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發現馥林 品味閱讀
市長:馥林文化小編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閱讀出版【發現馥林 品味閱讀】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單身派對2008/9/1出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單身派對2
 瀏覽731|回應0推薦0

馥林文化小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就在傑克(以他劇中的角色納特.福斯特的身分)要開始和那有厭食症、一頭紅髮、運動成狂而且眉毛拔到快沒半根的女人上床時,莎蒂突然有種該幫她的車子訂做新襯墊的衝動。那輛車似乎總是需要增添新玩意兒。自從她付清這輛車的分期款,現在她每個月花在處理車子那些小毛病的錢,差不多就是以前每個月用來繳分期款的錢。車之神一定是討厭她。

        「我非得現在換掉這個嗎?」

      「不用。不過妳幾週後也是非換不可。」莎蒂感覺得出來,要是她的破車真的在半路報銷,那個維修人員大概也不會關心。他一副嗑了類固醇後「我得趕著上健身房」的長相。莎蒂一刻也不想多留在等候室裡,所以決定不管了。她寧願車子開到一半在穆荷蘭大道上拋錨,也不想留下來看傑克在那兒假猩猩。

        莎蒂提早到了巴尼小店,選了一張有著紅色人造皮革座椅的雅座。那俗氣的車牌店招,還有各種混搭的裝潢與牆上的塗鴉從沒變過。從她頭一次來這家店到現在,那句「我舔過文斯范恩的蛋蛋」就一直存在女生廁所的門上。

        葛雷起碼還要半個小時才會到。莎蒂點了大壺的酷爾斯淡啤酒,晃到點唱機旁邊。機器正播放著威豹合唱團(Def Leppard,譯注:英國搖滾天團)的歌曲。她塞進一個硬幣,換點了《仲夏夜(Summer Nights,譯注:電影火爆浪子主題曲)》。接者是《傑西女友(Jessie’s Girl,譯注:澳洲歌手Rick Springfield著名單曲)》。當約翰屈伏塔甜蜜的嗓音從擴音器大聲迸出,莎蒂往坐在吧台邊的那群機車騎士愀了一眼。

        「抱歉啦,各位,我今天過得糟透了。」他們皺皺眉頭,回過頭繼續喝啤酒。可是莎蒂一點都不在乎被討厭。她現在迫切需要能讓她回復平靜的事物。她才剛被迫看到傑克的演出,有關乎婚禮那天「被羞辱的點點滴滴」立刻浮上心頭。想起因為傑克的「失蹤」,她得向爸媽解釋婚禮必須取消;想起親戚臉上對她的憐憫;想起傑克的爸媽盯著地面結結巴巴地幫傑克找理由。然後發現傑克的伴郎們壓根兒沒現身,這表示傑克早就打算這麼做,而他們也早就知道了,只有她被蒙在鼓裡。莎蒂猛然省悟這個她深愛的男人根本不在乎她的感受,甚至連讓她免於面對這一切悲慘景況的心思都沒有。

        她乾掉手中的啤酒,再添了另一杯。完全不介意當葛雷來時,自己會不會已經喝掛了。反正更糟的情況他都見識過了鼻涕橫流,睫毛膏糊到臉頰上,還有前面提過的嘔吐事件。葛雷見過她所有醜陋、可悲、噁心的樣子,這也是為什麼他是她最好的朋友。任何一個能冷靜地看著妳狂扔起司條的人絕對值得當妳一輩子的朋友。有一晚葛雷和她開車到堤莊納(Tijuana譯注:墨西哥小鎮,鄰近美國邊境)大肆買醉,他不僅任莎蒂聽完一整張《火爆浪子》原聲帶,甚至陪著她一起在敞蓬車頂上大跳火爆浪子裡那首經典名曲的舞步。妳可不是隨便在哪個街角就能找到這種好朋友。

    莎蒂是在她學生的十八歲生日派對上認識葛雷的。那是個典型的浮誇奢華的好萊塢場合,新教徒老爸為了能與他的好朋友為自己女兒所辦的猶太成年禮分庭抗禮,不僅請來「凱西與陽光合唱團」(KC and The Sunshine Band1970年代末期引領迪斯可狂潮最重要推手樂團之一。在自家豪宅後院演出,還邀請了他女兒和他認識的所有人出席,期待能讓大家都能留下深刻印象。葛雷是老爸的律師,而莎蒂是女兒最喜愛的老師,既然他們兩個在那個場合裡都沒其他認識的人,自然地湊到一塊兒,窩在小露台上邊喝著鹿伯酒(Jägermeister,譯注:德國酒,商標上有鹿頭而得名),邊幫派對裡的賓客編造身世。那老婆偽裝成來自聖瑪莉諾初入社交界的清純女子,暗地裡其實是個軍火商。而那生意夥伴是個A片明星,試圖假裝自己有商學碩士學位。以上沒半點兒是真的,不過的確讓出席派對的這群人看來有趣一些。

    派對結束後,他們跑到梅爾餐廳續攤,狂啃起司漢堡。然後在凌晨兩點來回馳騁在日落大道上,故意一一大聲點名路邊的流鶯。莎蒂好久沒玩得這麼盡興了。那時,她已與傑克訂婚,而葛雷也跟在威廉‧莫里斯事務所當經紀人的安琪拉同居。兩個禮拜過後,葛雷逮到安琪拉在「毒蛇俱樂部」(Viper Room譯注:影星強尼‧戴普開的夜店,位於洛杉磯。)裡跟一個亞洲流行歌手廝混;八個禮拜後,傑克把莎蒂一個人丟在禮堂裡。

    如果他們真的可悲到了極點,八成已經睡在一起了。但既然真要說慘也還沒那麼慘,他們兩人決定一起喝喝酒吃吃飯。呃,爛醉和狂吃或許更貼切。還有一起發發牢騷和唉聲歎氣。嗯,應該說是卯起來亂罵和鬼吼鬼叫。總之就是朝他們倆都很擅長的那些技能去恣意發展。而且,葛雷有很多怪癖,譬如他對發音有偏執狂;明明是個玩衝浪的人,車子卻乾淨得要命,妳要是敢在他車上失手掉落一個空水瓶,他會立刻停到路邊清理。他還曾經因為某個女生喝太多咖啡而跟她分手。總而言之,「怪咖」一枚。莎蒂已經很久不和怪咖睡了,她可是老早就脫離怪咖俱樂部了。

    當葛雷走進來時,他看來一副準備砍人的模樣。這麼說吧,一副瑞奇.康寧漢(Richie Cunnungham,譯注:美國80年代情境喜劇《快樂時光Happy Days》中的主角,角色性格為純真無辜的鄰家男孩。)所能表現出最大程度地準備砍人的模樣。沒辦法,他長得就是超級乖寶寶樣,實在很難讓人感受到任何一絲惡意。葛雷摔坐進椅子,把公事包往地上扔,伸手拿過莎蒂的啤酒灌了一大口,然後把杯子砰地放回桌上。

    「我為了什麼在做這個工作啊?」他的藍眼睛瞇了起來,似乎在來這裡的路上就已經在反覆思量這個問題。

    「因為薪水高啊。」

    「付我這樣的薪水還不夠呢!一個上部戲只拿了三百五十元酬勞的演員,他不但不知道該為這部爛片負責,還振振有詞地說他應該有一百五十萬元的身價。我恨透演員了。」葛雷向女侍招手加點了一壺啤酒。「可我偏偏是他們的奴隸。我的人生肯定出了什麼差錯。」

    「要是你打算從我這兒聽到那些支持演員都是好人的論調,那你就找錯人了。」

「這全是我自找的。我大可以去當個環境法律師。不過這麼一來,大概就買不起房子,可能也買不了車。或許只住得起一間不錯的公寓套房並以公車代步吧。為什麼在善惡間選邊站的時候,總得牽扯到個人享受的問題?我愛我的TiVo(譯注:具預錄功能的有線電視收視服務),也需要我的游泳池啊。但為了負擔這些東西,我卻得聽個連『雪糕』這兩個字都唸不出來的中學中輟生,坐在那兒告訴我他一部戲應該要拿兩千萬的酬勞。」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82&aid=2763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