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穎.臨.城.下
市長:水穎鳴煙  副市長: 陳皓幕後黑手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穎.臨.城.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情動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雙晴】第貳章.閣樓的畫作之參
 瀏覽412|回應0推薦4

幕後黑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濯雨
Yue Han
水穎鳴煙
紅粉豹

  伴隨著海風節奏的閣樓像在唱自然交響曲,窗戶敞開讓風直接貫入,一陣陣好似炎炎夏日中來自大海的冷氣,偶爾摻雜暑意,依舊讓人快活非常。

  經過一上午的打掃,灰塵多已清除完畢,只剩被風抓起、部分不乖的沙子還待回歸。閣樓空間其實不大,因為是加蓋,修建之初阿媽便知使用不到那麼多空間,柑仔店的三樓加蓋空間比隔壁鄰居都還小,幸好較小,否則我一天可能整理不完。

  說來蠻離譜的,海沙經年累月堆積,當我將閣樓內的沙子匯集起來時,竟成了一座約十公分高的小沙丘,不僅我無法置信,女孩也目瞪口呆。

  「嘩!這間閣樓裡的沙子居然有那麼多哦?不可思議耶!」她蹲下來盯著那座小沙丘,還用手指戳了幾下,以為這是玩笑。

  「把這些沙收集起來,等一下要放回沙灘去。」

  「你要把這些『家沙』給『野放』嗎?呵呵!」

  「妳很冷哦。」

  「天氣熱嘛!」

  「哈哈!」

  拿個小麻袋請她幫我將那些沙子裝起來,我來找仙女棒,她乖乖地接下,莫名其妙地成了免費女傭,沒料到她這麼聽話,忽覺得她是個乖巧的女孩。阿媽表示仙女棒可能放在閣樓後半段的櫃子裡,我開始翻箱倒櫃,閣樓後半較無風,不久便熱起來,接著滿身大汗。

  約莫翻了十分鐘,總算在最裡層櫃子內找到仙女棒,還有一大包,大概是阿媽留下來的存貨,能不能點燃亦不清楚,至少能夠交差;我抓起那包仙女棒回身,發現她還蹲在地上,頭低低的不曉得在做什麼。

  緩緩移步過去……

  「妳在做什麼?」

  她嚇了一跳,接著笑聲:

  「畫畫呀!你看,我畫了阿媽!」

  「阿媽?」我轉至她身後,瞧向她撲平在地板上的沙,果然有個很可愛的人物像,笑得相當陽光燦爛,她有畫畫的天份:「妳畫我阿媽?」

  「是畫我阿媽。」她仰頭看我,表情有些出神,那角度正巧給我瞄見寬鬆T恤內的魔幻,教我不得不撇開臉龐,同時聽到她說:「我剛剛被你阿媽嚇了一跳說。」

  「被我阿媽嚇到?」

  「嗯,因為我阿媽也是那樣叫我,聲音超像的,害我嚇到……」

  蹲在她身旁,眼神從她手臂沿線而下,手指輕輕地在離地板沙畫三兩公分的高度上下搖晃,如柳絮輕柔,也有玉器的質感;那個瞬間,我想起已失去的她,她的手亦這般細嫩,可惜的是,我再也無法牽起。

  「『阿晴』嗎?」

  「嗯,我阿媽以前也是這樣叫我。」

  「以前?」吞了口水,剛剛在後頭翻找的熱氣還未退散:「那她現在……」

  「她去年往生了。」

  「哦,對不起。」

  「不過,」她忽將地上的沙畫抹去,胡亂一片,然後用手舀起沙子放入小麻袋中,嘴角仍掛著微笑,真誠自然:「我很高興在這裡看到你的阿媽,覺得她人好好哦!很有我阿媽的那種慈祥溫柔感覺呢!」

  「那是當然,」我一塊將沙子舀入小麻袋,得意地笑:「她是我阿媽!」

  沙子大致收拾完畢後,她坐在地上,笑說因為蹲太久、雙腳都麻了。我將仙女棒放在地上,問她要買幾包,她問一百元能買幾包,老實說我不知道,但我給了她二十包,折合算來一包才五元,她高興地收下二十包仙女棒,喊著今晚可以放個過癮。

  我知道,一包五元絕對不會是成本價,若給阿媽放到貨架上賣,一包至少可賣十元,每包裡面約有六、七支仙女棒,她買了二十包,晚上倒真能在仙女棒燃起的世界裡成為仙女。

  「能在這邊的最後一個晚上放到仙女棒,真是太好了!」

  「妳明天要跟妳爸回去了?」

  「是啊,我們來這裡待了五天也夠了,我爸說他已經找到要找的人、敘舊也敘好了,明天中午就要回家去。」

  「這樣啊……」

  聽聞她要離開,忽有點小小的失落,大概是從來沒在這兒碰到過年紀相仿的人,尤其是女生,甚至頗能交談,加上我才失戀不久,心窩現在是個窟窿,她的出現有點像黏土,跳進來補上一圈之後又被拿開,結果黏了些許殘餘土塊在心窩壁上,留給孤獨慢慢剝蝕。

  不過也好,我們畢竟只是人生路上的過客,擦肩而過留下不顯眼的汗漬貼在彼此衣服上,已經太夠了,別在我心靈尚不安穩時給予太多刺激。

  「學長,那個『夏日祭典』大概都是什麼時候開始啊?」

  「嗯……每年農曆鬼門開之後同時開始,為期三天。今年應該是柒月貳拾玖日開始的吧!」

  「好奇怪的過程和典故哦!」

  「是蠻奇怪的沒錯,不過這些都是有來由的。妳問這些做什麼?」我將剩下的仙女棒打包,準備帶下去給阿媽處理。

  她伸了伸大腿,俏皮地站起來、跳了幾下將身上的沙子抖掉,拍拍手,對我露出純真微笑,除了笑容懷有天真,就連她的眼神都探不出一絲虛假:

  「說不定接近夏日祭典的時候我會回來,因為我愈來愈好奇這個活動到底在做什麼了。」

  「這樣哦?」我抓起仙女棒,她拎起那一小麻袋的沙:「不是因為想看我阿媽啊?」

  「呃、也有啦!如果有回來,我一定會來看阿媽呀!」

  我笑了。突然察覺她能瞬間吸引阿媽認同的原因在哪,就是她的笑容,嘴邊笑窩像點滴在心中的蜂蜜,不那麼明顯卻無法將微笑從視線中抹除,什麼樣的男生有這等幸福可以天天看見她的笑容?片刻,發現自己在羨慕他,也羨慕她。

  她問晚上有沒有空一起到白灘上點仙女棒,我應允了;她鬆了口氣說好在找到人一起放,否則那麼多仙女棒,放到半夜也放不完,若沒在今晚放完,欣賞火花的快樂便只有剛開始的表面,沒放完的帶回去後反而是種困擾。

  傻了幾秒腦子,赫然驚覺她的這段話和已離開的她當時所說的話有類似語意,就連,說話的調調都像。

  「我不想為了後來的煩惱而體會短暫的快樂。」

  妳,女孩,蔡汝晴,究竟什麼來歷?

  ***
寫作/公益/旅遊/影劇/評選/座談/網誌等相關合作--

歡迎來信洽詢:krmmrk@gmail.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915&aid=3401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