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穎.臨.城.下
市長:水穎鳴煙  副市長: 陳皓幕後黑手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穎.臨.城.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坐看雲起時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無聲的風景──試讀江洽榮之〈水筆仔致白鷺〉
 瀏覽1,218|回應2推薦9

陳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9)

舒靈Soula
雪赫...*~
濯雨
千朔
KSIR
紅粉豹
葉莎
翎翎
水穎鳴煙

無聲的風景

        ──試讀江洽榮之〈水筆仔致白鷺〉            文/藍欣 

  近體詩(或古詩)比起現代詩是否更加的有跡可循?如果我們假設詩的軌跡,是解讀詩最具體的方式之一。從某些角度來看,確實近體詩相較於現代詩更容易讓人了解。我想某一部份的原因,在於不同文體間所使用的不同「語言」──文言與白話。此一情形較之一般的認知是否有些矛盾?文言比白話更易讓人了解嗎?

  誠然解讀以「文言」為素材的近體詩,必需具備一定程度的學養,但同時也因為近體詩有一定的型式,因此對於近體詩我們似乎容易停留在理解詩文的字義,至於意象、意涵等等,我們也常常流於縹緲的意境的領會。而現代詩因為以白話為抒寫體裁,許多字義其實早已是不言可喻,因此對於詩的語言、意象、節奏,乃至於修辭與意涵有更深刻的要求。但近體詩與現代詩兩者之間,一定孰優孰劣嗎?

  康丁斯基在論《藝術的精神性》中曾說:「每件藝術作品都是它那時代的孩子,也是我們感覺的母親。每個文化時期,都有自己的藝術。它無法被重複。即使企圖使過去的藝術原則復甦,最多只能產生死胎作品。」,「我們根本不可能像老希臘人那樣地感覺、內在那樣地生活著。因此,如果企圖用希臘的原則來雕塑的話,頂多只能做到和希臘雕塑相同形式的東西,而作品本身,任何時代看來,都會是空洞無意義的。」因此,假設我們將近體詩與現代詩定義為各自時代的藝術文化產物,便能明白近體詩與現代詩實則是兩個各自的文學體裁,他們擁有不同的藝術行為與方式。基於此,現代詩的語言、意象之重要,就如同近體詩的意境之重要是相同的。

  余光中在論現代詩語言時曾說:「文言宜於表現莊重、優雅、含蓄而曲折的情操,而白話則明快、直率、富現實感。」,「理想中的新詩的語言,是以白話為骨幹,以適度的歐化及文言句法為調劑的新的綜合語言。」在《論意象》一文中更進一步闡述:「所謂意象,即是詩人內在之意訴之於外在之象,讀者再根據這外在之象試圖還原為詩人當初的內在之意。」,「意象的基本出發點便是比較。詩人認為就事論事,就物狀物,很難說得清楚,乃不得不乞援於比較。可是此較的手法自有高下之分。下焉者直接對比,毫無含蓄;上焉者間接聯想,餘味無窮。」由此可知,現代詩對於內在意涵的要求,應更甚於外在形式。而現代詩的語言掌握更因人而異,不同的語言基調型塑不同的文字風格,這也就是每一個詩人所亟欲創造的詩的獨特性。

  近日整理以前自編的詩學講義,找到一首江洽榮的〈水筆仔致白鷺〉,講義中遺漏了這首詩的出處,僅記載本詩為中山醫學院「杏園社」舉辦的第二屆「木棉文藝獎」詩組的第一名作品。這首詩基本上是以第一人稱的方式抒寫,詩中主角為水筆仔與白鷺,實則詩人是以此為象徵,由水筆仔代為發聲,闡述詩人生活際遇中的種種人生觀想。由副標題「──給未婚的你」可知本詩的意涵實則是另有所指。至於水筆仔與白鷺,則正代表著詩中的「我」與「你」。並經由當中無聲的對話,刻畫出詩人置身其間其時的心境。

  本詩在文字語言的應用上,也有其特出的部份。譬如首段「我總以為/只有天空才能裱褙你飛行的線條/對這不意的翩翩降臨/我瞠然注視水中你我偎立的倒影」,當中「裱褙」與「飛行的線條」正屬詩的句型與語彙,鮮明而活化了原本略顯口語的文字。首句的「我總以為」更適時切入人性的描繪;在肯定的語氣中,淺淺地透露著一種「我以為是」的執著的態度。第二段末尾「並留給我一顆馨香的蓮子」,則是一個伏筆,呼應到第四段「善變的雲影  終於教會了你什麼叫變心/你留給我的蓮子更有著最苦的蓮心」。這是經過萃煉的情感,深刻的表達。所謂「最苦的蓮心」只怕正意謂更苦的感情的歷練吧!唯身歷其間方才更能有深刻的體會。 至於最後一段「我將胎生的種子遍投身側/或許  會有一株誤落在你曾經佇足的地方」,則隱隱然能見『其心不悔』的情懷。

  江洽榮這首〈水筆仔致白鷺〉,語言基調與情感的表達都是淡淡的,異峯突起並令人驚艷的字句不多,也沒有繁文縟節且不必要的藻飾,但文字間則偶見巧思,並流漾著情思幻變間的種種心緒,對於「內心戲」的描繪有一定程度的展現。而其間亦頗多優美的摹寫,譬如「對這不意的翩翩降臨/我瞠然注視水中你我偎立的倒影」,「而夜是一頂小小的春帷」,「等候你捎來丈夫的消息/流水織就信紙」,「我的恐懼  徒然只是一片顫動的水紋」等等,在在揭露著動人的情思。

  關於詩的語言,每個人掌握的方式容或不同,譬如本詩中「對這不意的翩翩降臨」,如以個人的寫作慣性可能會改成「對這不意的翩然降臨」。原因是個人以為這樣的改變,可以增加詩的音樂性,但這僅屬每個人對於文字的敏銳度與見解之不同,詩的語言是否需要如此字斟句酌,亦屬見仁見智的問題。況且不論作者對於詩的本意,究竟意所何指。就詩而言,〈水筆仔致白鷺〉確實掌握了一條情感的脈動。

參考文獻:

1.《掌上雨》,余光中著。大林出版社,19842月出版。

2.《藝術的精神性》,康丁斯基著,吳瑪譯。藝術家出版社,19859月出版。 

詩人小傳

江洽榮,曾任學生報紙《校園通訊》主編。曾獲洪建全兒童詩獎。

(附記:經網路搜尋,江洽榮的個人資訊並不多。僅知曾就讀中山醫學系,並任《校園通訊》創刊號主編,著有《童言》等。)  

水筆仔致白鷺

      ──給未婚的你 

我總以為

只有天空才能裱褙你飛行的線條

對這不意的翩翩降臨

我瞠然注視水中你我偎立的倒影 

那是在潮音切切的淡水  觀音靜躺

等候你捎來丈夫的消息

流水織就信紙

你殷勤灑落遠方銜來的蓮瓣

片片是訴相思的文字

並留給我一顆馨香的蓮子 

礙於天色  你暫棲水邊

讓我誤為一株水筆仔  癡傻地

等待你閤眼  將千山萬水的風景收起

而夜是一頂小小的春帷

黑暗淹沒遠方之後

能見度僅等於  你我凝視間的距離 

然而清晨的風啊  總吹動

你的羽翼

我的恐懼  徒然只是一片顫動的水紋

善變的雲影  終於教會了你什麼叫變心

你留給我的蓮子更有著最苦的蓮心 

在淡水與海水的交界

跟自己約定

一日只能流兩次淚啊

像那止不住的  鹹鹹的潮水 

只是相思竟日日發芽了

我將胎生的種子遍投身側

或許  會有一株誤落在你曾經佇足的地方

 


遇見寂寞
http://blog.udn.com/jasons888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915&aid=3266885
 回應文章
也在溼地上
推薦7


翎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舒靈Soula
千朔
濯雨
水穎鳴煙
葉莎
紅粉豹
陳皓

《一首空白的情詩》

清晨,霧鎖台江流域
一對白鷺鷥,悄悄
在阡陌交錯的格子裡
合寫情詩

屏住呼吸
我霑著露水
趕緊用睫毛
在視網膜上,抄下
這天地的詩句

要不是──
詩氣太重
擋不住惡作劇的鼻子
用一個噴嚏
就將格子裡的字
通通抹去
我就能送給妳,今晨
最純淨的愛

翎翎 癡筆
※本詩刊登在2008/11/12的人間福報副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915&aid=3270342
好詩呢~
    回應給: 藍欣(jasons888) 推薦3


水穎鳴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舒靈Soula
紅粉豹
葉莎

穎兒好喜歡這篇試讀 詩也選得很好呢~

這次見到藍欣的介紹又有更多突破了~

不強調技巧 但又不僅只是純粹憑藉感覺~

嗯 總之 很喜歡這篇 感謝藍欣的用心呢~

晚安 願好夢 喜樂如意噢~ ^_^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915&aid=3266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