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流瀉於彼端的茶花年代
市長:飲冰室茶集普洱奶  副市長: 這一代的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團體【流瀉於彼端的茶花年代】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城市議題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書評─ 青春標本
 瀏覽383|回應0推薦0

這一代的人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焦桐這本詩集帶有迷惘與追憶的味道,想把青春時急於認知這個世界的心態給表露出來。在〈重考生〉中「我受困的圍城 / 街道都閉上了眼睛 / 六十燭光的燈泡在別人的睡眠中驚醒 / 在這間把諾言反鎖於黑夜的公寓 / 沉思地站哨……我的未來不再酣睡了 / 好像有甚麼故是要突圍而出 / 開始和結局已發生孤注一擲的巷戰 / 一個身影失足 / 誤闖冥想的雷區。」把重考生的寂寞、孤獨與被世界孤棄的感覺和毫無退路不顧一切往前衝的心情,都描寫得很深入。如我受困的圍城與街道都閉上了眼睛此二句,就將重考生被世界遺棄的感覺給寫出來了,尤其是下一句的六十燭光的燈泡在別人的睡眠中驚醒的「驚」字就用得非常巧妙,驚得是誰的心?驚起重考生的心對於未來的茫然以及現實中不得不面對的現實,都在這個字中濃縮到極點。對於焦桐運用簡單的名詞和動詞,就可以生動地述說出整個重考生被遺棄的感覺,不得不說其用字之巧妙。當然也不是說用形容詞的詩就是比較不好,如焦桐的〈夢醒〉「剩下來的日子想重新裝潢 / 我的夢境油漆未乾 / 一個名字 / 猝不及防地閃進 / 踐踏夢醒時的眼睛」其「猝不及防地閃進」的形容詞運用巧妙,若沒有這一句,則下一句的「踐踏夢醒時的眼睛」的「踐踏」這一詞就沒有這麼地生動了。



 寫詩若能把基本工夫練純熟,再來學會如何巧妙地運用文字,即使只是簡單直樸的句子,也能在其中讀取到詩的深刻韻味。故寫詩非只是雕琢字句的優美與華麗,而是在運用字句得巧妙,才能將堆疊的文字給用活,這才是詩的技藝美妙的方法之一。


一生多少歲月 使人無盡揮霍
一杯多少美酒 讓人無法嚐盡
揮衣袖 舞輕影 與月共度良辰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4757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