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流瀉於彼端的茶花年代
市長:飲冰室茶集普洱奶  副市長: 這一代的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團體【流瀉於彼端的茶花年代】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城市議題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書評-最高虛構筆記
 瀏覽322|回應0推薦0

這一代的人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這本書如果不是翻譯的問題,那就是作者的詩語言與中國語言不合。很多句子都是處於語言斷裂而且內容空洞,如「他坐著冥想。他的位置,不在 / 他虛構的事物中,那般脆弱」(摘自〈寧靜平凡的一生〉)。對筆者來說,詩不只是有節奏,其中更擁有自己生命觀看世界的角度。但在書中往往看到的,只是雜亂而不切實際的思惟,與虛無飄渺不夠實在的情感。譯者在閱讀作品以後,認為作者的詩給與他的感想是「詩歌就是一種因地制宜,是對深陷於現實中的個人內心的安慰」。筆者不認同這種說法,詩並非只是用來逃避與跳脫現實的工具,而是更深切地用詩眼或生命去體會及認清世界。而且,好詩是不會因為地域與文化的不同,無法打動不同文化的人心,創作時誰會先考慮文化背景以及地域上的差異,而選擇用不同的方式去寫詩?詩本身就是直指自身人心最醜陋以及最現實和深刻的特質。假如,在創作時要考慮這麼多,那很多偉大的詩人如雪萊、葉慈、艾略特等,就不會受到全球各地的人喜愛。語言是傳達意念的工具,詩是給與人不同的世界以及生命的體會。
一生多少歲月 使人無盡揮霍
一杯多少美酒 讓人無法嚐盡
揮衣袖 舞輕影 與月共度良辰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4755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