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流瀉於彼端的茶花年代
市長:飲冰室茶集普洱奶  副市長: 這一代的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團體【流瀉於彼端的茶花年代】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主題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主題:虛構散文
 瀏覽759|回應8推薦0

M.貓子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嘗試以虛構一篇散文,(例:沒談戀愛的寫愛情散文、沒去過XX寫去XX的散文。)交文期限在下禮拜四前(十一月九號)。

不能因為期中考而忘記作業啊~~~~祝大家都high趴!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27412
 回應文章
下一次的交錯之間
推薦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Ruyi
涉水

時間,就這麼溜走了;剩下來的,還會有多久?

......這是永遠也無法確定時間的一輩子。

人海中,潮汐不停;茫茫的流水又會帶人逐向何方?

緩步  向前,停住

終點的

眼下,

是另一雙佇候

腳尖   貼近  傾斜

這一刻  好久......

好短促......

時間,如此地消逝了;接下來的,會是什麼?

世界走了一圈,脫下了原先的身分,再度穿上了一件嶄新的外衣;誰也不曉得原來的自己是什麼,也忘了關於對方的一切。

時間  不停

人生  進行

男孩的,

女孩的。

襯在夜色下的街景,踩著躁動的步伐,人們往來。

「嗯,還有一點時間可以慢慢走。」女孩看著手錶,慢慢地走向與朋友約定的地點;一抬頭,眼前,是一位從遠方迎面而來的男孩。

男孩專注在心中的跳動,一路上,盡是晃眼風景。

緩步  向前,錯身

  落,一會

女孩離去,男孩遠去。

這一刻  ......熟悉

疑惑的側臉,是確定將被過往吞沒的身影

一次

是一個結局。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76914
有點奇怪的童話
推薦1


討海人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涉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愛講話的怪物和一個沉默的怪物,但他們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某天,愛講話的怪物,在村莊裡,遇到木匠,愛講話的怪物心想,有人能聽我講話,他走到木匠身邊,咕嘰咕嘰,卡哩卡哩,呱啦呱啦,但木匠忙著上工,把他趕走了。

  後來又找到礦工,愛講話的怪物心想有人能聽我講話,他走到礦工身邊,咕嘰咕嘰,卡哩卡哩,呱啦呱啦,但礦工忙著挖採,把他趕走了。

  過了不久,又找到一個馬伕,愛講話的怪物心想,有人能聽我講話了,他走到馬伕身邊,咕嘰咕嘰,卡哩卡哩,呱啦呱啦,但馬伕忙著駕車,把他趕走了。之後,愛講話的怪物,又找到一個獵人.......................

  愛講話的怪物再也找不到人願意聽他說話,孤單的走在曠野,遠遠的看見沉默的怪物,走了過來,愛講話的怪物心想,也許他能聽我講話,他走到沉默的怪物身邊,咕嘰咕嘰,卡哩卡哩,呱啦呱啦,整整一年,愛講話的怪物終於累了、發不出聲音的時候,沉默的怪物開口說:「你是一個沉默的怪物。」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51361
逝往
推薦2


shamitau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涉水
飲冰室茶集普洱奶

逝往

ㄧ個公園的小湖邊,秋天匆忙的帶走他的ㄧ切,他狂奔所帶起的風,有一些涼爽,卻帶著些許的刺痛感,和一點冷酷。

 

也許這不是一個適合踏青的季節, 但是我仍然喜歡坐在靜謐的小湖邊,感受大自然所賜予的ㄧ切,夕陽將他的光芒無私的投射給大地,大片的蘆葦在水面上呈現金黃色的波浪,ㄧ切都這樣的美,美到無可挑剔,不過,遺憾的是美景只有我和孤獨兩個人欣賞。

 

正在感嘆之餘,忽然間,發現荒草中隱藏著一株即將枯萎的小花,那瘦弱的枝幹似乎無法承受那無情風的吹襲。

 

「花兒、花兒!大家都已經回到大地的懷抱了,爲什麼你還要在這忍受寂寞,孤獨的活著呢?」

 

「你不想離去?還是你在等待希望?」

 

花自然無法回答我,我們對看了十分鐘,短短的十分鐘,全世界彷彿只剩下我和他,其他的ㄧ切都從身旁快速的流逝。

「只有你了解我,也許這世界上只有你能感受到我的孤單和寂寞。」

 

情不自禁,淚珠已從眼眶流瀉,流不盡的惆悵。

 

回憶起三年前~

 

大雨的夜晚,冷清的馬路上,他躺在我懷裡對我說

 

「語婷!對不起!我來不及給妳幸福……

 

隔天原是我們的訂婚日,從此,也是他的忌日~

 

多年來,我ㄧ直在尋找幸福的定義,到底什麼是幸福?爲什麼始終不屬於我?儘管再好的美景也無法解開心中的問號。但是遇到了你我了悟了。

 

「花兒!花兒!你跟我ㄧ樣傻,一個人獨立支撐著虛弱的身軀,等待著不知道何時降臨的希望,其實我們倆就是最幸福的人了」

 

此時,我在也掩藏不住心中的亢奮。

 

「我已經從人生的枷鎖中解放,我是自由的,我要用最美的ㄧ切詮釋我自己,讓湖水洗淨我的過去~」

 

隔天,公園裡停滿了警車。

 

ㄧ陣風從遠處捲來,夾帶了幾片枯萎的花瓣,往未知的遠方消逝~

==============================================================================================

各位老鄉!不好意思阿!po的有點晚!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37711
不變
推薦1


Ruyi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涉水

不變

「問妳…」

忽然地,他用手指戳了戳坐在旁邊的我。

「恩?

老實說,對他的問題我一點都不感興趣,也不想知道。

認識他這麼久,

對他這種三不五時就會丟出一堆問題的好奇寶寶,

問問題好像已經是一種常態,一點都不令人感到意外。

「妳還記得,距離妳上次看到彩虹是什麼時候嗎?」

他趴在桌面上,斜眼望著我問。

我得承認這個問題稍稍的引起一點我的興趣,

但其實我比較想知道他那顆腦袋裡到底裝了什麼,

為什麼總有些奇怪的想法。 

這次,他是想到什麼才這麼問的? 

「為什麼突然提到彩虹?」

我學著他,也在桌面趴了下來,和他四目相對。 

這樣的動作突然讓我想起小學時,

每過中午吃完便當,老師總要我們趴在桌面上午休的情景。

那時候,隔壁坐了一個帶著眼鏡,功課很好、也很有禮貌的男孩子,

但不知道是尷尬還是怎麼的,

每次午睡我總要將頭朝向窗戶那一邊才能睡去。

 

「沒有…,只是突然想到而已。」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頭,

眼神飄向了我背後那扇窗外的天空。

「喔。彩虹啊,我想想。」

「大概是前天吧。」

趴著趴著,我忽然湧起了一股睡意,

於是深深的打了一個哈欠。

「前天?!妳在開玩笑吧。」

他瞪大了眼,表情很像是去年他生日,

看到明明人應該是在台南工作,

結果卻意外出現在他台北的家門口的我那樣。

「前天不是下雨嗎?而且還是下一整天,根本沒出太陽,你怎麼可能看到彩虹?」

我就知道他不信。

「可是我真的看到了。」

說真的,沒騙他,前天我真的有看到彩虹。

「在哪看到的?」

「志學路前面。」

「妳說的該不會是那家彩虹園吧。」

他對著我翻了翻白眼,我猜他八成覺得自己問錯人了。 

「是啊,不然咧?」

我也回了他一記白眼。

禮尚往來,我這個人向來都是很公平的,

可不會讓誰吃任何一點虧。

「好吧…,妳沒有聽過關於彩虹的傳說?」

他無奈的問了問。 

「沒有耶,彩虹的傳說?是什麼,說來聽聽。」

這下好奇的人可換成是我了,

沒想到這傢伙腦袋裡裝了這些童話故事,

我可真是太小看他了。 

「傳說啊,彩虹出現的時候,

只要朝彩虹的盡頭底下去挖掘,就可以挖到寶藏喔。

改天彩虹出來,我們在一起去看看好嗎?

搞不好真的可以挖到喔。」

他一臉煞有其事的說著,眼裡閃閃發光,

一點都不像個已過三十歲的男人。 

我有種錯覺,彷彿看到了小時候那個坐在隔壁,

依然溫柔敦厚,依然浪漫天真的男孩。

「不了,我已經擁有價值連城的寶藏了」

我想,最好的寶藏莫過於是他了吧。

二十年了,

他還是一點都沒變,

就算再多幾個二十年,

他依舊還是我當初認識的那個他。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36235
【吟遊詩人日記--五月三日】
推薦1


M.貓子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涉水

【吟遊詩人日記--五月三日】


之所以會繞道,完全是因為我的任性。

大夥原本預定到有〝沙漠珠寶〞之稱的文洲,一面沉醉在紅燈香食中,一面尋找下一份工作。

不過這個計畫卻被我臨時提議更改,掉頭往剛克特前進。

剛克特,西側大國、無神之國、科技之國……我不只一次從別人口中聽見這些描述,也不只一次興起前往的念頭,卻始終找不到機會。

拜訪的時間拖過春夏秋冬,從強盛的科技之國到被神毀滅的國家,再變成迅速重生的國度,當我有幸親眼看到剛克特的城牆時,已經是剛克特慘遭真理之神摧毀後的四年了。

※※※※

雖說是同意改道,但實際上不過是稍稍拉長路途,撥出一點時間,讓我有機會瞄兩眼罷了。

我們的車輛停在沙丘旁,但下車的只有我一個人。

鬆軟沙丘爬起來格外辛苦,每進一步就滑退半步。戰士先生站在車上朝我大喊,問我需不需要他幫忙。

我搖搖頭拒絕。雖然腳上的肌肉已經被痠麻擄獲,可是胸口的衝動,卻令我強烈的想勞動身體。

這一拒絕可不得了,當我終於爬上砂丘頂,太陽也從偏低到幾近沉沒。

紅澄光暈從地平線散出,將黃沙染的嫵媚無比,我的影子也平躺在柔軟沙子上,輕鬆的叫我這個做主人的萬分忌妒,卻又提醒我沒時間忌妒,再不看夜晚就要降臨了。

我無奈的抬頭遙望,在遙望瞬間忘了一切疲憊與怒氣。

在黃沙與綠地之間,立著一大片雪白鐵壁。從這些鐵壁的位置看來,它們該是守護剛克特的城牆,可是一旦細看白壁形狀,又不得不懷疑,這真的是牆嗎?怎麼會有如此破碎、有菱有角的牆?

雪色之壁像是被最鋒利的寶劍、最瘋狂的劍法大肆劈砍,不規則的嚇人,不像是城牆,反倒像包圍國土的荊棘,令我想起先前聽過的傳言:據說在真理之神攻擊剛克特的那晚,水流竄出地面、火焰流竄道路、風絲化刀狂舞、大地震動碎裂,駭人景象宛如煉獄。

假如我沒看到眼前扭曲的城牆,我一定仍認為傳言太過誇張,是剛克特人為了彰顯自己的可憐,特意編出的謊言。

「阿遊,你什麼時候要下來啊?」

戰士的聲音聽起來頗不耐煩,我舉起單手要他再等一會,仍舊盯著遠方的白牆。我難以想像這樣的損害有多恐怖,更難以想像剛克特人是怎麼站起來的,他們能繼續住在原處嗎?他們會不會聯想到死去的親人,和被毀壞的一切?

彷彿要呼應我的疑惑,白牆中亮起點點彩光。光點隨著太陽落下而迅速增加,最後擴及整個城牆內。

灑在黑暗大地上的燈光,像極了天頂繁星,只是一個觀看時要抬頭,一個卻是低頭。我凝視著腳底星空,胸口忽然湧起一股跪下的衝動,一回神,身體竟已彎下去,對著除了堅強還是堅強的凡人之國,獻上小小、微不足道的敬意。

---------------------------------
這是一篇很虛(構)的散文= =+


註:文章中的事件、地名全取自敝作〝諸神靜止〞,想看的人請到我的網誌,不過文章很長請有心理準備。


http://blog.webs-tv.net/gwcatgwcat
http://0rz.tw/7d215
找貓請洽以上兩地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35836
牽拖
推薦0


掏盡天空,遺忘深藍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干我蛇麼事啊

最好用牛肉捆成人形

整個也太浪費了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35051
九份的ㄧ晚情深
推薦1


飲冰室茶集普洱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涉水

 

今夜我帶著雲下月光緩緩的側著頭品味山中百合香

不諳花兒的我十分願意弄混曼陀羅成百合只為皆綠白相依存

偶發的星辰趕著今晚的風勿讓夜梟愁煞了早葷急急幾聲~呼嚕

 鼻腔充肆滿滿身全是醉人寂靜山城牽起杯中一絲薄荷

那是~

風同星月商論籌杯中應剩多少魂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34421
撿石趣記
推薦2


這一代的人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涉水
飲冰室茶集普洱奶

  某天在太魯閣撿到幾顆石頭,把玩在手中,其形狀稀奇古怪,吸引我的注意,此時,我想像手中的石頭,是一塊神奇的石頭,裡面住著一位仙人。這位仙人,會帶我去一望無際的天空之中,告訴我,月亮其實不在外太空,而是在異度空間,我們所看到的月亮,其實只是空間折射。至於外面那塊衛星,是他們運用大羅仙力,挪移到地球外,目的是為製造假象。而我撿到的石頭,其實是那位仙人居住的地方,因感受到我強大的願力(怨力),所以特地出來與我見上一面。   

  那位仙人,不像我印象中仙風道骨的模樣,反而是像路邊掛著兩條鼻涕,手上拿著棒棒糖,邊對我笑卻又怕我跟他搶糖吃的死小孩。這位死小孩仙人,對我說他是居住在無有之鄉,那顆茂盛大樹之下,其樹名曰蕪子,在蕪子之下有個草屋,那就是他在無有之鄉的住處,而他名為悠虛。雖然外表看起來年幼,但他的經歷卻超乎我千萬倍,我以為的人世間的痛苦、悲傷,在他的眼裡,反而不如我手上那顆石頭,值得他去注意。也因為這樣,我便與他討論起石頭方面的問題,才發覺到,石頭的外觀越是稀奇,就代表裡面居住的仙人,其德行的深厚。

  他不只帶我去觀賞石頭的奧妙,也引領我觀看石頭的靈氣,石頭內雲煙繚繞仙峰鶴唳,須臾,我又看不到了。再仔細注視,只看到一股氣團在旋轉律動,氣團顏色似淡紫又似無,似在膨脹又似收縮,內心有七彩在環繞,彷彿看到銀河在其中。我深深地被其所吸引,在那瞬間,我以為我的呼吸、我的跳動,彷彿與它融合在一起,就這樣不斷地收縮、膨脹。就在這此刻,我感覺到生命的律動,就像這氣團一樣,不斷地收縮、膨脹,彷彿永無休止的時刻,我的精神也不斷地沉迷其中。等到清醒後,才發覺到,我正躺在床上,注視著天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64&aid=1934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