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發現馥林 品味閱讀
市長:馥林文化小編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閱讀出版【發現馥林 品味閱讀】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DOOR書系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往下跳 (3)
 瀏覽931|回應0推薦0

karen23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莫琳

 

除夕夜醫院又為他派了輛救護車。必須多付點錢,可是我並不介意。我怎麼會呢?最終,麥提花他們的錢會比我付給他們的還多。我只不過付一晚,而他們卻得負責他下半輩子。

曾想過把一些麥提的東西藏起來,以免他們覺得奇怪,不過他們也不需要知道那是他的。我可能有很多很多小孩,他們只要這麼知道就好,所以我就把東西留在那裡。他們六點左右到,兩個年輕人用輪椅把他推出去。他離開時我不能哭,不然那兩位年輕人會覺得不太對勁,他們只知道我會在隔天早上十一點去接他。我在他頭頂親了一下,跟他說要乖乖的,一直忍到目送他離開為止。之後我哭了又哭,差不多哭了一個鐘頭。他毀了我的生活,可是他仍是我兒子,從此以後我再也看不到他,連好好說聲再見都沒辦法。看了一會兒電視,喝一兩杯雪莉酒,因為我知道外面會冷。

在巴士站牌下等十來分鐘,之後決定用走的,知道自己想死讓我勇敢了一點。以往絕對不會在大半夜步行,尤其在滿街都是醉漢的時候,現在有差別嗎?其實,我現在只擔心被攻擊但沒被殺死──半死不活被丟在那裡。然後會被送到醫院,他們會發現我是誰,會知道麥提的事,然後這幾個月的計畫都付諸流水,出院後還欠療養院好幾千英鎊,要去哪裡找這筆錢啊?可是沒人攻擊我。幾個人對我說新年快樂,一路相安無事,沒什麼好怕的。我還記得當時覺得自己實在可笑,生命的最後一晚竟然還在東怕西怕。

以前從沒到過頂尖大廈,只有坐公車時經過一兩次,根本不確定是否可以到屋頂。門沒關,我就沿著樓梯爬,直到無路可走為止。不知道為什麼之前沒有想過會不能任意從樓頂往下跳,爬到屋頂時我才了解他們不會讓人們那麼做。那裡豎了鐵絲網,很高,還有彎曲帶有尖刺的圍欄……這時我才開始緊張。

我不高,不特別強壯,也不再年輕,不知道該怎麼爬過去,可是一定得今天做,剛好麥提在療養院。開始想其他選擇,可是都不好。我不想在自己客廳裡,因為可能會被某個認識的人看到。我想讓陌生人發現。不想在火車經過時跳出去,因為曾在電視上看過那些可憐的火車駕駛員的節目,知道自殺者對他們的影響有多深。我沒有車,所以沒辦法開到一個安靜的地點吸汽車廢氣。

這時我注意到馬汀,他就在屋頂另一頭。我躲在陰影下觀察他。看得出來他有備而來,帶了一個小梯子跟剪鐵絲網的鉗子,他就靠這些工具爬過去。他坐在屋簷旁,腳垂晃著,頭往下看,偶而從小酒瓶裡倒酒喝,他抽煙、思考,我在一旁等。他煙一根接著一根抽,我就這麼等著,直到實在等不下去。我知道那是他的小梯子,可是我需要,而且他也用不到了。

從沒想過把他推下去,我沒那個力量把一個成年男子從屋簷推下,也不會去試,這樣做是不對的,他跳不跳是他家的事。我走上前,讓手穿過鐵絲網拍拍他的肩,我只想知道到底還要等多久。

 

 

潔西

 

去派對之前,我沒想過上屋頂。說真的,在跟這個男人聊天前我早已把頂尖大廈的事忘了。我想他對我有好感吧,這並不代表什麼,就像如果我是三十歲以下唯一還站得起來的女人,他也會對我有好感。他遞根煙給我,跟我說他的名字是煙斗,我問他為什麼叫這個名字,他說因為他總是用煙斗抽大麻。我就說啦,那這裡其他人是不是都叫大麻捲?可是他只這麼回答,不是,那邊那位叫做瘋子麥克,另一邊那位叫做水窪,還有那位叫大便尼積。這樣繼續下去直到他把屋裡每一位都介紹完為止。

我跟煙斗講話的十分鐘創造了歷史。嗯,不是西元前五五年或西元一九三九年那種歷史,不是歷史上的歷史,除非我們其中一個人發明時光機或讓英國不被蓋達組織攻擊。可是誰知道要是煙斗沒有對我感興趣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在他跟我搭訕前,我正準備回家,莫琳跟馬汀現在可能就已經死了,還有……嗯,一切都可能變得不一樣。

煙斗把他名單上的名字都講完後,他看著我繼續說,妳沒有在想著要上屋頂吧?我在想,又不是跟你,死腦筋。他說下去,因為我從妳眼裡看到痛苦與沮喪。那時候我已經醉得差不多了,現在回想起來,我確定他看到的是七瓶Bacardi Breezers跟兩罐特釀啤酒。我只這麼說,喔,真的?他繼續,是啊,妳看,我加入自殺巡衛,照顧因為要到屋頂而來這裡的人。我就這樣問,屋頂有什麼?他笑著說,妳是不是在開玩笑?小姐,這裡可是頂尖大廈,人們來這裡自殺。

要是他不提的話,我永遠也不會想到。突然一切都清楚了。雖然我準備回家,可是想不出來我回家會有什麼事,也無法想像早上醒來會是什麼光景。我要阿柴,他不要我。靈光一閃,想到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盡可能地縮短自己生命。我差點笑出來,這太讚了:我想縮短自己生命,剛好又在頂尖大廈裡的派對,太多的偶然,像是上天的指示。好,上天要對我說的只有「從屋頂跳下去」,有點讓人失望,可是我不怪祂,祂還能跟我說什麼?

那時我感受到所有的壓力──孤單跟所有失敗的壓力。覺得像勇士,走過上屋頂的最後幾層,拖著那些壓力。覺得跳下去是解決的唯一辦法,是唯一會任由我而不是阻止我的事;我覺得好重,一定會很快就落到街上。我會打破從屋頂落地速度的紀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82&aid=2472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