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穎.臨.城.下
市長:水穎鳴煙  副市長: 陳皓幕後黑手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穎.臨.城.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情動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婚戒】(全)
 瀏覽342|回應0推薦4

小颱風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濯雨
水穎鳴煙
翎翎
紅粉豹

  

  【婚戒】◎小颱風

  「好意外,你怎麼會突然約我出來?」
  當亞亞用她那純淨得像剛出生嬰孩的澄澈大眼看著我時,忽然間我有些不忍。望著她手上刺眼的婚戒,我痛苦極了。
  「亞亞,我以為妳離婚了。不過看到這枚戒指,我想我真是多心了!」天知道我待會要說出口的話,真該被判入十八層地獄。我,真的做對了嗎?可是不做,我甘心嗎?
  「亞,他對妳好嗎?」
  「鎮廷,你說的話好奇怪喔?」亞亞看了看我,低頭望向她的婚戒,輕輕地玩弄,我的心突然間憤怒了起來。苦笑,瞇起眼。看著她的唇。
  「昨天,我見到妳老公了,在PUB,」我遲疑了一下,舉起酒杯,優雅地喝完一杯紅酒「他的手上沒有婚戒」。
  「喔~這樣喔~他皮膚過敏,所以戒子戴不住。」
  亞亞若無其事的說著。她的單純,一點都沒有因結婚而改變。
  「是嗎?」我睨向亞亞的婚戒。勾唇,微笑。提起酒瓶,為自己斟了一杯酒。我一邊喝一邊吐出一句殘忍,「他摟著的一個女人,正吻向他。」天殺的,我終於說出口了。我靜靜的看著亞亞的反應。
  「真的嗎?」亞亞意外的張大她那張雙惹人憐愛的大眼,盯著我看。
  「真的。」我調整了一下呼吸,說「妳回去問他,看他怎麼說?」

  ※ ※ ※ ※ ※

  不知什麼時後開始蓄的水,淚,無聲息的滑下。她的眼迷濛美麗。我起身,繞過桌子,在她身旁坐下。輕輕的為她拭去淚水。

  「別哭,妳問過他了?」亞亞輕輕點頭。她停住了顫抖,抬頭。
  「請帶我去那家PUB,我不相信這是真的,我想親眼看看。」
  「帶妳去?今晚?」
  「對!」亞亞盈著淚,「我想看看我到底變成誰的代替品了。」是啊!亞亞想知道是誰挑逗她自己的先生到一個地步~反而讓她自己一直覺得很幸福。
  「好,等我一下。我約個時間!」我立刻掏出手機,撥下重撥鍵。
  「是我~余鎮廷,今天晚上九點,我要帶我的重要女賓過去,請妳安排一下,我要有最完美的演出。還有,請幫我留最好的位置。」
  「去PUB要約時間?」亞亞輕聲問著。
  「沒~這只是熟客的無裡要求嘛~」附向她的耳邊。說完,輕輕的吻向她眼睫上的淚「別哭,我會保護妳!」一生一世!只要妳願意啊,一生一世。此時,我感受到妳眼神中閃過的驚恐。妳,推開了我。

  ※ ※ ※ ※ ※

  「余先生,這是您的位置。」

  我摟著亞亞進入PUB,我告訴她這是禮貌。也是對她的一種保護,才不會有一堆獵豔高手來煩她。亞亞手上的婚戒也取下了,我的理由是~大家都知道我未婚,而且我有一個喜歡很久的女人。

  「余先生一直喜歡的女人終於出現了!」酒保輕挑的讓我想揍他。我抽出一千元,遞上前,笑嘻嘻的說「先生,封口費。別嚇壞她!」我們坐的位置光線非常幽暗,可是視線絕佳。亞亞是不喝酒的,所以我幫她點了香檳。即使是香檳,摟著亞亞的我明顯感到她體溫的上升。忽然間她卻打起冷顫。我順著她眼神的方向看去,原來,男主角出現了!我將亞亞抱得更緊,用我的體溫溫暖她。她卻抖得更厲害了。我脫下我西裝外套的一邊,將她與我貼得更近些。亞亞整個人沒入我的西裝內。我穿著短袖襯衫的手臂,努力控制著貼上她雪紡紗時的衝動。

  「小羅,請幫我加點冰塊。」

  「余先生,這麼快就凍未條喔~」這小羅,真是嘴賤!

  「亞亞,想聽他們說些什麼嗎?」亞亞點頭。

  「怎麼聽?」亞亞看著那個女人將手放在自己老公大腿內側,來回移動著。

  「收音!」我拿出私家偵探的本領,將耳機一端戴在她左耳,一端戴在我右耳。亞亞一邊聽一邊轉身,我的胸膛濕成一片……。我將她的手放上我的腰間,輕輕說「抱緊我,沒關係!」只是,我會不會太殘忍了。我順了順亞亞的頭髮,就像學生時代一樣。「別哭,他不值得的。」

  「他一直在騙我。」亞亞說完這句話,整個人癱軟在我懷裡。

  將亞亞帶回我的住處,我解開她的外衣,用溫水輕輕的幫她擦淨。

  「不會喝酒,還搶我的酒喝,這下醉了吧!」我一邊擦一邊對她說話「亞亞,我愛妳!妳只是習慣有他。他不愛妳,可是我是一直愛著妳~」我看著她臉上的淚痕和幾近全裸的身體,不捨!

  「因為愛妳所以想佔有妳」好一個衛子豪,你栽在別的女人手裡也就算了,為什麼挑上我的亞亞?為什麼我十年的感情會輸給你的半年?原來,你對亞亞下藥讓她失身於你。她以為是她愛你多些,所以放棄我溫柔的守候。原來亞亞一直以來以為的幸福,不過是你強烈慾望下的工具。

  我輕輕的點上她的唇,在她沉睡之時。輕輕的,我抱起她,想為她穿上一件我的睡衣。抱著她時,我充血得厲害。忍不住的慾望,我撫摸起她的身體。忽然間她抱緊了我,說:「愛我!」

  「我不是衛子豪!我沒那麼卑鄙!」推開喝醉了的她,我堅持著我的潔癖。

  或許是我的音量真的驚醒了她,亞亞坐起來深手拉掉身上僅餘的胸衣,也褪去私處的圍牆。說

  「鎮廷,是我殘敗了嗎?所以你不屑?」
  我望向全裸的她,搖頭。抱緊她,吻向她。然後奪門逃出!

  ※ ※ ※ ※ ※

  「我不想妳後悔第二次!因為妳是女人,是我深愛的女人!我不要妳痛苦,除非妳~離開他,嫁給我!」亞亞在衛子豪提出離婚要求時,心中盪著這句奪門而出時留下的話。簽章,辦好手續。

  「請用印」

  上午才離婚的衛子豪下午臨時受邀為我余鎮廷的婚姻見證人。他以顫抖的手將印章交出,看著我幫他蓋下。他,望向我美麗的新娘林佳佳。獃住!

  這新娘竟是早上和他簽字離婚的亞亞!

小颱風20090630完稿於涵逸居


人生,就是奇妙;活著,便是美麗!願您平安~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915&aid=3506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