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流瀉於彼端的茶花年代
市長:飲冰室茶集普洱奶  副市長: 這一代的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團體【流瀉於彼端的茶花年代】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主題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主題:鄉土文學
 瀏覽689|回應4推薦0

Ruyi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本次讀書會討論題目

請依照主題寫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57054
 回應文章
流年
推薦2


Ruyi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涉水
飲冰室茶集普洱奶

      打從妻子走後,阿旺伯就獨自守著田地和阿爸死前所留下來的房子,辛辛苦苦的每天埋首在田地裡頭除草、施肥,好不容易也靠著些許的收穫,賺取微薄的血汗錢,養大了三個孩子,從沒讓他們挨餓受凍過。只是這麼多年來,他心裡始終惦念著死去的妻子,也就沒考慮過再討個老婆來照顧孩子,日子倒也馬馬虎虎的過了。 

         田裡原先所種植的都是稻米,附近其他的農民也都和他一樣以種米維生,那時糖業才剛興起,並不怎麼多人種植,勢力範圍僅僅分布在工廠附近。只要從大馬路上一眼望過去,就能看見整片的稻田,在夕陽將近的時候,映照在稻田之上的餘暉,澄黃的刺目,每每閃耀得讓他睜不開眼。要不是後來政府開放進口外來米,壓低了本土的米價,恐怕到今天,他還和從前一樣雙腳泡在泥水中插著秧苗,誰也料想不到時局的變化會這麼大。 

        當年那些光景,和幾年前跟著兒子上台北時,所看到的那些銀樓有些相似。在玻璃所作成的展示櫃裡,擺滿了金黃色澤的飾品,雖然值錢,但卻給他一種冷冰冰的感覺,讓人一點好感也沒有。就像是都市裡的人,總是急急忙忙的低著頭的走路,跟他在電視上看過的機器人一個樣,一板一眼的死氣沉沉。就連出門碰到鄰居,也從來不打招呼或是串門子,每個人都是各自過著自己的生活,老死不相往來。所以住了沒幾天,他就因為懷念老家溫暖的人情味而決定回鄉。

        這幾年來,政府在提倡什麼「精緻農業」,他一個粗人,沒讀過什麼書,哪裡知道什麼叫做精緻不精緻的?只知道附近的田地都改種了比較賺錢的水果和花卉,但他始終沒想過去配合那些鬼措施。種稻種了一輩子,靠著那些稻穀,他養大了三個孩子,養活了自己。對那些稻米的感情,就像對妻子那樣,已非任何事物能夠取代,何況現在孩子們也都大了,每個月也都按時寄錢回來給他,早已不是像當年一樣為了討生活賺錢才種稻,更沒理由要他放棄堅持。 

        但如今孩子們卻要他賣了田地跟著他們一起上台北!嫌他種稻沒出息,真是差點沒把他給氣死!也不想想當初若是沒有這些米,他們能有今天嗎?人家都說飲水思源,怎麼這些孩子一個個翅膀長硬了卻不懂得感恩?

        一陣血氣朝腦門直衝,阿旺伯在田邊倒了下去…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71279
有應媽
推薦2


shamitau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Ruyi
涉水

有應媽

 

  故鄉,自小從我的印象而言,不過是一個過年期間的樂園、渡假地,其中我雖然擁有了年邁祖父母的慈愛、堂姊弟的關懷以及美好的童年時光,但遙遠的路程沖淡了對故鄉的那份熱情,漸漸的流逝掉我曾擁有的ㄧ切,直到我小五的那ㄧ天,永遠無法忘懷的那ㄧ天~

  「明天要考數學第二十二頁,社會……各位同學請等ㄧ下。」老師交待著明天的作業,只見同是在學校任教的舅媽把老師帶出去慎重的交談了兩句後回來說:「柏盛,東西收一收,你爸媽待會會到校門口接你,你先走沒關係。」這時的我疑惑的收著書包,帶著ㄧ顆忐忑不安的心走向校門口。上課的時光與空盪的走廊,心想眼前的ㄧ切似乎都保持他們原有的風貌,此時只有我是特別的,ㄧ個人背負著孤獨使腳步益加的沉重~

  「邱柏盛,你在幹麻,快上車~」ㄧ瞬間打醒了我不知道多久的幌神,發現家裡的車已經在身旁,空間頗大的休旅車裡卻擁擠的塞了七個人,裡頭除了家中的成員外也包含了一些平時少見的親戚,此時完全不知道事情原由的我,卻要面對的是一個個表情肅穆的家人,沒有多說ㄧ句話,夜車直奔嘉義・布袋。

  我的故鄉在布袋港旁的小鎮~東港,印象中的故鄉是一個漁塭與稻田連天的地方,令人耐不住性子的悶熱天氣,颳起大風塵土飛揚,風中可以聞到那來自海洋無盡的生命力,鮮味與腥味難以強制分隔,媽媽曾說布袋之所以為布袋,乃是因為這個地方只有一條路可以與外界接觸,其他三面皆與海相連,所以漁業相當發達,成為此地的特色。

  連趕了五個小時的路,到達時已經半夜時分,故鄉門口映入眼前的不是寧靜的夜,而是大姑姑哭倒在地,其他人或坐或臥,面容總是哀悽,這種景象首先震懾了我,爸爸隨即要我們下車跪著爬進靈堂,膝蓋輾著碎石子,痛~也許沒有這些人心中的來的痛吧!短暫的過程卻像ㄧ部慢放的黑白電影,悲痛欲絕的哭聲是重要的配樂,緩慢的播放著,觀眾認真欣賞,腦中卻是一片空白。

  ㄧ路爬進了靈堂,只見阿公躺在臨時搭好的床架上,身旁陪伴著所有的家屬,祝福死者ㄧ路好走,大家神情盡是充滿了不捨,最後總算在姑姑的哭訴中了解事情的原由~

  「阿爸透早就出門去做運動,同款去阮厝邊那間有應媽廟,好像手沒扶好,跌去旁邊水溝仔裡,淹死了。」聽到這段話依稀勾起我小時候的回憶,小時候住鄉下,阿公時常帶我到那間有應媽廟玩,廟建在水溝旁,四周皆是魚塭,那間廟規模很小,沒有特別的裝飾,香火也不是很興旺。

  「蝦咪系有應媽啊?」好奇的我問起阿公。

  「有應媽系爲了要祭祀一些孤魂野鬼,用一個牌位,乎伊有所在住。」阿公說完一樣做著自己的運動。

  也許當時我並不是很認真,但這句話ㄧ直深深的烙在我心裡,因為在處理後事的幾天裡,果然有謠言傳出說阿公是被有應媽抓去當服侍的,他的靈魂被扣押住,必須永遠伺候有應媽。聽到這種話除了慌張以外,絲毫沒有辦法解決,面對的是來自超自然的力量,激起內心深處的恐懼。

  經過了那麼多年後,儘管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都市裡生存,但是有應媽這個回憶,讓我得以思索故鄉的這個價值,並不是來自有應媽的超自然力量,而是鄉下人樸實、敬畏天地的那一份最真摯的情感。每每想起,總是喜歡探討自己根歸何處?只有更加的懷念那些人、土地和那ㄧ股鄉下的淳樸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66649
一段錯落
推薦2


這一代的人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Ruyi
涉水

  蜿蜒漫長的道路,在那窮遠的地方,住著一戶不算熱情卻又溫暖的家庭,父親的威嚴、母親的親切、大妹的自傲、小妹的天真,許久、許久沒回家鄉,不知他們過得如何,他們還是會像以前一樣,還是變得更不同呢?

  終於走到這了,或許是近鄉情怯的關係,越接近家鄉,速度就越慢。我還記得以前,和妹妹在這小河中,抓取小石子,當作寶物互相炫耀。不知當時跟我一起玩耍的小語如今怎樣?她可是我們暗戀的對象,烏黑的長髮,紅通通的臉頰配上兩個小酒窩,當時可讓大家手足無措。

  終於到了,只要穿越這片樹林,眼前就會出現我可愛的家鄉,許久沒回家,不知道他們變化多少。穿越之後,才發覺家鄉的變化,已不是原來純樸的模樣。處處擾人的資本主義,令人厭惡的塵埃,已不是我夢中的那塊淨土。眼前一片模糊,原來我還在此岸,家鄉在那遙不可及的彼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65258
引用者清單(1)
2006/11/29 09:21 【秋觴】 一段錯落
文清/關於悲情城市
推薦2


飲冰室茶集普洱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涉水
Ruyi

不再是第一次了。

只記得小時後從樹上摔下來後,我拍拍屁股,只是感覺些微疼痛便繼續前進。
池塘邊那顆有著關老爺模樣,手掌般大小的灰白石子,得趕緊去拿回來,不然等會阿嘉會先拿走。
才回到家,正感到奇怪,怎麼都沒人開口說話,這樣倒好,省得我開口學說話。

在九份開業一陣子了,顧客大都是採礦業的老闆,這裡燈紅酒綠,生計倒也不愁煩腦。只是現今時局不好,日本人被阿山仔打跑,換了一個人來管,不知會不會影響生計,希望什麼都不變,但生活能經鬆點好。
昨天寬美跟寬榮才來拜訪,一方面是捎來家裡的信,一方面是談起時局的變化─啊,真是難以想像!

在監獄的第3天,這才感覺當時三哥被阿山仔綁住的痛。想想三哥當時還能開口說話,現在的我儘管想表達,卻只能用紙筆寫出,但他們卻吝嗇給支筆,我就這樣被徹底地與外界隔絕起來。
聽獄友說,是當局者的貪,才會弄得這些拿筆的人滿肚子氣。
總之,我什麼都不懂,我只希望我的親朋好友能平安,生活能過得去就好了,其他都是我不敢想的。
不知道現在寬榮怎樣了?

大哥死了,卻為了那些欺騙三哥的阿山仔起了衝突。那些天殺的人,只會整日欺負咱們本島人!
多桑已經很老了,家裡除了小孩跟女人,與半瘋半傻的三哥外,能做主的人也只剩我了。
和寬美結婚後,總算不辜負她了,也算是為寬榮了樁心願。
我是很愛她的。

我想是回不去了,這一次又不如以往,直接到家裡抓人,十分突然。
孩子剛剛滿月,我又在這樣的情形下離開她,我是多麼不捨啊!
我又聾又啞,我想政府應該不會給我難堪,只是問問話而已!像我這樣的小老百姓,能有什麼作為可影響政府呢?
我絕不是有和對岸交結的人,他們搞錯了吧?
家裡現今不知怎樣,有阿嘉在,應該事情都能照顧的很妥當吧?
大嫂、二嫂,也真多虧她們維繫家裡,照顧多桑。
阿雪,也真懂事,差不多該嫁人了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64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