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穎.臨.城.下
市長:水穎鳴煙  副市長: 陳皓幕後黑手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穎.臨.城.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情動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雙晴】第貳章.閣樓的畫作之壹
 瀏覽404|回應0推薦4

幕後黑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墨痕
水穎鳴煙
紅粉豹
濯雨

  【第貳章.閣樓的畫作】


  阿媽的柑仔店是一棟三層樓建築──一、二樓水泥,三樓木板加蓋,因為住在海邊,縱使白天烈日高溫,海風吹拂仍使整棟屋子涼快非常;阿媽喜歡夜不閉戶的感覺,她常說幾十年前民風淳樸時,晚上睡覺都不需關門,一來位處鄉下海邊人煙稀少、其次互有往來的也就附近幾戶人家,實在沒必要提防什麼。

  只是,那樣的日子早已遠去,如今即使住在海邊鄉下,也得擔心晚上可能給宵小闖入,門前的馬路開通後更不得不防,何況東西又多又雜的柑仔店?

  阿媽不太喜歡鎖門,她說這間店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若真有小偷「有心」偷竊,要偷就給他偷吧,只要人平安就好,於是頂多關門卻不鎖門。這習慣教我看得很不安心,暑假期間因為有我,柑仔店的門禁大概是平常的兩倍以上。

  二樓前側房間是阿媽的寢室,我則睡在二樓後側房內。這房間原本是阿媽與阿公睡的,阿公過世之後,阿媽便不在這裡睡覺,也許怕觸景傷情吧?總覺得她其實相當喜歡這房間,因伴侶走了,一個人待在這兒只是徒留傷感,才換到前側寢室入眠;老房子有老房子的味道,靠海的關係,濕氣稍重,除了海潮味也多了點霉味,可睡在這間房裡,我感受到的是阿媽從前的歡心幸福,如今大半年單獨守在老房子的她,臉上的笑容常常不再是真心笑容,變成反射動作了。

  因此,阿媽特別喜歡我來找她,縱使她總口是心非,我十分清楚她心中的喜悅。

  三樓乃後來加蓋的木板隔間,說真的,這是違建,但在鄉下地方沒人會來查,別說是阿媽的柑仔店,隔壁的鄰居店家無一不加蓋,真正使用的機會也許不多,多一層總是多些運用空間,其中又以小沙灘旅社的朝伯一家搭蓋得最高,四層。我想,空房的機會應比滿房還多上許多吧?

  從三樓窗戶看出去,能清楚看到隔著小吃攤、泳具出租店和小沙灘旅社上面兩層的房內動靜,沒人走動,午後兩點的晴空烈日,是待在冷氣房內休息的好時機,小沙灘旅社面向柑仔店這邊的窗戶全部打開,房間有無人寄住一目了然,掛零。

  她,那個名字裡也有晴天的女孩似乎不住在旅社三、四樓。

  阿媽端了碗冰涼豆花上來,要我休息一下,整理閣樓可不是件輕鬆差事。我稱之為閣樓,阿媽說是儲藏室,一些有的沒的、不需要用的通通都給堆到上頭來,她確實有老人家的莫名習慣,不喜歡丟舊家具,總在不知不覺間留了下來,甚多東西在我看來只是雜物,對她而言卻擁有不同故事足以訴說,為了將來還能戲說從頭,她將那些舊物留下,卻開始苦了整理閣樓的我。

  本來我只是上來幫阿媽找個重要物品──印有「夏日祭典」字樣的旗幟,每年夏日祭典時,阿媽都會將這面旗幟擺在店門口招攬客人,我知道這種旗幟叫做「桃太郎旗」,她說那是「熱天的旗子」,就旗幟本身而言,確實夏天:旗幟鑲有金邊,雖已褪色,淺藍漸白底色、深黑色字,豪放的字體甩出淋漓快意,乍看下會以為那是幅古老畫作,迎著海風飄揚的感覺相當具有異國風情,加上萬里無雲的藍天與馬路另一邊的綿延白灘,這兩年,許多遊客選擇在柑仔店門口與那面旗幟合影留念,亦逐漸成為夏日祭典的一項印記。

  閣樓舊物堆積如山,阿媽沒有力氣整理,只能放任灰塵與海沙緩緩滿佈,看了實在讓人眉頭深鎖,現在我來了,灰塵與海沙通通都要被掃出去,重獲自由。

  「阿媽!『熱天的旗子』找到啊啦!底欸佳啦!」我拉出被雜物壓在下面的桃太郎旗,高興地對阿媽喊著。

  「厚啦、厚啦,豆花緊來呷,趁冰呷尚好呷。」阿媽的笑容與方言口語讓我倍感親切,手上的冰豆花更融化了炎熱暑意。

  阿媽的冰豆花,其實是我每年暑假回來的另一目的,好吃,更有阿媽的味道。

  ***
寫作/公益/旅遊/影劇/評選/座談/網誌等相關合作--

歡迎來信洽詢:krmmrk@gmail.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915&aid=3325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