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流瀉於彼端的茶花年代
市長:飲冰室茶集普洱奶  副市長: 這一代的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團體【流瀉於彼端的茶花年代】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城市議題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朱天心:莫言只興高采烈地寫自己的東西
 瀏覽699|回應0推薦1

飲冰室茶集普洱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吱吱喳喳

朱天心:莫言只興高采烈地寫自己的東西

  http://book.sina.com.cn2012年10月12日16:54新浪讀書微博   

  在莫言(微博)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新浪讀書第一時間連線了朱天心。(以下為實錄)   

  新浪讀書:您熟悉莫言的作品嗎?最喜歡哪部?   

  朱天心:嗯,還是比較喜歡早期的《紅高粱家族》,早期的書給我的衝擊特別大,後期的小說,看一本可以說對莫言就更熟悉一點。最喜歡哪本書?應該說就像一樹桃花,開了一朵,又開了一朵,你說最喜歡哪一朵?   

  新浪讀書:我看到您在《中國時報》的採訪中提到,「他的作品也符合西方對東方的想像」,您覺得他作品中那方面的特質符合西方對東方的想像?   

  朱天心:很多啊,象拉美的那些作品,所描寫的吃的東西、生活方式、感情啊,都跟我們的不同,沒去過,我當然不是說莫言的寫作是努力去適應西方對中方的想像,但是他作品的感覺是很符合的,比如說象三島由紀夫與川端康成,我就覺得三島由紀夫比川端康成寫的要好,但是可能日本人會覺得川端康成的日本味更濃一點。   

  新浪讀書:莫言曾經再訪談中提到他非常喜歡您父親的《鐵漿》,覺得如果有這本書的話,他的《檀香刑》可能會更寫的更豐富,同是山東老鄉,您熟悉他那些語言表述嗎,您父親在家裏會用那些方言嗎?   

  朱天心:我覺得莫言在小說中也不是全用山東方言,他的語言、用詞文學化的也很多。我父親很小就離開老家到南京了,日常生活也不太用這些方言,他晚年的時候拼命在作品中捕捉那些方言,以至於我們在校對稿件的時候,會問『一定要用那個嗎?』。   

  新浪讀書:您在採訪中曾經提到「好的小說家就是薩薩伊德所說的『知識份子』,他們始終處在『邊緣』位置,和『主流』保持距離,也保持批判的態度。」你認為莫言符合薩伊德所說的那種知識份子的形象嗎?   

  朱天心:當然不符合,每個作家都有他的長處和短處,通常長處也就是短處,我覺得莫言就是「素人」作家,這是他的長處,沒必要用對公共知識份子的要求來要求他,他的書充滿能量,他永遠在生活現場。他並不喜歡作抽象的思考,這樣才可能興高采烈的寫自己的東西,這也是他的文學特質,不管評論說他的作品重複不重複,成就不成就,他並不試圖做我們通常說的公共知識份子。至於這種價值觀,我覺得是一個作家早晚要去克服的問題,就象神話裏的「混沌」,要去鑿七竅,但是鑿開了之後卻流血而死。作為公共知識份子的自覺,這是有很大難度的,我見過很多這樣的作家朋友,沒有過這一關,反而連自己的特質都喪失了,但是過了這一關,我覺得他會成為更了不起的作家。我覺得他始終努力去描寫生活的現場,去關注人的歷史及此時此刻的中國。他並不試圖去做公共知識份子。   

  新浪讀書:您覺得莫言的作品放在諾獎作家中處於什麼樣的地位?   

  朱天心:我其實很少去研究諾貝爾獎,但是近十幾、二十幾年,世界上的作家,我們可以說二級的作家都輪過好幾輪。莫言得獎當然毫無問題。   

  新浪讀書:您覺得莫言得獎會對華語文學在世界上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嗎?   

  朱天心:我基本上就認為諾貝爾文學獎就象我們臺灣說的買「樂透彩」,或者說打電動,玩線上遊戲,作家不會因此就亂了自己的步調。華語文學在世界上的影響,我覺得主要華語文學沒有翻譯出去,象昨天有臺灣記者問我,覺得臺灣有誰可以得諾貝爾文學獎,我們的書就完全沒有翻譯,英日韓的翻譯完全沒有,大陸有政府的力量,但是臺灣就比較少,只有王德威近年在為這些事做出一些努力,但是這也是兩面的事,政府提供資金,那對創作必然會有一些影響,所以……   

  新浪讀書:除了莫言,您還喜歡那些大陸作家?我看到您之前說非常喜歡阿城。   

  朱天心:像莫言和王安憶他們,三四年交一部長篇,作品有翻譯,常常去國際上跑碼頭,跑碼頭並沒有貶義,但確實可以說為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做了一些準備。大陸的作家,我還是始終最喜歡阿城,雖然他的作品比較少。

  (編輯:fangqian)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48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