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穎.臨.城.下
市長:水穎鳴煙  副市長: 陳皓幕後黑手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穎.臨.城.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坐看雲起時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以詩具現個人生命情調  ◎羊子喬
 瀏覽427|回應1推薦5

陳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葉莎
紅粉豹
Yue Han
映彤
水穎鳴煙

【轉載】羊子喬評析林仙龍詩集《每一棵樹都長高》

在網路上找到一篇評論,是作家羊子喬評析詩人林仙龍老師的詩集《每一棵樹都長高》,本想剛好可以貼到本週【詩誌】主題的回應,但又覺得似乎以獨立篇章來呈現更適合,因此將它貼上來與大家分享~

以詩具現個人生命情調

──談林仙龍詩集《每一棵樹都長高》的主題意識

                             ◎  羊子喬

(本文引用自僑務委員會網頁                         

http://www.ocac.gov.tw/unit_data/unitmacro_pop.asp?no=43549)

  詩來自現實的生活,也來自詩人個人生命情調的再現。從事新詩創作四十餘年的林仙龍,最近把他在1989年出版的詩集《眾山沉默》加以修訂整編,並分為9卷,共收158首詩作,以《每一棵樹都長高》為書名,交由高雄春暉出版社出版。然而,面對《眾山沉默》出版時已收有140多首作品,至今僅新增10多首作品,可見近20年來,林仙龍的詩創作是歉收的。
  對於林仙龍決定把第一本詩集也是唯一的詩集整編出版,一方面是要對昔日再作一次深情面對,另一方面,也針對當年詩集收錄略嫌蕪雜,以及文字未盡之處,再作一次完整的呈現。從《每一棵樹都長高》詩集,我們驚見林仙龍寫作技巧的完整性與主題的一貫性。詩中所彰顯的心靈世界,是山與海的對話,是成長過程知性與感性的交融,更是個人生命情調的抉擇。
  林仙龍出身產鹽地帶,那兒有鹽田、漁港的氣味,那兒有稻田、蔗園的芳香,雖然鹽田、稻田、蔗園大多已廢耕,但是這都是童年記憶,詩人就從童年往事入詩,至今依舊在詩中對話。1967年林仙龍保送政工幹校,參加「復興崗寫作社」,開始從事文學創作,包括新詩、散文、小說。政工幹校畢業後分發到海軍陸戰隊,從此與海脫不了干係,因此童年的海與職場上的海相結合,所以詩集的卷二〈走進大海的風暴〉,敘說著有關海的種種,是童年記憶的描繪,刻劃漁村討海人的生活:孩子們出海後;母親依然在院子裏/補漁網。黃昏的時候/送爸爸的竹筏出海/深深的夜裏/讓浪濤擊潰/啊啊,我們都在孤獨的/討生活;我們都在傷口上/為著不忍吐露一聲/感嘆;在職場的海上記事,述說著航行中領略生命的真諦:看海上漁火點點/看時光在濤聲中退走/一遍又一遍,你習於為大海/沉默。你習於為大海守望/偶然,濤聲回來應答/偶然,濤聲一路號啕/大風大雨來了。對於童年與職場上海洋的情境交融,我們可就〈夢的漂浮〉這首詩來體會作者的生命情調:我的夢不在沙灘不在岸邊。我的夢是茫茫歲月/來不及認識,來不及捕捉;一灘腐壞的。蛋黃/濃稠、潮濕並且紊亂。另外,在〈海邊的石頭〉也作如此的告白:行船的人回來了/行船的人回來看海邊一塊眺望的/石頭。彷彿剛從風中雨中走來的/一塊石頭;還有昔日一滴一滴/遺落的,淚。這兩首詩皆反映了童年往事到職業軍人的海上生活,歷經不如意的過往,在人生歷程留下深深刻痕。
  從林仙龍詩作的內涵可發現是知性與感性的結合,這種感知的形成,是一種「自我教養」。英國藝術家佩特(Walter Pater)說:感受性的培養,是唯一能賦予生命意義又能完全涵蓋生命的事物。在〈每一棵樹都長高〉這首詩,如同第一卷「如果我也要成為一座高山」中的作品一樣,是感知的展現,是言志期許,是自我的鞭策。詩作描繪:
  漫山遍野的葉子
  隨著一陣風
  變換隊形;隨著一陣風
  滿山遍野踩過的步子都成了紛飛的葉子
  滿山遍野粗大的葉子都循著步聲回來
  尋找一棵樹
  詩中展現自我期許:循著步聲回來尋找一棵樹,這棵樹會長高。同樣地,在〈空原的小樹〉說:一顆種子不願意多說一句話/許多人都在夢中守住一句話。種子不說話跟夢中守住一句話,作者具現了人生的無奈。林仙龍往往以生活的片段來書寫生命的缺口,於〈水手〉一詩,如此描繪海上生活:後甲板上,風起了/整個大海歪歪斜斜。滿滿的皺紋/像艙間吊床的一席床單/他點燃了一支菸/吸兩口;他把菸熄滅/時間短促/像一個人的嘆息/大海,來/我們都要忘記/且看一艘船駛過茫茫的大海/且看一艘船看著遠方天際的/一顆星。詩中充滿水手海上生活的孤單和寂寞。
  雖然《每一棵樹都長高》這本詩集,其主旋律是個人生命情調的再現,但在卷七「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一些臉」的詩作,出現了現實社會的描繪,描繪了軍人、攤販、油漆工、磨刀匠、老工友、伐木工人、農人等下層社會的群像,卻充滿詩人個人的抒情情懷,無法聚焦職業別的人物分野,而在卷九〈阿土伯的黃昏〉一詩,卻成功地表現現實農村的敘事性。另外,林仙龍以小說的手法展現在詩作方面,〈離異〉一詩可說是傑作:
  讓他去吧
  讓他……衰弱如一片落葉;若干年前
  他走了。在窗口停頓的
  泣聲,夾雜一些
  ……。喧騰如一陣風
  逝去
  幾年了,她在小城的另一個樓台
  晾尿片;見到他
  獨步的身影,風一般的
  詭譎。風一般的
  仍有怨
  這不便稱呼的
  男人;如果仍是一片葉子
  天際冷闊,隔著
  兩片翻飛的姿勢
  沉沒
  從這首敘事詩,詩中的情境雖是虛擬,但是充滿人生命運的缺口,依然流盪著抒情的調調,這就是林仙龍的個人生命情調的具現


遇見寂寞
http://blog.udn.com/jasons888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915&aid=3131101
 回應文章
我所看到的生命情調~
    回應給: 藍欣(jasons888) 推薦2


水穎鳴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葉莎
紅粉豹

好像多是較無奈與悲傷的呢~

除了長高的樹那一篇 有感覺到期待~

或許得拿起詩集細賞幾遍才得窺知一二了呢~

感謝藍欣鉅細靡遺的介紹囉~

晚安 願好夢 喜樂如意~ ^_^

p.s今天在詩友會會議室投票了~所以也就晚些出現顧城~還好藍欣與黑手都在~ ^_^感謝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915&aid=3131282