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流瀉於彼端的茶花年代
市長:飲冰室茶集普洱奶  副市長: 這一代的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團體【流瀉於彼端的茶花年代】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城市議題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輕描
 瀏覽409|回應0推薦0

泠詭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是不再痛哭的雨聲帶來了白晝,還是衰老的白晝終於驅逐了雨聲,我已分不清楚,早晨……總是慵懶的沉醉吧?一個人的天空讓斷斷續續墜下的音符渲染的更加悽涼,慢慢的讓孤獨黏上了天灰,慢慢的讓沉默譜出了電光,逃不開,因為沒有影子,只能被圍繞。

  也許,天空再也不能承受傷心的重量,最後還是放棄了一直隱忍的淚水,這首曲子變的加倍沉痛,或者,已然不該稱之為曲,「哀號」比較適當些,即使,夾雜不少抑鬱的悶雷發作。

  現在,呆坐在屋頂當避雷針的人該想些什麼?

  走在一樣的路上,眼前總會浮現許多急急飄過的人影,也許是所處的世界不同,在快轉的世界中只會一直落後,卻能帶走許多有趣的事,我想,這吟遊詩人的個性改也改不了了。

  乘著大清早沒人,雨又下的足以掩蓋足跡,我慢步尋找那失去的擁有。游過蒼老的瓷磚和柏油,一遍又一遍,突然間覺得,白晝的雨仍是遜色些,就在我被地上不住閃爍的磚石禁錮的這時,就在曾經有人眉飛色舞說著她喜歡的浪漫的這個地方,只可惜那時一直不知下著大雨的夜晚將是每張路面都能同樣閃爍,只可惜這樣的話已經不能說出口。.

  很倦,因為聽到鐘聲。人聲的鼓噪比蟲鳴還熱烈,我看到眼前的寧靜正緩緩剝去,逐漸接上忙碌來忘卻。下次,換到夜裡尋棲。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2243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