醬,每樣東西的滋味都立刻加分。她的生活或許一團糟,但有了田園沙拉醬,她就能撐下去。

「那些把你整慘的人會讓你一輩子忘不掉。就像我跟妳說過的啊。」這是實話。但莎蒂不願承認傑克到現在還能對她造成影響。事實上,他確實不能。她的心已不起漣漪。受到影響的是她的自尊。在她拿下新娘頭紗,要自己換上一副「我很好」的表情的那天,自尊已日益消耗殆盡。

「對了,妳最近和海倫說過話了嗎?」葛雷隨口問,但臉上卻寫滿緊張,彷彿他有些什麼不能說,又像是急於告訴莎蒂某件事情。

「別告訴我你們兩個分手了。」海倫是她的表妹。去年秋天海倫的姐姐丹妮絲結婚時,莎蒂強拉著葛雷陪她一起去出席這個快樂的場合。那時距離她自己那場夭折的婚禮不過一個月,她需要葛雷的陪伴,緩解觸景傷情的痛楚。結果一點用都沒有,因為後來葛雷整場宴會都和海倫臉貼臉地膩在舞池裡。如果她結不了婚,別人應該也沒得結才是,要是她沒有跟人搞一夜情,大家也都該跟著禁慾啊。但葛雷和海倫不是玩玩而已,他們開始約會,雙雙墜入愛河,甚至安排了去納帕(Napa,譯注:北加州著名葡萄酒產區)的旅行。如果不是心裡有認真的盤算,你可不會隨便帶女生去納帕度假。

「不過在葡萄酒莊裡被拋棄不是最糟的情況,」莎蒂說,「至少你還有頂級梅洛酒(merlot)可以借酒澆愁。」她只是在開玩笑,接著卻想到他們可能真的在鬧分手,自己實在不應該搞笑。葛雷或許正痛苦萬分,而她絕不希望看到有人心碎,儘管她從來就不是很喜歡親近海倫這個表妹。原因挺多,最重要的應該是海倫從來沒做過任何一件壞事,而且她從來不會讓大家忘記這一點。

「我們訂婚了。」葛雷胡亂塞進一叉子融化的瑞士起司,好像他剛剛宣布的不過是他剛換了車,從Saab換成Volvo這樣的消息。

莎蒂瞪著他。「不好意思,你是在告訴我你和海倫訂婚了?但這是不可能的啊,否則你肯定當下就打電話通知我了,不會過了好幾天,還選在點唱機播著《讓我痛吧(Hurts so Good,譯注:Jonh Cougar演唱的歌曲)》的時候。」

「我不能在納帕打給妳,萬一海倫聽到了,不是很彆扭嗎?我沒辦法在她面前跟妳講電話。她總是抓著電話不放,而且每回聽到我喊妳『嘿,輸家在嗎?』,她就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盯著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82&aid=2763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