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發現馥林 品味閱讀
市長:馥林文化小編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閱讀出版【發現馥林 品味閱讀】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DOOR書系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往下跳 (2)
 瀏覽858|回應0推薦0

karen23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潔西

 

我在一個私自佔用頂尖大廈舉辦的派對,這派對超無聊,一堆無所事事的年輕人坐在地上喝酒、抽大麻,聽著古怪的搖滾樂。午夜1210分,其中一個人諷刺地拍起手,其他人跟著大笑,就這樣──新年快樂。參加那個派對的時候,你可能是全倫敦最開心的人,可是在1205分你還是會想從屋頂跳下。很顯然地,我並不是倫敦市裡最開心的人。

我去那裡只不過是因為學校裡一個叫阿柴的人會在,可是他並沒去。打他手機幾百次,一直都沒開機。我們剛分手不久,他把我當成狗仔,這個詞太過情緒化了不是嗎?我不認為只不過打幾通電話、傳幾封伊媚兒跟敲門就是狗仔,而我也只不過出現在他打工的地方兩次……三次,要是把他的聖誕派對也算進去的話。可是我沒算進去,因為他本來就是要帶我去。

跟蹤是當你跟著人們進商店、跟著到旅遊勝地那些。嗯,我從沒跟進商店裡過。算了算了,我不認為你跟某人要他欠你的一個解釋,你就變成狗仔。欠一個解釋就跟欠錢一樣,不是五英鎊那種小錢,至少五、六百英鎊,那個欠錢的人老是避著你,某個深夜當你知道他肯定在家時,你一定會去敲他家門。人們把這種數量的錢看得很嚴重,會去找討債公司,把欠錢的人腿打斷,可是我不會那麼過分,很有自制力吧。

雖然我一眼就看出來他不在這個派對,我還是待了一會兒,不然我還能去哪裡?開始對自己感到抱歉,一個十八歲的人怎麼可能在除夕夜沒地方去?只能待在一個爛地方的無聊派對,一個人都不認識。嗯,我習慣了,似乎每年都很習慣。我很容易交朋友,絕交也很容易,我自己很清楚,即使不知道為什麼或怎麼會這樣。朋友跟派對就這麼消失了。

我讓珍生氣,非常確定。她消失了,就跟其他人一樣。

 

馬汀

 

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在網路上搜尋自殺的原因,只不過好奇想看看。幾乎每一次驗屍官都說同樣的原因:「他在內心失衡的情況下結束自己生命。」

然後是這個可憐鬼的生平:他老婆跟他最好的朋友上床、他失業、他女兒在幾個月前的車禍中過世……拜託,驗屍官大爺,有沒有用腦啊?很抱歉,這可不是什麼內心失衡,老兄。我會說他這麼做是對的。壞事會一而再,再而三發生,直到你無法繼續承受,然後就會帶著橡膠管,開著五門房車到最近的一棟立體停車場。顯然這麼做沒錯?當然驗屍報告該寫「他神智清醒,且仔細考慮過這些他媽的生活插曲後,結束自己生命」?

每次報紙中的訃文都是老調重彈,該有點不同的吧。像這樣:「剛與當屆瑞典選美皇后結婚的曼聯前鋒,最近得到兩項殊榮:他是唯一一位在同年得到足聯盃冠軍跟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人。他第一本小說的版權被史帝芬史匹柏以天文數字的高價買走。他被員工發現在馬廄的橫樑上吊自殺。」嘿,我從沒看過這樣的驗屍報告。這種幸福、成功、有才氣的自殺案例,才能算是內心失衡的自殺。

這可不是說娶瑞典選美皇后、替曼聯效力、贏得奧斯卡自然就會讓你對抑鬱免疫──我確定不會。我只是想說這些會有幫助。看看統計數字,在這些情況下你很有可能就豁出去,剛離婚、得厭食症、失業、職業是妓女、剛從戰場回來、被強暴或剛失去某位親人……很多很多因素會迫使人們失控,這些因素只會讓你覺得他媽的悲慘。

兩年前的馬汀.夏譜不會在半夜坐在一小塊屋簷上,看著一百英尺下的水泥地,猜想自己會不會聽到自己骨頭摔碎的聲音。因為兩年前的馬汀.夏譜是個完全不同的人。我那時還有工作,老婆還在,還沒跟十五歲的女孩上床,還沒蹲過監獄,不需要跟女兒們談到報紙頭條新聞,標題是「低級」,旁邊還有我躺在倫敦著名夜間景點人行道上的插畫。(要是我跳下去的話標題會怎麼寫?「爛人做到了!」大概吧,或是「死得好」!)

在這些發生前其實也不用坐在屋簷上那麼久,所以不要跟我說我心靈失衡,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心靈失衡」到底是什麼意思?有沒有科學根據?思緒真的根據遭遇慘狀,像天平一樣在腦裡上下晃動?)經歷過一連串造成無法生活下去的不幸事件,想自殺是一種恰當且合理的反應。

喔,對,我知道心理醫師會說他們可以幫忙,可是這國家有一半的問題出在這裡不是嗎?沒有人願意面對自己的責任,永遠都是別人的錯。哇──哈──哈。我剛好相信媽咪和爹地之間發生的事,跟我上一個十五歲女孩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剛好相信不管我是不是喝母乳,都會跟那個女孩上床,該是面對自己所作所為的時候了。

我接下來做的是虛度生命(Piss my lifeaway)。一點也不誇張。嗯,好啦,不是跟字面﹝piss﹞意思一樣。我當然不是把自己的生命變成尿存在膀胱裡,可是我發覺虛度生命就跟一般人浪費金錢一樣。

我活過,有小孩、老婆、工作跟其他平常事物,不知怎麼我把它搞砸了。不對,這樣不對。我知道自己是怎麼活的,就跟你知道你把錢浪費到哪裡去一樣。我一點也沒搞砸,只是花掉了。我把工作所得花在小孩、老婆身上,花在未成年小女孩跟夜店上,這些事都所費不貲,我錢也付得很開心,然後突然我的生活沒了。我該留下些什麼?在除夕夜,就好像在跟一個模糊的意識還有半工作狀態的消化系統說再見──所有生命的指標通通有,可是內裡卻空洞。我並不覺得特別難過,只覺得很愚蠢,而且無比生氣。

我不是因為突然懂了什麼而坐在這裡。現在坐在這裡的原因,是今晚就跟其他所有事情一樣都變得一團亂,連跳下這天殺的大樓都被我搞砸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82&aid=2472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